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五十四章 峨嵋派日常(1)

草士 | 2021-06-15 19:00:03 | 巴幣 0 | 人氣 59


第二百五十四章 峨嵋派日常(1)

都爭先側過身子,慢慢往床邊挪動,欲要臥起,卻是四肢乏力,試了幾回未果,忽然嘴中悶哼一聲,面有痛色,臉皮肌肉頻頻跳動,猙獰無比。他臉無血色,整個人氣喘吁吁,一副病懨懨的模樣,輕輕碰著胸口,久久沒有動作。

袁昊瞧他四肢健全,臉色當如白紙一般,心中很是明白,那利水摧心掌的威能,重者能毀人心肺,五臟六腑,皆不能存,並非刀劍等肉眼可明的外傷,而是屬內傷範疇。

袁昊迎了上前,慢慢攙扶都爭先坐起,道:「姓都的,你受了那讀死書的臭老兒一掌,沒死已是大福,還是乖乖休養,莫要牽動到傷口。」他那「讀死書的臭老兒」,指的正是老書生模樣的宋有寒。

都爭先喘了幾口粗氣,道:「你⋯⋯你⋯⋯去他媽的,那老家夥打我那一掌,可是卯⋯⋯卯足全力,要不是我反應快,急忙將經脈所有⋯⋯所有的道氣用來護住五臟六腑,現下早、早已被掌勁震得死透。」

袁昊驚道:「姓都的,那你感覺如何?」他目中滿是關切之情,心想要是能知道傷及何處,便能向圓容、圓如二位師太求助,他倆同為瀛海島民,當能毫無顧慮地信任彼此,因此說甚麼也不能放任都爭先死於此處。

都爭先搖搖頭,盤坐床頭,重重再吁了一口氣,道:「死不了,也不知是誰趁我昏迷之際,將內力灌輸我體內,替我調養紊亂的內息,現下我經脈內道氣充盈,過了今晚,大概能好去三成左右。」

袁昊喜道:「那太好了,能有這般大愛之心,救助你這不相識外人,應該就只有圓如師太或圓容師太二人。」

都爭先先是點點頭,隨後罵了一聲,臉有恨色道:「好個屁!你這小子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白白受人一掌,豈能好受?那宋有寒是星雲派的,八成和宋天雄有所關聯,換句話說,咱們這等於狠狠讓宋天雄抽了一巴掌。他奶奶的,好你個星雲派,我都爭先都大爺記住這個仇,假以時日,看我還不拆了你們星雲派的派府。」

袁昊聽得都爭先怨言不停,心中不平之氣跟著勃然而發,腦中憶起受霍家人相逼逃亡一事,哼了一聲,心道:「姓都的說得對,管他一巴掌、兩巴掌,反正咱們有的是機會報仇,那霍家人也是,竹爺爺于我的大恩未報,我便似個惡人般落荒而逃,白白拱出少年小比的優勝,害得令謙姑娘她、她……」想到此處,心中愈發難過憤懣,連連跺地,索性不再細想。

只聽都爭先道:「姓袁的,你方才嚷甚麼親傳弟子,那是怎地回事?」

袁昊回過神,眨了眨眼,臉上流露苦笑,別過臉道:「我、我貌似成了圓如師太的親傳弟子。」

都爭先嘴中「啊」的一聲,傻愣愣道:「什、什麼?你……你,不會又做了甚麼好事?」

袁昊大感心虛,連忙將上得峨眉山後發生的事情,如何接受二位師太要求,如何入九老禁地救小琉璃,如何四處張揚小琉璃困洞的真相,當眾迫得霍尹等人認罪云云,一概不留告訴都爭先。都爭先臉上一連數變,從一開始還覺頗有道理,點了點頭,其後眉宇一挑,其後面有怪色,最後面容陰沉,臉皮微跳,顯是大不認同。

都爭先罵道:「你!」話一落下不久,會意過來,朝房門、窗牖看了一眼,隨後放低音量,接著罵道:「你之所以闖入那九老禁地救人,是為救人也好,或是為了二位師太要求,不管如何,理念為好,我便不多說甚麼。」

都爭先續道:「可是你、你還記得咱們是甚麼人?咱們為何要連夜逃出撫仙鎮?要是讓二位老人家知道你我身分,那該如何是好?而且偏篇還是掌門的親傳弟子,簡直壞上加壞,他媽的!」他內傷未癒,當說到激動之處,呼吸一個不暢,不禁連連咳嗽,喘個不停,只好和袁昊幹瞪著眼。

袁昊自知理虧,起初還覺心虛,甘願讓都爭先訓話,不敢回嘴,但聽了五、六句罵言,心態漸複,眼珠子一轉,咧嘴偷笑道:「姓都的,你歇會吧,反正圓如師太她老人家這麼說,咱們作為峨嵋派弟子,惟有乖乖聽從命令。從今爾後,你只需叫我一聲袁昊師兄就是。」

都爭先罵到上頭,正感快意,哪知袁昊突來一句,令他本欲說出口的話哽在咽喉,重新吞回肚腹。其實他滿肚怨氣早已全消,當下不過是趁此氣勢,尋袁昊的反應為樂,冷冷一笑,道:「非也,非也!姓袁的,就算你是親傳弟子又如何?你我真要算起,是同時拜入峨嵋派,根本沒有先後之分。這聲師兄,你這輩子是想都不要想。」

二人罵罵咧咧了一陣,無疑是在爭辯誰是師兄,誰是師弟,他倆目光一觸,話聲一止,不由齊聲笑了起來,吁了幾口氣,各自便放下此事,不再煩惱。

隔日破曉,天剛亮不久,峨嵋山巔傳來第一聲鐘聲,當當沉響打破寧和早晨,各處別院接連傳出鐘響應和,頓時鐘聲大作,整座峨嵋山籠罩鐘響之中,嚇得袁都二人驚醒過來,大是痛苦不堪,再難入眠。

也不知又過去多久,忽聽門外有人邊敲門邊喊道:「袁師弟,袁師弟!」

袁昊半睡半醒下,聽到門外聲音,穿好衣服,往另一張床瞥去,見都爭先同樣醒了過來,半睜著眼睹。他開了房門,揉著眼睹,沒好氣道:「小琉璃師姐,師弟我說句公道話,別看我英勇過人,聰明絕頂,捨命救妳出洞,我還不過是個可憐小孩,不好好睡覺長不大,妳大人有大量,行行好。」

門外小琉璃雙手叉腰,哼了一聲,沒好氣道:「師弟,我昨天不是說了,要盯著你好好背經,你作為掌門師叔的親傳弟子,責任重大,萬萬不得偷懶。」

袁昊厭煩道:「這麼麻煩?那我不當啦。」

小琉璃噗哧一聲,似被逗樂,臉上笑顏逐開,她捉了袁昊的手,往房內走去,道:「師弟,當不當可由不得你。」

她目光往房內一掃,見著都爭先坐起床邊,眸子瞪大,嘴中「啊」的一聲,道:「這、這位少俠已經醒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