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女心事

草士 | 2021-06-20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33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女心事

小琉璃這話一落,像是想起什麼事,落寞一笑,腦袋微微垂下,眸光湧動,猶豫片刻,薄唇複而開闔,卻一聲未出,一字未明。

袁昊見她動作扭捏,欲言又止,言行舉止絲毫不似平時直爽雅量,眼珠子一轉,笑道:「師姐,我和都爭先打算下山飽餐一頓,好好吃足許久未碰的葷食,過癮幾把。師姐有甚麼事需要咱倆搭把手?」

都爭先同樣笑道:「不錯,咱們正巧打聽到一家好飯館,若非師姐妳有事纏身,咱們定會邀師姐一塊前去。」

袁昊笑嘻嘻又道:「那飯館小二名聲響亮,你可知那小二姓甚麼?」

都爭先道:「自然曉得,那姓江的小二,整個峨嵋山也只有那一位了。」

小琉璃聽到這裡,如何不曉得他們口中那姓江的小二,指的就是自己多年未睹的爹爹?她當初為了拜師學藝,毅然決然跑上峨嵋山,白駒過隙,想不到這一待,就是整整五年。這五年間,她因婉拒霍哲求愛,不慎惹惱霍尹等人,為了不連累爹娘,更是從未起過下山的念頭。

如今事情畢了,她已了無負擔,一身是輕,卻遲遲沒有下山探望爹娘的意思。正是因為她多年來從未下山探望爹娘的慚愧和疏遠,以及害得他們涉入江湖事,致使惶惶不安,躇躊不決。

小琉璃歎了口氣,忖想:「自我得罪霍尹師兄,便再也沒有和爹娘傳信。可是依袁師弟所述,這些年來有人冒充我和爹娘傳信,這個不知名的人八成不是周師兄,就是元師兄。對爹娘來說,他們二老如今的寶貝女兒,並非是我。我、我⋯⋯又算得上甚麼?」言念於此,又想:「還有甚麼好考慮的?江湖兇險,危機四伏,難保往後不會再發生同樣事情?我既已踏入江湖,是堂堂五霸之一的峨嵋派弟子,生是峨嵋人,死是峨嵋鬼,我自兒的兒女情長,哪裡能和派中所有弟子的性命相提並論?」

她心念既定,便從懷中拿出一封信,塞在袁昊手中,轉過身子,道:「師弟,能否麻煩你⋯⋯」

袁昊接過信,眨了眨眼,笑著搖頭道:「不麻煩,不麻煩。」

小琉璃就深怕袁昊不答允,她安心吁了口氣,轉頭笑道:「多謝你,袁師弟。好啦,我還得幫忙派中師姐師兄,就不送二位師弟下山。你們切記,傍晚鐘聲響畢之前,就要回來。」說罷,就欲快步離去。

哪知袁昊忽然道:「師姐,其實咱倆兜裡沒有半點武幣,咱倆在山下吃喝,能否以派中名義賒帳?」

小琉璃回頭道:「這自然可以,咱們峨嵋派自創派以來,每年在山下的花費,都會在年末結算還清。」

袁昊見小琉璃不願多加停留,轉眼已走遠五步,臉上壞笑,大聲道:「那太好啦,姓都的,你中了那臭書生一掌,總算死裡逃生,創傷漸癒,咱們提前慶祝慶祝,大吃大喝一頓。嗯,是了!就喝它個一百壇三十年的女兒紅,然後五十條紅鯉魚,五十只雞、鴨肉,再來三十斤牛肉⋯⋯」

當聽到那一百壇酒,小琉璃突然腳下一滑,差點兒踉蹌就倒。她無奈而笑,直想別說成群大漢能否喝幹整整一百壇的酒,幾頭牛說不定都得喝到醉暈倒地,一個小小娃兒,哪裡能喝這麼多酒?其後那五十條鯉魚、五十只雞、鴨,牛肉云云,一件比一件更大,顯是誇張之極。

峨嵋派俗家、出家弟子二者皆存,沒有明文規定弟子不得食葷,但畢竟派中掌門人作為尼姑,六根清淨,佛門慈悲,向來不食葷物,派中弟子也就無人敢大肉大酒。

隱隱之間,小琉璃心中淌過一絲寒意,不禁微微後怕,只覺倘若是袁師弟,視規矩如無物,任意妄為,無法無天,他說了要做,那就必然會做,絕不會食言而肥。

只聽得都爭先哈哈朗笑,道:「好,好!說得好,不過既然能夠賒帳,且看我賭他個十來把,倒賺一筆。喂,你聽說山下有賭坊沒有?」

此言一出,小琉璃兩眸大瞪,總算忍之不住,回過身子,連忙奔向袁都二人。只見袁昊、都爭先像是心有連心,一點便通,連句話都沒開口,一人捉了另一人,另一人緊抱另一人。都爭先大步踏出,已身在三步左右的位置。

當小琉璃反應過來,彼此足足離得有十幾來步的距離。她連奔帶喊道:「等會,師弟,師弟!你們、你們萬萬不得浪費食物,不得賭、賭⋯⋯」她不敢說出那「賭」字,因此這話說到後來,聲音愈弱,幾乎細不可聞。

袁都二人佯裝不聞,齊聲大笑,自山道旁的一條小路溜下山。在大排長龍的隊伍注目之下,直往江小二的飯館奔去。

袁昊、都爭先料想五日過去,小琉璃的事情經人口耳相傳,大抵傳到山下,冤屈既解,飯館生意自會好轉。

果然他們尚未走入飯館,就聽飯館內觥籌交錯聲不斷,齋食香味撲鼻而出,笑聲或高或低,或粗或細,足見是賓客如雲,生意興隆。

那江小二見有客人入店,忙迎上來,一見是袁昊、都爭先二人,大喜過望,上前捉了他倆的手,道:「二位貴人,你們總算來啦!小的和內人已經聽說過事情,多虧二位貴人,替小女聲張正義,還小女和咱夫妻倆清白。敝店這幾日的生意可說是蒸蒸日上,一片大好,大恩實在難以回報,真是、真是⋯⋯」

袁昊仔細瞧了幾眼,見他臉上紅撲撲一片,和先前淒苦之色大不相同,笑嘻嘻道:「用不著謝,小二,你們生意好了,那有沒有葷食可吃?」

江小二拼命搗頭道:「有的,有的!小的知道貴人想吃葷食,特意讓人送些葷食過來,二位稍坐片刻,我這就讓內人備好菜肴。」

袁昊搶先道:「等會,小二,其實咱們還有一位朋友。」他轉過頭,道:「師姐,既然人都來了,何不和咱倆師弟一塊吃頓葷飯?」

江小二循袁昊目光向門口看去,門口卻無一人,正自感到奇怪,其時,只聽門外傳來一聲重重歎息聲。江小二聞得這聲音,不由腦袋一熱,渾身大顫,只覺熟悉地不得了,呼吸勘勘急促起來。但見一道倩影緩緩走入店內,螓首始終垂著,不和江小二目光有所交集。

江小二眼眶大紅,連連吸了幾口氣,硬是不讓老淚流下,道:「妳、妳這傻孩子,總算捨得回來啦?」

那人嬌怯怯道:「爹……」

此人自然是一路追趕在後的小琉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