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五十三章 親傳弟子

草士 | 2021-06-14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58


第二百五十三章 親傳弟子

當那「一千遍」三字落下,袁昊嘴巴微張,整個人傻愣原地,那觀音心經全篇共計二百六十字,儘管算不上長,但也不算短,抄寫整整一千遍,估量下來,字數更是可觀。

袁昊驀然心生厭煩,他在瀛海島上就不喜死背經文古字,尤其是動手抄寫先人所著,動輒數百字數千字,漫天書捲,好似沒完沒了一般,當下只覺圓如、圓容二位師太若是非要他抄寫一千遍經文,還不如乾脆請她們二位將自己逐出門派為好。

圓容師太察覺他臉頰頻抽,神態有異,念頭一轉,便即明白他意,笑道:「昊兒,咱們不是想讓你背死書,而是因為你對佛法一竅不通,因此得仔細理解觀音心經中的一字一語,如此一來,咱們才能著手傳你峨嵋派武功。」

袁昊聽聞是為學武功而背,臉色稍微好轉,問道:「師……師太,弟子不明白。」他本想說「師父」,可是一想自己並無拜圓容師太為師,適才當眾之面叫她老人家「師父」,那是情非得已,要是不這麼彰顯和二位師太關係緊密,便難以迫得霍尹、霍哲等人自亂陣腳,還小琉璃清白。

圓容師太慈和一笑,道:「昊兒,當時在九老洞前,我曾說過緣分何等奇妙,就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你我二人緣分已過,我是不能收你為徒的。」

袁昊道:「是,是。那弟子斗膽一問,往後弟子該如何稱呼師……師太才是?」

圓容師太道:「你想叫師父也罷,想叫師太也罷,其實隨你意就好。本來的話,本門派中所有弟子都該稱呼師妹一聲師父,這點規矩,還是得依各門各派的法子行事。你自然也不例外。」

袁昊聽得懵懂不解,疑道:「師……師太,弟子魯鈍,不明白妳老人家的意思。」

圓容師太笑道:「自古講求尊師重道,尤其是江湖武者,更加看中此點,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那師父二字,是傳承數百載的禮的重量,本意是希望弟子全心全意恭奉長輩,以禮相厚,我雖不收你為徒,你心中卻長存禮念,只不過你已當眾稱呼我一聲師父,還是不宜再改口才是。」

圓如師太在旁也笑,道:「師姐,若是照妳這般說,昊兒不能拜妳為師,那倒委屈他了。」

圓容師太搖搖頭道:「阿彌陀佛,師妹說這甚麼話,妳自小就很會照顧他人,由妳這個掌門人來,師姐我也能安心交給妳。」

圓如師太苦笑道:「師姐,妳自小就愛胡說八道,這事我一點把握也沒有。」

袁昊聽到這裡,尋思道:「二位師太這是甚麼意思?圓容師太要將我交給圓如師太?莫非、莫非……」心臟砰砰狂跳,隱隱之間,腦中似乎閃過一個極為大膽的念頭,剛想不久,便覺太過異想天開,不敢再深入細想。

只見圓容師太目光轉來,向袁昊道:「昊兒,從今爾後,就由師妹來當你真正師父,而我只會是字面意義上的師父。」

圓如師太接著笑道:「師姐,這般的話,別人可會以為昊兒有兩位師父。不如這樣如何?明面上我還是昊兒的掌門師叔,師姐還是師父,私底下我才是昊兒的師父。」

圓容師太笑顏逐開,道:「阿彌陀佛,妙矣,妙矣!」

眼見二位師太齊聲笑了起來,袁昊、小琉璃早看傻了眼,尤其是袁昊本人,他根本料想不到,自己竟會有拜峨嵋派掌門為師的一天。他心中喜孜孜一片,實是美不可言,然而在心中某處,卻存有莫大擔憂,瀛海島民和中原武者的練功方法,截然不同,要是被二位師太察覺自己的身分,難保不會引得她們二人勃然大怒。

就在這時,圓容師太笑道:「昊兒,你還等甚麼?還不快行拜師之禮?」

袁昊聞聲回神,抬頭一看,見三雙目光自三個方位瞧了過來,知現下情狀,已容不得他回絕,忖道:「我不如走一步算一步,要是真正不妙,就和姓都的連夜潛逃便是。」當下噗通一聲,跪地連磕三個頭。

圓如師太忙扶起袁昊,笑道:「好,昊兒,既然你已拜我為師,便老實和你說,為師平時派中事務繁忙,因此至今收的徒兒,沒有一位是親傳弟子,不過看在你迭迭助人為善,此事又是蒙師姐恩緣,今日收你為徒,或許也是份大緣。為師決定收你作親傳弟子,盼你日後努力修練,助璃兒光揚我峨嵋門派。」

袁昊雙眼微微瞪大,心中更是吃驚,暗想:「糟糕,糟糕,我、我怎地就成了人家的親傳弟子?」當下佯裝喜色過望,連連拱手稱是,又拜謝圓容師太,隨後跟著小琉璃走出庵屋,緩緩行回別院。

小琉璃臨別之際,嬌笑道:「太好啦,小師弟,從今以後,你可要好好精進努力。明日一早,我會親自去盯著你背心經,可不許你偷懶打馬虎眼。」

袁昊勉強一笑,告辭小琉璃,回房緊閉門、牖,整個人縮到背窩,又滾又敲,低聲叫駡道:「龜爺爺的!袁昊啊袁昊,草你的祖宗十八代,通通活該沒屁沒眼,你、你你你,瞧瞧你幹了甚麼好事?都是這張臭嘴,是不是?你沒事提這幹甚麼?名目稱謂一類之物,在島上形同虛物,你只需厚著臉皮裝傻到底,對方也不好過問甚麼。現下好啦!你成了人家的親傳弟子,堂堂瀛海島民,萬民之敵,你……你說看看,要是讓人察覺了,那該如何是好?」

他腦中細細想著倘若被察覺身分云云,究竟會被如何對待,愈想愈覺懊悔自責,連連歎氣,簡直欲哭無淚。

忽然之間,袁昊耳中聽得有人嚅喏道:「你……你說慢點,老子可聽不懂亂七八糟的屁話?」他只覺這聲音好似熟悉,回頭一看,眼中染上莫大喜色,叫道:「姓都的!」

當是躺在床頭,醒來瞪過一眼的都爭先。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