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觀察】流天簡札

旅人 | 2021-05-24 12:17:03 | 巴幣 4 | 人氣 75

<太陽風>
窗口西曬,正對著半壁熔岩樣的落日。流金的雲橫越成片屋脊而來,噴薄灼燙,直烙進人的眼底。
恍如獵獵罡風颳地而起,周遭一切建物都呼嘯著化作飛砂,唯有自己腳下的立錐之地尚且完好,其餘,已是傾頹的末日光景。


<殘日>
夕日似新鑄未淬水的劍,霞卻是柔媚的,頹然欲醉。

所謂晚紅。剛烈過焚燒過,如今薄絹似迆邐,已是強弩之末,再阻不了夜的行腳。
唯名為夕闇的巨獸吐息吹不滅的零星殘火,猶是暗幕跟前的一盞長明燈。

<鯤徙>
  據說龍行總伴隨狂風暴雨,或許類似颱風。雨珠斜打成陸上數裡波瀾,噴濺,碎裂,白茫細密如霧卻勢如箭矢。

使人思及逍遙遊裡扶搖直上九萬里的鯤鵬,拍鰭擊水騰空而躍,挾濃重雨氣褪鱗為羽,龐然翅翼一振,風陣衝天動搖樓房。

<日行梭>
抬眼看日夜的接壤處,是膠彩似柔膩的筆觸。

灰紅的雲濁暗如新剪毛絮,光與塵混沌地糾纏,在風的流轉裡被拉扯梳整,質地輕軟,紡進日頭冉冉而起的一端,粹了晨曦的華美,正似金羊毛。

而後那樣的絕豔漸沉澱為清朗的藍,如飛針收攏了織紋過分奪目的風采,仍曖曖含光。

在時間投梭的經緯裡,黃昏與黎明,未眠和方醒,總相異卻又相似。

<淨土>
正午外出途中,日光自高聳的堆積雲直射而下,亮晃晃地,熾白燒去污穢,一片近乎聖潔的景色。

雲底群青的陰翳也微泛著光,連影子都明麗若此。好個輝煌天國似的煉獄,僅是望上一眼就讓人五內俱焚。

<天洲>
在床上倒著看天空,像從船上遠眺整片銀灰的沙洲,比起地面風景之雜亂,開闊地讓人心曠神怡。

早些的魚鱗雲是沿岸流走過留痕的沉積,午後厚了些,零星成堆儼然列嶼氣象。
****
寫於2015。感性最豐富最愛雕琢文字的時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