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幻想國度】【小說】 豔影浪客II 第十話 洛克歐格

Ark-琉依 | 2021-04-09 09:44:18 | 巴幣 2 | 人氣 63




  不過大家現在擔心的是,自從亞雷西娜說要回洞拿薔蜜的解藥後就失去聯繫,雖然已經事先等待了幾日但還是無果...

難不成她被迪拿爾抓住了?不,暴風砲可是被亞雷西娜毀掉了,除非...

怒天搭著犽塔月的肩膀搖頭:「別想太多了我們儘管處理眼前的事情。」


釐清思緒後,怒天建議大家先休息,為明天晉見卡萊古拉做準備。

席達也同意,隨後並離開黑市稟報給安達斯...

「所以犽塔月也在帝都囉?」安達斯驚喜之餘,一旁的潔希卡等人也露出安心之色,不過朗多可就不樂意了

「伯爵大人,既然這樣不如就向狼人族長說出兇手正在帝都的這個情報,說不定還可以讓和平協議成功的機率增加。」

蒙莉塔:「不可能的,就算狼人族真的報仇了,他的朋友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機會入侵掠奪人類資源嗎?」

「岡尼茲,妳非要處處與我做對嗎?」朗多回眼瞪著她。

蒙莉塔:「我就不明白這麼做對大局來說有甚麼好處,有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可以肆意掠奪的好機會我不相信他們會放過。」

安達斯趕緊上去打圓場:「好了兩位,我很清楚該怎麼做是最好的,不過朗多先生的提議,並非是個餿主意。」

潔希卡跟蒙莉塔吃驚道:「你說甚麼!?」

安達斯:「冷靜點,席達不是有說嗎,犽塔月懷疑彌拉公主會趁勢接近卡達庫利,妳覺得她有甚麼目的?」

潔希卡:「目的...難不成是為了要拉攏卡達庫利?」

蒙莉塔:「不過她有甚麼籌碼呢?」

聽到彌拉究竟有何籌碼可以接近卡達庫利,安達斯苦苦思索,黑龍會的淫威...黑龍會...如果公主為了滲透帝國計畫已久的話...難不成!?

他一拍桌:「卡利格根本就沒有死!雖然刺殺的那一天我被震暈,但之前我可是親眼見識過狼族的無限再生,他是被犽塔月的刀誤傷倒地上,去哭訴的彌拉公主這段時間絕對可以下小動作。」

潔希卡:「對...如果卡利格沒有死,還被公主給挾持起來,卡達庫利會對彌拉唯命是從!」

朗多一臉莫名的看著他們,甚麼一下子黑龍會,一下子公主陰謀,一下子狼人少主又沒死....真的無法跟上這群年輕人的思路....

蒙莉塔起身:「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

眾人:「甚麼事?」

「回房,睡覺。」

==================

隔天-眾王之殿,早上十點整,晴天。

眾王之殿中,獸人各個族群代表都前來出席,他們各個神色凝重緊張,獅人族長薩塔姆看著一旁好友卡達庫利,他面色十分平靜,卻帶著一絲複雜的憤怒。

「你神色異常壓抑,好友。」薩塔姆關心道,卡達庫利搖頭,似乎要他別管今天的事。

卡萊古拉慵懶的攤在王座,等待著迪拿爾代表前來。

安達斯等人也在外頭走道等待著,四處有著眾多貓人探子,視線管得密不透風。

『可惡...這麼多的貓人,犽塔月他們肯定無法潛進來了。』安達斯內心暗歎不妙。

『迪拿爾大使覲見!』獸人守衛打開大門,安達斯看著大廳滿滿的各族獸人,心臟已經快要跳到喉嚨了。

潔希卡緊緊握住他的手,一瞬間感到信賴的女孩手心間,那緊張的冰冷一陣陣的手汗。

『我不是一個人...潔希卡,大家...』深呼吸,大步地走進大廳。

「參見至高王。」安達斯等人行貴族禮,卡萊古拉笑著抬起手:「起身吧。」他身邊,布洛克與彌拉站在兩側。

「昨日睡的舒適吧?」「是,十分舒適,感謝至高王的關心,這是國王陛下的親筆信。」安達斯承上一封卷軸,卡萊古拉打開卷軸並開始讀著。

隨後他開始說出一連串的獸人語,其他族的獸人也開始表達意見,不用過了幾分鐘,便出現了更激烈的交鋒。

一旁的朗多說道:「他們現在意見分歧相當嚴重,獅人跟昨日一樣在慫恿布洛克,則牛族與熊族似乎是站在至高王那派...」這也是朗多為何會成為副使的其中一個原因,他精通獸人語。

「原來是這樣。」知道了他們的談話內容,也對朗多的能力刮目相看。

「卡達庫利!你怎麼都沒有說話?」薩塔姆忍受不住用通用語質問著好友。

卡達庫利看著薩塔姆,平靜的上前一步:「至高王,老夫反對與迪拿爾開戰。」

「甚麼!?」主站方的獸人們一陣譁然,身為主戰的薩塔姆憤怒質問:「你知道你在說甚麼嗎?」

「我很清楚,薩塔姆。」卡達庫利看向使節團,眼神充滿一股壓抑與極度的憤怒。

「至高王,您知道迪拿爾似乎研發了一款危險的戰爭武器,名為暴風砲嗎?」

獸人們聽到這個,都一陣錯愕,四處詢問,幾乎沒有人知道。

「那是個怎麼樣的武器?你又從那裡聽到的?」卡萊古拉質問。

「這是老夫從死去兒子的最後紙條上得知,迪拿爾擁有危險武器,貿然開戰絕非明智之舉。」

薩塔姆感到不可思議:「卡利格...你竟然...?」

「暴風砲的威力十分強勁,據說殺死我兒的兇手犽塔月雖然逃出了暴風砲的轟炸,但是它卻成功擊落了一名龍族!」

大廳中的聲音更加混亂吵雜「甚麼...!?」「龍族也被打敗!?」龍族對於摩西拿的住民來說代表著甚麼大家心知肚明。

一旁的狼人克拉起身作證:「我們經過邊境,看到了暴風砲炸出來的大坑,少主所言不假。」

卡達庫利:「對上這種武器,獸人帝國根本沒有任何勝算。除非....」

眾人:「除非?」

「解禁“獸靈回歸“。」

聽到這句話,卡萊古拉激動的站起身:「卡達庫利,你知道你在說甚麼嗎?」

「我很清楚,至高王,擁有如此破格的武器,迪拿爾會成為整個大陸的霸主,獸人帝國到時儘管簽下和平條約也會成為待宰羔羊。」

「這...!」卡萊古拉失去往常充滿慵懶與自信,變得極度緊張。

薩塔姆在一旁,但他也擔心道:「卡達庫利,這可不是開玩笑...獸靈回歸將會造成極大的混亂...」

卡達庫利:「迪拿爾隨時可能毀滅我們,難到我們要束手就死嗎?各位,難道你們要永遠活在迪拿爾恐怖的武器陰影下嗎?」

安達斯看著這一幕,簡直熟悉到不能熟悉,在民主國家動用輿論煽動民粹,利用恐懼與仇恨還有利益做餌,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這狼人不可能再一晚間就想出這些心思,這絕對是黑龍會教唆他的!


更令安達斯這個轉生者吃驚的是,原以為黑龍會在這個世界的思維還是自己在遊戲或者動畫中那個中世紀的思考模式,親眼見識之後才愕然發現,黑龍會難不成整體不光技術甚至思想都已經追上現代人甚至可能還超越了自己所知?

一瞬間,風向被帶起,眾獸人們居然開始要求解禁獸靈魂歸,在場大部分都是年輕獸人。

「笨蛋!你們不知道獸靈回歸的恐怖!難道忘了那一千五百年的黑暗獸疫了嗎?」其他較年長的獸人大罵。

「那你們想要眼睜睜看著家園被迪拿爾毀滅嗎?國家沒了,我們也沒有未來了!」其中幾名年輕的獸人軍人反罵回去。

眼見矛盾越加激烈「肅靜!!!!」卡萊古拉大吼一聲,那便是身為獸人,弼猛族的特技“帝王之聲“,可以瞬間壓制眾人的的一股強烈氣場,安達斯也被這股霸氣震懾住幾乎暈倒『該死!居然是霸王色霸氣...』

卡萊古拉面帶嚴厲:「關於獸靈回歸,我絕不允許解禁,則關於和平協議,我們擇日再商談。」

這位至高王肯定也受到暴風砲的震懾帶來影響。

這次的和平會談不了了之。



安達斯等人回到大使館後,所有人心有餘悸,這獸人帝國也太過不平靜,而且黑龍會行動了,一定會有更大的麻煩接踵而至。

「呼...真可怕,話說蒙莉塔,妳知道獸靈回歸是甚麼嗎?」安達斯不安的問道。

蒙莉塔搖頭:「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不過依照其他獸人說出來的情報總和,應該是個一千五百年前的禁術。」

潔希卡:「領主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安達斯嘆氣:「我心裡其實也沒底,沒想到黑龍會居然手段完全超乎我的預料,如今我們甚麼事都做不了,只能靜觀其變。」

===============

深夜-

幾名獸人警衛在街道上四處巡邏,忽然前方傳來了一陣野獸的嚎叫聲。

兩名守衛互相一看,提起火把沖向轉角「啊!」

一名獸人,全身裹滿了一層詭異的黑色毛髮,四肢細長,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

「這...他死了。」

「趕緊把屍體運回,立刻回報至高王!」

「這...怎麼可能!?」卡萊古拉緊緊握著王座,扶手瞬間龜裂。

聽到守衛的報告他難以置信,但就在那具毛茸茸的屍體被丟在大廳時,其他獸人也嚇得不知如何是好。

「開始了...一千五百年的詛咒再次降臨歐圖了...」有些較年長的獸人不禁雙腿發抖。

「至高王...」

「馬上傳喚迪拿爾大使,馬上處理!」卡萊古拉怒吼,其他獸人嚇得馬上動作。

同一時間,深夜的大使館外圍被貓族獸人看管的密不透風,但在此時一道黑色的影子高速的鑽入並巧妙又驚險的避開監視。

速度出奇地快,似乎表達著急迫又緊急的心情。

潛入大使館內,席達的身影立刻衝到前方,兩者互望:「犽塔月。」「席達先生。」

「發生意外了,比我預期的還要快。」犽塔月緊皺眉頭。

席達點頭,趕緊帶領他進入安達斯的房間。

「席達...都幾點了吵我醒來幹什麼...犽塔月!?」安達斯驚訝道,犽塔月說道:「可以請把各位都叫醒嗎?我帶來了很不妙的消息。」

叫醒所有人都集合在客廳,包括蒙莉塔跟朗多在內。

「請問有何貴幹,居然讓通緝犯決定自投羅網呢?」朗多不客氣的質問。

犽塔月:「只是確定了有一件事情,帝都內開始有人在玩火。」

潔希卡:「玩火?甚麼意思?」

犽塔月:「根據黑市提供的情報,帝都內的年輕獸人開始接觸古老禁術,而且這個禁術連王族都不願提起。」

安達斯:「獸靈回歸?」

犽塔月:「是,我今日本打算潛入王宮一探究竟,但他們的防守太過嚴密,我被困在很尷尬的位置無法進退。

在我能夠脫身時已經是深夜,在我回程路上我被一種奇怪的生物攻擊,他的四肢細長而扭曲,並且一身極長的黑色毛髮,不只力大無窮,速度更是快的髮指。」

安達斯:「但你似乎成功逃脫了。」

犽塔月:「他們那個狀態跟野獸無異,雖然很危險,但還不太算是對手,除非他們的數量多起來...」

「數量多起來...確實,如果黑龍會的目的達成,獸人會因為對迪拿爾擁有可怕武器的恐懼挺而走險。」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大使!大使在嗎?至高王急見!」

他們一開門,便是一名牛頭人官員,安達斯問道:「發生甚麼事?」

牛頭人:「趕緊前往眾王之殿,服裝不必講究,緊急狀況!」看來王宮處也得知獸靈回歸的狀況。

「收到,那我們換上便服即刻啟程。」


大使團等人加上犽塔月換裝完畢後前往眾王之殿,卡萊古拉失去以往的自信,兩手扶著額頭。

「你們來了....很好。」卡萊古拉有氣無力地說道。

「至高王...這...」

「和平協議基本上告吹,很抱歉,這並非我所希望見到的。」

安達斯:「至高王,我們想知道關於獸靈回歸的事情,我們希望能夠幫上忙。」

卡萊古拉:「幫?你們能幫甚麼忙?」

「幫助你把幕後的黑手處理掉。」犽塔月大步向前。

「你是?」

「在下犽塔月。」

卡萊古拉疑惑後恍然大悟:「喔...你就是殺死卡利格,被迪拿爾通緝的逃犯。」

犽塔月:「更明確來說,是被陷害。」

卡萊古拉呵呵一笑:「見到你本人,那種桀驁不馴的眼神,你可知道你為帝國帶來了多大的混亂嗎?」

犽塔月:「知道。」「你可知道不管帝國還是迪拿爾都想要你的首級嗎?」這時一旁的年輕獸人們看見犽塔月,彷彿看到了仇人般。隨身在旁的騎士團們,也都死死瞪著犽塔月,雖然安達斯事先下令不准傷害他,但是尼克朗多等人對他的警戒還是異常的大。

「那你還有膽子進來我的王宮?」四周的獸人們舉起戰斧大刀將犽塔月團團圍住安達斯大驚本來想上前阻撓,但被尼克阻擋,他無奈搖搖頭「大使…您不能如此明目的袒護通緝要犯阿…」

安達斯心急:「可是…!」

犽塔月清楚,自己身邊沒有任何證據,除了安達斯等人的其他迪拿爾人還對黑龍會半信半疑,這麼下來犽塔月只能變成待宰羔羊,但他就是要來這裡賭一個機會。

「至高王,在被處死前,我想要進行一場洛克歐格。」犽塔月還繞了一圈包圍自己的獸人,其他獸人詫異的交頭接耳:「他想要進行榮譽決鬥?」「一個人類想要挑戰獸人?」

洛克歐格是獸人帝國的傳統,若有遇上甚麼無法解決的事情時,獸人雙方便會在梅聶魯斯的注視下進行一場榮譽決鬥。

「你憑什麼決定要進行榮譽決鬥?」犽塔月:「因為我的罪名是被誣陷的,我是清白的。既然在獸人帝國,有無法處理的案子,就交由洛克歐格解決。還是…你們這群獸人沒有把握打敗一名弱不禁風的人類呢?」獸人們聽到犽塔月如此挑釁,無不火冒三丈,眼前的這位人類少年確實看上去弱不禁風,如同柔弱的少女。

許多獸人大怒:「你說什麼!?」他們打算衝上前舉起刀。

「有何不可?」卡萊古拉大吼一聲,帝王之聲再度震懾在場所有人:「既然你是被誣陷,你想要用帝國的律法為自己辯護,那你也要有覺悟。依你的罪名,若一發動洛克歐格,你要是輸了,連帶你身邊的每個人都會陷入死亡的結局,你願意嗎?」

「我願意!」安達斯大喊,其他迪拿爾人吃驚地看著他,安達斯繼續到:「在離開巴林領,若不是犽塔月,我早就死在冒險者公會的亂刀下,若不是他,我也無法平安地回到希洛維,希洛維欠他一筆大人情,是時候我來償還了。」

這時一旁的潔西卡也死死抓著安達斯的手,克里斯也大罵一聲:「靠!對阿,誰怕誰啊!」連一旁的席達也露出身影站在了安達斯身邊。突然尼克也站在安達斯身邊:「伯爵大人,您真是個充滿榮譽的貴族,在下也賭上身為騎士的榮譽!」

「尼克…!謝謝你。」「既然都要死了,為何不算上我一份?」一旁的蒙利塔也一臉妖嬈壞笑得在一旁。

犽塔月看著身後伸援的大家,眼神不禁露出感激之情,這些都是薔蜜之前"強迫"牽來的緣分,如今成為了自己的救命稻草:「至高王,這些人足夠滿足決鬥的條件吧?」

卡萊古拉:「很好…誰要來當犽塔月的對手?」

「我!!!」突然獅人族的族長薩塔姆出現在犽塔月面前:「就讓這個儀式做個了斷吧。」卡萊古拉點頭:「那就決定是你吧,衛兵,全部退下!」

一人一獸,大戰一觸即發,洛克歐格-開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