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幻想國度】【小說】 豔影浪客II 第四話 大地預言

Ark-琉依 | 2021-02-09 18:35:40




  他們來到上方的臥室:「薔蜜,你在裡面嗎?」犽塔月在外頭,在房內的薔蜜:「犽塔月!你來救我了..」

犽塔月點頭:「嗯,薔蜜,妳先接受治療吧,如果這個神棍敢亂來,我跟怒天會第一時間滅了這個城堡。」

怒天點頭:「是啊~我們才不怕他們。」教祖角天無奈的搖頭:「唉...壞人難做。」


房門打開,薔蜜躺在床上,似乎沒受到甚麼傷害:「犽塔月...對不起,又讓你困擾了。我真沒用...」


那包覆肩膀的網紗中間已經染成一坨漆黑,角天上前薔蜜依舊警戒的看著他。

角天:「請相信我,相信黃天。」薔蜜她看著犽塔月對自己點頭,咬牙將繃帶拆解下來。

傷口已經完全黑化,暴風能量侵蝕再度擴大,角天立刻拿出錫杖唸了一大串咒語。

全身冒出皓然金光,右手劍指點向肩膀傷口兩處,薔蜜疼得咬牙低吟。

「啊嗯嗯嗯嗯咿咿…!!」

金光閃耀,傷口中央的窟窿迅速的長出新肉,不到一刻傷口的洞被填補起來了。

「唔嗯嗯嗯嗯~~!!」薔蜜瞬間痛到身體硬直挺起,隨後暈倒在床上。

「薔蜜!他怎麼了?」

角天不慌不忙:「她沒事了,只是這幾天太累精神緊繃,傷口痊癒後進入生理修復而已。」

犽塔月看著面色柔和的薔蜜沉沉睡去,緩緩舒了一口氣:「謝謝。」

「竟然連龍族都必須傷腦筋的傷口都治好,你究竟是甚麼人?」怒天看著角天,他的氣息明明是凡人,但是在發功的那一剎那,他感受到超越了人類極限的能量。

對於對方的猜測,角天相當平靜:「其實,我不記得我是誰,我的記憶只有這個力量還有不停告訴我該如何去做的聲音。」

犽塔月:「那個聲音就是你口中的“黃天”嗎?」

角天點頭。

「一個失去記憶,卻有著近乎神的力量的凡人,你真的很有意思呢。」怒天說道,犽塔月的記憶也忽然告訴自己,這熟悉的感覺:「我想,是時候好好的溝通了。」

角天點頭:「到會客室吧,讓姑娘好好休息。」

眾人來到會客室,角天示意犽塔月跟怒天坐下,並端上茶:「你們看起來不像是黃金代的居民,肯定是從外地來的吧?」

犽塔月點頭:「我們從迪拿爾逃了出來,事情是這樣...」

角天聽了犽塔月等人的經歷後,托起下巴:「黑龍會...這就跟我夢見的預言一模一樣,但黑龍並不是只一頭怪獸,而是一個人類組織的侵略?」

怒天:「黑龍會他們以外陸的技術,創造了一名邪神,所以你夢見的黑龍並非虛言。」

角天嘆了口氣:「看來,我的預言也等來平反的一天。」

犽塔月:「對了教祖,其實,我在前往王都的道路上,遇過同樣是盜賊團伙,但是卻有著明確信仰的組織,你覺得這一切是巧合嗎?」

角天:「巧合?」

犽塔月:「是的,他信奉著湖中女神,也擁有者超乎常人的力量,所以我相當懷疑,這個大陸的盜賊團伙都跟某個神明有所聯繫,會有如此巧合嗎?」

角天:「嗯...凡事必有因果,我不認為這會是巧合。」

他又道:「而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必然。」

怒天酌了一口茶:「有趣,我遊歷大陸將近一百年的時間,都找不到有異能的能人,看來這是最近才出現的。」

角天點頭:「嗯,我也是兩年前才開始我的佈道之旅。如果,你說的侍奉湖中女神的強盜頭子跟我有相同的際遇,那麼,這或許就是這個大地對抗黑龍的最終手段。」

犽塔月:「這個大陸的自我保護機制嗎?聽起來有道理....」

角天:「既然如此,不如我們提早行動吧,我去跟“湖中女神”的頭領會合,跟他討論預言的線索。」

犽塔月:「好的,不過你有把握進入迪拿爾王國嗎?」

角天笑著:「黃天與我同在。」

他無奈的搖頭:「提奧他在希洛維領,王國東北的一個偏僻領地。」

「知道了,那你們呢?」

「我們會進入獸人帝國,如同我的猜測,我要調查彌拉公主的底細,至少先把我的罪名洗清。」

角天點頭:「我知道了,你們今天就在這住一晚吧,以明天到獸人帝國做準備。」

犽塔月也點頭:「麻煩教祖了,對了,叫你的手下今日全體戒備。」

「嗯?為何如此?」

「我擔心你會遭到湖中女神那派一樣的下場。」

角天笑著:「原來如此,別擔心,我會叫大家做好警備。」

夜晚,黃金賊們依舊在廣場狂歡,不過外圍已經有重兵把手。犽塔月跟怒天還有角天在餐廳用餐,怒天敬著酒:「教祖,乾。」

角天笑著乾完一杯龍舌蘭,看著葛洛特的畫像:「這麼說,那個提奧就是被他攻擊的?」

犽塔月:「沒錯,他是迪拿爾坦汀尼亞家族的殺手,葛洛特。

葛洛特他的劍術造詣很低,幾乎沒有。但是身體素質卻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怪物。」

角天看著葛洛特失去鎧甲的四肢:「這...是混血龍吧?」

犽塔月:「混血龍?」

角天:「對,龍族的精血十分強大,他幾乎可以跟任何生物進行生育。但非純種龍族他們會因為不完整的肉體素質無法完全掌握龍之力,以致身體有嚴重的缺陷。」

怒天:「呵,果然,那破格的力氣便是他的根本吧?」

角天:「他有甚麼身體上的缺陷,這可能就是擊退他的關鍵。」

犽塔月思考一陣:「他無法完全表達言語,而且受了重傷,高強度的戰鬥只能維持十五分鐘。」

「完全無法表達言語?太可惜了,龍語魔法可是相當可怕的,只完全傳承了龍族的氣力...可惜。」

犽塔月:「他很有可能完全超越了龍族的肉體能力。」

怒天點頭:「那個傢伙連我的攻擊都擋下,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龍了。」

角天思考一陣:「不過這麼一說,這頭混血龍是否可能是人為的產物?」

怒天:「人為...有極大的可能。」回想那個人造邪神就是以黑龍的血肉來構成軀體。

犽塔月:「葛洛特若是黑龍會人為的生物兵器的話,就如同你的預言,早已滲透多時,葛洛特肯定就是他們所帶來的尖端技術之一吧。」

怒天:「是啊,你運氣真不錯,居然出現在他們即將要曝光在大眾之下的這時間點。」

犽塔月:「若是這樣...那麼迪拿爾步入我家鄉的後塵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他的心裡沉了下來,那是個極度不甘的心情。

角天看著這俊美的少年,溫柔的拍著肩膀:「你並不是本地人,卻十分的在意摩西拿,你真是個溫柔善良的孩子。」

溫柔嗎?善良嗎?犽塔月捫心自問,自己打算開始做這件事究竟是為了甚麼,讓自己有目標,心安理得的活在這個世界?

還是自我的救贖呢。

此時外頭突然傳來慌張的敲門聲:「教祖!!出狀況了!」

角天出去應門:「怎麼回事?」

黃金賊慌張道:「阿德帶回來一名重傷的姑娘,但是阿德的身體也重傷了!他快要死了!」

角天匆忙趕到廣場,眾人慌恐圍成一圈,不少女孩嚇哭撲進黃金賊的懷裡,這時一男一女各躺在擔架上,他們的狀況極為淒慘,幾乎開膛剖肚,快要見到內臟等穢物:「別擔心,我的孩子。」

他急忙施法,黃金能量打罩在他們身上。

怒天跟犽塔月跟上後,看到這駭人的一幕,也不禁腦門發麻,行兇者相當殘暴,傷口幾乎是用劍切割出來的,估計是一名劍士所為。

雙方的臉也被切的血肉模糊,所幸角天在場傷口逐漸恢復。

那名女性的臉恢復後,犽塔月震驚:「譚娜....!?」

那女性,正是在騎士宴會上見面的冒險者,重砲手譚娜。


56 巴幣: 2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