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幻想國度】【小說】 豔影浪客II 第三話 黃天真教

Ark-琉依 | 2021-01-30 19:03:17




====================

在空曠的房間內,犽塔月平靜的走到梳妝台前,霍卡等女性送來的各自化妝品陳列於此,為了將薔蜜救出,自己也顧不上這麼多了.....

化妝,只要每次自己坐在梳妝台前,就是一個甚至以上的生命要逝去,那感覺其實不好受,追求美麗本不是甚麼錯事,但是犽塔月所學的每項才藝,只是單純將刺殺成功的機率上升而已。

他緩緩的打開底妝,塗上粉餅,優雅的抹在臉上,每抹一層,都是看見那扭曲的過去。

眼影、睫毛、修眉、修飾五官立體,最後小指輕輕的抹上一撮口紅點綴在唇上,犽塔月看著鏡中的自己,許久時間沒給自己化妝,加上化妝品質欠佳,感覺有點生疏。

他打開衣櫃,穿上一件性感帶著一股野性毛邊的皮甲,隨後優雅的離開房間。

怒天等人看到犽塔月出來,比戈哈等男性都無法掩飾心中的驚訝,無不張大嘴巴。

天哪....這真的是男人嗎?

全村不管男女都如此讚嘆到,犽塔月其實沒有上濃妝,只是做了面部的立體修飾,加強了睫毛、額頭、鼻樑與臉頰之間的比例。

最主要的還是那股氣質,化妝過後的犽塔月行動的風格似乎變了個人,充滿了一股神靈般優雅的貴氣。

「太美了,簡直就是精靈吟唱者降臨!」其他其他人類村民感嘆著。

「我沒有阿特莉雅大人那般的優雅。」犽塔月平靜道,那細膩的嗓音,讓他們認為是男性的最後一絲可能也被完全抹除。

怒天看著大笑:「小子,你真的生錯了性別啊!太有趣了,我也來加入你吧。」他笑著轉了一圈,突然整個身形前凸後翹,婀娜多姿,竟然變成了女性。

所有人又大驚:「維傑爾!原來你也會這種法術啊?」

怒天媚笑:「當然~要不然我的旅費都從哪裡賺的~?」

獨眼龍滿臉錯愕的看著兩位”女裝變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怒天優雅的飄過來:「大叔,你們教祖不是想要女人嗎?我們兩位小可愛絕對包他滿意的,這樣可以回去組織也好交差嘛~」

獨眼龍看著怒天漂亮的臉蛋帶著一絲殺氣,身為俘虜的他似乎也別無選擇:「...我知道了,我技不如人,我帶你們進入。」

於是,獨眼龍就將犽塔月跟怒天的雙手綁在一塊,在眾人的送行下往黃金賊的城寨出發。

  路上,就只有黃沙滾滾的荒原,無聊之際怒天問著獨眼龍:「大叔,話說這個黃金代這麼遼闊,你們的城寨能這麼好藏嗎?」

獨眼龍說道:「俺說過,教祖有奇蹟之力,他使用幻術將組織包覆在綠洲之中。」

犽塔月疑惑:「綠洲?這個荒原下有綠洲?」

獨眼龍:「俺被教祖救下後,跟他來到黃金代,他的手杖戳下沙地,立刻就出現了植物與小溪,後來才發展起來的。」

「那你是怎麼會想加入這山賊組織?」

「這一切是為了報恩,俺被獸人帝國通緝,所以欠教祖一命。」

怒天聽到他這麼說,對獨眼龍有了一絲好感:「為報救命之恩嗎?話說,你犯了甚麼罪才被追殺的?」

獨眼龍:「俺本身是遊歷大陸的一名浪人,在北方獸人帝國時,與當地的士兵發生了衝突。」

「衝突?甚麼衝突?」

「獸人帝國的人口販賣相當的氾濫,因為生育能力十分旺盛,許多人為了餬口還以生孩子來做為生意進行交易。」聽到獨眼龍這麼說,犽塔月眉頭一皺。

他繼續道:「不過,因為獸人販賣的氾濫,導致獸人的商品價值下降,外來人反而成為了熱門商品,其中,北極高原的野蠻人則是最貴重的商品之一。

當時的俺,看見了幾名野蠻人少女被獸人還有人類所組成的販賣集團公開販賣又暴力相對,俺抽刀直接斬了那些販賣團伙的首級。」

怒天笑著:「那些人死不足惜。」

「俺解開那些帶有機關的項圈,那幾名野蠻人少女立刻展現了不俗的戰鬥力。這也就是野蠻人比人類值錢的地方,野蠻人的體型與力量遠勝人類太多,只是思想還未進步,被陰險有組織的人類與獸人擺了一道。

隨後她們都能有能力自己逃走,不過俺就被帝國全城通緝,因為那些野蠻人本來是要賣給王族關係人,所以俺就在城中不停的躲藏、殺戮。」

「後來呢?」

「後來帝國城內被一群強盜給入侵了。」

怒天驚訝:「黃金賊嗎,哇塞他們這麼帶種居然敢搶帝都。」獨眼龍微笑:「俺也十分錯愕,這些強盜擄走了許多少女包括了奴隸,則教祖也將我帶離了那片是非之地。」

犽塔月:「所以你就成了他的手下。」獨眼龍點頭。

怒天大笑:「哈哈那群獸人跟人類肯定很錯愕,怎麼會有一群人穿著價值好幾千金幣的盔甲強盜跑去搶劫的。」

「到了。」獨眼龍停下腳步,前方正是一團範圍大到誇張的沙塵暴。

「這麼大的沙塵暴,你應該沒騙我們吧?」怒天質問,獨眼龍拉著他們倆往前走:「你們現在也沒回頭路了,想反悔嗎?」

怒天:「喔?怎麼可能呢,我們最信任大叔了,是吧月妹妹~?」

月妹妹?犽塔月冷冷回瞪:「隨你便,天姐姐。」

沙塵暴離他們越來越進....轟轟聲響不絕於耳,在震波耳膜之際,犽塔月眼睛也不眨,筆直走進去。

『轟!』穿過沙塵暴,怒天發現這根本不是沙暴,只是個用魔法形成的結界,結界的另外一端,便是...

綠意盎然的綠洲,清涼乾爽的空間,源源不絕的溪水,以及那佇立在空間正中央的黃金城寨。

「歡迎,來到黃金鄉。」

綠洲一旁,還有著巨大泳池的廣場,許多黃金賊還有美女們載歌載舞,放著從來沒聽過的動感音樂,五光十色。


  「哇靠!這個地方簡直回到炎天國啊!」怒天看著這如同夜店般的場景瞬間笑出聲。


犽塔月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的不小,在東瀛那封閉的國度從來不會出現像現在的場景。

那些女孩各個都露出解放自我,展現自己魅力,黃金賊們也很有風度,在舞池中居然還保持著一段社交距離:「這些姑娘們就是我們救回來的女孩們,她們閒著無聊於是就找我們同樂了。」獨眼龍解說著這一切。

這真的是賊窩嗎?犽塔月不禁再次想起提奧那個傢伙,這是其中一位黃金賊看到他們,開心道:「唷!獨眼龍大哥回來啦?」

獨眼龍點頭:「嗯!俺突圍後還順便帶了兩位姑娘回來。」

另一位黃金賊:「我就相信獨眼龍大哥不會輕易就輸的!」

「大哥!您帶回來的兩位姑娘長得真的好漂亮啊,是要送到教祖那嗎?」獨眼龍:「俺先帶她們去見教祖。」

黃金賊們讓出通道出來,他們一路走進了前方巨大的黃金城堡內。

犽塔月:「你們的的弟兄...非常有禮貌。」他倒是被他們的舉動嚇得不輕。

「教祖對他們有著相當大的約束力,更進一步來說,他的信仰足夠讓那些賊心服口服的聽他的話。」獨眼龍道。

怒天呵呵笑:「這世間真是無奇不有啊~」

走入黃金宮殿,城堡內的所有東西,足以讓亞雷西娜失去理智,金碧輝煌、美輪美奐。

他們走入一個小房間,門瞬間關起,犽塔月警戒的張望「別緊張,這只是浮空梯而已。」獨眼龍淡定道。

犽塔月:「甚麼浮空梯...這世界居然有這種東西?」看著他驚訝的神情,獨眼龍都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土包子。

門再度打開後,他們進入了一件辦公室,一名穿著一件精緻刺繡長袍留有棕色長髮、鬍渣長相有點憔悴的男子在處理著文件。

「教祖。」

面向憔悴的男子抬起頭:「啊...獨眼龍,你回來啦。」他看見了兩位”美女”後眼睛一亮。

「你又帶回了兩位迷途的少女了嗎?很好,好好安置她們,這個世界又有生命受到救贖了。」

犽塔月:「救贖?為何把女孩子帶來這裡是對我們的救贖?」

教祖起身,勇者相當狂熱的語氣說道:「因為,過不久,這個大陸將會面臨一場恐怖的浩劫,黑色的巨龍籠罩著大陸,牠的恐怖將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犽塔月:「...」

教祖繼續用晦澀難懂的語氣:「巨龍的追隨者早在幾年前進入了摩西拿,他們滲透了各個王國,給了王國的權貴成為“神“的承諾」

「王國權貴與各方勢力親眼見證黑龍帶來的力量,他們跪在地上,放棄了他們原有的信仰,放棄了作為人的一切基本道德,就是為了創造全新的世界。」

「雖然說話的語氣我不是很喜歡,但至少,你說的是事實。」犽塔月把妝給擦掉,立刻恢復了較為男性的少年音。

教祖大驚:「啊!你是男性!?」犽塔月:「你說呢?」一旁的怒天也變回男性。

「你把我的夥伴綁架到這裡,如果不是你的說法還算有道理,不然我早就斬了你這個神棍。」犽塔月面色不善,一旁獨眼龍大吼:「臭小子!給我放尊重一點!」

教祖急忙攔住:「孩子,你說我們綁架了你的夥伴,請問你的夥伴是...?」

「....黑色長髮,蒼白的皮膚,紅色的眼睛,肩膀上有嚴重的穿透傷。」他說出薔蜜的特徵。

教祖:「啊...那個女孩,她是個善良的孩子,被帶來這裡,雖然剛開始十分懼怕,但是卻非常勇敢,起身反抗我們。」

「反抗..?」

「對的,因為她不相信任何陌生人,儘管我想為她進行治療,但她還是不願意相信我。」

「被突而奇來的綁架,會不相信你是正常的,薔蜜看來也學聰明了。」犽塔月抽出蒼月指著他。

「既然她不相信你,就趕緊把她交出來,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教祖說道:「但是她的傷勢,如果不再治療,傷口會擴散,既然來到這裡,我就有把握可以治好她。」

犽塔月皺起眉頭:「如果你沒把她綁來這裡,她的傷勢還可以稍作壓制,方可交給龍族,你這個作為簡直是情緒勒索!」

教祖:「龍族...但事到如今,只能這樣,你想不想救你的夥伴?」

犽塔月將蒼月收起來:「好吧,但我要親眼看著,你敢耍甚麼花樣...我就送你去見你的神。」

教祖點頭:「好的,我名為角天,以黃天發誓,絕對不會傷害她。」

角天…真是奇怪的名子,這個世界有太多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究竟是身為人的自己活得太短,還是自己的目光太淺而顯得無知呢?







61 巴幣: 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