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反擊(65)

Cynthea | 2021-03-21 22:46:53 | 巴幣 4 | 人氣 164


  「尊敬的老師,我們不應該乘勝追擊下去嗎?我深怕這段時間,會讓天神想出反擊之策。」阿修羅王牛節,站在烏沙納斯身後,眺望不遠處在夜裡的天宮。

  烏沙納斯沒回應牛節王,靜靜觀賞後,只對因陀羅的天宮做出一番評價:「沒有月光,卻仍能依稀從宮內的火光,照得一整座宮殿,這是工匠神登峰造極的手藝,天帝再怎麼恨他,終究是捨不下這樣的享受……」

  「老師,提婆族從我族那奪走的資源,才有今天的榮華富貴,我們必須搶回一切,重建阿修羅的榮耀。」牛節王催促他,趁現在全天界的人幾乎都圍聚在天宮時,將他們一網打盡,永絕後患。

  烏沙納斯與牛節王計畫,讓冥兵四處破壞,一波新的阿修羅兵在牛節王的指揮之下進城,終於擺好兵陣,將王都拿下只是時間的事。

  「我的商吉婆尼之術,確實給他們不小的打擊,不過,毗訶波提(祭主仙人)不是蠢蛋,你以為他這些年真的對我毫無防備嗎?」烏沙納斯反對躁進之舉,勸著牛節王別再調動軍隊進來,這不是他這次的主要目的。

  「可是老師,我們就差一步……只要此舉成功,我們一族會繁榮得更快!」牛節王怎麼也不願意放棄這個好機會,不顧阿修羅現有戰力尚未恢復,急著拿下天界。他有野心,要成為阿修羅最偉大的王。

  牛節王再勸得口沫橫飛,烏沙納斯始終沒答應,雙方各擲己見,沒多久牛節王就悶著氣離開。

  烏沙納斯坐在一樓城高處,靜靜看著他手下的冥兵與阿修羅兵,在城中四處掠奪與破壞,甚至追殺被逃生放棄的弱小族群。

  今晚,廣大的天城還是很熱鬧,此起彼落的尖叫……

  「憋氣這麼久,總該讓他們消消怨……」烏沙納斯從未動過去拯救那些老小的念頭,儘管他們才是真正的同族人。

  在黎明來臨前,他終於等到對方的下一步行動……

  烏沙納斯抬頭一看,遠方一大團黑影正向王宮逼近,黑影移動的速動很快,不久就讓人得以看清它們的樣貌,原來是一大群有多頭蛇身的大鷹。

  烏沙納斯瞇著眼在觀察與思考這些怪物的用途,只見一隻隻鷹怪快迅下衝,飛入冥兵陣中,一口接一口地咬起,很快冥兵的數量就消去一大半。

  活著的阿修羅試著反擊,拿著致死的武器攻擊鷹怪,但鷹怪的蛇頭能無死角地防守,再攻擊回去,於是阿修羅兵只能再請烏沙納斯協助。

  「尊敬的老師,那鷹怪任憑我們怎麼攻擊都無效,請您出手解救我們。」阿修羅的將士立刻回報狀況,烏沙納斯倒也不急,只說讓身上有法力的兵將,先施術避一避,再等等。

  此話一出,倒讓那些將士愣了一會兒,最後還是領命退下。

  當冥兵幾乎不剩多少後,鷹怪慢慢地又重回天空待命,這時烏沙納斯總算是在王宮的高處見到他的死敵祭主仙人。

  鷹怪當然是祭主仙人的安排,從他得到阿修羅的導師,將帶回起死回生咒的消息後,就開始計畫安排,他是提婆族的國師,別人糊塗他可不能糊塗,就算不清楚「起死回生」的細節,他也要防著殺也殺不盡的敵人存在。

  殺不盡的冥兵,直接被吞下,讓他們在鷹怪的肚裡慢慢融去形骸……

  烏沙納斯笑了,但他眼裡毫無笑意,他慶幸自己有一個這樣的對手,讓他永遠樂於與他一較高手。

  祭主仙人指揮著鷹怪,絕對要一個不留地擊殺敵人,並放出神將去找到阿修羅殘黨。

  牛節王氣喘吁吁跑向老師,請求支援,只換來對方冷言一句:「學到教訓了?」

  牛節王嚥了一大口氣,終於承諾瞞著老師的意願行動,打算偷襲天宮,行動才剛開始沒多久,就被蛇頭鳥給攻擊了,折兵損將後,他好不容易才逃回來。

  「我隨時能離開,若阿修羅不需要我。」烏沙納斯發出威脅,但這次牛節王不敢再反嘴,只求老師留下,以後都會遵照其意願行動。

  「罷了……正事要緊……那些死去的兵,屍身可還有?」烏沙納斯問牛節王。

  「全給鷹怪吞下肚了!」牛節王慌張大喊,這下子,他們連反擊的力量都沒了。

  烏沙納斯哼了一口氣,他遠遠地看到祭主仙人似乎露出得意的笑容,且似乎也正望著他的方向在看著他,極具挑釁。

  烏沙納斯再抬頭望了那些醜陋的鷹怪,好像每隻鷹怪身上都留下強大的法術痕跡,想通這些不尋常後,他幾乎斷定,這些鷹怪的靈感來源,是工匠神的傑作-魔龍弗栗多,那個由阿修羅屍骨打造的傀儡武器。

  「我們想到一處去了,毗訶波提(祭主仙人)!如此甚好,我就來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烏沙納斯躍下高樓,一個法陣隨之展開,他消失在法陣裡。

  牛節王以為導師氣得發狂要自殺,急得跑去阻止,往樓下一望沒見到人,他驚慌地四處張望也無果,半刻後,他身後吵雜的人聲似乎在談鷹怪的異狀,讓他忍不住也往上看去。

  只見天上某隻鷹怪各個蛇頭奇異的扭動,毫無路數的飛法影響了牠周圍的鷹怪,祭主仙人大聲命令也無法阻止,直到祭主仙人在那隻鷹怪身後,出現了一個法陣,而處在法陣中央的正是烏沙納斯。

  這時,祭主仙人驚得大喊其他鷹怪去攻擊那隻發狂的鷹怪,祭主仙人大聲喊著高階神將去幫忙。

  不明所以,火神阿耆尼領命後,率先朝鷹怪發動攻擊,他看準了烏沙納斯的位置,射下火彈,卻不斷被發狂的鷹怪用大翼抵擋。

  天帝因陀羅趕來,了解情況後,也開始朝天空打雷,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竟也使其他鷹怪驚恐起來,到處飛竄,天空上陷入了一場混戰。

  祭主仙人繼續嚷著,要大伙兒加緊消滅烏沙納斯手上的鷹怪,不知為何只有那隻發狂的鷹怪,越戰越強,原本它身上還有被落雷打中的傷,傷口沒有好轉,但它的活力卻更旺盛起來。

  「天帝,我們該合作給它致命一擊,你知道老師的鳥怪有什麼弱點嗎?」風神問。

  「他可不會事事對我報備,這鷹鳥怪也是瞞著我可好的……」因陀羅氣得咬牙切齒,昨晚祭主仙人向大家坦誠他私下培養了秘密武器,他本來以為是解藥,還當眾誇讚老師的睿智……果然,他身邊的人都是野心悖悖的蠢貨。

  天帝以為祭主仙人是在積攢實力,準備日後取他而代之,才會造出他也無法對付的怪物。

  跟當年的陀濕多造出弗栗多一樣!

  「天帝,快避開!」風神大吼一聲,因陀羅這才及時躲開了鷹怪的火攻。

  「它竟然能噴火?」所有人震驚這個事實,連祭主仙人也是。

  「糟了。」祭主仙人眼看事情到此地步,內心一股絕望感湧出,他暗驚自己闖了大禍。

  「為什麼這個火,伐樓那(海神)的水滅不掉?簡直跟……那年的火霧一樣。」火神觀察敵人的攻勢,仔細一看烏沙納斯施的法陣已經牢牢刻在鷹怪背後。

  後來,噴火的鷹怪開始變大,再逐一吞下其他鷹怪,提婆族明顯處於弱勢。

  「那羅延啊,是弗栗多!」海神終於喊出那個名字,震得因陀羅驚訝得無法動彈,那個最強的敵人,害他們得去翻攪乳海的怪龍。

  火神意會過來後,跟著說道:「烏沙納斯竟然喚醒弗栗多!這是要趕盡殺絕我們!他當真毫不憐惜我們同族的情誼?」

  「什麼可笑情誼,當初老子就該一道雷劈死那叛徒!弗栗多醒了……好……好……我有甘露,我有天下最強大的不死藥!我不會死,我們都不會死!」天帝情緒有些激動,雖然嘴上喊出自信,但卻始終沒再主動發起鷹怪攻擊。

  剎那間,一道銀色強烈的光從王宮射出,好像有內奸從宮中裡應外合,罩住宮城的結界破了一個大口,甦醒的弗栗多彷彿看懂般,直接朝那破口吐出火霧。

  所有提婆族的老弱婦孺全在那兒了,卻沒有人來得及阻止這一切……

  當時,只有一個人跳了出來,擋在可怕的火霧面前,替族人擋下這波攻勢,待平息後,眾神才發現,那人竟是月神錢德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