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屠城之後(88)

Cynthea | 2021-07-03 21:25:51 | 巴幣 2 | 人氣 65


  我們太大意了……」當祭主仙人向眾將士宣布王城慘況時,所有人瞬間酒醒,接著臉色鐵青,各個喃喃唸著那些家人的名字……

  所有人都不在了!

  那現在,我們該為何而戰?……

  有的人忍不住發出悲鳴,恨不得只有自己死在戰場就好,只要家裡老小好好的……什麼都無所謂了,他們已經輸了!

  有人無力地癱坐在地上,靈魂彷彿被抽去,這樣子下去,戰根本不用再打!

  「你們難道不想報仇!」天帝站在人上,欲鼓舞士氣。

  結果,有些半清醒的人反道質問:「為什麼一點戰力,也不留給他們?我們在這裡出生入死,還有意義嗎!高高在上的天帝大人!」

  祭主仙人皺眉,這點他也納悶,雖說主戰力都在此,但王城也非毫無抵抗能力,只要好好防守,消息傳到這兒,他們再趕回去,應該來得及才對……除非,王城裡又出間諜……他腦中冒出幾個可能性,想到一個人,他冷不防看著天帝一眼,天帝現在看起來殺氣騰騰,恐怕他不該現在說出他的猜測。

  總之,若那人真是叛徒,未來必有再見之時。

  祭主仙人恢復冷靜,他代替天帝繼續說下去:「現在不是究責的時候,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不打下去,便是讓阿修羅稱心如意了,你們的家人也全白死了……這樣你們也無所謂的話,那就放下武器,我親自上戰場去呈降書!從此,我們提婆天族,永生為阿修羅的奴隸!……想想你們的家人是怎麼慘死的吧!是報仇,還是屈服?」

  水神明白導師的用意,他順著意思跟著鼓舞吶喊:「我們要用阿修羅的首級,祭奠我們的親人!」

  難分難解的戰爭就這樣持續數日……現在提婆族的戰士再無後顧之憂,各個都是豁出性命戰著。

  每日的戰後,火神還會費心將遍地屍骸盡可能燒去,只留下夠賈安塔用的數量。

  賈安塔現在的任務,就是與對方的冥兵作戰,關鍵是靈力的高低,烏沙納斯明顯更勝一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賈安塔正默默望著,眼前那些為他而收集屍骸,忽然因陀羅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乳臭未乾的小兒,技不如人,平時還不好好鍛練!」

  「天帝大人。」他應了一聲,他沒喚過他父王之類的稱呼幾次,還是習慣與旁人一樣叫他天帝,兩人的心從未親近過。

  因陀羅早已習慣與兒子保持距離,他只不過來察看一下,明日要打戰用的棋子:「都是阿修羅啊,這也表示,我方沒死太多人……」他邊說邊踩了其中一個,又踢了旁邊另一個,惡意十足。

  賈安塔靜靜看著,沒有對天帝的「檢查」表示意見。

  天帝回頭瞥了兒子一眼,發出警告說:「不准你擅自表現,乖乖藏起自己,做好該做的事!……你也不想被哪些仇恨阿修羅的小角色,暗算吧?」

  難得天帝關心他的安危?!記得他流有一半阿修羅的血脈。

  「是,天帝。」賈安塔應允。

  因陀羅本要離去,忽然他又停下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兒子:「你覺得你母親死了嗎?」

  賈安塔眼神暗了暗,強壓激動的情緒,回答因陀羅:「母親不會這麼輕易死的。」

  「哼,我想也是,那阿修羅女,本領大得很……」因陀羅不再與他說話,離開那兒。

  賈安塔在因陀羅完全離開後,才慢慢看向他離開的方向,他神色複雜,他明明對這個親生父親沒有感情……

  父親大人,我的母親沒事的,因為屠城一事,我們也有份兒……

===========================================
  阿修羅的導師,親自來到所有「戰利品」面前,他一一審視,看向那些受驚嚇的面容。

  被活捉的提婆族婦女,就這樣一批批被綁著,送到烏沙納斯面前,被鑑定後,就可以被底下的人瓜分了。

  知情的人明白,烏沙納斯是在找他的女兒天乘,雖然他也不覺得自己的女兒會輕易被捉住,身為一個父親還是該盡力找找。

  尤其是見到他的「商吉婆尼術」,被無故外傳出去,他更不能輕易放任天乘不管了。

  「這個留著,有人質的價值。」烏沙納斯還會從中挑出有用的俘虜,保管起來。

  身分低賤的平民、宮中奴僕,大都淪落瓜分的下場。

  臣子之婦女、王親國戚、天帝的後宮……大多都被保管起來,但底下的人可沒放棄覷覦的機會,畢竟高等貨色都在上級階層。

  阿修羅的女人固然美麗,但還是別人家的女兒,玩起來比較過癮!

  只要國師沒注意的話……那些噁心男人的貪婪之心,當然不會放過天帝的后妃,包括以美貌震驚三界的天后-因陀羅尼(舍質)。

  此時的舍質戴著金色面紗,姿態高傲地不肯眾人面前現出真容,她乖乖被捉,但她從未讓那些噁心的人碰到自己半分,她幾乎可說是自願跟著其他俘虜走的,想趁機非禮她的,瞬間死亡,猶如被雷擊中般,她瞄了一眼地上的焦屍,淡淡說,是天帝在她身下的咒,為了保護她。

  烏沙納斯來到她面前,兩人相望,烏沙納斯笑了:「我輕易就能拆穿妳的騙術。」

  舍質沒有絲毫懼意,回答他:「那又如何?我還是能想走就走。」

  這回答又讓烏沙納斯笑出聲,他馬上正色道:「於倫理上,妳也算是『母親』,罷了,我不跟你計較!只要妳肯說,天乘的下落。」

  烏沙納斯推斷,天乘的出逃必與舍質有關,他也知道舍質不可能傷害她。

  「你該放了她,我不會告訴你。」舍質這樣答。

  「那就沒什麼好談的?那妳特意見我,又是為了什麼?……為了妳後面那些嚇得蒼白的小雞嗎?」烏沙納斯指向那些天族貴女。

  「她們沒一個喜歡我,我為什麼要救她們?」舍質瞥過她們一眼後,馬上就回答。

  「不要,因陀羅尼大人,天后娘娘,別丟下我們!」那些貴女苦苦哀求,哭喊聲讓烏沙納斯覺得太吵,立刻叫她們全都閉嘴。

  「小心玩火自焚,天后。」烏沙納斯看著舍質說。

  舍質卻回以一個看透一切的眼色,回烏沙納斯的話說:「你才是。」

  舍質與烏沙納斯各懷鬼胎,烏沙納斯承認過去有點小瞧這個丫頭,曾聽聞舍質與宇宙奧秘有關的傳聞,他從未放在心上,想著有的仙人也有各種秘力,那又如何?

  結果當烏嘉蒂親口告訴他,她的母親擁有窺見準確未來的預示能力,不是普通的占卜,而是能與三大神相應,能感應相當遙遠卻必然發生的事。

  然而舍質本人卻控制不了未來,她亦做不到像三大神對一切均了然於心的程度,她更多的時候,是因為知道未來而無奈,放棄掙扎。

  除了某個預示的發生,她滿心期待它發生,她不知是何時發生、如何觸發,只要她看到了,就絕對不會出錯!

  她要她的丈夫受到最大的懲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