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雲髮與天乘的最後(83)

Cynthea | 2021-06-14 18:57:27 | 巴幣 18 | 人氣 104


  「老師,真的大事不妙啦……」風神伐由利用能力,一瞬間就收集了所有戰線上的情報。

  「我軍節節敗退不說,聽說那些冥兵一放出來,根本不聽日落的收兵號角,接連攻擊過來,這根本不合大梵天立下的戰爭規則,難道三大神都不管了嗎!」海神伐樓那也在一旁跟著跳腳,大伙兒已經陷入苦戰太多天,幾乎能上場的高階神將都已疲於對付冥兵。

  「殺不死的敵人,殺不完的傀儡……達剎仙人究竟要何時才能完成苦修?」火神阿耆尼苦惱著:「眼下太陽神也不在,天帝也不肯上場……老師,我真的不曉得自己能撐到何時?」

  太陽神不知為何下落不明,天帝因陀羅則是藉口養傷,死都不肯上戰場。

  祭主仙人一直聽著他們的談話跟所有抱怨,他無奈地閉眼,一直強迫自己沉住氣,鎮定地問一句:「還要多久,他們會打進天城這裡?」

  所有人一愣,不敢妄斷,唯有風神的情報才是最可信的……

  「伐由,你就告訴大家吧。」祭主仙人明白大家的沉默是何意,但他還是需要一個答案。

  「若情況不變的話,也就這兩天的事了吧。」風神的聲音越來越小,簡直跟提婆族的獲勝希望一樣。

  「我去與天帝談一談。」祭主仙人眼神黯淡,他身心都受到強烈的折磨,不論是妻子還是天帝的污辱……從前他與烏沙納斯的戰爭遊戲,是平分秋色的,此番他卻被烏沙納斯徹底的玩弄。

  祭主仙人小瞧了烏沙納斯的靈力,他以為冥兵的施放是相當耗靈力的,那天「弗栗多」的詭計,他也看明白了,但為何冥兵仍能越來越多?難道烏沙納斯真的把「商吉婆尼」外傳,讓許多阿修羅術士都能用了嗎?

  祭主仙人走進因陀羅的殿中,看見他正與因陀羅尼天后親暱,瞧見他進來,也視若無睹。

  「天帝,你知不知道,你的天界快完了?」祭主仙人罵他。

  因陀羅沒正眼看他,只是調皮地再壓下因陀羅尼的身子,邊回祭主仙人話:「完了又如何?讓你們嚐嚐我當時的滋味,也沒什麼不好……嘻嘻,哈哈。」天帝完全只顧著與懷中美人的嬉鬧。

  在甘露的解救下,因陀羅的身體早已復元到從前,但他的心態卻變得扭曲,他看天界的誰都不高興,他只想到自己曾被他們「放棄」。現今,除了他的因陀羅尼(舍質),他誰也不理。

  祭主仙人一時氣結,瞧了那阿修羅女一眼,他覺得天帝變成這樣,必是受她挑唆。

  「若是天界完了,你這個天帝也完了!你被阿修羅女迷惑至此,已經沒有半點天界之主的樣子,我就看你,等天界的防線破了後,還怎麼跟阿修羅女雙宿雙飛!」祭主仙人用力揮舞著他的衣袖,一陣朝著天帝大罵。

  天帝聽完,先是大笑,再說:「哈哈哈,你怎麼不去找蘇利耶接任天帝呢?啊,對了,連他都不見人影,對吧?老師,醒醒吧,大難當頭時,所有人都會只顧自己!」

  「你!」就在祭主仙人想繼續說下去時,有人進來與他稟告軍情,理應天帝也是要一同聽的,但他們卻全被天帝趕出門去。

  門被重重關上,因陀羅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舍質身上,他發現他的美人兒卻收起了笑容。

  「怎麼啦?」因陀羅語氣溫柔,還大手安撫著她那完全看不出生產過的腰肢;自從他被舍質救回天界後,他就這般寵愛她,儘管懷中小美人偶爾還是冷冰冰的,但因陀羅已認定,舍質心裡有他。

  「你,真不管事兒了?」舍質問。

  「反正冥兵也殺不完,我何必浪費那個力氣呢?我要把體力……用在更值得的地方。」他撫下身,想親吻舍質,沒想到舍質卻別過頭說:「你會死的。」

  因陀羅一下把舍質轉過來,說:「我那段日子,早就做好死亡的準備!在我心裡,我早已死過千百回,我那時就發誓,只要能得救,我必不再盡什麼天帝職責,我要為自己而活……在這個天宮裡的人,他們都該死!因陀羅尼,我要妳陪我一起死!」他捏著舍質下顎,重重吻下。

  祭主仙人在殿外,則是聽到了一則不可思議的軍情……

==========================================================
  「雲髮哥哥,你的疤會好嗎?」天乘剛醒來,正沉浸在雲髮復活的喜悅中,她還是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對方不再平滑的臉蛋。

  「天乘,這並非傷疤,而是我不能再復原的爛肉,能夠如此,已是萬幸了……怎麼,妳覺得很噁心,不好看嗎?」

  「不,雲髮哥哥,只要你對我,還是跟從前一樣好,你變得怎麼樣都沒關係,我還是會成為你的妻子,必不負你。」天乘說得懇切,還想再多摸一下雲髮的臉,手卻被他一把抓住。

  雲髮竟用深情的眼神注視她,第一次被他這樣看著,天乘馬上臉紅,雲髮說:「我們不能再待在這兒了,若是被那些人發現我活了,恐怕會給老師帶來麻煩……就跟先前說好的一樣,妳跟我走吧。」

  天乘點點頭,卻又馬上想到:「不救那個天帝了嗎?」

  「不了,我們顧不上他,快走吧,天乘。」

  兩個人輕而易舉離開警備森嚴的阿修羅城,天乘有些驚訝雲髮的身手太過矯健,暗自慶幸她的眼光很不錯。

  在逃往天界的路上時,雲髮幾乎是沉默的,不像從前總愛說出他的擔心,也許是他此刻很緊張吧?

  「天乘,妳想要怎樣的婚禮啊?」雲髮一問,拉回了天乘的思緒。

  「真的怎樣都好的,雲髮哥哥……」她牽著雲髮的手,又緊了緊,再說:「我只想永遠與心愛的人一起。」

  「天乘,我是死過一次的人……也不知道,『商吉婆尼』之術會不會有失效的一天……我想妳答應我,就算我不在了,也要好好一個人活下去。」

  天乘聽這話不高興,馬上反駁:「不會的,若是失效了,我就再用一次,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身為妳的夫婿,為妳考慮周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天乘,妳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必不情願負妳,只是『商吉婆尼』,它是一個不穩定的術,妳看妳身體變得這麼虛弱,看來妳對它的掌控不如老師,我希望妳以後別再用它了。」

  天乘一路都很努力掩飾自己的氣喘吁吁,沒想到還是被雲髮瞧出來。

  果然,雲髮哥哥是世上最關心她的人,為了他,這點程度的犧牲算得了什麼?

  天乘忍不住又抱住了雲髮,她發現雲髮的體溫比從前高,大約也是因為趕路體熱造成的。

  「天乘,我有個請求……」

  「你說。」

  「我想復活從小最疼我母親,她是病死的,我想也讓妳見見她。」雲髮用十分溫柔的目光請求天乘。

  「但是……雲髮哥哥,我現在恐怕無法再施咒了……我想我要休息一段時間,我答應你,只要能力一恢復,我馬上復活她!」

  這時雲髮眼神暗下去,刻意擺出失望的表情:「嗯,還是以妳身體要緊……妳這樣一說,我才想到,妳一生只能完整復活一個人吧……天乘,怎麼連妳現在都要騙我了呢?」

  「不……不是,雲髮哥哥,此術畢竟是父親的絕學,我是她唯一的傳人……我的意思是,等我身體恢復,我馬上把術傳授給你,讓你自己復活你的母親。」天乘急著解釋,終於讓雲髮相信。

  「我們一定會很幸福的,天乘。」雲髮抱著天乘,天乘一安心後,忽然體力不支,腳一軟就倒在雲髮懷裡。

  接下來的日子,雲髮堅持要讓天乘復原才到天界,一路上他們也聽聞,阿修羅與提婆族戰得不可開交的消息。

  「天界情況不樂觀啊,看來,不是回去的好時機。」雲髮朝天乘苦笑。

  天乘還是握緊他的手說:「我不怕打戰的,兵術我也習得不少,也許能幫上你們的忙。」

  「怎能讓妳上戰場呢?天乘,妳身體好多了嗎?」

  「嗯……相信我,雲髮哥哥,我不會成為你的累贅。」

  雲髮還是苦笑,然後削下一塊果子肉,遞給天乘吃。

  天乘看出雲髮那擔憂的神情,咬吞完果子肉後,她主動要求:「要不,我今天就把術法授予你吧!若你得了冥兵,天界與阿修羅勢均力敵,屆時就不怕了吧?」

 「妳說這話兒,妳父親聽到又該傷心了。」

  雲髮哥哥還是雲髮哥哥,永遠替人著想。

  天乘意志堅定地看著他:「我嫁與你,便是天界的人了,豈有不幫助天界的道理……」此時,雲髮只是猶豫了一下,便一手覆上天乘的手,他笑得更加溫柔……

  起初,天乘有點懷疑被復活的人,能不能習得了術,後來證明是自己多慮了,她完整得授抒雲髮「商吉婆尼」,而雲髮也順利的,成為了「生」與「死」的通道。

  此術,教與被教,都很耗精力,兩人都折謄完了,今夜就在一片樹林中早早睡去。

  不過,半夜時,雲髮先醒了過來,他感受到身體的變化,已深知打開「生死之道」是非常痛苦的事,可是天乘卻為了復活「雲髮」,短時間用了這麼多次。

  幸好雲髮死了,天乘從此不會再為人做傻事了。

  「雲髮」終於解開了偽裝,他原來就是賈安塔,是天帝與阿修羅舍質的長子。

  賈安塔憐惜地親吻天乘的額頭,然後他拿出一個圓型木盤,上面繪有一些顏色斑駁的術式花樣。

  賈安塔小聲地告訴天乘:「這是妳母親小的時候,畫給我作護身用的,我把它給妳。」他放在天乘的手裡。

  然後賈安塔站起來,雙手高舉施展了一個大陣,樹葉明明被強風吹響,但天乘卻睡得更沉。

  「在大地變祥和之前,就沉睡在地底吧,天乘……願妳能在夢中,與烏嘉蒂相見。」

  賈安塔將天乘藏於地底,這片樹林也一同被掩埋下去,地上現只留下一大片泥沙之景。

  賈安塔之後躲起來修行了一陣子,在他終可確信自己,已能掌握商吉婆尼之後,才加入了戰局,成為天界一方的曙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