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工匠之神的自白(一)(85)

Cynthea | 2021-06-27 18:15:24 | 巴幣 2 | 人氣 79


  太陽神蘇利耶迅速離開戰場,進入工匠神的領域,他從火馬上下來,他以為,當他不請自來,強行闖入巧妙天界時,必定會迎來工匠神的攻擊或阻攔。

  竟然什麼都沒有!

  蘇利耶自從上次帶走「娑羅妮」後,就再也沒踏入這兒。

  一想至此,他不禁想起,他那時把他與娑羅妮所生的雙胞胎也留在這兒,卻從沒來看過他們!

  「陀濕多!」蘇利耶仰頭大喊著:「你必知曉我已來此!給我滾出來!否則在破曉前,我就燒毀你的世界!」

  他對陀濕多的喊話,應是被此界的主人聽見了,半透明如水晶般的道路板浮現在他眼前,蘇利耶知道這也是陀濕多的作品,乍看是藝術品,也不知背後有什麼機關在。

  但他是太陽神,他不該有所畏懼,他踏上了第一個道路板,走沒多久,腳下的半透明板的機關就啟動,原來它會吸取靈力,讓他快速移到心裡所想的方向,蘇利耶大致弄清楚規則後,不再猶豫,往前一踏步,就來到的工匠神的居所前。

  蘇利耶大致環視四周,發現這裡均與從前一樣,沒有變化!

  他大手推開了大門,映在眼前的畫面也與從前相同,工匠神陀濕多埋首在器具堆中,專注鑄造神器的背影,一切真與從前一樣,未曾變過。

  如果當初沒殺了陀司西拉,他蘇利耶的生命中就不會出現「娑羅妮」、「魔龍弗栗多」……,就不必要找甘露,想必三大神也不會輕易讓「起死回生」落入現世……蘇利耶盯著陀濕多,不禁這樣想著。

  陀濕多顧著敲敲打打神器,回頭時明明瞥見蘇利耶也視若無睹,兩人一語不發約一刻鐘左右。

  「你又幫助了烏沙納斯。」蘇利耶放棄冷戰,畢竟他才是趕時間的那方。

  「是,也不是。」看起來,陀濕多還是分心留意著蘇利耶的一舉一動。

  「又是復仇?你這樣一再叛變,是不信我們真敢殺了你?」蘇利耶的語氣充滿冷意,因為他對陀濕多的所做所為已忍受到了極限。

  陀濕多停下鑄造的動作,聲音低低地回了一句:「你們這幫冷血的天神,從沒有親人血脈的概念……就連親生子的下落如何,你也從不過問二句……像你這種人,如何能理解我的恨!……我能活下去,只靠仇恨支撐,什麼背不背叛的,是你們看我有利用價值,便擅自把我歸成一類。我是工匠之神,我活下去只為製出天下第一的器具,不論為誰!」

  太陽神蘇利耶聽完,殺氣騰騰地慢慢走近他:「我今日便幫你解脫,送你上路。」

  「我死了,天神一方便會更加劣勢!我早已把烏沙納斯要求的武器送去!」陀濕多還是聲音低低的,沒有情緒,只是簡單說明現況。

  「說說看,你送了什麼給他?我再考慮一下……」蘇利耶這樣說,但已經開始凝聚力量,心中盤算著一舉消滅巧妙天界。

  陀濕多察覺後,默默看了對方一眼,再說:「烏沙納斯需要強大的靈力,我便做了能吸收他人靈力的器具給他。」

  「果然如此!」蘇利耶恍然大悟,原來阿修羅源源不絕的冥兵,果真是源自陀濕多之故。

  「還有其他遺言?」太陽神沒停下殺意,繼續聽著。

  「娑羅妮。」陀濕多突然提到她,這使太陽神心中大驚,表情轉為更加嚴肅可怖後,他恐嚇陀濕多盡快說下去。

  「選擇用一生復仇,是我的選擇……但我不該拖那孩子下水,她也是我可愛的孩子,曾經是無憂無慮地活著。」

  娑羅妮是雲之神女,她本不該沾染任何塵埃,明豔活潑地,在她的雲之國度裡生活下去……但她卻為了父親,選擇獨身向太陽神復仇。

  蘇利耶還記得初見她時,她全身裹著流金色紗麗,如曦光般在雲間悠步。

  「是你毀了她……」蘇利耶痛心著說,他深知娑羅妮再也回不去過去明媚的模樣。

  「遍照者,你愛她嗎?」這麼多年過去,蘇利耶早已是「太陽神」,而陀濕多還是只願喚他過去的稱號「遍照者」。

  「你到底要對我說什麼?」蘇利耶不肯回答。

  工匠神站了起來,他攤開手掌,一塊漆黑的物質在他手裡,又是被燒鑄成黑色的屍骨。

  「我把生命奉獻給匠藝之主(濕婆),只為能精益求精;在我充滿復仇之心時,我也向著造物之主大梵天,造出魔物;然而我在最為脆弱時,還是不自禁向著那羅延(毗濕奴)祈禱……我不是一個好信徒,三大神不過也是被我利用的道具罷了。」陀濕多說了一段自白,卻絲毫沒解釋他手裡的黑塊。

  蘇利耶不耐煩,揮手丟了一個光球,炸了他一個燒製的器爐。

  陀濕多看了一眼被燒毀的器爐,淡淡回一句:「你不用著急,很快你就會明白,你怎麼急也無用……天神與阿修羅一戰,根本對我接下要說的事,不值一提!」

  「喔?難不成你想說,娑羅妮比大戰還要重要?」蘇利耶等著他的解釋。

  「沒有錯,所以我希望你別參戰,回你的界去,好好照看她;否則就把她帶回我這兒。」陀濕多說得認真,眼神沒有滲雜絲毫謊言。

  「給我說清楚,陀濕多,如今天界的劣勢你也有份兒,又要我不參戰,怎麼聽也像是陰謀。」

  「是一個失控的陰謀!我是真沒料到會這樣啊……直到烏沙納斯真的帶回『起死回生』,我才真的相信,生死之間,是真能打破界限的!」陀濕多邊說邊皺死眉頭,看來相當苦惱。

  蘇利耶卻誤解了他的意思:「原來如此,你與他交易,烏沙納斯承諾會讓你兒子陀司西拉復活對吧?」

  陀濕多長吁一聲,後說:「我可是比誰都還早研究『死亡』的神,早在我兒子死之前,就秘密下了許多功夫研究。我能打造如生物一般的魔龍,卻如何也無法讓屍體完整復活如生前……因為我控制不了靈魂,死靈實在是脆弱,我便把主意動到了遠古神上,他們的靈魂,可遠比你我強大……烏沙納斯告訴我,他曾想召出一個遠古神明,哪怕只是碎片也好,卻元氣大傷,故他來找我,因為他知曉,我這個工匠之神,曾辦到了他的咒語辦不到的事。」

  「你是說弗栗多身上的靈魂,是哪個老祖宗的靈魂?」蘇利耶想起因陀羅揹上的深重的「殺梵罪業」。

  「不,我的弗栗多只能算是一個副產品而已,一個藉大梵天之手,造出的魔怪。」

  「你這該死的混帳,你是說,還有比弗栗多更難對付的怪物在?」蘇利耶瞬間頭皮發麻,懊悔之前手下留情,竟沒一刀殺了陀濕多!

  陀濕多不否認,他再說:「別誤會我的意思,那個怪物並不在阿修羅手中,我答應烏沙納斯的請求,不過是……為了要向烏沙納斯取得足夠的阿修羅的屍骨,一方面想折磨因陀羅,另一方面是,我想解救我的女兒娑羅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