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純色水仙(60)

Cynthea | 2021-02-09 19:45:17


  當祭主仙人再度收到阿修羅的消息後他立刻趕往天帝的所在處,見天帝又在與某個妃子摟抱嬉鬧,他只好咳嗽一聲,引起注意。

  因陀羅頗不耐煩,但還是回頭望了一眼祭主仙人,而他懷中的妃子就識趣地先離開,祭主仙人馬上對他說:「天帝,想必你已知,最近士兵們捕獲了不少阿修羅。我們不得不防。」

  因陀羅搔了頭,不耐煩地回答導師:「不少阿修羅?那些阿修羅豬仔一下子就被擊殺,個個弱不禁風的,我看是走投無路才自投羅網。老師你會不會太過緊張了?」

  祭主仙人再說:「你沒聽士兵的回報嗎?那些『豬仔』他們身上都有奇怪的符號,我翻閱各種文獻後,仍未在任何地方看過,我不得不猜測,這事跟蘇羯羅(烏沙納斯)有關……他必是得到起死回生咒了!一定是的。」

  因陀羅並沒多在意老師的話,他雙手交叉在前,背向後靠,若無其事地回答:「若那叛徒真拿到這麼厲害的咒,怎不快出來決一死戰呢?只派些沒用的小兵,我這個天界之主、宇宙之主好久沒活動筋骨了,出來讓我運動一下也好!」

  祭主仙人早已習慣天帝的態度,他說下去:「我當初在天后因陀羅尼的女兒身上,設下一個咒,只要烏沙納斯動手殺了她,她的體內的咒術會反噬他,就算殺不了他,應也能傷他幾分……我推斷,這幾年的平靜,就是烏沙納斯在養傷,現在他傷快好了,於是就有動靜。」

  因陀羅嘆口氣,閉眼一會兒立刻就說:「別提賈衍蒂了,你若不放心烏沙納斯,就再多研究那些詭異的符號吧……他們的屍體全都讓人扛去你那兒,總行了吧?」他與老師的交談到此為止,因為天帝的屬下又來通報發現阿修羅的蹤跡。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至那個通報上時,從因陀羅身上爬下的黑線,又悄悄隱沒至牆角,慢慢爬回它主人身邊。

=======================================================================================

  今天收到天后的傳喚祭主仙人之妻-塔拉再度踏入天宮後院的花園,幾日前天界按例舉行了一場大祭,兩人當時久暐地交談,塔拉覺得因陀羅尼天后的女人風韻更勝從前,她猜想可能與天帝的寵愛有關。

  「塔拉,之前我懷著賈安塔時,幸好有妳的照顧,否則我一個人,又是頭胎,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呢。」天后笑得嬌艷如花,個性宛如變了一個人。

  「我不過是做應盡的本份,天后福澤深厚,要管理這麼大的後宮,想必您已相當得心應手了。」塔拉偶爾會從其他高階家眷聽見舍質的事,她深知她的手腕厲害,從前的忍耐與蟄伏,只不過是她不想做而已。

  這時舍質突然伸手,說塔拉的頭飾有些歪,幫她整了整。

  自那之後,舍質時不時會請塔拉來她的花園一聚,請塔拉幫她整頓她心愛的花園,因為舍質不滿意天宮裡的任何一位園師。

  「還是妳懂我的品味,塔拉。」舍質表達她的滿意,如今天界裡能隨意使喚祭主仙人之妻來做花園整理的,大概也只有天后,仗著天帝的恩典,祭主仙人也不敢說什麼,反正也不是去什麼不得體的地方,正好塔拉進宮,也算在丈夫的眼皮底下行動,故祭主仙人也不反對。

  舍質摸向一旁沾上露水的白色團花,一臉懷念地告訴塔拉:「我想天界裡,大概無人像妳我一樣,懂得欣賞白色的美好,阿修羅界也不喜白色之物,我小時候也是……但那一年,我看著我母親遺身,被全阿修羅王宮裡最純白的茉莉花,大片大片的蓋住時,我忽然覺得,白花很美……」

  塔拉安靜聽完舍質的故事,天后還對她分享她其他小時候的事,塔拉始終不插嘴,只是安靜聽著。

  「其實在阿修羅界,要找到白花還挺不容易的,有些人看到白色,就聯想到天神的戰袍,想到天神兵將在戰場上的冷血無情,若被他們看到這大片的花,怕也是要被踩個爛兒吧?」舍質露出憐憫花的神情,勾眼望了塔拉一眼。

  「天界裡誰都說,阿修羅沒有修養,好似我們全是野蠻之群,我們光要活下去,即已耗盡心力,細致的文化是要民豐物足才能培養的……比方賞月好了,月神即位前,我們只當月是夜裡的明火,後來,月被天神抬高地位,靈魂從而被月神吸收,從此,我們與月也是敵人,不過,我們猜想,朔日時月神會見不到我們的行動,不曉得真是如此嗎?塔拉。」

  塔拉瞬間藏起聽到月神名字的驚訝,故作鎮定回道:「下次,天后應該親自問問錢德拉大人。」

  塔拉表情的變化全都落入舍質眼底,她也裝沒看見,告訴塔拉:「可惜,天帝從不讓我跟高階男神談話,連眼神對上也不行,是防著我阿修羅的身分呢。」她刻意笑著回頭看了那些身後的婢女們一眼,示意自己其實是被監看的。

========================================================================

  塔拉心驚膽顫地回到家裡,頭痛地拿出房裡檀木櫃中的金薄荷油,手指抹上些就往腦門塗上。

  陪天后講話是很費神的工作,因陀羅尼天后,她覺得天后總是說出充滿影射的話,讓她聯想浮篇,可是天后看起來又是什麼都不可能知道的樣子……

  門開了,一個平常跟著祭主仙人的僕從進來,稟告今夜祭主仙人不回來,因為阿修羅的事情又有其他進展。

  「知道了。」塔拉默默看著僕從退出她的房間,她對這個丈夫,已經除了恩情之外再無其他想法,尤其在聽完錢德拉痛訴祭主仙人想謀害他後,她的內心開始對丈夫產生厭惡,只是她從不敢表現出來,她擔心丈夫會把怒氣發在錢德拉身上。

  於是,塔拉與錢德拉的幽會,變得更加小心翼翼,上次他們還去塔拉誕生的池邊賞水仙……

  水仙花也是純白色的,只是天界少有,天后的花園也有,放在最小的一方池,看來天后雖喜白花,卻獨衷茉莉與橙花,水仙大概也不得天后所喜吧……塔拉輕嘆一口氣,她有時會心煩,若是沒有這個肉身,她就能每天無憂無慮地飛舞在水仙花旁,過上無拘無束的舒心日子。

  若是沒有錢德拉的幫助,她的出生之地,父親河神怕是早已乾涸……

  想至此,她不免神思飄遠,想著那些重新活動的阿修羅士兵,在經過那兒時,會不會手下留情?

  是她想太多了嗎?塔拉內心忽然起了一陣強烈的翻騰,沒多久她就決定在夜裡悄悄去探望河神,且沒有告知任何人。

  翌日,當僕從準備進房去服侍女主人時,發現房間內空無一人,四處尋找也是,一日過去也沒下落後,祭主仙人才從僕人那得到這個消息。

54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