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調虎離山(84)

Cynthea | 2021-06-20 17:13:49 | 巴幣 2 | 人氣 63


  海神伐樓那不慎中了敵人的埋伏,他用盡他僅剩的法力,用洪水沖退了一撥又一撥敵軍,遲遲等不來其他的援軍,一個不注意,他被人趁機用「釘骨術」封住了身體,只能癱倒在地……千鈞一髮之際,有人忽然為他擊退了眼前揮刀而來的敵人,救了他一命。

  「天帝……」恍惚之際,伐樓那誤認了那個為他殺敵救他的身影,當遲來的援軍扶起海神時,他才知曉,那是賈安塔殿下……

  一個不受注意的王子,外表神似因陀羅,當初被天帝逐出天界後,再無人有他的消息。

  如今他肯回來為天界而戰?這還不是最令人吃驚的,賈安塔在眾神面前,施展一招無人見過的術式,那些被他砍殺的敵人屍體,竟全都動了起來。

  「商吉婆尼!」天神一方上下都無人能使的「起死回生術」,就那樣被展現在眾目睽睽之下。

  而且賈安塔的冥兵全是為提婆族而戰的,正好與阿修羅的冥兵相抗衡之。

  「賈安塔殿下,萬歲!」賈安塔的出現,大大振奮了提婆軍原先低迷的士氣。

  今天一戰,雖勝負難解,至少天神一方終止連敗,守住了天界最後防線。

  夜裡,眾將士為賈安塔喝采,有人記得,當初乃是因陀羅命令賈安塔去盜取「起死回生咒」的,誰都知道,那其實是讓王子有去無回的一個藉口罷了。

  誰知賈安塔真能辦到!

  祭主仙人接獲戰報後,急忙趕來戰場上,他向眾將士確認了戰報無誤後,親自走到賈安塔身邊,兩人相望那刻,過往一切盡在眼前,祭主仙人先是收起過去的正經嚴肅表情,主動高舉賈安塔的手,向眾人宣布:「提婆族的英雄,為天界王子賈安塔歡呼!」這一刻,兩人的心中都如釋重負。

  大約是這件事過去幾天後,賴在天宮避戰的天帝因陀羅,終於聽說了賈安塔的事。

  全天界也只有他,聽到這個消息是臉色鐵青一片的……

  「因陀羅尼(舍質),妳聽見了嗎?他們稱賈安塔那小子為戰神!」因陀羅的語氣中充滿不敢置信。

  舍質對他的心態了然於心,表面敷衍著:「是你讓他去偷法術的,他不過是執行你的命令罷了……」

  「但老子沒叫他去當『戰神!』」他吼了出來,相當不滿風頭被兒子壓過。

  因陀羅終於鬆開了舍質的腰,撇下舍質走出去,他滿臉怒氣,無人敢攔敢問,因陀羅瞬間就著裝好戰袍,喚人去把他的「愛羅婆多」牽來。

  三頭白象愛羅婆多,是當年眾神與阿修羅攪乳海時,攪出的靈獸之一,在天地的見證下,他屬於因陀羅,成為他的標誌之一。

  天帝騎上白象,神聖的靈獸馬上發出震動天地的象鳴聲,象徵牠只被夠資格的英雄馴服,而牠會為牠的主人踏平任何阻礙。

  舍質聽見象叫,走到最近的廊邊往那方向看去,因陀羅正好駕象飛奔離開。

  舍質望見後,只語帶諷刺地喃喃自言一句:「英雄因陀羅……」她皺上眉頭,心中氣憤,卻依然保持怒而不動,她知道她還要很久以後,才能復仇。

=======================================================
  因陀羅離天宮後的某一夜,天城尚平安無事,戰士們仍未歸來,卻也仍沒有任何不幸的戰事傳來,久而之久,大家內心不再像過去那麼忐忑,日子平安,警戒跟著鬆懈。

  「今夜,我做了點心,拿去分給那些女眷吧,前陣子大家心裡都過得太苦,吃些甜食也好舒緩心情。」侍女接過舍質交下的竹籃,她好奇地窺探了籃中物,是一塊塊貼上銀箔的白色菱形糕點,過去天宮裡從未見過,難不成是阿修羅式的點心?……

  「快去吧。」舍質出聲催促了侍女。

  「是。」

  侍女換上外出服,頭履上披巾,走出宮外時,送點心的侍女忍不住偷嚐了一塊點心,原來銀白的點心是用牛奶加腰果製成,香潤甜口,配上華麗的銀箔點綴,果然是地位崇高的女眷才嚐得起的。

  侍女抿了抿雙唇,心中不斷回味著它的滋味,便一路放心地為天后跑腿去了。

==========================================================
  塔拉被祭主仙人禁足在房裡,家中的僕人親自把天后賞賜的點心送到房裡後,就退了出去。

  塔拉緩緩從窗邊回神,走到那盤點心旁,看著幾塊樣式奇異的銀色點心,心中不免又泛苦處。

  「錢德拉……」塔拉又落下淚,此刻她邊撫著腹中,一邊試著要自己平靜。

  她沒動那盤點心,回頭又走到窗邊,她癡盯著高掛夜空的銀月,此時的窗櫺猶如牢門般,隔開了她與銀月。

  回想當初,他們對彼此許下的約定……

  「倘若此番幫助天神,仍不能讓他們原諒你的過錯,錢德拉……你我又該如何是好?

  「吾愛,若真如此,我依然會含笑面對死亡,起碼,我知道妳的心只在我身上。」

  「喔,吾愛,若真如此,我只會隨你而去……

  明明那時說好,要一起回到天神這兒的,錢德拉,明明說好,最糟的情況是死在一塊兒的……

  錢德拉,我從不怕死,但你為何還不回來?

  為什麼要繼續幫卑鄙的阿修羅?

  難道你不在乎我了嗎?

  我天天等你、天天盼你歸來與我解釋……

  塔拉在淚海中,忽覺似有微弱的笛聲悠揚而起,她止泣緩步尋聲而去,音樂似乎是從那盤送來的糕點而來。

  惟塔拉一碰到糕點時,聲音嘎然而止,她一度以為是幻聽,盯著這盤銀色的食物,讓她情思泛濫,她還是拿起嚼了一口,淚水再度流下,她根本食不知味。

  下一瞬間,她聽到的是被鐵鍊與木板釘死的陽台大門,被一個沉重的聲音敲擊,她心一驚趕緊跑到最近釘死的窗戶,從縫外瞧見,她不會認錯的!

  「錢德拉!」塔拉叫出來,因為她看到月神正努力地破壞那些阻礙,明顯是來救他的。

  只是他用的動靜很大,用不了多久,家裡其他人會發現,然後一切就白費了!

  塔拉拚命想阻止錢德拉,無奈她的聲音尚傳不到月神那,隨著大門的封印越被破壞,塔拉想見到錢德拉的心,也越跳越快。

  終於,那個被封死的陽台又再一次與房內暢通,熟悉的銀色神子立在夜色下,還是那麼耀眼。

  久暐的重逢,兩人立刻緊緊相依,什麼話也說不出……只是,沒過多久,陶醉在喜悅裡的塔拉,被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驚回到現實。

  阿修羅的冥兵,今晚突襲了王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