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再叛變(一)(74)

Cynthea | 2021-05-29 22:00:51 | 巴幣 6 | 人氣 94


  靜謐的夜裡,又是碧綠的湖邊,月神錢德拉吹奏笛子,笛聲悠揚美妙,觀眾卻只有一個,月神也只願吹奏給她聽。

  笛音似游魚般,不時在空中靈動變化,在那唯一的聽笛者的身邊不斷迴旋盤繞,為的就是討她歡心。

  大約是終於發現聽笛者根本無心聽吹奏,吹奏提早結束,停頓在曲子的一半。

  果然。

  塔拉失神地望著湖面,根本不在意笛聲已止,錢德拉看著她發愣的樣子,終究還是出聲叫了她。

  回神後的塔拉輕嘆口氣,輕啟雙唇:「我在擔心天界。」

  月神一聽,知道這話題不會輕易結束,但他不想再像過去幾個月一樣與塔拉吵架,他要珍惜兩人相處的時光。

  「我已承諾過,吾愛,我有阻止阿修羅再對天界進犯。真的。」月神說。

  「僅是如此,真能阻止阿修羅的野心嗎?吾愛錢德拉,你我本不該相戀,現在竟因你荒唐的願望,讓天界許多人家破人亡,我身為天界國師之妻,怎能心安理得?」

  「別提這個,塔拉,我不想再跟妳吵……」

  事實上,塔拉是在幾個月前知道事實真相,自那之後,塔拉經常激動地要求月神放她走,她要去向天界死去的人贖罪;月神本來好好解釋,他先困住塔拉的行動,奈何百般勸說之後,還是無法說服塔拉,兩人爭執不下,塔拉甚至不惜刺傷月神也要逃跑,這讓月神感到氣憤,他粗暴地對待她,並把她綁到牆上……沒多久,塔拉露出痛苦的表情,那不只是悲傷,而是身體上有劇烈疼痛才會有的表情。

  瞬間,月神不忍心釋放了塔拉,檢查她身上的傷勢……一片鮮血在她的裙上漫開,那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就因這個意外流掉了。

  月神很自責那次的意外,不過塔拉事後從未再提到孩子,只是滿口擔心天界的情況,情緒變得不太穩定,從此,他不敢再刺激塔拉,不斷想出很多方法,想取悅他心愛的女人。

  月神不清楚究竟是誰讓塔拉知道天界的消息的,塔拉也不肯說,他只好加強「保護(困鎖)」塔拉的結界。

  「錢德拉,我死不足惜,只願你能顧惜你的族人……」塔拉再次流淚,她的自責感太深,讓她無法抓住幸福,也無法再面對眼前這個,為了她背叛親族的愛人。

  又是這個樣子,妳再次背對我了,塔拉……
====================================================================
  「偉大的國師,按照你的計畫,阿修羅一族,還要再忍上多久時日,才能回到往日榮耀?」大臣又在朝堂上問起。

  烏沙納斯心裡清楚,太多阿修羅以為自己是佔上風,故才這般按耐不住。

  「我們的人,跟過去相比,不過十一,諸位是太久沒上戰場了吧?天神可不是這樣好對付的,把他們逼死,恐怕我們只會兩敗俱傷。」站在國師那方的人,試圖辯解。

  「我們有天帝,這還不夠當個籌碼嗎?」有人問。

  「依祭主仙人的想法,讓天帝易主也不是不可能,前幾日不就有人來報,祭主仙人一直想聯絡太陽神?只是太陽神那小子大概怕事,避人不見!」國師那方有人回答。

  爭執不休的政治朝堂,還不如從前同甘共苦的義氣呢!

  有些人天天見這無意義的畫面,已經厭煩。

  「不論天帝誰當都好!凡正我們有『商吉婆尼』,怕他來幾個天神,事成之後,天下之主就是阿修羅了!」主戰派蠢蠢欲動。

  「一幫蠢貨!你們沒見到老師之前大量使用法術後,修養了好長的時日嗎?『商吉婆尼』除老師外,無人能使,若老師的身體負荷不了,我們往後還拿什麼跟提婆族鬥?」

  下朝之後,牛節王照例試圖想說服烏沙納斯,牛節王說自己必須扛起阿修羅族的榮耀,他寧可戰死沙場也不能再畏縮下去!

  「陛下,您死之後,能取代您的人,多著是。」烏沙納斯挑明了態度,同樣毫不退讓,在場的人聽見了,以為牛節王會暴跳如雷,結果牛節王只是瞪圓了大眼,一句話也不敢懟。
==================================================================
  「難道真讓祭主仙人的毒藥控制住了?烏沙納斯。」月神偽裝成阿修羅蘇摩,神態自若,在烏沙納斯的房裡喝著酒。此時房中只有他們兩人。

  「笑話,那點程度的毒,前些日子我就解開了!我在等什麼,他們不懂,難道連你也不明白?」烏沙納斯一邊處理國事,一邊回與月神談話。

  「阿修羅王真愚蠢,沒人發現現在阿修羅根本沒法打嗎?本來這片土地就很貧瘠,作物欠收外,人丁根本也不夠,要是把能上戰場的,全叫去打,那誰來守這塊地?」月神點出問題。

  「就是因為日子苦,那幫人以為只要打出去了,日子從此會好過……我看這消息也是天界派人來放的,毗訶婆提(祭主仙人)大約也是希望我們能內訌;若是我主戰,那他必想盡辦法讓不戰的聲音站出來。」烏沙納斯評價他的對手很瞭解他。

  「那他鐵定是更希望你不戰了,聽說這裡不曾下過雨,你們先前到處盜糧、盜水的事大概被發現了,太陽感覺也比天界熱上許多,我與蘇利耶與生主發過誓,不能隨意違背自然運行,否則會揹上惡業……但蘇利耶加大熱度是可能的,阿修羅的秘密藏身地果然被發現了……酒也變難喝。」月神倒盡杯中,放下酒杯時,烏沙納斯看了他一眼。

  「聽你口氣是……想再背叛一次嗎?蘇摩大人。」

  「為了什麼?」月神表情有些好笑地回看他。

  兩人眼神一對,反倒讓烏沙納斯笑了出來,他只是開個玩笑:「為了打發時間,你是荒唐之神,也許你會想回到戰場,或是親手殺了毗訶婆提?」

  「殺了他?我從沒想過……我只想報復他。」月神當然記得祭主仙人想殺他,但他卻不想殺他,因為性命並非祭主仙人最在意的。

  烏沙納斯也清楚祭主仙人的弱點,故他幫助了月神,想看祭主仙人名譽掃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