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苦行者(61)

Cynthea | 2021-02-17 18:22:04


  祭主仙人與死去的前妻,生下大兒子婆羅舵遮與小兒子雲髮。

  婆羅舵遮不是武將,他是個天生的學者,不但好學且擅長整理古代散落的經文,包含梵天所傳的知識吠陀,當時尚未有人整理成冊,為讓能知識更為廣播,他長期關在聖廟中整理與編撰這些知識。

  雲髮同他的兄長一樣,也是個外形偏瘦弱的書生,喜讀經文與法典,與兄長不同的是,他喜歡把時間留給「學習」多一些,四處在天界發掘他沒聽過的事與學問,再一一學會它們。

  那天,一樣在天界四處遊歷的他突然盯著天空翱翔的大鳥思考,他想著某些天神施術也會飛,或是駕著神器或異獸飛行,但這些正在空中的鳥禽是如何知曉,它該怎麼飛,該往何處飛的?

  他邊想著,邊施下術,就讓身體跟著大鳥飛行了一陣子,他後來才知道,大鳥在空中盤旋時,大多是在找尋獵物,所以他悟到一個結果:鳥禽的飛行是靠著本能驅使的。

  雲髮有些明白牠們飛翔的道理後,就停下跟著鳥兒,他又回到地面,抬頭望著大鳥盤旋在天,又想著蒼天對飛禽的溫柔,明明只是個脆弱物種,卻能靠著生理構造適應改變生存環境,許是梵父對祂的孩子們的親切?

  雲髮收回他的注意,繼續往西行,今天他特想看看日落之處的入口,打算跟著太陽神的日輪車去一探究竟……

  他以為他能算準時間抵達,不料,今日太陽提前日落,在趕到日落之處前,入口就已關上,雲髮失望地嘆口氣,如今也只能等待下次機會,當他放棄想回頭時,在不遠處見到一個人。

  「你也是想來看日落的嗎?」雲髮看著對方是個留著長鬍鬚的修行者打扮,也是一眼注視著前方,於是主動上前問候。

  「不,只是碰巧到此,想說很久沒看了,想打個招呼罷了。」修行者一臉親切,雙手禮敬雲髮回以問候,雲髮此時以為對方定是個良善之人。

  「我是祭主仙人之子,我叫做雲髮,閣下是哪位神?」雲髮感覺他的氣息,應也是提婆族,故已完全放下警戒。

  「我是恰爾,早已放棄神位,現在在流浪修行。」那人回答。

  雲髮有點好奇對方身上的異樣之處,追問下去:「恰爾是……苦行者嗎?」他看到恰爾身上的傷痕,衣袍上的灰燼,還有乾瘦的臉頰,這讓他突然想起以前看經書上說過的苦行。

  恰爾對他笑了,他回答:「沒想到,像你這樣年輕的神明,會知道『苦行者』,不錯,我的修行就是苦行。」

  這下雲髮對他產生更多好奇,仍不住再問:「為何一定要苦行,法力的修練可以靠天地之力獲得,經書上也有很多強大的咒語……」

  「你說的那些,都只是枷鎖般的存在,學得越多,並非讓你更加自由自在,我相信,唯有通過身心上的痛苦,才能一層層卸下鎖,達到真正大自在的境界。」恰爾回答完,恭敬地想告辭,雲髮聽完他的道理有些愣住,他從未聽過這樣的道理。

  想了一會兒,他忽然覺得,恰爾說的道理,說不定就是他一直苦尋的東西……

  「恰爾大人!請您等等,請您停步聽我一言,我雖熟悉世上所有經文,卻仍無法真正理解宇宙的道理,我以為只要看得越多,想得越多,我就能越明白,沒想到四處遊歷至今,我卻越想越不明白……我想要明白真理,明白我一直在找的道理,請您幫幫我。」雲髮說完原由,恰爾有些苦惱地想了一下,後來還是答應。

  兩人從此為師徒,依然四處流浪,與雲髮先前的遊歷不同的是,恰爾除了起居都是在極其嚴苛的環境外,天氣涼了,會刻意卸下衣袍,太陽大了,就會裹上厚重的布料,他說,唯有如此,才能學會放下身外的束縛。

  雲髮從未見過這樣的修行,為了獲得真理,他一一照做,幾年功夫過去,他的身形也變得乾瘦,只是他的意志力卻比從前更堅定,後來他不再有旺盛的好奇心去東張西望稀奇之事,只想專心進行更嚴格的修行,盡快往「大自在的境界」更進一步,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我們不必去看,去想,雲髮,只要擺脫枷鎖,自然會明白,因為我們本是與祂們是一體的,我們只需要努力回歸『梵』,天下萬物種種,不過是一個道理。」師父恰爾總是這樣告訴他,雲髮漸漸能體會。

  「那羅延(毗濕奴)大神為我們備好萬全一切,沒想到,竟成了困住我們的枷鎖嗎?老師。」雲髮說。

  「祂的職責是令宇宙運行,若無被困住的生靈,祂要如何運行世界?」

  「一切從無開始,必也終結在無,那羅延代表的,原來僅是過程……我好像明白了,老師。」雲髮說。

  「不,你不明白,那羅延是開始,也是結束,祂們全是宇宙定律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恰爾糾正他。

  「老師,您說的祂們,指的是梵父(梵天)、那羅延,還有大天(濕婆)嗎?」雲髮問。

  「祂們是不可分割的一件事,是一,也是無……」

  「我記得老師曾說過,您的主神是摩訶大天(偉大的天神),原來指的是濕婆神嗎?原來如此……」雲髮頗驚訝,因為甚少聽過神明視濕婆為主神,大部分皆崇拜毗濕奴或梵天。

  「苦行大法,就是由大天傳授下來,祂助眾生靈脫離束縛,回到梵的意識裡。」恰爾補充。

  「我聽說……濕婆也是死者的主宰,天神死了,若是到祂那裡,會被吃掉,其他生物,有的會被打入輪迴道……所以提婆族都很畏懼祂。」雲髮想起過去,當他生母死去(天人五衰)時,祭主仙人告訴過他濕婆的事。

  恰爾沉默不答,好似在嘆氣,雲髮以為師父在生氣,趕緊安撫他。

  「雲髮。」恰爾喚他的名字。

  「老師,您有話就直說吧。」

  「我想去你家看看,興許,我也能見見其他人……帶我過去吧,孩子。」

================================================================================
  天界的王城出現異常大的騷動,那場騷動蔓延到輝煌的天宮裡,上下頓時一片混亂,所有人四處逃竄……士兵們用武力守衛不了王宮,高位天神使出神力、法術,似乎也無法完全阻止,只能替人爭取逃跑的時間。

  「他們竟然死不完。」火神阿耆尼放火燒向敵人,效果有限,沒被完全燒成灰燼前,敵人就還有攻擊能力。

  「天帝!」祭主仙人聽到消息,立刻停下找尋失蹤的妻子-塔拉,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天宮。

  「老師,這麼重要的時候,你到底上哪去了!我的王宮快被……」因陀羅怒吼,祭主仙人插嘴道:「是起死回生咒,是蘇羯羅(烏沙納斯)那小人做的,敵人全都是被我們砍殺的阿修羅,他們復活了。」

  這個壞消息傳開時,因陀羅本還不信,但當導師親口證實後,因陀羅不禁背冒冷汗,他不明白道:「那些人復活就復活,生前也就那點能耐,為何我的人會打不過復活的他們?」

  「一定是起死回生咒給了他們強大的力量,在摸清底細前,我無法下結論。」祭主仙人莫可奈何。

  因陀羅見導師沒有主意,忍不下氣憤,原地大聲咆哮,召喚出武器雷杵,天雷轟隆作響,他以天雷之尊的身份開口:「既然那些阿修羅豬仔,想再找死一次,老子我也很久沒活動筋骨了,當我運動完後,只怕老師你都還沒探究出個道理!」天帝衝了出去,天上隨即降下一道巨雷,那是比從前斬殺弗栗多還要強的實力,面對這群飲下甘露過的天神們,任誰來看,起死回生咒再強,敵方都不可能有勝算……可惜,那是因為天神們都低估了「起死回生咒」的威力。

57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