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天界導師之妻(87)

Cynthea | 2021-07-03 16:53:36 | 巴幣 2 | 人氣 58


  「天帝因陀羅萬歲!」夜裡,天神眾將士們圍繞在營火邊,正歡聲歌舞地慶祝連續多日的勝利。

  提婆天神找回了往日的榮光,冥兵的問題因賈安塔王子而出現轉機,再來就是天帝因陀羅,終於肯回到屬於他的戰場,雷鳴大響之際,阿修羅兵敗如山倒。

  「大約要不了多久,這場戰就結束了,老師,要不要乾脆殺到金星小廝的老窩,一網打盡?」水神問著默默坐在席上的祭主仙人。

  「千萬不可,這幾天有點太順利了,冥兵雖然在,但數量明顯與前些日子比少上許多……我怕……」祭主仙人還沒說完,話就被喝醉的天帝打斷:「怕個老半天,結果還不是沒有主意?我看老師你的膽識簡直無法跟他(烏沙納斯)比!」因陀羅停下話,繼續飲盡甕中剩下的酒。

  火神出面打圓場:「老師也是在試想其他可能性……天帝勿惱,我看賈安塔王子好像在與誰拚酒呢,大家都傳,說賈安塔的酒量與你比,不知誰更好些呢?」

  因陀羅聽到賈安塔,馬上轉移目標,直叫嚷著:「老子不能被比下去!」他話一說完,就轉頭去找賈安塔拚酒了。

  祭主仙人望著那種模樣的天帝,沉重地嘆口氣,他深知因陀羅還在氣他,才會常懟他跟找他碴。

  這樣下去,天界之主再也不會聽他這個國師的建議行事,於天界而言真是禍事啊……

  個性善解人意的火神阿耆尼,大約是猜出天帝與導師間的尷尬,他試著寬慰祭主仙人。

  祭主仙人朝火神揮揮手,他不想與人談此事,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戰事。

  水神突然談起往事:「從前大戰也沒少打過,卻不像這次這麼難打,看看留下來的人,也越來越少了……長生不老的甘露,帶給我們永生,有時看著身邊的人(未飲甘露者)一個個離去,反讓我覺得內心寂寞。」

  水神一番話,使在場有飲甘露者皆面面相覷,所有人的眼神有意無意地瞄向四周,眾將士中還有些人沒飲過甘露,那些神位低的、沒有家世或功勛依靠的;慎重考量後,甘露還是只歸高層人士專有。

  「我昨日見到一個冥兵,用的『材料』還是我們的人,那傢伙我認得,是因為家世才勉強得到甘露資格,那玩意兒可難打了,我們戰力強的,不易被戰死;戰力不夠的,有可能是為虎作倀啊!」水神說出大家的心聲,儘管殘忍,但為了大局著想,也只能冷眼看著身邊的某些人,逐漸減少。

  火神接著繼續說:「也有些人,明明飲下甘露,現在卻不肯與我們同心作戰啊……老師,蘇利耶一點消息也無?」

  祭主仙人微點頭,他也不明白蘇利耶的意圖,明明他有著與因陀羅匹敵的戰力,怎何會不告而別?

  「那錢德拉呢?」水神開口追問,月神沒死去當間諜的事,大伙早已知曉;不過,月神扮演間諜似乎有點演過頭了,大家心裡充滿了疑問。

  一提到月神,祭主仙人的表情微微變了,幾秒後他還是強忍個人情緒,淡淡回答:「是叛徒。」

  祭主仙人說得如此肯定,大家反而有相不敢置信,火神本想為月神說點什麼,畢竟是多年的戰友,月神只是個性與眾不同些罷了……

  此時有一緊急軍情來報,祭主仙人站出列,以為是烏沙納斯傳來的消息,結果竟是王城……

  祭主仙人看完消息,抓著信卷手不斷發抖,他抬頭看著等待消息的大家,臉色氣得脹紅,心中的氣焰再也壓不下去:「該死的叛徒竟然回頭屠了王城!」

===========================================================
  誰也想不到,阿修羅的冥兵竟會在今夜突襲天界王城……

  戒備鬆懈的王宮一下子哀鴻遍野,死傷慘重。

  還有一大群人被俘虜,其中多是王族女眷,聽說這是烏沙納斯的命令。

  「為什麼,錢德拉!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塔拉一路哭喊,而月神卻充而不聞,硬是拖著塔拉上他的戰車,月神的座騎是巨角羚羊獸。

  他心愛的羚羊獸見到主人時,還望向塔拉叫了一聲,與主人心意相通,牠知道那是主人的珍寶。

  塔拉被強推上了戰車,錢德拉二話不說拉著韁繩,靈獸一躍奔向夜空中,塔拉一手支著身體,面露膽怯地往下方看去,眼下的景象果然是她的惡夢。

  惡火在百姓的家肆虐,那群如木偶般卻動作迅速的冥兵瘋狂殺戮,人們逃竄不及,一陣陣此起彼落的尖叫……

  塔拉驚訝地摀住嘴,因為她還看到了,阿修羅士兵凌虐毫無反擊之力的人的畫面。

  明明他們都不是士兵,只是普通的小神而已……阿修羅卻一個也不肯放過?

  一手駕駛戰車,月神微微瞥見塔拉的反應,他對她說:「過去提婆族亦是對他們如此……」

  「提婆族?你竟然說得如此無關緊要?錢德拉,你身為提婆族的將士,竟然幫助敵人對付親族!」塔拉氣得眼裡佈滿血絲,她覺得身旁的人好陌生、好冷血。

  月神不與塔拉爭辯,為防她跳下車,他還騰出一手抓著她,塔拉卻不斷反抗,此時月神大吼一聲:「妳知道,我本可以打暈妳!卻只因我不忍心,別逼我,塔拉!」

  塔拉再也無法保持冷靜,她大聲激動地質問他:「你不忍心打暈我,卻忍心把自己的親族置於死地,錢德拉,你仔細看看那些無辜的人,你為什麼要縱由他們這麼做?」

  「因為從此以後,我便要以阿修羅的身分活下去!妳也是!我要娶妳,塔拉!唯有如此,妳肚子裡的孩子才會屬於我,月神錢德拉!」月神對塔拉說出自己的理由,一個再單純不過的理由,卻讓塔拉急得痛罵他:「愚蠢至極!」

  不論塔拉如何掙扎,還是掙脫不了月神強而有力的手掌,兩人的力量懸殊,簡直以卵擊石!

  「我已是是別人的正妻,豈有再嫁的道理!我與我肚裡的孩子都不屬於你!我們屬於我的丈夫木星之主-毗訶波提(祭主仙人)。」塔拉的宣言,不讓月神有所動搖,他還是死抓著她,一路駕往前方。

  塔拉撼動不了月神半分,她失神回望著逐漸遠去的王城,烽火連天,慘叫不斷……漸漸的,她快聽不見人民的號叫,卻換她開始哭了出來,她深知是自己害那些人枉死的,諷刺的是,她還是國師的妻子,卻成了族裡的罪人!

  「烏沙納斯在找他的女兒,所以女眷會留下,尤其是王族女子……」月神想說點安慰的話,也只有這些了。

  塔拉還是一直抽抽噎噎,她還伸手撫著肚子,她很想帶上孩子一死了之……她懷孕的事,還是祭主仙人告訴她的。

  祭主仙人很生氣,用許多污穢的言語衝向她……可是,最後祭主仙人沒殺了她,甚至願意讓她把孩子留下,他說,名義上,那也是他們的孩子……祭主仙人不是一個好丈夫,卻仍可願意給她贖罪的機會?

  塔拉現在想明白了,她此生都在應了祭主仙人的心願,當初他擺祭祀向河神許下的,就是得到一個合適他的妻子,塔拉會滿足她丈夫的所有心願,這是她的本能!

  故她的心在誰身上,根本無關緊要!

  「蘇摩,你還記得你總希望我能叫你這個名字嗎?」塔拉忽然平靜下來,悠悠開口。

  「因為『錢德拉』會讓我想起,那些月神該負的責任……現在提這個,有意義嗎?」月神看著前方,淡淡回應她,他想把塔拉帶到一個新的領域,是他這段日子,特意為了兩人新生活打造的家。

  因為塔拉放棄抵抗的原因,月神也漸漸鬆了力道,他靜靜聽她說話:「從前與你一起釀酒、吟詩、嘻戲,真的好快樂,常讓我忘了,所有在婚姻裡的失落感……現在我才懂,蘇摩·錢德拉瑪(月神的稱號),我愛你,同時也我也該用另一種方式,愛著我丈夫……」塔拉還未說完,突然反身抱住月神,月神以為塔拉要攻擊他,身體差點反射性回擊之,幸好,理智上來得及告訴自己,絕不能傷了心愛的她。

  結果塔拉只是緊緊抱著他,然後在他懷裡瑟瑟發抖。

  「難以致信吧,我竟能同時深愛二個男人,你們還如此不同,水火不融;蘇摩·錢德拉瑪,我不否認你在我生命中舉足輕重的事,惟……我也愛整個提婆族!」一個突然的迴身,塔拉推離了擁抱,同時,她的頸上劃出一個好大的傷口,鮮血四濺,她站不穩,倒了下去……

  不解風情,恪守傳統禮教的人,是他月神最厭惡的人了……

  「塔拉!」月神及時抱住了她,原來她剛才的擁抱,不過是想奪他腰間的彎刀罷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