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五九章:夏白來

黑霧 | 2021-02-25 09:58:29


  翌日,早上。

  雖然黑鴉昨天工作得有點晚,但這一天他還是在日出不久後就醒過來,剛好趕得上艾因出發前往崗多城。

  艾因此時正在與會駕駛雪橇送她南下離開雪原的村民做出行前的準備,看到黑鴉接近便揮了揮手打招呼:「哎呀,你還真厚道耶,竟然來送行。」

  「這樣厚不厚道我是不知道,不過我想妳應該會需要這些東西吧?」黑鴉拿出昨夜緊急製造好的魔法,大概十來張紙以織繩綑成一疊,沒能製成魔導書自然是時間與資源的問題,這些魔法當中以攻擊類型為主,亦是當初艾因所給的清單上優先度比較高的魔法。

  「這還真是……」艾因也沒想到黑鴉的效率竟然會如此之高,她知道黑鴉不是那種會拿出劣質貨的人,本來她有點想說自己沒有急用到這個程度,之後交給她的同伴即可,但她還沒蠢到沒發現黑鴉多少是擔心她獨自一人行動說不定會有什麼危險,當下只好伸手接過:「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給你寫張字條,免得我家那個守財奴不見貨不交錢。」

  如此這般也不能說是拖延了艾因的出發時間,二人都是行動俐落之人,最後二人相互祝對方順利便就此道別了。

  黑鴉回到阿伯的家繼續接受他們的招待,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之後,不需要黑鴉找個婉轉的方式提醒,阿伯主動提出昨天答應的事,帶著黑鴉去見當年那個接受瑪麗與喬凡妮治療的老五。

  「真的沒想到,明明穿得比來的時候少,感覺起來暖和得多呢。」黑鴉今早外出找艾因時就有察覺到這一點,不過當時大家都趕著辦正事自然不會說這些,現在和阿伯在雪地上走著前往老五的家,這樣的話題正好適合拿來閒聊。

  「對吧?這就是生活的智慧呀,黑鴉小弟。」畢竟黑鴉這番話聽起來多少有點奉承的味道,阿伯自是一樂,「說起來昨天一直聊的都與小艾有關,最多也就談到怎樣穿越阿卑呼山脈,倒沒問過你期間有沒有發生什麼怪事啊?」

  「嗯?怪事?」這個話題切換得有點突然,黑鴉有點反應不過來怪事指的會是什麼,很自然就想到最近和艾因談過的話題:「該不會是艾因他們在找那隻銀白色的烏鴉?」

  「他們找的那隻烏鴉才不是什麼奇怪生物啦,我們都叫牠夏白來。」

  「誒?不是說很罕見的嗎?居然還起了名字……」黑鴉想了想覺得有點不對勁,那名字雖然應該是物種的名字,但似乎能按照字面的意思解釋:「那種銀白色的烏鴉會在夏天飛來?」

  「黑鴉小弟的腦筋很靈活齁,我們大家都是這樣幫動物命名的啦,很好懂對不對?才不管外面那些什麼根本想像不過來的學名啦,況且關於夏白來也沒聽過有什麼名字就是了。」

  「呀……比起這些,這個消息艾因他們不知道嗎?假若銀白色的烏鴉……夏白來只有夏天才會在這邊出現,那他們總是在秋季來不就一定找不到了?」黑鴉認為這才是問題所在,畢竟那是「漆鴉」的傳統活動,毫無疑問持續了很多年,他還記得當時艾因向他打聽白鴉的存在,如今聽到阿伯這番說法自是感到莫名其妙。

  「不知道吧。」阿伯答得非常乾脆,「從阿爹那裡傳下來的規則,就是不能跟小艾他們說這個,而且他們也不會問我們,大概是這樣自己去尋找、去挑戰才有趣味吧,不覺得叫人很興奮嗎?」

  「這……」黑鴉很想坦白說自己實在無法明白這種感受,而是覺得明明身邊就有人知道情報卻不去問出來,在他看來難免有種愚蠢的味道。即使靠自己力量研究出新的魔法,在持續探索未知最後取得成功的那一刻確實叫人興奮與暢快,不過假若有前人的研究卻不好好利用,他更傾向認為這是浪費時間。

  「雖然艾因他們確實是在找夏白來,但應該是傳統與象徵意義為主吧,況且也有鍛鍊的意味。」黑鴉決定在心裡這樣說服自己,他也不想特別提出反駁,無謂掃阿伯的興頭。

  阿伯倒沒有多在意黑鴉的欲言又止,他就只是隨興地繼續說:「說起夏白來,其實那東西比起他們形容的烏鴉,比較像能在天上飛的雪雞喔?把毛拔光拿來烤一下,肉很嫩而且彈牙,就是份量有點少又難抓啦,而且只有夏天能在深山抓到,大概是怕冷才只有夏天來吧。」

  「艾因他們遍尋不到,你們倒是拿來吃的啊……所以其實沒到多稀有,就只是時令不對遇不到而已?」黑鴉決定不再糾結,順著話題聊下去。

  「嗯……也沒到多容易抓吧?」阿伯想了想,「我們夏天去深山就是為了獵些大型的動物啦,好做一些肉乾或者醃肉,都挑熊啊、鹿之類,像這種一小隻又在天上飛的夏白來,不會特別去抓。」

  雖然黑鴉想問的是數量而不是有多難抓,但也沒必要特別糾正,只是對於銀白色烏鴉這個存在由喬凡尼那裡初次聽到,之後與傭兵團聯繫起來,最終從阿伯口中所得知的事實,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回事,難免有幾分感慨。

  「有時答案就在身邊,或者很簡單,卻就是遍尋不著嗎?」黑鴉在心中作出這樣的結論,倒不是因為沒什麼好思考,而是他與阿伯已經抵達目的地。

  阿伯率先上前,一邊拍門一邊大喊:「老五,在不在唄。」

  需知道阿伯就算年紀老邁也是中氣十足,即使這條村裡的屋子相互有一定距離,但這麼一喊大概也傳到周邊幾戶,雖然叫喊的不是黑鴉,但這樣還是叫他感到些許尷尬。

  不論如何,不消一會有人出來應門,走出來的是一個相當年青的男人,他並沒有因為突然被人粗暴地敲門或者喚出來而有所不高興,大概是從喊聲或者舉措就知道是阿伯了,他就只是平靜地問:「阿伯?怎麼來啦,有什麼事嗎?」

  

60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