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六零章:毒菇

黑霧 | 2021-02-27 10:10:20


  「果然很年青啊……所以到底為什麼是老五?這村裡的命名真的是……」黑鴉感慨地想著,其實從昨天談話的內容就知道,十年前中毒的是個孩子,如今最多也就二十出頭。

  當黑鴉想著這些時,阿伯已經說明了來意,老五連一眼都沒望向黑鴉就點頭同意,叫二人趕緊入內坐下再說。

  老五家裡的格局和阿伯家差不多,就是小了一圈以及沒那麼多裝飾,畢竟這樣的村落應該只有一到兩家工匠,東西難免看起來都差不多。

  阿伯那坐下的動作就當這裡是自己家一般,大模大樣地坐下後直接開口:「老五,你的老婆呢?」

  「啊,她去阿婆家幫忙處理獸皮。」老五沒想到阿伯會突然提到他的妻子,回應慢了一拍,然後又覺得這樣說自己好似是個遊手好閒的人一般,便趕緊補充:「其實我也正要出門,要去樹林砍些木柴回來,所以阿伯你們挺幸運的,剛好在我出門前找上來。」

  阿伯倒是看得透徹,立即就知道老五在想什麼,撐起了鼻孔開口:「都什麼時候了,太陽都要爬到頭頂,偷懶就偷懶。」不過他不論表情或者語氣都沒有什麼責備的意味,「接下來努力點把工作補回來就好。」

  「是是,阿伯說得對。」老五當然不會反對,趕緊點頭認同。

  黑鴉一直沒說話,自然是他不好參與這樣的話題,不過說實在他對這種村莊的工作如何分配挺有興趣的,應該沒有人負責制定要工作多少,應該是以夠生活或者多幫忙其他村民為主,那要如何界定「補回來」就很微妙了。

  大概是寒暄完,又或者老五真的得把握時間外出工作,此時他把目光轉到黑鴉身上:「你就是阿伯說的黑鴉吧?阿伯說你想問關於我小時候,眼睛險些真的瞎掉的事?」

  「是的,我想知道當年的魔法師,也就是瑪麗在這條村裡做了些什麼。」黑鴉知道愛基爾族人不太需要講究外面的那種禮數,因此也不多說什麼直接明確地表達想要知道的事。

  「我知道了,既然是阿伯拜託的事我當然會盡力幫忙,但先說好差不多是十年前加以當時還小,實在不敢說全都記得清楚,況且那魔法師幫助村民的事阿伯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老五本來準備接續說下去,可是聽到這番話的黑鴉露出相當驚訝的表情,這讓老五疑惑地打住,黑鴉如此反應的原因自然是他從未聽說過阿伯清楚這些事,就連老五也是阿伯推薦來找的,因此黑鴉認為在老五開始憶述之前,還是有必要先弄清楚狀況而望向阿伯。

  阿伯自然知道黑鴉在想什麼,可是他也一臉茫然,感到冤枉般說:「雖然阿伯有點老,但沒到老糊塗的地步,老五你別亂說,為什麼我會比較清楚那魔法師的事啊?」

  接下來就連提出這件事的老五也是愣住,失去自信般試著跟阿伯確認:「當年不是阿伯你負責照顧那魔法師的嗎?」

  「是這樣沒錯呀,但就只是關照一下生活,提供吃住和聊聊罷了,知道那魔法師的見識也不簡單,但也就這樣啊,倒是你當時不是把她當成大恩人,整天跟著她四處跑嗎?」

  「我也就跟著跑而已,沒有真的成功報恩,也沒有替她做到些什麼啊?反倒是你們不是收了她的謝禮嗎?聽說好像還很珍貴所以放在家裡當寶物收藏著?」

  聽著二人對答的黑鴉,總算理解狀況,他可不想重蹈昨天的覆轍,放著二人在無謂的事情上爭吵一輪,當下就算有點不禮貌還是強行介入:「慢著慢著,我想你們在關於瑪麗的情報上定義有點不同而已,兩邊說的其實都是對的。」

  「兩邊說的都是對的?」阿伯揚起了眉毛,「我們在談的可是誰比較熟悉那個魔法師,沒有可能兩個都對。」

  看到老五也跟著點頭附和,叫黑鴉在心裡感慨二人到底有多想吵架,不過表面上還是努力解釋:「阿伯你所熟悉的是一般狀況,代表村裡的人關照瑪麗;至於老五熟悉的是關於治療的事,以及跟著瑪麗四處奔走,我這樣的理解應該沒有錯吧?」

  「嗯,好像有點道理呢,黑鴉小弟。」

  「確實如此……」

  趁著二人暫且算是冷靜下來,黑鴉趕緊主導對話:「那就只是認識的方向不同,大家都有各自熟悉的範疇。那麼先來聽老五說關於瑪麗的事吧,如何中毒以及之後怎樣試著報恩,還有跟著跑了什麼地方?」

  「啊,我明白了。」既然黑鴉都如此提出,老五也就不再多想,立刻開始憶述:「首先關於中毒的事,當時我跟著其他大人去樹林狩獵,負責搬運和收集些野果之類,期間分開行動的時候,我採了一些野菇,那些菇看上去色彩正常而且又和平常會吃的一樣……」

  「根據色彩來判斷可是大忌呢……毒菇可不是一定色彩斑斕的啊,不少帶有劇毒的野菇看上去很普通甚至和經常食用的一樣。」黑鴉忍耐不住搭話,這可是一不小心就會死人的問題,雖然按理來說對方已經學懂教訓,但多提醒一番也算合理。

  「你說的沒錯,當時也有聽從老獵人的教導,例如看到野菇有其他動物噬咬過的痕跡而附近沒有屍體就安全……」

  「這也不行呢。」黑鴉禁不住苦笑,「因為野菇的毒不一定是即時發作,那些動物咬完之後可能離開好一段距離才毒發啊。」

  「唉,真是慚愧,就如你所說,總之當時我把有毒的野菇帶回家了,因為只看表面確實很像平常的食用菇,所以也沒有人察覺,最終可能是因為我吃得最多,又或者可能是年紀還小抵受不了毒性,家裡就我一個變得看不到東西。」

  「然後就是喬凡尼醫者路經此地替你看診,但還沒發現理由前,正好是瑪麗走出來指出是基於誤服了毒物的緣故吧?」

  「誒?原來你知道的啊?那又為什麼要問?」

  面對老五理所當然的提問,黑鴉只是簡略解釋之後,催促對方繼續說下去。

18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