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十一天

可可羅 | 2021-02-19 10:44:22 | 巴幣 1018 | 人氣 247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閃亮宿學園,赤城安娜的葬禮】
「真的很抱歉,Meltic Star的隊長因為四天王指派的任務,所以在病根之人賽菲羅斯的戰鬥中……嗚嗚嗚……她光榮的,倒在賽菲羅斯的寶刀下,因此,凋零的偶像是無法重生於世的,我們要永久解散偶像團體Meltic Star。」在講台上,僅剩下綠川沙拉,她傷心的孤獨一人說著。
「安娜……」「她是我們的救星啊!」「為甚麼會這樣?」底下的粉絲團體傷心欲絕的說著。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以閃亮宿當紅巨星的殞落,換來這個世界治療地球的機會,如果真的有一人,可以為安娜帶來平反,我希望她是一個能拯救大家的王子殿下啊!」沙拉說著,她越說越傷心呢,就連外頭的烏雲都為她下著雨。
「2020年6月7日的這天,就是赤城安娜為父母親送別的一天了,我們為此,就連奇蹟閃耀組的粉絲們,都要為此默哀三十秒啊!!」沙拉說著,全場的學生都哭了出來。
「安娜……」「她是我們閃亮宿的救星……」同學們擦拭著眼淚說著。

「只不過是一個沒有任何超能力的星光樂園偶像,看來大家都很傷心呢!」這時一個金髮,洋蔥圈髮型的保鑣老大說著。
「喬魯諾大人,你們是赤城財團在安娜的遺屬下,唯一可以打敗病根之人的,熱情組織了。」這時沙拉抱著名叫喬魯諾的金髮洋蔥圈保鑣說著。
「但是我們是流氓啊,堂堂公正的赤城嵐大人,就因為痛失獨生女就雇用了我們嗎?」名叫特里休‧烏納的粉髮女子說著。
「畢竟我們是,擁有四葉財團最後的把柄的,赤城財團的最後的王牌啊!」名叫蓋多‧米斯達的藍衣槍手說著:「就用『魔術師』的替身之力,來證明病根之人和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最虛偽的和諧吧!」
「喬魯諾、特里休、米斯達,你們是剩下的希望啊……都怪那個『到達天國之路』,替身使者只剩下你們三個可以請……」沙拉哭著說。
「不,只要我,喬魯諾‧喬巴拿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我會載通往天國之人,返回人間!」喬魯諾說著,他似乎在想著什麼?

2020年6月19日,星期五
{第十一天 次元的鎮魂曲}


【澀谷車站】
活力,元氣,起床氣!!我們是自稱『新』特別搜查隊,現在跟著心之怪盜團,我們將會參觀替身使者的小鎮喔!!」一位金髮雙馬尾的短髮蘿莉說著,似乎要當鳴上悠和雨宮蓮的導遊,她說話相當的誘惑。
「這位是夢川唯,我是之前和佐倉見面的里中千枝,沒想到佐倉學妹是怪盜啊!」一位短髮的運動系女子說著,她似乎和銀髮的鳴上悠是舊識。
「鳴上,我能原諒你和菜菜子的關係,但是你一下子就結交了這麼多星光樂園偶像……」雙葉斥責悠,悠一臉紅通通的表情。
「其實能看到替身、人格面具的體質,我想跟星光樂園偶像的實力成正比關係,正好她們兩個是神級偶像,所感知的範圍正好就是亂鬥士的體質。」悠說著。
「不過我們要怎麼去杜王町的市立圖書館?這裡有三位蘿莉不是人格面具使用者。」蓮說著,然後看著剛才的夢川唯,還有在滑手機的紫髮小學生真中菈菈,以及抱住坂井祐樹的棗可可蘿,是一位白髮自稱是妖精的小學生。
「在下知道星光樂園的偶像,有著很奇特的體能和特質,主人也有強化這種特質的能力,一有危機的時候,正好可以強化她們的星光樂園型態。」可可蘿說著。
「你要跟我保證啊,不會和夢川唯和真中菈菈,還有星夢頻道的奇蹟閃耀組SEX啊!」這時一位陽光系南子花村洋介叫住了坂井祐樹。
「我保證,其實不用做那種事情也可以強化她們。」祐樹說著。
「但~是~啊,我覺得很需要祐樹的大○棒啊,只要獲得體液就能提升好感度,那就現在脫下褲子讓我品嘗吧!」小唯突然變臉,一臉想要和祐樹發生關係的樣子。
「小唯,女生不能在車站做這種事情啦!」菈菈試圖勸阻小唯。
「人家最好用的PxxnHub都已經刪掉我最愛的影片了,所以人家想要真槍實彈嘛!」小唯突然性慾大發的說著:「我和菈菈都很喜歡呢!」
「可……可是也不能在這裡……」菈菈臉紅的說著。
「主人請冷靜一下,到了杜王町的旅店就可以讓在下幫你。」可可蘿試圖治好祐樹的老毛病。
「都怪你啦,洋介,你突然說出那個字幹嘛啊?」悠罵著同事洋介。
「其實小學生應該不太知道那個字是什麼意思,只能怪菈菈和小唯早熟了。」蓮說著,並試圖說服小唯,「年紀輕輕應該要好好玩小孩子的遊戲,大人的世界妳們還太早了呢!」
「小蓮蓮,你有跟小雙葉做過那種事嗎?」小唯問著,比出色色的手勢。
「不行啦,這樣小真、小杏和小春都會生氣的。」蓮緊張的說著,他不能讓新島真、高卷杏和奧村春生氣。
「原來你也有不想做的後宮啊!」小唯說著:「很多男孩子的後宮,都是這種類型的呢。」


「就是因為妳這種屁蘿莉,騎士君才會嫌棄自己的正義的。」這時穿著高中學生制服的褐色妹妹頭女學生架住了小唯,她帶著兩位不同制服的高中女生一起過來。
「優衣,是妳嗎?話說日和和小怜怎麼也過來了?」祐樹似乎認得這三位女高中生。
「請問這三位是?」蓮問著,可可蘿拉住祐樹的褲子靠了過來。
「看來主人記憶恢復後很緊張呢!」可可蘿說著。
「看來騎士君還是沒變呢,至少看到真中菈菈和夢川唯不會ㄅㄑ了。」褐色中性頭髮的白黑水手服少女說著,並拉住可可蘿的耳朵。
「至於這個讓騎士君自甘墮落的『美食殿堂』,要怎麼處置她們呢?」藍色長髮的長裙制服少女問著雨宮蓮:「你覺得呢?聽說你很討厭騎士君呢!」
「當然是把他閹掉了,他的ㄐㄐ要做成天婦羅,別忘了加糖和醬油啊!」蓮說著,可可蘿似乎害怕三位女生閹掉主人的重要部位。
「不能閹騎士君,我希望他的美乃滋會回到我這邊的懷抱啊!」粉色制服的褐髮妹妹頭少女求情說著:「我希望……跟他做奶油瑞士捲蛋糕!」
「美乃滋怎麼做甜點,應該是壽司吧?」悠代替蓮反駁著。
「意思是希望祐樹要射精在這位女生的子宮裡面。」蓮很不好意思的翻譯,「不過小姐,你難道跟祐樹一樣是蘭德索爾的使者嗎?」
「你這變態,才不需要輪到你翻譯,我名叫士條怜、這位是『破曉之星』的隊長草野優衣,然後這是春咲日和!」名叫小怜的少女說著:「你為什麼聽得懂騎士君的術語?」
「我希望妳們作為冒險者的身分,我希望可以解開祐樹在想什麼,優衣姐。」雙葉說著。
「我早就知道了,騎士君要為了『燈火之星』而放棄拯救蘭德索爾的任務。」優衣說著。
「那妳應該了解這趟旅程的目的吧?」千枝問著優衣。
「聽說怪盜團已經發出預告信再杜王町圖書館了。」日和說著:「他說他這次會在第三隻眼的持有者降臨的時候……將奪取千年之心吧?」
「雙葉,妳已經打好預告信了嗎?」蓮突然急急忙忙地問著雙葉。
「我不知道啊!!」雙葉悄悄說著:「一定是有人偽造預告信混淆的。」
「第一個發現預告信的,是持有『天堂之門』替身的替身使者,漫畫家岸邊露伴所發現的,所以身為蘭德索爾的冒險者,我接到了這種委託。」優衣說著。
「預告信在岸邊先生那邊吧?」雙葉這時說著:「那我們可以過去和他會合吧?」
「不過我要代替奇蹟閃耀組過去,奇蹟閃耀組有話要傳達給妳們,Solami Smile!」優衣叫住了菈菈的偶像團體名,並打開了星夢頻道手機。
「什麼?未來和繪萌、還有凜花,妳們不能過去嗎?」菈菈驚訝的問著。
「對不起,菈菈前輩,草野優衣是很強的魔法師,但願她在異世界的實力能幫助妳們。」萌黃繪萌在手機裡說著。
「如果雨宮哥哥在使者之門出了什麼狀況,就打手機回應我一下啊!」青葉凜花說著。
「我明白了,我會好好加油的,大家都是朋友,大家都是偶像!」菈菈比出神級偶像的姿勢說著。
『通往杜王町的特快車,就在一分鐘後抵達,請要搭乘的旅客,從三號月台搭乘。』


【杜王町,東方家別墅】
「我想這個要是給喬瑟夫叔叔去調查,一定會說這是冒牌的吧?」喬魯諾回到仗助的家問著仗助,給他看偽造的預告信。
『致驕傲自大的,里見燈花閣下,你們打算讓世界歸零的計畫早已被我們看穿,當破曉的星光在罪惡的盔甲下磨碎,我們就在黑影之中打算提出交易,光之戰士之劍已經拔起,遞給第三隻眼的國王,當他下令要處決騎士之時,妳那扭曲的慾望,將由我們收下。』
『心之怪盜團敬上,這次沒有怪盜基德幫忙了。』
看似用剪貼文字的風格很像心之怪盜團的預告信,但是可疑的地方,就是那像詩題一般的時間點不明確,和基德的標誌是手繪的而且被打叉。
「我覺得可能是怪盜基德因為上次的囂張,讓怪盜團和基德的勢力起了仇恨。」東方仗助說著:「有可能啦,他們不可能這麼快就調查圖書館的,我想只有一個人知道進去的方法。」
「別忘記他們是人格面具使用者,是替身使者的親戚,所以基德沒有辦法親自一人知道使者之門的構造,除非他們有辦法聯繫有相關技術的人員。」米斯達說著。
「但是基德有紀錄就是他的預告信有被偽造過,雖然他也不會遲到就是了。」特里休說著。
「只能請四葉的人來鑑定這個信的真假了,如果他們還沒連繫上,就沒辦法了。」喬魯諾說著;「那個擁有高科技鑑定的技術的,史比特瓦根財團也連繫不上。」
「四葉財團的人好像沒有接客服電話耶!」仗助試圖打給公司客服,但沒有人回應。
「那我們要行動嗎?」米斯達問著:「圖書館這邊已經弄好了管制了,所以像我們熱情組織應該是沒辦法的吧?」
「我想怪盜團他們應該還沒有採取行動,如果管制這麼嚴格,他們一定有位同夥裝成一位警衛的……我們看看情況吧,要是圖書館有什麼東西被偷走了,到那時候行動也不遲。」喬魯諾說著,他似乎要和兩位流氓行動了。
「那不需要我這個人幫倒忙嗎?我說不定可以用『瘋狂鑽石』來救人的說……」仗助問著。
「不必了,仗助,跟之前一樣,把剛回來的承太郎舅舅照顧好就好了。」喬魯諾說完,離房間而去,但是仗助似乎有話想說。
「其實那之前,舅舅……似乎有位自稱是祐樹姐姐的人說要幫忙了……」仗助回頭探向客廳,沒有其他人在這裡了。


【杜王町市立圖書館】
「我們到了,這裡就是永保青春的岸邊露伴工作的地方。」菈菈說著,她們自稱特別搜查隊要穿過閘門調查,但是雨宮蓮就在尾後跟隨。
「但我們都需要辦圖書證去吧?」雙葉問著,慢慢靠著蓮,似乎在擔心什麼?
「今天不用喔,我們只是要去調查燈火之星的基地而已,根據岸邊先生的簡訊,我們只需要去地下室看看他們集會的地方,然後把他們趕走就好了……」鳴上悠說著。
「話說你們都沒有攜帶武器吧?你們放心,鳴上同學已經不攜帶他的武士刀了。」里枝說著,但是很快閘門就出現了警報。
嗶~嗶~嗶!警報,有人攜帶改造的半自動手槍,還有一個金屬製的暗器。」警報器大聲的說出雨宮蓮的裝備,然後員警就過來了。
「我不是叫你們不要帶肉體傷害的裝備過來嗎?」這時一個警衛過來說著。
「我……我只是……沒聽說鳴上會要求不能拿裝備……」蓮害怕地說著。
「唯一能過去的武器,也只有棍子而已,連決鬥盤都不能帶,我希望圖書館不能發生任何爭執,知道了嗎?」警衛沒收蓮身上的武器說著,還沒收了雙葉的決鬥盤。
「嗯嗯……」蓮似乎在擔心什麼,聽說偽造的預告信已經寄出,這樣他和雙葉就不能自由調查,「(果然警備森嚴是嗎?如果警方有能力集中逮捕燈火之星的能力就好了。)」

進去之後,有個綠色頭髮長得像骨川家的少爺的漫畫家正在完成自己的原稿。
「我對你很失望啊,鳴上,我想就是因為你這種人粗心大意,庫拉皮卡還困在船上吧?」名叫岸邊露伴的漫畫家說著,之後他用某種力量撕開悠的臉龐,像漫畫書那樣,不過不是血肉糢糊就是了。
「那是『天堂之門』的替身特性……」雙葉喃喃自語的說著,似乎看到有畫風不一樣的替身在露伴身邊工作,而露伴看到某個句子後,似乎很緊張的樣子。
「結果,哈哈哈哈,居然是鳴上帶著怪盜團來這裡啊?不過也就只有Joker和Navi而已,剩下的都在奧村速食吃薯條吧?」露伴說著,然後把悠的臉接回去。
「不能跟警衛他們告密啦,露伴哥!」菈菈這時說著,「你跟承太郎說他們拿到的預告信是別人偽造的,怪盜團根本沒有打算偷取我和燈花的心。」
但是我拒絕!!」露伴回頭說著:「我岸邊露伴最喜歡的事情之一,就是對自以為是的傢伙說NO來拒絕這件事!!
「怎麼會這樣,怪盜團根本沒有打算要今天行動啊!」菈菈傷心地說著,但之後她可愛的臉蛋被替身撕開了一小段。
『往距離雨宮哥的方向20公尺處摔了一跤!』這傷口被露伴寫下了訊息。
「啊啊啊啊!!」菈菈似乎飛向了蓮的後面,然後撞到書櫃上,書櫃差點摔了下來。
「嗯姆姆姆嗯姆姆……」悠似乎很生氣地說著,但是他的臉被替身分開,很難說出完整的話。
「好了啦,你應該把鳴上先生的臉接回去了吧?別欺負真中菈菈,她有三千萬的追蹤人數……」雙葉請求露伴不要這樣亂來。
「下次你應該就會明白,別人可是不會就這樣答應你的要求的。」露伴把悠的臉接回去說著:「我聽那七大設計教主說,好像妳應該有未完成的事情。」
「難道是那件事嗎?『西藏的任務』已經順利完成了嗎?」雙葉說著蓮根本沒有答應的事情,似乎好像是某個人的事情。
「要是『那個盒子』,被病根之人撬開的話,就會被揭穿整個事情,他們海馬集團會被指控說叛國,到時候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我的替身可能沒辦法接觸病根之人……」露伴說著:「至於暗號就只有你們團長知道這件事,但是這可是為了揭穿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的陰謀論的關鍵啊,這希望Joker不會忘記這件事情……」
露伴和雙葉一起往某個書櫃後面,似乎正在談什麼重要的事情?
等一下,似乎有什麼事情忘記了?!

「小蓮醬,我們應該去解決這件事情了!」菈菈站起來說著:「這裡就應該調查到燈花她們的隱匿之地了,她算是一個『叛亂者』。」
「好,我正在開啟異世界導航APP,等我一下啊!」蓮正在拿起手機說著。
『里見燈花』『叛亂者』『飛船』手機正在接收暗號,然後蓮一行人正在傳送到異世界某處。


蓮變成怪盜Joker的樣子進入巴利安世界、而遠處的雙葉變成怪盜Navi的樣子。
而菈菈變成長形雙馬尾的紫髮偶像,而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唯,變成長髮雙馬尾的偶像。
【巴利安飛船,入口】
「很久不見了呢!我一直都在你們身邊呢!」這時一位穿著黑色斗篷,褐色長髮的小學生說著,她站在椅子上用側邊的站法。
「燈花,別再這樣下去了,如果用遊我的決心,加上超速決鬥,後果會造成無法收拾的地步。」偶像菈菈說著:「妳應該知道當初恩里克‧普奇神父,他通往的那條路,結果對整個世界都無法造成影響啊!」
「普奇神父?妳究竟在說什麼呢?」怪盜Navi問著。
「看來妳果然是沒有再追整個《JoJo的奇妙冒險》的啊?還是妳沒時間呢,作為非決鬥學院的高中生啊,一定沒有時間去研究這些偉大的文獻的啦!」名叫里見燈花的小學女生說著。
「我聽Ness說過,似乎這位神父殺了喬斯達家的父女兩人,但我仍然不明白的是,究竟他和妳們『燈火之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怪盜Joker問著。
「各位我已經安排了,巴利安飛船的放映室喔。」這時一個跟燈花差不多年紀的麻花捲女孩說著:「我叫柊音夢,同樣是這個『燈火之星』的高級幹部,我們分為『創世組』和『破壞組』,而我和燈花就是這兩組的最上層。」
「妳們的祕寶究竟在哪裡?能告訴我妳們的計劃嗎?」怪盜Navi問著。
「別急別急,我很快就會告訴你們的,請進來放映室吧!」音夢說著,然後打算在螢幕上播放投影片……

放映室突然正好有幾個座位,Joker、Navi以及菈菈和小唯正在觀賞。
『決心的天國之路,啟程篇』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偉大的創世和破壞之神,吉拉大人和達斯大人,他們創造世界之後,為了準備找些理由讓創造物自相殘殺,創造了鬥士階級,只要讓凡人有能力磨練,就能成為下神階級的鬥士,這些下神可以利用鬥士的力量,來暗算其他神明並發動戰爭。』
『做為黃金十二宮的教皇,暫時取代了已經消逝的雅典娜的位置,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但是雅典娜做為一個嬰兒重獲新生,被城戶光政收養,他的私生子們,作為新生的聖鬥士來反擊教皇,中間,犧牲了許多可憐的鬥士們。』
『1987年,在城戶光政去世的那一天,他的遺屬下有著給秘密組織的遺產,他們打算要研究『小宇宙』的秘密,在西班牙語的小宇宙,正好在義大利語,也有不一樣的語義,傳到義大利附近的蘑菇王國,正好把這股力量翻譯為『決心』。』
『而這個組織,正好有位強大的煉金術士,她成功的研發了小宇宙的極限:將大家都束縛在同一個時間點的藥物—ATPX-4869,據說只要給其中一個人類使用,不滿十歲的孩童會死掉,時光會倒轉十年,更何況只要是給兩個人使用啊!』


【記憶世界,1996年12月9日,東京迪士尼樂園】
「我怎麼會在這裡?」蓮似乎在這裡醒來,然後發現自己在『礦山飛車』的等候區旁邊。
「糟了,雙葉呢?該不會在某處吧?手機訊號為零,不過好像顯示著3G,不過已經停用了啊?」蓮看著自己的手機說著,上面顯示1996年12月9日,下午3點30分,不過異世界導航APP似乎消失了。
「這時候沒有推特和LINE,連海馬集團的Duel Links都無法使用……」蓮說著,然後站在礦山飛車這裡等候著。
「啊啊啊啊,有人斷頭啦!!」這時某位女子慘叫著,雲霄飛車似乎沾滿了血跡,乘客似乎有一名男子不知道為什麼被麻美掉。
「我記得迪士尼樂園後來這個區域被改建了,我出生時就沒有這個區域啊!」蓮說著,看來這個命案似乎似曾相識。

「受害者當時站在第二排,而妳正好就和被害人一起乘坐吧?」這時目暮警官跟著工藤新一、毛利蘭一起詢問被害人身旁的女子,順便叫白鳥警官檢查女子A的包包。
「目暮警官,我在這位女子的包包裡發現一把刀子……上面似乎還有血跡的樣子。」白鳥警官發現了犯案時的凶器。
「那麼,妳得跟我去警局……」目暮警官還沒說完,被工藤新一打斷。
「等一下,那個刀子不可能在一瞬間切斷男人的脖子,更何況是以一個女人的力氣。」名偵探工藤新一似乎解決了冤案,然後準備開始推理。
「首先,乘客的安全桿似乎可以讓乘客無法脫離軌道,但是如果是將持有的包包往座位塞住,那名乘客就會暫時脫離車上,再來只要把事先做好的繩子,勾在雲霄飛車的軌道上,就能輕易將被害人身首分離!」新一表演了一次犯案的過程,請警員們演示一次命案現場。
「但是有包包的那位女子,刀子……我覺得很可疑,但是我還需要證據。」蓮喃喃自語地看著犯罪現場。
「犯人,就是坐在死者座位後面的女子,擅長體操運動,不過,妳有沒有注意到妳的項鍊不見了?」新一把兇手的定位指向另一個坐在後面的女子,穿著藍色衣服和白色裙子。
「你說什麼?瞳學姐才不是殺人兇手呢!」被嫌疑的兇手旁邊的女性朋友說著。
「至於我是坐在妳們後面的,我就察覺到有眼淚往我這邊滴了,而妳,正好臉上的眼淚就往外流對吧?」新一說著,之後對著蓮說:「那邊那位小哥,你手上的項鍊可以給我了吧?」
不知道為甚麼,蓮手上正好有新一提到的殺人凶器—一條沾血的珍珠項鍊和一個鐵鉤。
「知道了!」蓮交出凶器:「這東西正好砸到我頭上!」
「怎麼會這樣,瞳學姐居然是兇手?」兇手的女同學驚訝地說著。
沒錯,因為他當初也是我男朋友啊,直到他劈腿,跟那位叫愛子的婊子交往,我決定用那條當初我們在迪士尼樂園買來的項鍊……我決定要再跟他交往的地方,結束他的生命啊!!」名叫瞳的兇手說著,之後跪在地上大哭著。
不知道新一能不能明白她的善意呢?但蓮覺得她還是有點良心不安,或者出自於某種力量的壓迫呢?

『決心的天國之路,歷險篇』
『這一天,正好就是名偵探工藤新一,被服用組織的秘藥的那一天。』
『宮野志保的ATPX-4869正好給工藤新一服用。』
『這一天正好可以設置讓整個米花町陷入詛咒和殺戮的陷阱了。』
『也就證明了決心可以流動時間的力量成功了,迪奧大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現實世界,杜王町市立圖書館內】
「嗚姆,鳴上君應該有看好雨宮同學的行蹤吧?」棗可可蘿問著鳴上悠。
「根據露伴的說法,他們去異世界了巴利安飛船了,我想他們一定會找到里見燈花的心的,這點妳就放心吧!」悠摸著可可蘿的頭說著。
「但是菈菈和小唯也過去了啊!」祐樹說著,他帶著優衣和貪吃佩可過來。
「騎士君,我想要現在做奶油起司捲……」優衣突然臉紅的說著,意思是要和祐樹做愛。
「妳忍著點,但是露伴說等一下就會有特別嘉賓過來。」悠說著:「他們是負責協助喬斯達家的組織,是繼史比特瓦根財團之後的。」
「我希望是流氓,歐維斯!」貪吃佩可說著:「他們做的飯糰非常好吃呢!」
「沒錯,就是熱情組織,但是他們來這裡不是為了做飯糰……」露伴說著:「喬魯諾他們其實是為了捉怪盜團來的,但是如果他發現我們有擁護怪盜團,他真的會下毒手。」
「怎麼說?難道喬斯達家的人很討厭怪盜團嗎?」優衣問著。
「不是,他得追查擁有『不羈之力』的人格面具使用者,就像鳴上悠那樣,其實很早之前就有位操控三個替身的替身使者,利用世界重置來殺害承太郎和徐倫。」露伴說著。
「嗚姆,是什麼樣的故事呢?」可可蘿問著。
「我等一下要告訴妳的,是所有替身使者都無法接受的命運,事情發生在九年前……」露伴開始講故事,但是被不明的人士打斷。

「很久之前,迪奧大人捨棄了自己的名字,決定崇拜創世和破壞之神。」這時一位金色長髮的紅色蝴蝶結少女過來說著:「他決定要利用創世和破壞之神的力量,來讓迪奧擺脫和喬斯達家戰鬥的命運。」
「妳是,原星光學園的女王偶像,星宮莓嗎?」鳴上悠問著女子。
「但他仍然擺脫不了在埃及被戰死的命運,所以就把這使命傳承給『教父大人』,美月姐和遊作哥,他們也是受到教父大人的恩惠,而美月姐嘗試使用教父大人給的力量,突破偶像活動的系統。」名叫小莓的女子說著:「至於遊作哥,由於你們怪盜團的干涉,他無法完成審判之日後所帶來的絕望使命。」
「我記得六年前,SOL有被查出有被綁架六名孩童的案子,但是……警方就是無法查明這六個孩童到底是誰……」露伴說著。
「不過我Playmaker,是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的。」這時一個藍色龍蝦頭的男子過來說著:「就算被世人奪去這個名字,被遊星那傢伙奪走了召喚的方式,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在肆虐的。」
「可……可是,在下和主人不是怪盜啊?」可可蘿害怕地說著。
名叫遊作的男子和名叫小莓的女子開啟了手錶的決鬥盤,似乎比大家的還要先進。
「糟了,要是就這樣被他們攻擊過來……」露伴說著。
「沒用的,雖然你們的決鬥盤被沒收,但是我願意為你住一臂之力。」這時對露伴熟悉的聲音說著,原來是喬魯諾‧喬巴拿過來了。
「你果然還是站在喬斯達家他們那邊的吧?明知道,JOJO殺了你父親啊!」小莓生氣的說著,喬魯諾拿起備用的決鬥盤給悠裝備。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是,給我潮到出水的退下吧!」悠說著,他和喬魯諾的牌組裝上了決鬥盤洗牌。
「決鬥!!!」

喬魯諾 & 悠 LP 4000 遊作 & 小莓 LP 4000


「由我開始。」喬魯諾先發動攻勢了,「我要將刻度2的『賤龍的魔術師』和刻度5的『慧眼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
「發動魔法卡『決鬥者降臨』,從牌組搜索一張『星霜的靈擺讀陣』加入手牌。」喬魯諾有三張手牌,「永續魔法,『星霜的靈擺讀陣』發動,我方場上所有魔法使族怪獸不會成為對象。」
「發動『慧眼的魔術師』的靈擺效果,把這靈擺刻度破壞,將牌組裡刻度8的『時讀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喬魯諾正在準備甚麼,「『星霜的靈擺讀陣』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調弦的魔術師』加入手牌。」
『賤龍的魔術師』的靈擺效果發動了,將額外牌組一張剛被破壞的『慧眼的魔術師』加入手牌。」喬魯諾有四張手牌,「我喬魯諾‧喬巴拿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成為流氓巨星,靈擺召喚!!降臨吧,『慧眼的魔術師』『調弦的魔術師』!」
LV.4 慧眼的魔術師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LV.4 調弦的魔術師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調弦的魔術師』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紫毒的魔術師』特殊召喚!」喬魯諾特殊召喚了怪獸,似乎正在做些什麼呢?
LV.4 紫毒的魔術師 攻擊 12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要將等級4的『慧眼的魔術師』『紫毒的魔術師』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情,尤其像是你這種人渣而言,超量召喚!!階級4,『星刻的魔術師』!!」喬魯諾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RK.4 星刻的魔術師 攻擊 24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EM異色眼同步者』!」喬魯諾通常召喚了怪獸。
LV.2 EM異色眼同步者 攻擊 200 守備 6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靈擺怪獸兩體,我要將『調弦的魔術師』『EM異色眼同步者』設置連結標記,無限的死亡即將到來,這就是鎮魂曲,連結召喚!!Link-2,『鋼鍊裝勇士—琥珀金』!」喬魯諾連結召喚了怪獸了。
LINK ↙↘ 鋼鍊裝勇士—琥珀金 攻擊 1800
炎屬性,超能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發動『鋼鍊裝勇士—琥珀金』的第一個效果,將牌組另外一體『紫毒的魔術師』放置在額外牌組上方,而第二個效果,破壞場上的『賤龍的魔術師』,從額外牌組檢所一體『紫毒的魔術師』,第三個效果,從牌組抽一張卡。」喬魯諾有三張手牌,「發動『星刻的魔術師』的效果,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從牌組搜索一張『賤龍的魔術師』加入手中。」
「我要將刻度1的『紫毒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回合。」喬魯諾總算結束這一回合了。
「輪到我了,抽牌!」遊作有六張手牌,「我要從手牌發動魔法卡,『預想GUY』,從牌組特殊召喚,『位元精靈』!」
「連鎖2,發動手中的『增殖的G』的效果,將這張卡從手中捨棄!」喬魯諾偷偷發動怪獸效果了。
LV.2 位元精靈 攻擊 200 守備 2000
地屬性,電子界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0。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通常怪獸一體,我要將『位元精靈』設置連結標記,迴路連結,連結召喚!!Link-1,『連結蜘蛛』!」遊作連結召喚了怪獸了。
LINK ↓ 連結蜘蛛 攻擊 1000
地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連結蜘蛛』的效果發動了,將手牌一張『RAM 雲雄羊』特殊召喚!」遊作準備再次連結召喚了,「由於我場上存在電子界族,我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備份祕書』!」
LV.4 RAM 雲雄羊 攻擊 1800 守備 1000
光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0。
LV.3 備份祕書 攻擊 1200 守備 800
光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9。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網路小龍』,發動他的效果,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協調怪獸,『銀河海蛇』!」遊作大量召喚怪獸了,似乎正在準備什麼?
LV.3 網路小龍 攻擊 14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LV.2 銀河海蛇 攻擊 1000 守備 0
光屬性,龍族,通常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RAM 雲雄羊』『備份祕書』『網路小龍』『銀河海蛇』設置連結標記,那股禁忌的力量,你無法阻止他解除封印的那一天,連結召喚!!Link-4,『防火牆龍』!」遊作成功召喚了他封印已久的怪獸了。
LINK ↑←↓→ 防火牆龍 攻擊 2500
光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主要怪獸格9。
「那張『防火牆龍』不是已經被封印已久了嗎?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悠這時緊張的問著。
「我想大概是四葉財團的人被抓走了……前幾天看到他們的人被以殺人罪逮捕。」喬魯諾說著,「但是,我已經想好要怎麼對付這個效果了。」
「發動『防火牆龍』的效果,由於他場上有一體互相連結的怪獸……」遊作說著,但是被喬魯諾打斷。
「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時空的靈擺讀陣』,破壞靈擺區的『紫毒的魔術師』『時讀的魔術師』,之後將『防火牆龍』送入墓地裡,去吧黃金體驗,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喬魯諾翻開陷阱卡又呼喚出替身來攻擊防火牆龍。
「不過別以為就這樣……」遊作說著,但是被喬魯諾打斷。
「你以為『紫毒的魔術師』『時讀的魔術師』被破壞了是嗎?」喬魯諾說著:「我場上的『星刻的魔術師』可以將牌組一體『刻讀的魔術士』送進墓地代替效果破壞!」
「覆蓋上一張卡,結束這一回合,喬魯諾‧喬巴拿,你倒是讓我想起了在另一個世界的霸王決鬥者,但是他和你不一樣的是,你想要用罪惡拯救世界,而他則是……」遊作說著,但還是被喬魯諾打斷,由於增殖的G的效果,喬魯諾有七張手牌。


「你休想把我當成榊遊矢相提並論,他只不過是個害蟲,而我才是靈擺的其中一位使用者,不過,他根本沒資格使用他們。」喬魯諾說著:「換你了,自稱特別搜查隊的隊長。」
「輪到我了,抽牌!!」悠有六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冰結界的守護陣』!」
LV.3 冰結界的守護陣 攻擊 200 守備 1600
水屬性,水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我場上由於有『冰結界』怪獸存在,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冰結界的虎將 韋恩』!」悠特殊召喚了上級怪獸。
LV.5 冰結界的虎將 韋恩 攻擊 2100 守備 400
水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翻開反制陷阱卡,『神的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你的『冰結界的虎將 韋恩』召喚無效並破壞!」遊作這時翻開了反制陷阱,他和小莓的LP從4000降到2500點。
「怎麼會啊?一點都不潮到出水!」悠說著,他特殊召喚的怪獸被破壞了,「那麼我發動魔法卡,『冰結界的紋章』,從牌組搜索一體『冰結界的虎將 韋恩』加入手牌。」
「戰鬥階段,『鋼鍊裝勇士—琥珀金』『連結蜘蛛』發動攻擊,黃金體驗,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喬魯諾命令場上的怪獸發動攻擊。
「怎麼會這樣?這真的是盜印靈擺卡片的決鬥者嗎?」遊作說著,他的LP從2500降到1700點。
「這下子結束了,『星刻的魔術師』對藤木遊作和星宮莓直接攻擊……」喬魯諾說著。
「發動手中的『球型栗子球』的效果,將這怪獸捨棄,『星刻的魔術師』轉為守備表示。」小莓發動了球型栗子球的效果,擋下了這次的攻擊。
「庫里!」球型栗子球讓星刻的魔術師摔了一跤。
「謝謝妳啊,不過關鍵還是小莓她呢,她可是從『地獄』回來的偶像啊!」遊作說著。
「怎麼說?不過我記得你們兩個不是已經坐牢了嗎,是誰把妳們保回來的?」悠問著,「覆蓋上兩張牌,結束這一回合。」


「我的火熱偶像活動,抽牌!」小莓有五張手牌,「發動永續魔法,『童話妖精的捉迷藏』,我的小可愛們不會被戰鬥破壞掉。」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救援兔』!」小莓通常召喚了怪獸了。
LV.4 救援兔 攻擊 300 守備 1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救援兔』的效果發動了,將這張卡送入墓地,從牌組特殊召喚兩體『童話妖精‧小兔』!」小莓準備特殊召喚怪獸,但是被喬魯諾打斷。
「連鎖2,永續陷阱『時空的靈擺讀陣』可以破壞兩張靈擺刻度,將場上的『童話妖精的捉迷藏』送入墓地,然後『星刻的魔術師』的效果將『星讀的魔術師』送入墓地代替效果破壞的靈擺克度。」喬魯諾說著:「連鎖3,將『增殖的G』送入墓地。」
LV.2 童話妖精‧小兔 x2 攻擊 0 守備 2100
地屬性,獸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3。
「我要將等級2的兩體『童話妖精‧小兔』進行疊放,構築偶像活動網路,我可憐的的偶像活動,現在明里也不跟我玩了,你們就跟我玩玩吧,超量召喚!!階級2,『興奮童話妖精大家庭』!」小莓超量召喚了怪獸。
RK.2 興奮童話妖精大家庭 攻擊 2000 守備 500
地屬性,獸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興奮童話妖精大家庭』的效果,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這回我方的『童話妖精』怪獸可以進行直接攻擊,要開始囉!」小莓發動了怪獸效果,但是被悠打斷。
「翻開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喚聲』,從墓地復活吧,『冰結界的虎將 韋恩』!!」悠翻開了陷阱卡,準備特殊召喚了怪獸。
LV.5 冰結界的虎將 韋恩 攻擊 2100 守備 400
水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順便告訴你啊,只要我的『冰結界的守護陣』和另外一體『冰結界』怪獸存在場上啊,妳就不能給我潮到出水的攻擊我,妳打算給我們2000點戰鬥傷害吧?很可惜,下一回合妳就會被喬魯諾那傢伙打敗了。」悠說著,並發動了怪獸效果,「『冰結界的虎將 韋恩』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冰結界的紋章』加入手中。」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都是因為你們,明里才會受害,艾拉、美愛和小鳴她們也是,就因為要守護自己的信念,放棄當上神級偶像……」小莓充滿絕望地說著:「她們臨走之前交代過我的,要把失去記憶的真中菈菈照顧好,直到她當上神級偶像……」
「你也聽到了,鳴上悠,這就是在Solami Smile之前的神級偶像Saints的真相。」喬魯諾說著:「不過我不明白的是,妳為什麼需要七星艾拉華園美愛七瀨鳴加入燈火之星,她們的力量真的能造成什麼影響嗎?」
「因為你手牌數量現在是八張,應該能輕易擊潰我對吧?不過我要警告你,星光樂園的偶像,自從她們競爭那一刻起,就是幫燈火之星的幹部招生了!」星宮莓說著。
「這傢伙怎麼看起來都在撒謊啊?」悠問著,但是露伴發動了天堂之門的能力,調查小莓的台詞,看起來是沒有在說謊。
「那個……我有不祥的預感……」露伴說著。
「我們已經佔領了這個圖書館,一聽到你們派警員來這裡,其實對我們來說根本毫無阻礙。」遊作說著:「我們已經派了,那傳說中持有『第三隻眼』的無名法老王來這裡了。」

喬魯諾解除了決鬥盤的電源,似乎心裡正在想什麼?
而藤木遊作和星宮莓也按下了投降鈕,似乎慢慢的離開了。


「怎麼了?你看起來精神很恍惚啊,我們要做些什麼呢?」悠看著喬魯諾似乎精神有點異常,然後發現祐樹、可可蘿、優衣和貪吃佩可似乎消失了。
「沒想到這個燈火之星,在這30年來一直都在我們這邊觀察著,但是,如果他們知道那種藥物的運作……我想他們已經掌握了人體的極限了。」喬魯諾說著。
「那現在呢?看樣子我們還是要不理怪盜團嗎?」悠問著。
「他們會自己解決吧?海馬集團都已經幫他們了……」喬魯諾坐在椅子上說著。

【巴利安飛船,出口】
「蓮,快醒醒,這只是個噩夢而已。」怪盜Joker聽到雙葉的聲音之後,睜開了眼睛。
「感覺經歷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怪盜Joker看到怪盜Navi之後說著:「那個工藤新一,他居然是透過人工的決心,讓整個城市都陷入詛咒……」
Joker和Navi站起身子,發現在某個暗處的空地,似乎有不祥的預感。
「真中同學和夢川唯呢?」怪盜Navi問著。
「她們說等一下就會見面了,不過身為星光樂園的偶像,我覺得她們似乎瞞著什麼事情?」怪盜Joker說著,似乎心裡有著不好的回憶。

『決心的天國之路,回歸篇』
『在幾年前,世人終於發現『蟲箭』的存在,那時正好是偉大的吸血鬼迪奧逝世的幾十年了,星光樂園作為神明賜予的遺產,作為精靈怪獸的儀式的遺產……』
『封印在卡片的精靈們,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重生,被一位畫家覺醒出力量,無名的法老王已經召喚出最強的三幻神,來拯救已經腐敗的精靈怪獸世界,最終回歸人間。』
『在那之後的十年,星光樂園以最輝煌榮耀的樣子在世人間發揚光大,但是傳說中的神級偶像發現了她們背後要面對的命運……』
『我們燈火之星,要選擇星光樂園的偶像作為精靈怪獸的媒介,用他們的力量破壞這一切,審判之日是我們要達成的,最終極樂淨土!』

『但是,如果不說服『第三隻眼』的無名法老王加入我們,毫無勝算可言!』

「為什麼要這樣如此悲傷呢?你們的世界難道不覺得錯誤嗎?」這時一個熟悉的決鬥者聲音說著:「超速決鬥明明就是一條通往幸福的道路啊!」
在Joker的面前,一個海星頭挑染多種顏色髮型的黑襯衫男子站在他們面前。
「你是,亞圖姆?魯夫先生一直都在找你啊,而你應該要好好回家吧?」Joker說著。
「來決鬥吧,不過這是交錯超速決鬥(CROSS RUSH),燈花都已經告訴過你規則了吧?」這十名叫亞圖姆的海星法老拿起了決鬥盤。
但這時亞圖姆的決鬥盤變成了7的形狀,只有三個怪獸格和魔法陷阱區。
「你不是沒有超速決鬥的牌組嗎?」Joker問著。
「你也不是嗎?正好對我……非常有利不是嗎?」亞圖姆說著,看來他應該沒有準備超速決鬥的牌組呢……

下集預告:
法老透過王道遊我的規則改寫的交錯超速究竟是什麼樣子?難道說我們的效果有大部分都不能使用嗎?但是現在不是放棄戰鬥的時候了,不過,居然是自稱祐樹的姐姐過來這裡,他還帶了一位亞圖姆先生認識的舊識?不能盯著第三隻眼的人、會被光之戰士之劍殺死,究竟到底識什麼樣的暗號呢?

{第十二天 怎麼會有交錯超速呢?}

創作回應

那隻哈士奇 ≧ω≦
連JoJo都來了www
2021-02-19 21:38:48
戒子
你到底看了多少動漫阿...
感覺有一大卡車的動漫人物出現在這作品上
2021-02-22 02:18: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