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十六天

可可羅 | 2021-05-12 12:44:35 | 巴幣 2006 | 人氣 208

完結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寶可夢世界,神奧地區,水脈是寶可夢中心】
「你睡的怎麼樣了,雖然我們沒辦法回復寶可夢以外的生物……」喬伊小姐探望從人間界穿越而來的蓮,怪盜團和未來穿著寶可夢中心給的睡衣正在休息。
「沒事了,我們的衣服你們都洗好了嗎?」雙葉說著:「先說明一下我們沒有攜帶任何寶可夢之類的生物過去啊,我們是異世界的人類呢!」
「不介意啊,這種情況已經很常見了。」喬伊小姐說著:「還有人說要吃肉呢!」
「不過小蓮,你知道龍司和祐介在原來的世界做什麼呢?」小杏問著蓮:「他們真的有發現我們不見了嗎?」
「不意外的話,其實Meltic Star的後援會已經暗中幫我們了,不過我們因為要承擔人間界的安娜的逝世,加上雨宮哥哥已經開槍結束露琪娜的生命……」未來說著,她似乎在擔心什麼?
「怎麼可能嘛,鬥士的成員都有一部份都是奧運委員會的人耶,小蓮怎麼可能會……」小春說著,但是蓮突然打斷她的話。
「沒錯,如果我們回到人間界,可能會被那些光之美少女抓到把柄並且當場逮捕,甚至可能會被處決。」蓮說著:「都是我控制不住,當時的怒氣實在無法忍受。」
「是因為被米花市的怪盜大受打擊,所以才會開始有殺人的想法吧?」雙葉安撫蓮的情緒。
「我是為了保護大家,但是看這樣子,很難跟瑪莉歐先生解釋了。」蓮說著。
「我覺得,雨宮哥哥,你是不是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未來問著蓮:「我知道這段時間,我們都已經為安娜她們做好萬全的準備,但是……知道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是背後的幕後兇手,你應該是無法接受的吧?」
「我沒辦法接受這件事實吧,但是為了拯救世界得……」蓮說著。
「我覺得這就是工藤新一身上的特殊能力,連你都無法避免殺人的命運吧?」雙葉突然轉移話題,「你早就知道他身邊都有凶殺案,很害怕成為痛下凶殺的兇手,這種情況下被基德差點殺死的命運下,你鐵定一定想以命還命的。」
「你們真的早就認為我會踏上這條路的?」蓮看著窗外說著。
「早就在你開槍攻擊眼鏡姐的時候就這麼想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未來生氣的說著。
「你也知道基德是活躍於米花市的怪盜,這就和米花市異常過高的犯罪率有關係的,雖說知道這個真相的人,都得背負著隨時都會被殺死的命運。」雙葉說著:「我們也從杜王町的圖書館知道了這個事實吧,當時你被上演了一次偵探推理吧?」
「真的很抱歉,桃山同學,我明白沙拉怕的是什麼了?」蓮向未來至上隆重的歉意。
「不用太在意啦,接下來我們回到現實世界之後,你們怪盜團可以重新找秘密基地呢!」未來說著。

「好了,你們的感情應該更加一步發展了吧?」喬伊小姐說著:「我們也有多人連線通訊機可以載你們回到人間界的Prism Stone,我跟那裡的赤井小姐已經說好了喔!」
「好了好了,我想綠川同學不會在意你的。」小真說著,之後他們換上了秀盡學園和閃亮宿學園的制服準備回家。


但是桃山未來看著其中一位在寶可夢中心過夜的菁英訓練家,突然愣住了。
「所以本小姐的寶可夢可以通訊給山梨博士了嗎?本小姐已經等不急要讓波克比給他玩玩了。」這位紅色頭髮雙馬尾的菁英訓練家說著,她長得像現實世界逝去的某人。
「怎麼了,桃山同學?我們不用裡那個世界的寶可夢訓練家了!」小真叫住了未來,但是未來呼喚著本來不知道的菁英訓練家的名字。
「安娜,是妳嗎?我一直都擔心妳,原來妳轉生成這種人,一直以來給妳添麻煩了……」桃山未來把菁英訓練家認成了赤城安娜,抱住了菁英訓練家的身體。
妳誰啊,居然抱著本小姐,妳變態啊!」菁英訓練家說著,果然她的聲音和赤城財團的千金很像,連怪盜團都停下腳步。
「嘎嘎,嘰嘰!!」菁英訓練家身旁的全國圖鑑390,小火焰猴叫著。
「沙拉一直都很擔心妳,她想和你一起從另一個世界生活著,最近……我看她買了一堆好像是氰化物的藥物,說要給玫兒做實驗的,其實……」未來淚崩的說著:「她說有考慮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她知道自殺是不對的吧?」
「妳說的沙拉是誰啊?為什麼要自殺,自殺到底是什麼東東啊?」菁英訓練家說著:「我的確叫做安娜沒有錯,但是我不是姓『赤城』的家族,我是孤兒啊!」
「沒有用的,未來,我們無法保證死去之人最後會去哪裡。」蓮拉住未來的手,「轉生之人很早就失去了他應該有的記憶才對,這不是跟輕小說一樣的設定。」
「我說你們啊,似乎有點似曾相似的,感覺從本小姐被寶可夢同好會照顧之後,就已經陪者我似的……你該不會是拋棄我的父母吧?」菁英訓練家安娜說著。

「安娜,戰鬥還沒有結束啊……我們一定要讓兩個世界的人知道我們所留下的血啊!」未來看著安娜,準備離開,從多人連線通訊機的閘門回去。

2020年7月30日,星期四
{第十六天,杏樹與快斗的約定}


【現實世界,東京縣星元宿,Prism Stone歷史博物館】
「真是辛苦妳了啊,老妹,我們不能讓星夢頻道的各位再繼續受『組織』的控制了。」一位鏡框稍微方形的赤井眼鏡姐說著,她把一罐伏特加喝下肚,額頭上似乎受了傷包紮。
「但是姐姐,自從妳被怪盜Joker槍擊之後,為什麼還要堅持下去做反抗創世與破壞之神的活動呢?」鏡框稍微圓滑的赤井眼鏡姐問著自己的姐姐,「以前姐姐意識到自己只是一個偶像的僕人罷了,所以妳想要活得更有意義,這算系統違規了,所以星光樂園的機械眼鏡姐把妳奪去了星光樂園的僕人證明……」
「不能再繼續照哥哥他們的言行生活下去了,妳知道蜜柑和阿洛瑪她們翻臉的狀態是有多可怕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稍微悲傷的那位眼鏡姐說著:「只有少數的星光樂園偶像能察覺到我們是姐妹,而且擁有不同的特質,我們生下來並不是要做為星光樂園服務的,就算改成了星夢頻道,我們終究還是要做為一個人的尊嚴。」
「妳應該知道的吧,我們只是機械,已經失去一個人的尊嚴了啊!」妹妹眼鏡姐說著,她用和藹可親的笑容看著姐姐。

「我大概了解了,星光樂園會收起來的原因了,人類擁有一種面具包覆著自己個人的外表人格,星光樂園只是把這種面具變成偶像在展示,但珍妮斯女神的『最終目的』不是這樣。」雨宮蓮從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入口走了出來。
「其實為了把審判之日的真凶找出來,珍妮絲不顧姐姐朱莉的勸告,讓大家以真正的面貌展示於觀眾身上吧?」桃山未來說著,看著身為閃亮宿分店店長的姐姐。
「這種事情,小孩子不要太在意就好了……未來。」姐姐眼鏡姐抱住了未來的身軀,「擁有無限的生命的代價是很殘酷的,我們沒有一天能從機械的身軀解脫靈魂……」
「我知道還有一些人類,擁有無限的生命,卻以一般的平民生活著。」高卷杏說著:「他們利用者自己的利益,來奪去別人作為人類所選擇的自由,你知道我在講誰吧?他們一輩子都達不到作為星夢頻道偶像的年紀,那種被詛咒的城市,妳會如何處理?」
「其實呢,米花市沒有Prism Stone和阿斯特拉爾科技的力場,我們Prism Stone設立的城鎮,方圓直徑2000公尺的犯罪率會大幅下降,這些多虧了那位支持偶像禁止戀愛的星夢頻道偶像的研究報告呢!」妹妹眼鏡姐說著,之後一位褐色馬尾的中學少女過來。


「據我美莉的研究報告,我們東京縣和琦玉縣的城市,都有一種『決心領域』的力場,這個立場全都是一些波動異常的人類所引起,他們有著可以維持時間線上,永遠得到永久的暫時年紀的力量,而住在Prism Stone所經營的城鎮上,有些人卻可以擁有這股力量。」前年決鬥城市大會的參賽者,南美莉說著:「我們得到神級偶像之後,同時擁有了決心領域,大概是為什麼自己很了解一直處於同一個學期的原因了。」
「未來醬,有關無限神器的力量,我發現了一件事!」阿波加特學園的小學六年級生,真中菈菈跟著帕普莉卡的南美莉一起說著。
「想問一下,妳最愛的少年也是決心領域的能力者吧?」佐倉雙葉問著:「我們打聽消息之後,Frisk Dreemurr成為了新的創造神明,但事情一定很不單純吧?」
「沒錯,小福醬接觸無限神器的力量已經造成一股巨大的影響,這世界的因果關係,有三個事情從我們的認知上改變了,他們原本是注定要封印的事物。」菈菈說著。
「我記得我們怪盜團的威脅有:哥哈企業和其獨裁的城市,能查到那間城市的七個區域的Prism Stone嗎?」新島真問著:「還有病根王國和燈火之星的秘密,妳們全知道嗎?」

「擁有扭曲時間操控決心創造空間改變心智建立現實無窮力量之後,玫兒玫兒所計算出的最後一個結果,就是這六樣神器具有一般的決心量擁有一百倍的Determination。」紫藤玫兒拿出了自己在高潭研究所印刷的機密文件說著:「這一百倍的Determination,主要足以毀滅這一切的事實,可以任由使用者將過去三千年來的事件通通改變,某些People會因此無法出生,或因為某種原因逃避了死亡、接受了死亡,換句話說,足以建立一個新的世界。」
「小福醬目前推測身上的決心領域量,還介於江戶川柯南、真中菈菈之間身上的量,那是十年用量的等級,幾乎是五倍的一般人的決心。」綠川沙拉說著。
「我知道的小福醬,有一次他創造了一個殺害大家的時間線,所以我很擔心他無法成為……」菈菈傷心的說著:「如果小福醬真的是壞人,他會被那些多出95倍的決心量給反噬著。」
「嗯嗯……就目前而知,我想知道的是哥哈企業的誕生和這件事有沒有關聯?」蓮說著。
「的確有關連的,如果你很早就讀了決鬥學院,你一定會在教科書上聽到,美國的Atari公司很久以前,1983年的時候造成遊戲世界的經濟危機了。」玫兒說著:「他們當時為了授權某個電影,做出了劣質的遊戲呢,當時的電子遊戲在美國失去了市場,所以貝卡斯在那之後的十年就一直當著畫家賺著他的資金。」
「妳不用跟蓮說了,貝卡斯在1978年拿到千年眼,當時在日本她可是全力宣傳決鬥怪獸呢!」雙葉說著,之後玫兒問了一個問題。
「妳看過『E.T.』嗎,就是它徒手撕掉了美國的遊戲經濟呢,沒有這個電影,恐怕就沒有戰鬥怪獸卡和法老王的傳說了呢!」玫兒說著。
「我只知道那是一個有關善良的宇宙人的故事,莫非跟那次泡沫經濟有關連嗎?」小春問著。


「哥哈企業……他一直都在壟斷這個世界的市場經濟,從日本吞併了海馬集團之後,我們所發生的一切奇蹟都在哥哈的控制之下。」這時蘿莉白鳥杏樹卻說出,似乎是她經歷過的一切。
「海馬集團還活得好好的吧?妳沒事吧,白鳥小姐,需不需要喝水?」蓮拍拍杏樹的肩膀。
「要是沒有了那場經濟泡沫時代,海馬集團就不會崛起,海馬剛三郎會失去他所賺來的一切,之後日本的內閣也會被哥哈吞噬,至於無名的法老王和神官瑟特,他們不會一起戰鬥到死亡為止……」杏樹說著:「我曾經在哥哈的掌控下,那時沒有任何企業能阻止哥哈集團,大家都得在哥哈怪獸下生存下去,眼看我被那些幹部們,就快要被洗腦手術屈服於社長的時候……」
杏樹拿起了口袋中的黃金星夢手機,從放置星夢頻道會員證的夾層拿出一張,類似於遊我、路克和露明的決鬥者ID卡。
「十年前,我被一個天使拯救,我得到了救贖,在那之後,那位天使好心地建立起了閃亮宿的都市,我被那些來自異次元的難民們一起生活著……」蘿莉杏樹說著:「直到了三年前,我發現了我的勁敵,星原宿的真中菈菈,她和Frisk Dreemurr一起攜手打造快樂的決鬥。」
「那個Frisk Dreemurr究竟是何方神聖呢?」蓮問著。
「你知道的啊,就是莫比烏斯之環,永恆的決心,當初把我、艾菈、美愛和小鳴拯救到這個世界的天使少年啊!之後我從魔術高中生黑羽快斗那邊知道的。」杏樹說著。
「你說快斗,你指的是怪盜基德嗎?」小杏問著。
「他答應我一件事,只要把莫比烏斯摧毀,哥哈企業就會毀滅,當時我還是不太相信他……但是我沒想到的,沒想到哥哈市突然誕生了!我心裡想只要利用燈火之星,消滅莫比烏斯之環的存在之後,就可以……保護閃亮宿成為唯一的淨土的說!!」杏樹突然流下了眼淚。
「不過十年前,創世神吉拉和破壞神達斯還在這裡籌備審判之日,很好奇莫比烏斯……到底是怎麼把從哥哈市的妳從過去中拯救呢?」連拍拍杏樹的頭問著,可是玫兒這回開了口。
「You也應該知道的啊,如果過去造成的事件發生了很嚴重的改變,是不會改變現在的歷史的,玫兒玫兒第一時間就發現蘑菇王國有時間旅行者了。」玫兒說著:「哥哈市,是來自經濟壟斷和經濟獨裁的平行世界的巨大城市,與其說是一個地區,倒不如是一個人類社會、經濟和娛樂的中心吧?玫兒玫兒就直說了,莫比烏斯干涉了三個時空,他們的一部份成為了現在所發生的事情!
「很難去了解英日語交雜講話的人傳達是什麼意思?但是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戰爭還沒有結束的原因了……」雙葉看著蓮說著,蓮腦子一陣思緒混亂,在原地發呆著。


「所以我想要打敗哥哈企業了,他們才是束縛著我們的惡魔。」這時王道遊我帶著上城龍久、霧島露明去博物館門票售票處。
「對,不過我覺得我們應該有時間可以放鬆心情下來,我們可以觀看每個阿斯特拉爾世界留下來的寶物,這些東西都是星光世界的遺產呢!」路克說著。
「是這樣沒錯啦,但是星夢博物館的門票超級昂貴啊……」蓮說著。
「沒關係,只要是星夢頻道偶像,白銀階級的人就可以享有兩成的折扣喔!」妹妹赤井眼鏡姐說著,她擺出了開心的笑容。
「我在閃亮宿上看過雨宮蓮、佐倉雙葉的星夢頻道紀錄,他們沒有什麼人氣嘛!」姐姐赤井眼鏡姐說著:「而且持有非法槍械和攻擊過赤井家族的人,已經在他們的紀錄上扣分了。」
「不然繪萌、凜花,我們一起拍跟怪盜團他們一起觀賞博物館,可以嗎?」未來說著。
「是可以啦,但是不能讓治安警視聽他們知道我們跟『怪☆盜☆團』合作嘛!」青葉凜花說著:「而且要說是秀盡的高中生,他們的新校長正好是大神田家族的教職員啊!」
「以前不是,前任校長是自由黨的支持者,但是獅童事件就被明智給……」蓮托起眼鏡說著。
「想問你們發明超速決鬥的那三位,哥哈的決鬥怪獸真的是很死板嗎?」萌黃繪萌問著。
「是啊,他們以前就是一回合只能一次通常召喚,而且規定魔法陷阱只能發動一回合呢!」露明說著:「不過你們的大師決鬥,看起來也是這個規則,為什麼你們會喜歡這麼死板的戰鬥?還是覺得那些對你們來說有什麼意義嗎?」
「想說也是呢,但是哥哈的怪獸卡、和我們世界所用的怪獸卡不是通用的,為什麼有必要做到這種事情呢?」雙葉說著。
「先和我們配合拍攝《奇蹟閃耀頻道》吧!」凜花拿起了手機支架,準備拍攝直播。


【東京巨蛋的選手村】
『奇蹟閃耀頻道,來觀賞星原宿的博物館吧!』閃亮啾出現在瑪莉歐的問號磚塊形狀的手機上,奇蹟閃耀組發布了她們每星期四的實況直播。
「想說瑪莉歐先生,你覺得閃耀組真的跟怪盜團協助嗎?」Ness跑進選手村,跟著瑪莉歐觀賞直播,「聽說花寺和佳她們說要提醒我們多多注意怪盜團……」
『我們是奇蹟閃耀組,今天我們過來了一位特別嘉賓出場囉。』影片中的未來、繪萌和凜花一起帶著遊我、路克和露明一起直播。
『我是王道遊我,這位是上城龍久和霧島露明。』遊我說著。
『我們是小學生的星夢頻道偶像,我們要一飛沖天,為大家帶來笑容!』露明說著。
『而我們今天有很棒的攝影組贊助呢,我們還要工商奧村速食的漢堡傑克霜精呢!』路克說著,而他們三個的出現讓Ness有點生氣。
瑪莉歐先生,快關掉直播,我不想看到他們三個!!」Ness憤怒的說著。
「你是說哥哈的那三位戰犯嗎?沒想到他們居然和閃耀組直播,應該是不可能和怪盜Joker合作了。」瑪莉歐說著:「但是我們還是看看情況吧,說不定這場直播後我們就能問問閃耀組一些事情。」
『今天我們要觀賞的特區是,聽說眼鏡姐之前的星夢頻道,允許男子們華麗演出的那個年代的『紀念特區』呢!』未來說著。
『而今天我們要觀賞的是,那時活躍的仁科一月所展示出來的寶劍,熾焰之劍。』繪萌說著。
『但是那時候不能用寶劍來直接攻擊喔,因為這只是演唱的道具而已……阿咧?』凜花還沒說完,就看到展示熾焰之劍的展示櫃突然被掃蕩一空,但展示玻璃櫃沒有破壞。


『是白色的明信片,上面寫著……『寶劍我就收下了,去找吧,我把財寶放在寶可夢之門上。怪盜基德,參上!!』不好了,凜花、未來,要報警嗎?」繪萌突然驚慌失措地問著。
「連基德也來亂奇蹟閃耀組的事情了嗎?」瑪莉歐叫住了Ness,「你去通知治安警視聽他們的人,我知道中森警官一定會過來抓基德的。」
『不好了,按讚計量條似乎滿了,但是現在是沒心情做演唱會啊!』凜花也驚慌失措地問著。
『那麼凜花姐姐,我可以修改一下妳的星夢手機嗎?』遊我問著。
『你要做什麼啊,都已經搭載了超速決鬥的規則了,不是嗎?』凜花拿起星夢頻道手機給遊我看,遊我注意到了決鬥者APP和異世界導航APP。
『我可以把妳們和Meltic Star傳送到……那張明信片所描述的位置上。』遊我說著,並開始打開哥哈生產的筆電,開始給星夢手機輸入奇怪的演算法。

【拍攝現場】
「遊我,你偏偏要在這種時候來展示你會改造手機決鬥盤的能力嗎?」拿著拍攝腳架的蓮根由我說著,但是遊我打算不理會蓮。
「小蓮,我想遊我知道使者之門的所在處呢,他說不定正在幫我們呢!」雙葉拍拍蓮的肩膀。
「可……可是眼鏡姐不會允許這件事發生吧?」幕後拍攝工作的菈菈看著美莉。
「嗯嗯,但是我通知了兩位眼鏡姐之後就沒有回應了。」美莉說著。
「玫兒玫兒知道,遊我他能影響永轉機造成的現實,就應該有能力破解阿斯特拉爾加密演算法,那些東西是從地中海地區的『美索不達米亞』中神官研發的六十進位演算法,加以利用歷代數學家的研發技術……」玫兒解釋了星夢手機的修改權限,但是說到這裡,遊我突然滿腦子一頭霧水。
「前面的四乘三的矩陣,似乎不是哥哈雙重召喚方程式呢!」遊我開始說出玫兒也聽不懂的技術,不過蓮很快就回答了。
「既然沒辦法用二元一次聯立方程式,可以嘗試給電腦解開三元一次聯立方程式。」蓮說著:「四乘以三的矩陣,如果真的算出來了,就可能是加密法的授權碼。」
「我正好在十二歲的時候就有這個解密工具了。」雙葉拿出星夢手機:「碼語者,試試看APP,設置!!我看看啊……」
之後雙葉給遊我觀看破解碼,而遊我在哥哈筆電上輸入破解碼,開啟星夢頻道的修改模式。

「話說你真的知道小偷的藏身處嗎?」凜花問著:「不過我聽說怪盜基德會把寶物放到其他地點呢!」
遊我一臉疲倦的樣子,然後在筆電上的修改視窗上,看到了不可思議的訊息。
「按讚計量條已經被修改到可以進入聖安奴號了,我想應該可以過去,不過,那裡有一個很強大的決鬥者氣息在那裡。」遊我說著。
「我一定要跟去。」這時候跟在玫兒身邊的沙拉說著:「我聽小未來說了,如果有機會見到安娜,我想我一定要跟她說一聲道別才行。」
「據說那個決鬥者,是個黑暗決鬥者,妳這樣還要跟過去嗎?安娜公主明明就死在這種決鬥模式的說……」雙葉叫住了沙拉,並看著遊我的筆電說著。
「我一定要復仇,既然賽菲羅斯……他殺了安娜……」沙拉生氣的說著。
「我們一定要讓安安的靈魂安息才行啊!」玫兒說著。

之後星夢頻道演唱會的門開啟了,因為遊我的修改,怪盜團、星夢頻道偶像和超速決鬥者們前往使者之門……


【神奧地區水脈市,寶可夢中心商店街】
「小火焰猴,我在這裡買一堆厲害傷藥回來,以籌備本小姐在下一個道館的館主對戰喔!」菁英訓練佳安娜正在照顧她最喜歡的寶可夢們,突然間有位見習訓練家過來了。
「嘿呦,妳今天還是挺打起精神的嘛,安娜小姐。」這位穿著類似人間界的Pokemon GO虛擬訓練裝備的黑髮黑肉少年說著:「我今天有照大木博士的指示,收服了很多強力的寶可夢呢,當然得先要寶可夢對戰吧,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小豪,大姐姐看你這麼認真,倒是讓我想起了以前的勁敵訓練家呢!」安娜說著。
「以前的勁敵嗎?可是妳不是從俱樂部出生的小孩嗎,怎麼會有勁敵呢?」小豪問著。
「我記得是一位黃色雙馬尾,令人討人厭的女生呢。」安娜說著:「但我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位叫做……伊莫(日文諧音:繪萌)的訓練家怎麼跟我道別的呢?」
「妳說伊莫啊,我好像在這個俱樂部的兒童們,沒見到這個訓練家呢!」小豪說著。
「我想知道伊莫在哪裡呢,雖然說你們究極異獸防衛隊的小智鐵定辦不到,本小姐想和伊莫進行偉大的寶可夢對戰啊!」安娜說著。
「那就包在我身上吧,我想全神奧或迦勒爾的叫伊莫的,一定有很多個吧?」小豪前往了通訊裝飾,打算查詢安娜記憶中的片段人物。
「你運氣很好啊,連水君都收服了呢,一個叫小氣鬼繪萌的,應該查的到吧?」安娜不自主地用平假名念出伊莫這個字,但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但是為什麼?我覺得伊莫這個人……她好像是以華麗大賽為生的訓練家吧?但是自己好像又不是協調訓練家?星夢頻道偶像……感覺好像在那裡聽過呢?)」安娜想起了模糊的記憶。
「話說那個最近沈船的聖安奴號,似乎好像毫髮無傷地過來水脈市了,妳應該不會靠近這邊吧?」小豪問著安娜,安娜似乎想起了什麼。
「我記得好像有六位訓練家因為那裡的寶可夢被打成重傷吧?本小姐沒記錯的話,等一下!那個叫未來的迷你裙訓練家,似乎好像……」安娜似乎想起了什麼。
「放心吧,她不會和伊莫扯上關係的……」小豪說著。

【聖安奴號,貴賓室艙門上】
「原來這就是基德大人給予的,要交給我委託保管的熾焰之劍呢!」亞圖姆拿著怪盜基德偷走的寶物說著:「另一個我自己,應該知道要怎麼對付Meltic Star了吧?」
「只要你身上的母親,她徹底同意的話,應該我們精心設計好的古典決鬥(Royale Duel)就可以拖住時間,沙拉一定會想辦法用那場決鬥的優勢的。」身旁賽菲羅斯的意識說著。
「那可是從病根國王那邊完美複製出來的傑諾娃細胞的試管罷了,你母親一定在遙遠的地方看著地球遭受同樣的命運吧?」亞圖姆說著。
「克勞德一定會看著這顆星球的敗北的,這就是他與我作對的代價啊。」賽菲羅斯說著。

「亞圖姆大人,該迎接貴賓了,這應該會是史上最精采的戰鬥呢!」魔女莉卡叫住了貴賓室的亞圖姆,亞圖姆裝起了哥哈集團的決鬥盤,拿著不明的手提箱。
AIBO,不……名為武藤遊戲的舊容器,我很快就會擺脫你的魔掌了,我會將所有的希望就贖回來!!」亞圖姆張開了他身上灰色的片翼,開啟了決鬥室的大門。


那個該死的,馬上給我現出原形來!」沙拉準備好牌組和吉他形狀的決鬥盤怒吼著。
「你明明知道賽菲羅斯室痛下很多克勞德身邊的人的兇手,你難道真的要和他合作,毀滅星球的嗎?」繪萌問著過來的亞圖姆。
「當然了,你們也看到了吧?決鬥造成的進化已經導致人類墮落的開始了,為了打敗人類的自私,唯有破壞人類的文明才行。」亞圖姆說著:「妳一點都不想要回歸初衷,是嗎?」
「那是當然的啊,誰還想一回合只召喚一次怪物的呢?對吧遊我,你說幾句話吧?」玫兒帶著遊我、路克和露明過來說著。
「別再這樣任性下去了,遊戲前輩,你現在的想法和哥哈他們的,根本就一模一樣。」遊我說著:「超速決鬥和大師決鬥都有一個目標啊,我們一定要脫離原始的……」
「你還有臉說呢,雖然很感謝你是超速決鬥的發明者,但是光是這樣還不夠呢!」亞圖姆說著:「當然要將整個大師決鬥,和你充滿衝突感的超速決鬥結合起來,才是淨化決鬥的崩壞。」
「別胡說了,亞圖姆先生,這不是我所認識的無名的法老。」怪盜Joker大喊著。
「我都知道了,你從光之戰士之劍的處決下逃離的消息,從和佳那邊打聽到了。」亞圖姆說著:「不過你想拯救這個已經被打破的大師決鬥,卻還要隻手消滅規則嗎?」
「那些都只是一時的氣話而已,Joker想要做出來的,是想要大家都能享受的大師決鬥。」怪盜Noir說著:「雖然中途遊我先做錯,他知道不能干涉大師決鬥這件事,他也不是反省了嗎?」
「有嗎?他只不過想要的,是用自己的方式勝利罷了。」身旁的魔女莉卡說著。
「你覺得呢,遊我,其實當初超速決鬥是為了大家著想的吧?」怪盜Panther抱住遊我問著。
「嗯,遊戲前輩,超速決鬥不是你想的那樣,而且也有很多缺點在哥哈的怪獸上,我們只是認同這個理念來用超速決鬥的模式決鬥罷了,這都是大家說好的。」遊我嘗試說服亞圖姆。
「這樣啊,果然跟哥哈的他們,撕破臉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亞圖姆說著:「那麼,如果大家都用我原來的決鬥理念來決鬥,你的感受是什麼?」
「我接受,但是做為交換,我要用自己的軀體和賽菲羅斯的控制權,作為賭注!」沙拉說著。
「沙拉拉,You知道你在亞圖姆姆面前說什麼嗎?」玫兒說著:「根據玫兒玫兒的研究,亞圖姆的戰鬥風格在實際上的戰術上根本毫無應用啊!」
「當然了,要進行古典決鬥,第一條規則就是得用船上,來自初屆戰鬥城市大會上的牌組進行決鬥。」亞圖姆說著:「第二條規定,第一回合可以進行抽牌,而且我方只有一次可以在失去2000點生命值的情況下,消耗自己的精神力來任選一張卡片加入手中。
「那就表示雙方都有『命運抽牌』這個屬性可以使用了吧?」怪盜Navi問著:「沙拉,我想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我們有亞圖姆的能力耶!」

亞圖姆拿出手提箱,給沙拉和玫兒挑選四副牌組的其中一樣。
「不過終究王的僕人當然是給我使用了,你找不到打倒瑪哈特的方法。」亞圖姆說著。
「你還記得七大設計教主孔雀舞的前夫嗎?」沙拉說著:「我要用城之內克也『劍聖—赤膊的基亞‧弗里德』來跟你進行一決勝負吧!」
「居然是城之內……沒想到我居然違背他的意志,啊啊啊……」亞圖姆想起了某個痛苦的回憶後,突然一陣頭痛,之後還是堅持決鬥,「沒關係,反正屬於AIBO的,也要被奪走了。」

「那個是道館戰鬥場嗎?」「怎麼好像在打PTCG啊?」「看起來不是啊……」帶著寶可夢們的觀眾們似乎看著沙拉和亞圖姆準備開始在戰鬥場上決鬥。
我一定要為安娜安息,我非要亞圖姆回歸冥界不可……」沙拉說著。
真是刺激,就像那場戰鬥儀式一樣!!」亞圖姆擺出自信的表情說著。
「古典決鬥!!」

亞圖姆 LP 4000 沙拉 LP 4000


「我的回合,抽牌!」亞圖姆率先進攻,「我發動魔法卡,『強欲之壺』,從牌組上方抽出兩張牌!順便告訴你啊,因為這裡是不同的鑰匙世界,永轉機的效用無法在這邊封印啊!」
「我就知道……」沙拉心裡有底的說著,亞圖姆有七張手牌。
「發動魔法卡,『黑魔術的布幕』,支付一半生命值……」亞圖姆的LP從4000降到2000點,準備特殊召喚他最得意的王牌,「從牌組特殊召喚,從傑諾娃細胞的詛咒中解放出來的王之僕人啊,聽從我等法老的呼喚,出來吧瑪哈特!『黑魔導』!!」
LV.7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古典怪獸格3。
「覆蓋上兩張裏側表示的卡片,我還剩下四張手牌呢,換你了,那個崇拜七大設計教主,AIBO的少女啊!」亞圖姆很快地就結束了這一回合,似乎布置了什麼可怕的陷阱。
「輪到我了,抽牌!!」沙拉有六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再來發動裝備魔法,『融合武器村雨刃』,攻擊力增加800點。」
LV.4 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 攻擊 1800→26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古典怪獸格3。
「你剛剛裝備了魔法卡對吧?『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的效果發動了……」亞圖姆打算用基亞弗里德無法裝備卡片的特性破壞沙拉的戰術。
『融合武器村雨刃』的判定,這張裝備魔法不會被破壞魔法卡的效果給摧毀掉,就像當時我和安娜、玫兒的約定一樣,我們都是永不墜落的流星呢!」沙拉說著,村雨刃已經和基亞弗里德的手刃結合了起來,變得更鋒利了。

「本小姐看看啊,這似乎不是寶可夢對戰啊!」菁英訓練師安娜偷偷的跑到甲板上觀賞決鬥,「不過那為綠毛小姐,為什麼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痛苦呢?!」

「戰鬥階段,『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黑魔導』發動攻擊,劍聖一閃!!」沙拉也很快地發動了她的攻擊,基亞‧弗里德衝向黑魔導前。
「妳剛剛是不是喊了攻擊了吧?」亞圖姆說著:「很抱歉,我覆蓋的卡其中有,『神聖的防護罩—鏡反之力—』,反擊吧,這麼一來妳就輸掉了!」
基亞弗里德似乎被陷阱卡炸成碎片了。
「進入主要階段二,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從剛才被摧毀掉的『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復活到戰場上,覆蓋上一張卡片,回合結束了!」沙拉準備進入結束階段,但是……
LV.4 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 攻擊 18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古典怪獸格3。
「很抱歉,我剛剛覆蓋的另外一張是,『砂塵大龍卷』,選擇場上的後台破壞,之後從手牌覆蓋一張牌!」亞圖姆也順手干擾了沙拉的戰術了,「由於我失去了2000點的生命值,現在可以發動了命運抽牌!」
「我的『鎖鏈飛鏢』……」沙拉的陷阱卡被破壞了。


「我的回合,接招吧,命運抽牌!!」亞圖姆使用自己的魔力抽牌,有四張手牌,「我要將場上的『黑魔導』作為祭品,進行升級召喚,『混沌魔術使』,這傢伙為對象的怪獸效果,都會被無效化,妳是無法打倒他的,綠川沙拉!」
LV.6 混沌魔術使 攻擊 2400 守備 19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古典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黑魔術之帷幕』,支付1000分生命值。」亞圖姆的LP從2000降到1000點,「從墓地復活甦生於場上,再生吧瑪哈特,『黑魔導』!」
LV.7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古典怪獸格2。
「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造反劇』,我要在本回合控制妳的『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到回合結束為止。」亞圖姆控制了沙拉的怪獸的控制權。
「不好了,這樣沙拉拉會……」玫兒擔心沙拉會輸掉決鬥。
「不會有事的,因為我方的戰鬥階段,因為『造反劇』的效果只能用搶來的怪獸攻擊,『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對星夢頻道偶像們直接攻擊!!」亞圖姆用沙拉的下級怪獸直接攻擊,刀鋒割傷了沙拉的手臂,沙拉用手臂抵擋攻擊。
「果然是黑暗決鬥嗎?你為什麼就想要這麼殲滅我們呢?」沙拉說著,她的LP從4000降到2200點,手臂突然流了幾道鮮血的傷口。
「遇上這種攻擊還能活下來的,也就只有異界的傳說英雄王了,不過他們的後代全死了,就在小豪和巴克拉的肆虐下……」亞圖姆試圖刺激怪盜團們,「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
「這時候『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的控制權被奪回來了,雖然我無法使用生命值減少的理由進行命運抽牌,但是如果這樣的話……」沙拉說著。
「雖說決鬥的時候能用到手,但是妳剛才的舉動,像是不想戰鬥的意願吧?」亞圖姆嘲諷著。
「輪到我了,手臂有點痛啊,抽牌!」沙拉有三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荒野的女戰士』,發動裝備魔法,『團結之力』給予該怪獸提升1600分攻擊力!」
LV.4 荒野的女戰士 攻擊 1100→2700 守備 12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古典怪獸格4。
「翻開場上的速攻魔法,『次元魔法』,我要將場上的『黑魔導』作為解放,從手牌特殊召喚!從聖杯的妖精締結契約的少女,現在繼承王之魔術僕從的力量,出來吧瑪娜『黑魔導女孩』!!」亞圖姆特殊召喚了很色色的怪獸,但是黑魔導女孩還在看龜仙人持有的本子發情。
LV.6 黑魔導女孩 攻擊 2000→23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古典怪獸格4。
「人家想要一個人摸自己的胸部嘛!主人拜託趕快解放我吧,我還想和路人甲發生關係啊!」黑魔導女孩一臉不屑的臉神看著亞圖姆。
吵死了,身為一個魔法少女兼差魔術師的弟子,是要給決鬥者當性玩具的嗎?」亞圖姆不甘示弱的嗆了黑魔導女孩,「在那之後『次元魔法』的效果尚未處理完,我要將場上的『荒野的女戰士』破壞掉,用魔術的人偶碎片反擊吧!!」
「真的要這樣做嗎?」黑魔導女孩不情願地用魔術的光線攻擊荒野的女戰士。
「就是現在,『荒野的女戰士』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特殊召喚1500點攻擊力以下的戰士怪獸,你還記得妳那個老是送人頭的精靈嗎,出來吧『翻弄的精靈劍士』!」沙拉從牌組叫出了亞圖姆初期的怪獸出來。
LV.4 翻弄的精靈劍士 攻擊 1400 守備 12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古典怪獸格4。
「我要將『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設置為守備表示,聽我說『黑魔導女孩』,妳不應該站在這邊被片翼的天使駕馭著啊!」沙拉試圖跟黑魔導女孩溝通,但是黑魔導女孩不理會沙拉。
「真是抱歉,她是隸屬於我這邊的魔法少女,就像聖杯造成的影響一樣,她也是逃離不了跟奧雷卡爾克斯戰鬥的命運……」亞圖姆說著。
「但是丘比……他可是用這點殺了真崎杏子啊,你知道她為了阻止這場計畫嗎?否則夏威夷會變成一片廢墟啊!!」沙拉突然用遊戲先生的經歷訴說杏子遭遇的意外。
「沒關係,瑪娜,她只是用來阻止瓦爾普吉斯之夜和審判之日罷了,乖乖聽我的話。」亞圖姆對著黑魔導女孩說著。


這時的黑魔導女孩卻流下了眼淚,她也是被這位名叫真崎杏子的決鬥者使用過。
明明我們說好的……為什麼要殺她,為什麼要和我有同樣的命運?」黑魔導女孩說著。
「我的回合,抽牌!!」亞圖姆有一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黑森林的女巫』!」
LV.4 黑森林的女巫 攻擊 11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古典怪獸格2。
你不覺得空虛嗎,王子殿下?那是你在現代中做珍貴的東西啊……」黑魔導女孩說著。
「首先,『混沌的魔術使』『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發動攻擊……」亞圖姆命令怪獸發動攻擊,但是黑魔導女孩架住了混沌的魔術使。
你真的要捨棄那個『看不見又看的見的東西』嗎?那可是城之內君的友情啊!!」黑魔導女孩似乎被混沌魔術使粗暴地彈開了,但是混沌魔術使似乎射偏了。
「BOOOM!!」光束攻擊到翻弄的精靈劍士身上,但是因為怪獸效果沒有被破壞。
『看不見……卻又看的見的東西』,那到底是什麼呢?」沙拉看著亞圖姆的怪獸發生爭執,似乎看不見他們的友情存在著,沙拉的LP從2200降到1200點。
「既然『黑魔導女孩』是不願意攻擊過來,我想也就算了,妳真的是個天才呢,不過馬上就要完了,我將結束這一回合,瑪娜,就算在怎麼針扎都沒有用……」亞圖姆說著:「創世!!
亞圖姆發動了混沌魔法,黑魔導女孩似乎遭受精神攻擊。
「啊啊啊……王子殿下住手,我們必須要讓…對方…知道……」黑魔導女孩突然倒在地上針扎的說著:「我們…友情的力量……」


「看不見……就向當時的安娜,她閉上了雙眼,宣告著與這個世界的離去……為什麼我這麼愚蠢呢?」沙拉心裡想著,「如果我在他們面前倒下,遊戲就結束了,想想看那種世界究竟是怎麼樣的?」
沙拉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不敢去面對自己的勝負,似乎快變成了膽小鬼般。
「就像當時的露琪娜一樣,是一種已經沒有救的眼神……」Joker說著,但是未來卻阻擋著他。
「不會的,我們一定要讓大家知道的……安娜留下的血,不是徒勞無功的!」未來說著。

「安娜留下的…血?如果我認得這個氣味的話,除了自己的血,我的確聞到了這個東西,那是一個無法形容卻又記得起來的味道。」沙拉似乎聞到了什麼。

「為什麼只是個寶可夢對戰會死人呢,這就是另外一個世界賭上性命的戰鬥嗎?」菁英訓練家安娜看著沙拉,忘記自己兩人是朋友了。
這時候沙拉從氣味的方向睜開眼,看到了安娜在旁邊加油打氣。
安娜……我們Meltic Star絕對不是這樣的結果啊……簡直就是糟透了……」沙拉說著。
「為什麼我總是想起一些悲傷的事情呢?」訓練家安娜似乎想起了什麼?
如果我輸了……真的有必要傳達某種想法給大家嗎?對了,當初安娜也是,她放手一搏的樣子,才是Meltic Star的風格呢!!」沙拉看著安娜,發現安娜轉世重生了,似乎要準備說某句話……


「不用擔心,已經沒事了,我已經得到了決鬥四天王的認可了,現在我們正從星夢手機轉播,他們會觀看這場戰鬥,要是出了點意外,法老的名譽可能會一敗塗地吧?」沙拉說著:「在高潭市的紫藤玫兒,她不是已經過來了嗎?妳一定會很開心地吧?」
「這段記憶,好像自己有說過的樣子……」訓練家安娜說著,似乎想起來自己是誰了。

快想起來自己是誰吧,以那個赤城安娜的身分活下去,我們一定要讓大家知道,自己留下的血啊!!」沙拉說著,「我的回合,抽牌!!」
怎麼會,我真的是……不,本小姐就是本小姐啊!!」安娜突然留下了眼淚說著。
沙拉手上有兩張手牌。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強欲之壺』,從牌組上方抽出兩張牌!」沙拉有三張手牌,「我要你見識一下,欺負淑女的下場是如何,亞圖姆君。」
「搜雷瓦多卡……」亞圖姆似乎不在乎的說著,但是……
「發動魔法卡,『拘束解除』,我要將場上的『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作為解放,我再也不想被回憶和過去蒙蔽著,我要用我的雙手創造未來!!『劍聖—赤膊的基亞‧弗里德』!!」沙拉特殊召喚曾經城之內克也的強力怪獸了。
LV.7 劍聖—赤膊的基亞‧弗里德 攻擊 2600 守備 2200
地屬性,戰士族,特召怪獸,在古典怪獸格3。
「妳該不會想要用裝備魔法破壞場上的怪獸吧,可是『混沌魔術使』的效果可是免疫這類的對象呢!」亞圖姆說著,但是被沙拉打斷。
「你還記得『歐西里斯的天空龍』『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太陽神的翼神龍』最大的弱點是什麼嗎?那三位孩子都有教你啊,就算你不知道的話。」沙拉說著:「發動速攻魔法,『閃電雷擊』,捨棄手中的『無賴者傭兵部隊』,破壞你場上的全部怪獸。」
「怎麼會?瑪娜,快阻止他們啊……」亞圖姆說著,閃電劈向了甲板上的怪獸。
「謝謝你,把王子殿下從無盡的黑暗中救了出來……」黑魔導女孩在一陣電流下,向天空化為碎片祝福著沙拉和安娜。
「這麼一來你場上就沒有怪獸了,神是無法給予自己無敵的抗性的,就算是對駕馭者的野心也是相對的脆弱,『劍聖—赤膊的基亞‧弗里德』對亞圖姆直接攻擊!!」沙拉用怪獸的劍斬斷了亞圖姆寄宿著傑諾娃細胞的項鍊。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亞圖姆的LP從1000點歸零。


為什麼要堅持投靠著罪惡的光之化身呢?你知道代價有多大嗎?」眼中被叫做AIBO的武藤遊戲在亞圖姆的腦海裡說著。
「我只是想要你平安無事……我不想再讓你受苦了……」亞圖姆突然落淚地說著。
你胡說,你只是試圖想把我們最珍貴的回憶當成古董在埋葬而已。」眼中另外出現的城之內克也說著。
「城之內君,我可是一直都想念你們啊,為了保護你們不受零點逆轉傷害……」亞圖姆跪下說著,似乎擺出了一副很後悔的表情。
那為什麼要付出一切的辛苦作為代價呢?你只是順從你的守護獸的願望而已,你從來都沒有實現自己的願望啊。」眼中的真崎杏子賞了亞圖姆一道耳光。
「杏子,當時奧雷卡爾克斯的事件,我真的錯了,但是我想彌補……」亞圖姆說著。
這種老古板的思維,難怪會在兩次的戰爭中淘汰掉,所以我說古埃及不是最強的文明啊!」眼中的海馬瀨人用一種更鄙視的眼神看著亞圖姆。
「你不是從現代找我了嗎?你不是比我更殘忍嗎?」亞圖姆憤怒地看著海馬。
我對你失望了,遊戲BOY,你把我的遊戲糟蹋城廢墟了。」眼中的貝卡斯‧J‧克羅佛多對亞圖姆失望的說著。
「要是不修改規則,大家都會失去笑容的決鬥啊!」亞圖姆回應貝卡斯。
你的最強牌組,也才只有這個極限而已,我已經看走你了,遊戲先生。」眼中的遊城十代看著亞圖姆絕望的眼神。
「你的HERO才是真的毀滅世界的理由啊,十代你不夠堅強啊!」亞圖姆看著十代離去。
說同步毀了世界的人,加入燈火之星發明了連結召喚的人,他們都是什麼樣子!」眼中的不動遊星看著亞圖姆絕望地哭出來。
「但是,就因為你的同步開始出現,我的決鬥會……」亞圖姆哭著對遊星說。
創造並不等於破壞,要懂得一飛沖天才是決鬥者,遊戲你已經不是了。」眼中的九十九遊馬看著亞圖姆沮喪著。
「為什麼,你們才是毀滅世界的真兇,大家都得仰賴著你們?」亞圖姆問著遊馬。
因為只要做錯一件事,就很難再回去改變自我了……不是嗎?」眼中的榊遊矢給亞圖姆找時間記取教訓。
「我只希望自己能在這個創傷上彌補罷了。」亞圖姆懺悔著,覺得自己做的比遊矢過分。
要記住,後輩會有缺點,一定就是從你身上取得的,這就是連結感知。」眼中的Playmaker似乎摸摸亞圖姆的海星頭。
「你永遠不是我們的一份子,就因為如此,我們才有開戰的可能啊……」亞圖姆看著Playmaker似乎對他很難過。
我們這麼用盡全力,把你從那絕望的命運中創造出被奪走的未來,結果你給我的是什麼樣子?」眼中的Lucas看著亞圖姆憤怒的說著。
「那才不是被奪去的未來,那是末日……」亞圖姆說著,似乎對Lucas很後悔。
你這個任性狂、自私鬼,才不是我那仰望中的決鬥王哩!」眼中的Ness看著亞圖姆非常生氣的說著。
「自私的是海馬,不,神官瑟特奪去了我的一切啊!」亞圖姆想對Ness解釋。
只有一個決定,那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不過也沒希望了,畢竟亞圖姆是決鬥白癡!」眼中的Frisk說著,似乎要對亞圖姆做出最後的決定。
「那個決定能挽回一切嗎,快說!!」亞圖姆看著Frisk問著。

你要當上一個守護決鬥,然後讓他變得更加進步的守護神呢?」作為瑪格麗特的妹妹,拉斐妲的分身,卡蘿莉娜問著亞圖姆。
還是,你要選擇破壞這一切幸福和美滿呢,只有這個決定可以讓你繼續。」拉斐達的分身,芮絲汀娜說著,似乎要法老王做出最後的審判。
「為什麼要守護?為什麼還要破壞,不是已經沒有路可以選擇了嗎?」亞圖姆說著。
「因為那是你的羈絆所選出了『命運之門』啊。」卡蘿莉娜說著,她和芮絲汀娜準備合體。
「要是放棄的話,會有很嚴重的後果。」芮絲汀娜和卡蘿莉娜合體成拉斐妲的樣子。
「這是你執迷不悟所造成的後果,我們將斷絕你所有的連結感知。」拉斐妲說著:「不過,你大可引導新的決鬥者,讓他們走上創造和破壞的道路,你希望王道遊我,會是下一個嗎?」


「看來亞圖姆似乎在反省呢,遊我……」路克拿起了劍梢後,似乎看到遊我不該出現的表情。
看來勝負已分了呢,這會是一個將崩潰的系列,哼哼哼……」遊我用一個更中性的聲音說著,似乎不是石橋陽彩的聲優,反而像一個女性配音。
「嘿嘿,遊我,你是不是被哥哈給?遊我?」露明叫住了遊我的名字,但是遊我卻擺出了自己黑暗的紅眼神看著大家。
只要高橋和希的宇宙崩潰,我將會把這個系列徹底的泡沫化,不單單是核心次元和鑰匙次元而已,整個跟高橋和希式決鬥的多元宇宙,我會把他們當成消費性毀滅的一般摧毀掉!」遊我說出了只有打破第四面牆之人才會聽懂的話語。
「遊我,別亂說話可以嗎?你是不是嗑了太多漫畫書了?」Joker問著遊我,但也察覺到遊我不太對勁。
一切的開端,漫畫原作《遊☆戲☆王》真正的核心角色已經被憤怒、絕望的感情感染的證明了,只要利用這一點,或許可以把這個系列摧毀掉。」似乎是被什麼附身的王道遊我似乎改變了髮型,似乎頭髮變得有點雜亂了,「你知道這個平行地球,人類所研究的次元感知領域,就是要找出第五位主角為什麼間接摧毀名譽的原因啊,從那開始,流亡在次元縫隙的我,總算式找到了一個適合的容器,本來這個容器可以決定系列作的繼續……
「你不是遊我,你把王道遊我怎麼了?」Navi問著神祕少年。
「過去,因為你們的多元宇宙盛行,我們《人造昆蟲KABUTOGORG VxV》因此少了核心的故事,人氣完全往你們這邊崩壞,我天野河流星因此被當成次元病毒程式,不過這些年來,我本來是試圖往你們那個異聞次元和其分支侵略的,沒想到上了時空管理局魔導師的當,我被琳蒂那傢伙狠狠地羞辱了。」名叫流星的另外一個人格說著:「不過我也發現了一件事,如果把主角的形象摧毀掉,那麼這個關聯的故事鐵定會收起來,草草完結,否則主角不管是死是活,都會像神那樣被崇拜著,他們就是天生的贏家啊!」
「居然從遊矢崩壞那裡……發現了這麼殘忍的事實……」Joker默默地說著。
「但是有好的決定就一定有壞的決定,壞的決定一定要合理化,壞人的偉大才會延續好人的仁慈啊,只要把這一切的因果關係破壞掉,我就是這個系列宇宙的王!」流星說著。
「但是吉拉和達斯呢,他們只是工具嗎?」Joker生氣的問著。
「對啊,想讓好的決定因此墮落下來,就得在新的災難引入不合理的情節啊!」流星說著:「多虧了我說服高町奈葉和菲特,她們才有決定破壞這一切啊!」
「你胡說,把王道遊我還給我們!」Navi大喊著。
「這一步已經下好離手了,起手無回大丈夫啊,你們也懂的!」流星說著,看著亞圖姆昏過去,似乎也明白了什麼,「順便一提,那個病根之人的組織,也是從花寺她們『最壞的結果』引入這個世界的……不過無名的法老已經做出最好的固執了,希望故事的流程不會被感染到最糟的地步啊!」
天野河流星說完,拿起哥哈的決鬥盤,似乎叫出了某個甲蟲形狀的玩具車離去了。
「等等等一下,露明,遊我有以前這樣發瘋過嗎?」Navi問著。
「那不是『他』的戰鬥怪獸啊,他喜歡魔法少女和機器人的怪獸啊!」露明似乎嚇到腿軟了。


2020年8月3日,星期一。
【淺草病院中心,亞圖姆恢復了自己的意識】
「你醒了啊,亞圖姆?」這時候的天使彼特,身為鬥士的天使照顧亞圖姆的生命安危。
「啊啊……是鬥士們啊?」亞圖姆站起身子來說著。
「等一下,你還不能站起來啊,被那種設計的遊戲攻擊到的後果,醫生還在評估啊!」女神帕露蒂娜,身為彼特的上司安撫亞圖姆。
「我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項鍊似乎不見了,那個傑諾娃細胞……」亞圖姆說著:「我記得我和怪盜團他們決鬥啊?」
「戰鬥已經結束了,實際上中森警官已經包圍了聖安奴號了。」黑色彼特說著。
「蓮他們、未來他們、還有遊我他們……應該沒事吧?」亞圖姆問著,彼特似乎原諒的他的行為。
「你先接受醫生和心理師的治療吧,他們或許可以說點什麼?」白色彼特說著。
「要放著不管嗎?很擔心警方介入這件事情……」亞圖姆摸著帕露蒂娜的手說著。
「很不甘心嗎?你要悲傷的話,或許只能是現在了,為了救你出來……」帕露蒂娜放下亞圖姆的手說著,亞圖姆開始想念大家哭泣。
「うああああああああ!!」亞圖姆似乎像小孩子般哭了出來。

為了拯救這個秩序,為決鬥的規則戰鬥,為甚麼我的內心要如此脆弱呢?
決鬥者為了大家的理念而戰,卻逃避不了進化的代價,所以你們能原諒我吧?
這明明是我最自豪的,我不明白,已經搞不清楚了……
就因為事實正是如此,為什麼我還是會認同決鬥的進化呢?
神啊,請讓我安靜的懺悔,與你們並肩作戰贖罪……

「小帕,看來小蓮君的事情真的不能不管呢!」貝優尼塔看著帕露蒂娜說著。
「認真的想問一下,妳說『雨宮真的不能作為主角戰鬥』,是有什麼原因嗎?」帕露蒂娜私下跟貝優尼塔討論。
「那是一個十二年前的悲劇了,那時候真的把橫濱以東的地方,也就是現在的新童實野市……」貝優尼塔想起了不好的故事,「不過沒有這件事,或許不動遊陽的兒子不會成長呢,也沒有一個劈腿問題的水管工願意開D輪了。」

這個世界即將面臨有關決鬥存亡的戰鬥了,與王道遊我的關係變得更好了。

在那之前:
作為安伯拉魔女,因為父母害怕詛咒而領養的蓮,曾經也是被稱作惡魔飼養的男孩,不過不像露克那樣感到自豪,反而害羞不敢振作,今天是他就讀菲諾奈附設小學所經歷的校外教學,不過海馬集團在海馬樂園打算正在進行一場『偉大的計畫』,這個計畫會引起災難嗎?生命遭受岌岌可危的海馬圭平,居然被瀨人社長拋棄?他的命運由年幼的蓮來拯救嗎,還是,為了開啟命運之門,得失去重要的東西呢?

{童年篇,萬物平衡的力量}

創作回應

戒子
看著龜仙人的本子發情...這句我笑了~哈哈
2021-05-12 14:48:07
可可羅
當初設定黑魔導女孩就是色色的怪獸卡,不過後面就比較嚴肅一點了
法老後悔的那一段就是參考戒子的漫畫的
2021-05-12 15:00:30
戒子
不好意思,問一問、為甚麼是最後寫的遊戲王小說?
2021-05-14 02:16:50
可可羅
考慮到未來的生崖問題,我發現大學的四年沒有更多時間可以編寫續作或外傳
所以有嘗試考慮這個篇章是最後的結局
2021-05-14 10:01:5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