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十天

可可羅 | 2020-12-21 20:49:23 | 巴幣 1006 | 人氣 247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葛飾區龜有市,蘑菇王國大使館】
公園的人在哭拿鐵!!」貴賓犬拿鐵跟克勞德說著,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們拜託亂鬥士照顧拿鐵,不過克勞德等人不需要聽診器就能聽到生病的拿鐵在講什麼?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病根之人又在我們四周做亂了!」天使彼特帶著公主薩爾達、水管工瑪莉歐看著公園附近有沒有什麼異常。
「沒想到那個叫拿鐵的導航器最近也是病得很嚴重,不過加上我們算是為光之美少女盡一份心力了。」瑪莉歐說著。
「你們有沒有覺得,病魔怪的感染途徑跟我家鄉星球上的『星痕症候群』一樣啊?」克勞德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
「你說你覺得是『宿敵』造成的事件嗎?但是我覺得風格沒有關係啊!」薩爾達公主說著。

「病魔魔魔魔魔魔!!」巨像兵病魔怪突然發射奈米病原體攻擊四周的樹木。
敵人只有一個,我好不舒服拿鐵!」拿鐵說著。
「哀呀,真是巧合呢,是上次協助聖鬥士的戰鬥單位吧?」病根之人辛多恩似乎見過亂鬥士的Ness和麵麵,「正好不是光之美少女,不過力量足以和她們均衡了。」
夏達爾克!!」瑪莉歐變身成冰凍型態,詠唱大冰凍咒語,對敵人出現抗性。
「你們沒有光之美少女的掃描能力,不過就到此為止了。」辛多恩說著。
「帕露蒂娜,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打敗它?」彼特讓遠處的帕露蒂娜協助調查
「他的暴力指數好像太高了,無法偵測它的弱點,但是能聽到裡面的人被困在這。」帕露蒂娜用心電感應說著。
「哼哈哈哈,看好戲吧,病魔怪,把那些鬥士給我感染掉吧!」辛多恩說著。
拜基魯特!!」薩爾達詠唱了強化咒語,克勞德的攻擊力上升了。
「我絕對不會讓你破壞這美好的回憶!!」克勞德進入應戰模式,使用四次的斬擊攻擊病魔怪,傷害出現抗性。
「我們應該換一組攻擊的隊伍會比較好,派兵支援吧!」瑪莉歐說著,遠處的貝優尼塔正在趕來。
「病魔!!」病魔怪正在聚集力量,然而……
「蹦……」病魔怪突然被切成兩半,裡面的人死於非命。


「是他啊,那就不需要病魔怪了,嗯哼哼哼!」辛多恩沒有感到失望,反而看著斬殺病魔怪和宿主的人的身影。
那是一個只有一個翅膀的黑暗天使,頭髮是長條的銀色,拿著一把比自己身高長的大刀。
賽菲羅斯?」克勞德認出他是誰了,大概這次不會認錯了吧?
「聽到這次星光閃亮!光之美少女之後的事情,我等很久了。」賽菲羅斯開口了:「就讓你們亂鬥士見識到什麼才叫真正的絕望!」
賽菲羅斯使用了黑色魔晶石,召喚了一個巨大的隕石。
「拿鐵殿下,快逃,這是一個大災難啊!」克勞德爭取時間讓拿鐵逃走,然後拿起了破壞劍。
「啊啊啊啊!!」大家都因為隕石爆炸受到了重傷,克勞德沖向賽菲羅斯。
兇斬!!」克勞德造成四次文字型的斬擊,賽菲羅斯不痛不癢。
三角神力!!」薩爾達用三角神力的咒語驅逐賽菲羅斯,但是效果非常不好。
「太礙眼了,什麼奇怪的回合制啊?」賽菲羅斯用刀揮開了薩爾達和彼特,他們被擊中弱點。
「啊啊啊……」瑪莉歐被賽菲羅斯用刀貫穿衣服,所幸沒有大礙。
「接招吧,我的組合劍!超究武神霸斬,第五式!」克勞德抽空時間換上裝備然後用連續的十二道斬擊攻擊賽菲羅斯,但是傷害還是沒有很明顯。

「你就乖乖地待在回憶中吧!!」克勞德擺出戰鬥的架式。
我不會變成回憶的……」賽菲羅斯說著,變成一個天使型態的究極生物。

2020年6月7日,星期日
{第十天 神明偶像之路}


【幾分鐘之後,大使館門口】
「未來、繪萌,謝謝你們來陪我談一些事情。」佐倉雙葉說著,她現在也是兼職的星夢頻道偶像,「你們現在是超人氣偶像排名第一,但在你們之前的赤城安娜,她是個怎麼樣的人啊?」
「我聽說她以前就以童星的星夢頻道偶像出道了,不過她之後在讀小學的時候,有開一家經紀公司。」桃山未來說著:「她以贊助商的名義來經營這間事務所,不過那邊的偶像……」
「聽說他們開了一場演唱會之後引退偶像活動了,全國各地的人們都眾說紛紜,說久慈川理世是因為神崎美月的事件才會引退的,更有人說理世被人盯上了。」萌黃繪萌說著:「不過說起那位久慈川理世,聽說她在偏僻的稻羽鎮重新正坐起來,然後成為Aikatsu系統的偶像了……不過佐倉學姐,聽說你們和Aikatsu系統的偶像很不好是吧?瀨川音符、神崎美月和紫吹蘭,她們說怪盜團是個大壞蛋,一定要處決他們。」
「我知道,不過我得告訴他們,他們的當紅偶像被秘密組織盯上,而且已經為時已晚。」佐倉雙葉說著:「不知道審判之日的時候,理世小姐是在哪裡支持著大家呢?」
「我有一點懷疑,我們真的原本是在異世界發揚光大的偶像嗎?為什麼赤井眼鏡姐突然要改變系統,把星光樂園網路化?」桃山未來問著。
「對,而且有個叫做『閃亮啾』的經紀人是你們的同伴。」雙葉說著。
這時候雨宮蓮已經買好的點心給大家吃。
「青葉凜花她已經調查星光樂……星夢頻道的舊資料了,不過有少數幾任當紅星夢頻道偶像是因為Aikatsu的偶像培育過來的,我想妳們要做好心理準備,要是你們真的被糾纏不清……」雨宮蓮說著:「我想你們要有應戰的準備。」

「鳴上君,『小福醬』就是住在這裡的對吧?」這時一個紫髮包包頭,綠色水手服的小學女生跟著一個銀色短髮的私家偵探過來,他們似乎要告訴什麼?
「看來那位叫做佐倉雙葉的偶像,似乎活耀率不高,不過看她的偶像光環,我就知道她的身分了,很少人格面具的使用者會憧憬著偶像活動的。」銀髮偵探說著。
「那我要開門囉,鳴上君。」紫髮小學生說著:「我明白了,小福醬趕快過來這裡吧!」
紫髮小學生比出奇怪又可愛的姿勢,但是遲遲沒有回應。
「話說鳴上君,你只要戴著赤井兄妹所打造的眼鏡,你就能看到偶像光環嗎?」紫髮小學生問著姓鳴上的偵探說著。
「如果妳是可愛的菜菜子,我根本不想要幫妳呢。」鳴上先生看著盒子裡面,似乎是赤井眼鏡兄所戴的眼鏡,「已經很久都沒有進去電視世界裡面了,沒想到居然有電視世界的偶像。」


「怎麼了?我正在烤剛做好的餅乾,但是失敗了,所以我去超商……」雨宮蓮開了門,但是見到這位偵探,馬上認出這位偵探是在天鵝絨房間特殊訓練的對象
「你是?用義經海扁我的伊邪那岐的心之怪盜團?」鳴上悠驚訝地說著。
「怎麼了,你特地來現實世界找我有什麼事情?」雨宮蓮問著。
「我正想要問你呢,你一點都不是潮到出水,為什麼要干涉『超速決鬥』的案子,你是個罪犯啊,這樣的事情要我這樣的偵探才可以啊!」鳴上悠生氣的說著。
「怎麼了鳴上君?你認識這高中生的來歷嗎?」紫髮小學生問著。
「這傢伙就是把冒牌伊格爾打下天鵝絨房間的,怪盜Joker和他的心之怪盜團啊。」鳴上悠喃喃自語的說著:「然後原本的那位伊格爾最近老是沉默不語,現在替代人莫比烏斯正在代班,不過話說回來,妳口中的『小福醬』,特徵幾乎和異世界的莫比烏斯類似呢!」
「因為他就是精靈怪獸世界的魔神啊,不過本來不是這樣的,那場戰爭,明明我可以成為神許下願望的……」紫髮小學生激動的說著,她似乎哭了出來。
「請問貴方女士,妳對我們『不羈之力』能力者的管理員有些意見呢!」蓮說著。
「妳似乎認識伊莉莎白瑪格麗特拉斐達這三位管理員,妳究竟是什麼來歷,真中菈菈?」悠問著名叫菈菈的紫髮小學生,但是這個名字正好是……
「等等等一下,她是星光樂……星夢頻道的當紅偶像嗎?」蓮問著。
「她就是星光樂園的神級偶像,只跟神差了一小步的偶像歌手,你有意見嗎?我不允許把菈菈弄哭,就像弄哭菜菜子一樣。」悠生氣的對著蓮大吼。
「等一下,你也知道星夢頻道的前身嗎?」蓮好奇的問著。
「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解釋完整個流程,畢竟你們沒玩過Undertale!」菈菈說著。
「那是什麼,能吃嗎?」「會潮到出水嗎?」悠和蓮異口同聲地問著。
「你知道我還是小學六年級嗎?」菈菈問著一個奇怪的問題,卻異常的重要。


「怎麼了?我記得妳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出道,但是那天已經是暑假之前,然後兩年前妳和『世界決鬥城市大會』的冠軍一起頒獎……」鳴上悠問著菈菈。
「怎麼了,雨宮哥哥?這個孩子是?」桃山未來看到真中菈菈的原貌,並沒有認出她來。
在三年前,我出道成為偶像,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那時候也只有小奈醬那樣大而已,經歷了三年的時間,我成為了神級偶像,這樣算起來,你們真的認為我不只有小學五年級嗎?
「這樣一說,算起來,你就是國中生啊?不過星光樂園的時間流逝跟現實世界有差異啊,這很難說,我知道有一個精神時光屋的東西,那裡就是……」悠說著,但是被蓮打斷。
「其實,現實世界有一群可以扭曲周遭的人的認知的能力,而他們就是可以維持自己的生理壽命,同時又可以不讓別人查覺到時間已經流逝,而這種能力最強還可以分裂掉時間線。」蓮說著:「想要解除這種詛咒,必須認同自己已經成長,菈菈只認同自己已經成長一次,所以提升到小學六年級。」
我經歷了紫京院響徹底改造、破壞整個星光樂園的事件,那一天徹底讓我整個人感到了絕望,自己再也不認同自己已經成長,直到妹妹小音,她鼓勵了我,讓我繼續走神級偶像的路,中間美莉、蘇菲還跟我發生了一些爭執,直到我遇上了小福醬……
「也就是在一年前失蹤的蘑菇王國前任駐日大使吧?」悠問著菈菈。
「原來那個傳說中,比白鳥杏樹還要偉大的偶像,原來就是這個小學生啊?」青葉凜花驚訝地說著:「那麼菈菈小姐,妳為什麼有『放棄自己』的念頭呢?」
因為響他,說我沒有資格成為偶像……就連我的義大利麵,都沒有人要吃……嗚嗚嗚!」菈菈似乎哭了出來,唯一肯吃她義大利麵的,只有她知道有一個人。
「原來妳生活這麼可憐啊,還以為妳激萌的跟著妳朋友一起唱唱跳跳呢!」萌黃繪萌說著。
「不過小福醬經歷了審判之日的作戰之後,就再也沒回來跟他的家人吃飯了,我成了燈火之星的棋子,我想要跟你們鬥士們,一起尋找小福醬的下落。」菈菈傷心的說著。
「不過瑪莉歐先生現在剛好正在外出,他們要照顧貴賓犬拿鐵,暫時帶她去看診了。」蓮說著,但是菈菈臉上的表情更加驚恐。


「妳說那位來自元氣森林的元氣精靈公主拿鐵嗎?」菈菈害怕地說著。
「汪汪……」拿鐵狼狽不堪的拿鐵在花寺和佳的懷裡,花寺和佳、澤泉千優和平光香葵跑了過來,警告他們被賽菲羅斯攻擊的事情。
「不好了小蓮,我們遇上比病根之人還要厲害的人攻擊了。」香葵說著。
「這位是真中菈菈嗎?」和佳喃喃自語的說著。
「妳們指的是?」悠問著三位疑似是光之美少女的少女。
「是賽菲羅斯,為什麼這樣的星球破壞者會大肆破壞地球?」前神羅戰士克勞德過來說著:「他被病根之人的力量復活了,還有把病根之人的宿主殺害的能力。」
沒救到公園人拿鐵……」拿鐵透過聽診器給蓮、悠聽著她的心聲。
「那你要怎麼做?你的等級下降了很多,依以前的經驗應該可以處理賽菲羅斯的。」蓮問著克勞德,因為克勞德沒必要在經歷可怕的戰鬥了,所以經驗等級下降了許多。
「就我們三位光之美少女來治癒被賽菲羅斯感染的地區吧!」千優說著。
「可是除了雨宮蓮,不能讓真中菈菈和鳴上悠知道我們的身分啊佩!」千優身邊的寵物企鵝佩吉說著。
「已經太遲了,不過印象中那位賽菲羅斯,讓那個星球的神羅企業和雪崩組織陷入了很大的麻煩啊。」悠說著:「他還差點把星系給毀了。」
「對啊,我們是不是應該找戰力比較強的光之美少女一起啊?」蓮問著。
「我拒絕,前輩一直都不負責任的,你也看過花咲前輩了,她們說甚麼要讓光之美少女公務化之類的話,難道大家都不負責任不去淨化地球嗎?」和佳這時說著。
「妳們不是和前輩一直都相處很好嗎?」菈菈這時開口了。
「才不是呢拉比!她們跟警視廳一起共同調查病魔怪,我覺得不能讓他們陷入危險之中拉比。」兔子拉比琳說著。
「那受傷的瑪莉歐先生在哪?」蓮這時問著附近的醫院在哪裡。


【龜有綜合醫院】
蓮、雙葉、摩爾迦納、未來、繪萌和克勞德過去看受傷的鬥士們。
「你來了啊,沒想到你居然和『自稱病根之人調查組』的花寺同學蠻好的。」這時一位長得像搖滾明星的女醫生說著:「我的藥已經治療瑪莉歐他們了,但是所幸沒有甚麼大礙,暫時住在加護病房,他們沒有被奈米病原體攻擊到。」
「武見醫生,妳怎麼被調來這裡呢?」佐倉雙葉驚訝的問著。
「她是你們四軒茶屋的診所的醫生嗎?」桃山未來問著。
「但是四軒茶屋已經被整條封鎖了,所以我才會住在龜有大使館,怎麼了?」武見醫生說著。
「只是當時病根之人攻擊的時候,你有沒有注意到有人前往四軒茶屋,他們似乎也有危險呢,聽你的說明就是武藤遊戲也來過四軒茶屋,第一時間就通報花寺和佳她們!」繪萌說著。
「他們有被檢測過沒有奈米病原體,不過他們也有做過體能訓練,沒問題的。」武見醫生說著:「他們第一時間就通知她們,並躲過病魔怪的追擊了。」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去四軒茶屋呢,就我激萌的推測,雨宮是怪盜Joker的狀況下,他們很早就知道了真相,然後跑去肉搜你們,就這點已經成立。」繪萌說著。
「是嗎,我不知道還有這件事可以推測。」蓮說著。
「你難道不知道自己有危險嗎?那表示病根之人早就取得政府的機密資料了,由於你有自首過自己有參與悔改的事件,就算政府已經幫你保密,但是資料可能會外洩給敵人啊。」繪萌生氣的說著:「這明明就是讓人很可疑的地方了,據傳聞光之美少女們都在調查你的活動,但是你變成病魔怪的時候,卻是光之美少女幫你,難道你一點都沒察覺到嗎?」
「所以吾輩覺得啊……」包包裡的貓咪摩爾迦納出來說話了,但是大部分的人只聽得見貓叫聲,「吾輩看到的傳說中的戰士,光之美少女應該是有分成兩個以上的派系,大概是因為她們意見不合,中間發生團體撕裂的狀態了。」
「那隻貓有什麼話要說嗎?」克勞德問著,他似乎聽不懂摩爾嘉納的貓叫聲。
「我覺得幫助雨宮學長,也就是怪盜團的光之美少女,或許理念和現役的光之美少女有些概念,她們產生了磨擦,所以這就是Cure Grace無法呼叫後輩的原因吧?」未來說著。
「我也是覺得,為什麼她樣擅自決定自己三個人類要負擔整個責任治療地球,卻不叫其他治療的同伴過來,或許她們有什麼原因。」克勞德說著。


「哎呀,小蓮君,你還是長不太大呢,沒想到我離開不當保姆的時候,你居然去犯罪偷走別人的慾望啊?」貝優尼塔走了過來,似乎和雨宮蓮有什麼特殊的情節。
「貝優尼塔,不是跟我說好,跟我一切都沒有關係嗎?」蓮似乎認識貝優尼塔。
「但是你居然想介入我們鬥士的事情,我覺得這次應該是沒有辦法了,作為被雇用的鬥士,當然介入四天王的調查任務當然就會有報酬,但這對你沒幫助啊!」貝優尼塔說著。
「我覺得事態很嚴重,我和妳都無法隻身一人去對付賽菲羅斯。」克勞德說著。
「這位看著女格鬥家就會ㄅㄑ的戰士,沒資格說我的實力,但是,這是安娜的回合啊。」貝優尼塔說著,似乎用著色色的語氣,然後一位紅色捲捲雙馬尾大小姐出現了。
「哈囉,小氣鬼繪萌,既然妳幫助了怪盜團,那我就幫忙鬥士們解除他們的麻煩,幫忙打敗賽菲羅斯囉。」名叫赤城安娜的大小姐說著。
「安娜!!妳居然要在強大的前神羅戰士面前送死,妳這樣和財前有甚麼不同?」繪萌生氣的說著:「而且妳居然汙辱克勞德的愛人蒂法?」
「別胡說了,不過決鬥委員會已經和警視廳已經討論好這一切要怎麼處理了,實際上,他們已經強制開除了中川圭一啊,那個只會蓋大樓的智障已經被我打敗了,哼哈哈哈哈哈!」安娜說著:「接下來我只要把賽菲羅斯打敗,我就是新的四天王啊!」
「強制開除?難道說中川警官有做什麼可怕的事情嗎?」未來害怕地說著。
「之前妳們看過了,他擁護同事兩津勘吉巡察的貪污啊,而這個貪汙,可以影響整個日本的運作啊!」安娜說著,之後一個中性的搖滾偶像,綠川沙拉跟著過來說著。
「我們已經沒收了海馬集團的3%的股份,這是一百萬的美元,是兩津貪汙給前社長瀨人的資金啊。」沙拉說著:「他真的除了公務員,還兼職商業高手呢。」
「那是因為他用『決心』已經看穿了20年決鬥怪獸的商機啊!」這時菈菈開口了。
「不過就算他觀察了20年,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事實上,自從四葉財團的考古學家放棄蓋博物館的時候,就已經影響了股票的運作了啊!」沙拉擺出奸詐的眼神說著。
「為什麼這一百萬美元是赤城集團的?妳們有做什麼事情嗎?」繪萌生氣的問著。
「小不點,安娜小姐的母親以前專門治療美國的一些癌症患者,她以前也是醫生啊!」貝優尼塔說著:「只是她有點自大了點,因為我看到精靈怪獸的力量,神奇的治好了泰拉的病。」
「原來就是這一點,赤城嵐董事長就放棄當醫生的啊?」雙葉說著。
「而且,怪獸的力量居然治好了不治之症這件事,他們很自然地把功勞推給海馬集團。」安娜說著:「這一次我將會雪恨中川集團,多虧了Joker的幫助,讓我有機會站在這個位置上。」
安娜、沙拉和貝優尼塔離開了,之後,繪萌對蓮認識貝優尼塔感到驚訝。
「太激萌了,那位傳說中狩獵天使來保衛地球的安伯拉魔女,居然是雨宮學長的保母啊?」繪萌開心的說著,但是蓮就不是很開心。
「不過那是她加入亂鬥士之前的事了,她一直遊蕩世界,只有在我的家裡待過七天……」蓮說著:「妳聽說過《創世和破壞之神的末日》這類的故事嗎?最初是貝優尼塔的繪本,沒想到成真了。」


【龜有公園,隕石撞擊地帶】
沙拉騎著裝上許多刀劍的機械D輪,帶著安娜、克勞德、貝優尼塔過來隕石地帶。
「安娜,或許小繪萌說的沒有錯,賽菲羅斯是克勞德棘手的敵人,憑妳一人或許可能無法對付呢!」沙拉說著:「不過四天王的剩下人手,命令妳進行這件事,妳究竟是想要什麼樣的酬勞呢?」
「當然是要把我們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拿回來了啊,要是決鬥怪獸繼續給那些日本窮人玩下去,到時候會演變成一堆智障在印牌,力量造成失控,那個海星七大設計教主就是很好的例子,他可是從無名的法老王取得了毀滅的力量呢!」安娜說著。
「不好意思,安娜聽貝優尼塔女士所說,妳們究竟受到了多少的委屈呢?」克勞德說著。
「聽說小蓮君,在他當怪盜的時候,自己的王牌被怪盜基德偷來的那張設計卡打敗,這一切都被劍崎真琴小姐目睹了。」貝優尼塔說著。
「不瞞你說,劍崎真琴就是政府雇用的光之美少女啊,她跟那些自稱是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的人質不同的角色,第一時間就把情報給了我,所以我找四葉愛麗絲姐姐商量,她果然第一時間封印了剛設計的卡片呢!」安娜說著。
這時候克勞德拿起D輪上的組合劍,準備裝在背上,準備迎擊病根之人和賽菲羅斯。

「哎呀,原來你的計劃,就是要讓『超速決鬥』強迫給大家玩對吧?」辛多恩看著賽菲羅斯問著:「不過那些傳說中的光之美少女,居然不只三位,以前就有拿下功勞的光之美少女就成了政府的打手啊?」
「現在問題是如何讓哥哈企業燈火之星病根王國三個勢力受到益處,如果成功了,人類的文明就會再度從零開始,只要讓正在並肩作戰的人類互相背叛自己。」賽菲羅斯說著:「如果他們發現自己也有敵人,他們一定會第一時間打垮自己的防衛,到時候,哥哈就成為治療疾病的唯一途徑,燈火之星取代光之美少女成為信仰的超級英雄……」

「給我等一下,你這外來的片翼天使,就由本小姐親自來處理掉!」安娜跑去賽菲羅斯的面前跟克勞德迎擊。
「趁現在!!」克勞德使用組合劍砍向辛多恩,辛多恩雖然沒有出現傷痕,不過被打到了牆邊,然後克勞德用組合劍朝賽菲羅斯威脅。
「原來如此,不過地球人所使用的召喚獸,已經無法滿足自己用劍戰鬥的力量了啊?」賽菲羅斯說著:「不過就是有錢的地球人而已,就像神羅集團一樣。」
「我不會因此動搖的,她們是有心去改變這個世界,不像神羅那樣,她們有共同的目的。」克勞德說著。
「是嗎,那我就告訴你們好了,你們用企業來守護這個地球仍然是錯的。」賽菲羅斯說著:「就讓這位見識未深的少女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絕望?」
賽菲羅斯用特殊的物質呼喚了某種機械的決鬥盤,然後安娜裝上了心型機體的決鬥盤。
「哼哈哈哈哈哈,本小姐只是個路過的凡人而已,不過就因為這樣,我才有辦法登上這個地位。」安娜把她的真紅眼牌組裝上了決鬥盤。
大師決鬥!!

賽菲羅斯 LP 4000 安娜 LP 4000


「讓妳見識什麼叫做絕望!」賽菲羅斯先攻了:「發動魔法卡,『闇之誘惑』,從牌組抽兩張卡,將手牌中一張『黯黑之魔王 迪亞波羅斯』除外,驅逐遊戲。」
「克勞德‧史特萊夫,如果出什麼問題的話,就幫我一臂之力啊!」安娜查看她的手牌,檢查賽菲羅斯出什麼戰術。
「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惡王 阿里曼』,這張卡從手中送入墓地,將場地魔法『黯黑世界—敵影烏托邦—』加入手中,然後發動這張場地魔法的效果!」賽菲羅斯發動了場地魔法,場面變成傑諾娃物質產生的公園,安娜和沙拉身體開始感到不適。
「別緊張,沒有接收我家鄉的魔晄的刺激,我想妳恐怕是抵不過魔晄的影響。」克勞德正在安撫安娜和沙拉。
「覆蓋上三張手牌,這回合結束了,地球人,妳們打不贏神羅集團的戰鬥,休想勝利了!」賽菲羅斯說著,正好他場上沒有怪獸防衛。
「蛤,就這樣?我以為你會較出什麼鬼病魔勒,哈哈……咳咳咳!!」安娜想嘲笑賽菲羅斯,但是她的身體真的被魔晄影響了。
「安娜,別緊張,我們手中有剛解除封印的『真紅眼融合』,一定可以贏的。」沙拉說著。
「換本小姐的回合,抽牌!」安娜有六張手牌,「發動魔法卡,『真紅眼融合』,可以從牌組裡的怪獸進行融合召喚,本小姐將要以牌組裡的『真紅眼黑龍』『真紅眼鐵騎士—基亞‧弗里德』進行融合解放,本小姐可是身經百戰的偶像戰士啊,將那把名為克勞德的劍把你劈成兩半,融合召喚!等級7,『真紅眼黑刃龍』!」
LV.7 真紅眼黑刃龍 攻擊 2800 守備 24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手中的『黑鋼龍』的效果,將這隻金屬龍裝備在『真紅眼黑刃龍』身上吧,攻擊力提升到3400點。」安娜提高黑刃龍的攻擊力了。
LV.7 真紅眼黑刃龍 攻擊 3400 守備 2400
「戰鬥階段,本小姐要將『真紅眼黑刃龍』對臭賽菲羅斯直接攻擊,星夢頻道,真紅碎裂協奏曲!!」安娜發動了攻擊,同時發動了怪獸效果,「『真紅眼黑刃龍』從墓地裝備『真紅眼鐵騎士—基亞‧弗里德』提升攻擊力200點。」
「真是礙事!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魔之牌組破壞病毒』,解放你場上的『真紅眼黑刃龍』發動……」賽菲羅斯發動了可怕的陷阱卡,沒想到代價是解放安娜的怪獸。
「等一下,那是海馬集團的稀有陷阱卡,不是解放我場上的怪獸吧?」安娜懷疑著。
「確認你手中的手牌,接下來三回合的抽牌,如果你抽中攻擊力1500以上的怪獸卡,將那體怪獸破壞掉!」賽菲羅斯用魔晶石強制檢查安娜的手牌,「對了,場地魔法『黯黑世界—敵影烏托邦—』的效果,你場上的怪獸全部都會變成闇屬性,然後可以從你場上解放闇屬性怪獸作為代替我自己解放闇屬性的怪獸條件,妳將會看到真正的病毒如何運作的。」
「本小姐的纖細小手啊!」安娜驚訝著,但是她手牌剩下攻擊力不到1500點的召喚師 阿萊斯特和魔法卡黑洞融合和陷阱卡真紅眼的凱旋
「真有趣,妳居然有傳說那三位擊潰吉拉和達斯的,那三位駕馭埃及神的勇者之怪獸!雖然沒有被效果破壞掉,但是我勸妳還是趕快蓋在場上吧!」賽菲羅斯看完安娜的手牌之後,輪到安娜處理黑鋼龍的效果了。
「還沒完,『黑鋼龍』的效果還沒處理完,將牌組一張『真紅眼兇星龍—隕石龍』加入手中,覆蓋一張怪獸卡和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安娜說著,但是賽菲羅斯繼續處理場地魔法的效果。
『黯黑世界—敵影烏托邦—』可以為妳犧牲的怪獸產生一個『暗影代幣』,在妳場上。」賽菲羅斯打算在安娜的回合放寄生生物。
LV.3 暗影代幣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惡魔族,代幣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3。


「輪到我了,抽牌!」賽菲羅斯有兩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惡魔娘 莉莉絲』,召喚城工時這張卡攻擊力變成1000分。」
LV.3 惡魔娘 莉莉絲 攻擊 2000→100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陷阱卡,『死之牌組破壞病毒』,解放我場上的『惡魔娘 莉莉絲』,這回合妳的手牌上的『真紅眼兇星龍—隕石龍』破壞掉,然後從牌組選擇一到三體攻擊力1500以上的怪獸從牌組破壞掉!」賽菲羅斯說著:「妳一定很不想要破壞妳最歡的怪獸吧?」
「時代在變很快的,我選擇牌組裡三體怪獸,分別是『真紅眼黑龍』『E‧HERO 誠實新宇宙俠』『真紅眼飛龍』破壞掉,通通破壞送入墓地吧!」安娜說著,牌組裡的三體怪獸就被破壞掉了。
「不過決鬥怪獸的邏輯真是一個大問題啊,為什麼現在把那些怪獸破壞、送入墓地,反而對他們非常尊敬呢?」賽菲羅斯問著安娜,「妳難道真的不在意牌組被破壞嗎?還是妳就因此任病根王國肆虐呢?結束這一回合,『黯黑世界—敵影烏托邦—』會產生一個『暗影代幣』到我場上肆虐!」
LV.3 暗影代幣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惡魔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本小姐的回合,抽牌!」安娜有三張手牌,她抽到真紅眼黑龍了。
『魔之牌組破壞病毒』的效果,破壞!」安娜的真紅眼黑龍被破壞了。
「本小姐從場上反轉召喚,『召喚師 阿萊斯特』!」安娜反轉召喚了怪獸了,「『召喚師 阿萊斯特』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召喚魔術』加入手中。」
LV.4 召喚師 阿萊斯特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召喚魔術』,本小姐要將場上的『召喚師 阿萊斯特』和我墓地裡的『E‧HERO 誠實新宇宙俠』進行除外融合解放,本小姐就像一台身經百戰的戰車,將會碾碎一切疾病的所為,融合召喚!等級9,『召喚獸 戰車梅爾卡巴』!」安娜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LV.9 召喚獸 戰車梅爾卡巴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光屬性→闇屬性,機械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真是礙眼,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惡之牌組破壞病毒』,解放對手場上的『召喚獸 戰車梅爾卡巴』發動,由於『召喚獸 戰車梅爾卡巴』攻擊力是2500,可以從牌組、手牌選擇五體卡片進行破壞,好了,妳要選擇犧牲哪些?」賽菲羅斯發動陷阱卡來干擾安娜的戰術了。
「牌組裡的『召喚獸 阿萊斯特』『E‧HERO 影霧女郎』『真紅眼融合』『復活的福音』『真紅眼的凱旋』!」安娜說著,然後她的五張卡片被破壞掉了,「不過,『真紅眼的凱旋』的效果發動了……等一下,為什麼顯示著不能這樣做?」
「妳果然是要召喚『真紅眼黑刃龍』然後進行反擊的吧?真可惜,『惡之牌組破壞病毒』的效果不能讓妳從牌組發動卡片的墓地效果,而且接下來妳抽到的如果是怪獸卡,他將會無條件破壞掉!」賽菲羅斯說著。
「哼,發動墓地裡的『召喚魔術』的效果,將除外的『召喚師 阿萊斯特』返回手中,這張卡回到牌組。」安娜有三張手牌,「發動魔法卡,『融合』,我要將手中的『召喚師 阿萊斯特』和場上的『暗影代幣』作為融合解放,本小姐可是有錢人的惡魔,將會迷惑惡人之途走上死亡之路,融合召喚!等級4,『召喚獸 暴君卡利古拉』!」
LV.4 召喚獸 暴君卡利古拉 攻擊 1000 守備 1800
闇屬性,獸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永續陷阱,『真紅眼的凱旋』,結束階段我墓地存在『真紅眼飛龍』,將這小可愛除外,我從墓地特殊召喚,那名為七大設計教主之劍『真紅眼黑刃龍』!」安娜結束這一回合來召喚她的王牌怪獸了。
LV.7 真紅眼黑刃龍 攻擊 2800 守備 24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但是,『黯黑世界—敵影烏托邦—』會幫妳產生三個『暗影代幣』到妳的場上,接下來妳的決鬥盤充滿著怨念啊,那將是我所希望的。」賽菲羅斯召喚了安娜的代幣怪獸了。
LV.3 暗影代幣x3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惡魔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5。
「換我了,抽牌!」賽菲羅斯有兩張手牌,似乎對安娜的憤怒非常滿意。
「討厭,原本『真紅眼的凱旋』可以召喚墓地裡的通常怪獸的,但是場上的主要怪獸格通通都被該死的『暗影代幣』佔據掉了!」安娜生氣又傷心的說著。


「但是因為已經過了兩個回合,『死之牌組破壞病毒』的副作用,雙方的戰鬥傷害皆為0的效果已經不適用了,我將對方場上三體『暗影代幣』『真紅眼黑刃龍』『召喚獸 暴君卡利古拉』作為解放,特殊召喚這體下級怪獸,『影王 陰暗公爵』,攻擊力提升2500點!」賽菲羅斯把安娜的怪獸全部作為解放,特殊召喚了強力怪獸了。
LV.4 影王 陰暗公爵 攻擊 500→30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的小可愛……妳們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安娜充滿絕望地說著。
「我要將『暗影代幣』轉為攻擊表示,我贏了,接下來就是妳怎麼死在我手裡好了。」賽菲羅斯說著:「不過妳知道的吧,人類就算在怎麼富有,也有財富做不到的所為,妳與其拯救世界,倒不如加入病根王國,去毀滅妳所在的世界吧!來吧,當惡魔吧,擺脫人類的生活。

「那個捲捲雙馬尾的赤城安娜,妳在這裡做什麼?妳簡直就像財前葵那樣,不懂敵人有多強大啊?」這時萌黃繪萌在公園的遠處呼喚著赤城安娜。
「怎麼辦?我們要輸掉決鬥了,他們要要求我們加入病根王國啊!」綠川沙拉大聲嘶喊著,呼喚了未來、繪萌和凜花。
「那個,妳們真的輸掉了嗎?」桃山未來問著。
「沒那個必要……我倒是想知道你手牌上那張卡片,為什麼你不發動?那真的是你最強的怪獸嗎?」安娜問著賽菲羅斯。
「這張卡片,既然你無法特殊召喚五體以上的怪獸,就沒有利用價值了,不過這傢伙可是我的王牌怪獸啊,『原始生命態 尼比魯』!老實告訴你好了,這是一顆隕石,可以特殊召喚對方的代幣怪獸而且能解放場上所有的怪獸,在強的怪獸都抵擋不住,而且在黑暗決鬥的狀態下,會影響整個隕石的撞擊面。」賽菲羅斯把手中的怪獸卡給安娜看。
LV.11 原始生命態 尼比魯 攻擊 3000 守備 600
光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賽菲羅斯的手牌。
「這是……我記得有這三張是JAXA(日本宇宙航空機構)透過海馬集團委託的……」安娜說著,但是賽菲羅斯突然痛下毒手。
「戰鬥階段,『暗影代幣』『影王 陰暗公爵』對赤城安娜直接攻擊,八刃一閃!!」賽菲羅斯突然發動直接攻擊。
「啊啊啊啊啊啊!!」安娜的胸口被怪獸的劍插上,她的LP從4000點歸零。


「安娜!!!」繪萌看著倒下、被刺傷的安娜,打算衝過去,但是被凜花阻止。
「這一刻我終於等很久了,病根王國,我不會讓你們成為回憶的……」賽菲羅斯看著安娜的慘樣說著。
「住手!!」克勞德終於拿起他的組合劍行動了,「你為什麼要讓地球人遭受我們的傷害?這明明就是米德加城該解決的恩怨……」
「安娜……」沙拉看著安娜倒下,抱住了她,想要叫醒安娜,「妳振作一點,我們Meltic Star不是這樣的結果啊,簡直就是糟透了,安娜……」
「不用擔心,沙拉……我已經得到四天王的認同了,他們正在透過我的星夢頻道手機轉播,他們會觀看這場戰鬥……要是……」安娜嘴裡吐出鮮血說著:「要是在美國高潭市的紫藤玫兒,她知道我為這場戰鬥奉獻心力,我想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復活!!」克勞德用劍上的魔晶石打算復活安娜。
「沒用的,克勞德君,要是有用,你就會對愛麗絲使用鳳凰尾巴了……」安娜說著,她似乎遭受魔晄的攻擊,這是他們星球的魔法物質,除了他們系統上的白魔法。
「魔晄的傷害和無限神器一樣,是無法造成簡易的復原的。」克勞德說著:「查歐系的咒語可能失效了。」
「沙拉,我知道一件事情,美國現在拒絕我們使用聯合國的軍隊和科技,對付病根之人,他們仍然以為這是小菜一碟,其實我想透過這種決鬥,來證明自己無力對抗……」安娜說著,她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妳明明就可以對付的……」沙拉說著,給安娜觀看自己唯一的手牌,魔法卡黑洞,「為什麼……為什麼妳不使用全力?明明就可以破壞他的怪獸的說?」
「他使用的不是怪獸卡,是我們根本的恐懼,我們除非讓地球團結下來……」安娜漸漸地失去力氣:「我們必須讓蘑菇王國以外的知道,我們所流下的血……
赤城安娜離開了綠川沙拉的懷中,躺在地上,似乎沒有了呼吸……

「賽菲羅斯……不,病根之人賽菲羅斯!!」克勞德突然看到這一幕,想起了自己已故的同伴,生氣的說著。
「那我就要離開了,離地球感染之日,我想不用等半個月了!」賽菲羅斯飛向天空離開了,但是克勞德把其中一隻組合劍的部位拋向賽菲羅斯。
那個地球人沒有輸!你將會遭到我們鬥士的報復,在怒火中燃燒殆盡!!!」克勞德把一把劍插向賽菲羅斯的腹部,結果真的命中了。
「你還真準呢,克勞德!」賽菲羅斯飛向大氣層離開了。


【閃亮宿商店街的Prism Stone分店】
「很抱歉,安娜沒想到居然發生這種意外啊?真是很精采的戰鬥呢。」赤井眼鏡姐說著:「但是我們星夢頻道是不允許有血腥暴力的鏡頭在海外播映的喔!」
妳難道不明白嗎?安娜被殺死了耶!安娜她希望美國和聯合國都知道我們所遇見的災難啊!」繪萌氣憤地摔桌子說著:「所以妳就起碼也突破系統限制,幫忙安娜做最後的直播上傳給美國,最起碼也要給I2H(幻象集團)知道這件事,他們一定會採取行動的。」
「繪萌……妳別太生氣啦!」未來害怕地說著。
「我怎麼可能不生氣,亂鬥士那邊已經開始準備武器和戰爭了,要是他們知道對付賽菲羅斯一人是不堪一擊的話……」繪萌生氣的說著。
「別放在心上!!」這時雨宮蓮過來和赤井眼鏡姐談判,「眼鏡姐,就當作我們合作的份上,我可以讓全世界知道安娜被殺這件事,然後我們迅速地解決這件事可以吧?」
「噗噗,我們上面的人是不允許小孩子用的星夢頻道因為這樣……」眼鏡姐還沒說完拒絕的話,蓮準備拿起半自動手槍。
夠了,那我只好用手槍直接攻擊妳了!!」蓮開了幾發子彈攻擊眼鏡姐,眼鏡姐被打得頭破血流,但是還是意識清醒地回應。
「妳知道人家明明就是殺不死的NPC,居然還用這招啊?」眼鏡姐站起來說著,但是又被蓮打了好幾發子彈倒在地上。
妳敢說半個不字,我就讓妳也嘗嘗安娜的痛苦!!!」蓮失去理智地說著。
「好了,別攻擊我們的店長,我知道你很痛苦。」名叫青葉讓的男子架住了蓮,打算拖他趕出Prism Stone。
我只是……因為這件事抱負不平,我想要還給安娜一個公道!!」蓮把手槍指向阿讓,凜花看到這一幕上前阻止蓮。
「好了,雨宮,別殺我哥哥,我會好好說服赤井兄妹的,給我一點時間……」妹妹凜花說著。
給奇蹟閃耀組一點時間?我已經無可再等待了!!」蓮崩潰地說著,把手槍指向凜花。
「好了好了,別射殺我妹妹啊,我會報警的喔!!」阿讓看著凜花被嚇壞的樣子說著。
「我要用手槍……我明明只是……不想看到真相被蒙蔽……」蓮趴在地上說著,手槍離手掉在了地上。
「雨宮哥哥,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我們一起想個辦法,我們一定會找到出路的。」未來安撫蓮的情緒。
「我不想再調查這件事情,但我還能幫上什麼忙?」蓮絕望地問著。
「這個嘛?」未來不斷在思考著。


我來告訴你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心之怪盜團,奇蹟閃耀組!
你接下來要知道,所謂那勇氣的運作,所謂那決心的運作!
那將是一個通往原點的路,或者,通往新世界的路,脫離那輪迴的路啊!

「這是什麼聲音啊?」未來問著:「雨宮哥哥你有聽到嗎?」

已經查到燈火之星的聚合之地,那名為舊日聖殿的地方啊!
就在杜王町市立圖書館,但是要注意!!
你必須知道真相之後,千萬別直視『第三隻眼』的人……
否則將會被光之戰士之劍懲罰,只有一個方式能脫離。
那就是這個世界的秘密啊!

「難不成是?新的使者之門嗎?」雨宮蓮看起了一張似乎是古老的捲軸。
捲軸上寫了一些建築物地圖和訊息……

『真中菈菈,編號異次元飛船』

下集預告:
充滿替身使者的小鎮,雖然被某些義大利黑手黨搞得天翻地覆,但是那些義大利黑手黨,卻對心之怪盜團充滿敬意,尤其是最近傳聞複印靈擺怪獸的,喬魯諾‧喬巴拿,他現在有一個夢想,就是調查岸邊路伴搞到天翻地覆的團體,他們佔領了圖書館,似乎也準備給怪盜團一些特殊的訊息?這時候菈菈也是燈火之星的新任首領?!

{第十一天 次元的鎮魂曲}

創作回應

戒子
頭香!
2020-12-22 01:27:32
可可羅
悲劇了耶[e20] ,你要不要說些什麼?
2020-12-22 08:08:36
那隻哈士奇 ≧ω≦
「對,而且有個叫做『閃亮啾』的經紀人世你們的同伴。」錯字:世→是
2020-12-22 06:23:11
可可羅
抱歉,經常打錯字
2020-12-22 07:12:42
可可羅
已經修改完畢了,不過我經常打錯字,而且不常常注意
2020-12-22 07:57:1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