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十二天

可可羅 | 2021-03-05 10:42:20 | 巴幣 1104 | 人氣 249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使者之門,巴利安飛船,出口】
「為什麼要這樣如此悲傷呢?你們的世界難道不覺得錯誤嗎?」投靠燈火之星陣營的的亞圖姆悲傷地過來說著:「超速決鬥明明就是一條通往幸福的道路啊!」
在怪盜Joker和怪盜Navi的面前,無名之法老王亞圖姆這樣說著,讓他們充滿疑惑。
「你是,亞圖姆?魯夫先生一直都在找你啊,而你應該要好好回家吧?」怪盜Joker說著。
「來決鬥吧,不過這是交錯超速決鬥(CROSS RUSH),燈花都已經告訴過你規則了吧?」這十名叫亞圖姆的海星法老拿起了決鬥盤。
但這時亞圖姆的決鬥盤變成了7的形狀,只有三個怪獸格和魔法陷阱區。
「你不是沒有超速決鬥的牌組嗎?」Joker問著。
「你也不是嗎?正好對我……非常有利不是嗎?」亞圖姆說著:「需要我再交代你規則的大概嗎?還是途中讓你了解『遊我大人』心目中的決鬥呢?」
「他手上還有燈火之星搭配的卡套,以前他都是使用透明卡套的說。」女怪盜Navi說著:「不過小蓮,我們都知道超速決鬥有自己的怪獸卡,我們是無法干涉這次的決鬥的。」
「很快就不是了,他只是發明了超速決鬥,而我,為了崇拜他……」亞圖姆裝上自己的牌組(?)說著:「就要跟你進行『交錯』超速決鬥,這意思是外面的世界和裡面的世界交合,我想用遊我完全不承認的那一面,給你痛恨的打擊呢!」
「好,我答應你,但是你真的要往超速決鬥的大綱進行嗎?」怪盜Joker問著。
「完全不用提出條件,我會告訴你失敗的原因呢!」亞圖姆說著:「警衛也真是的,居然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沒收。」
亞圖姆從口袋中拿出另一個決鬥盤,看起來像是一個六角形的盒子,遞向Joker,然後他就裝上了決鬥盤,決鬥盤變成了7的字樣……
「交錯超速決鬥!!」

亞圖姆 LP 4000 Joker LP 4000


「我的回合,真讓人懷念啊,抽牌!」亞圖姆先攻擊了,他有五張手牌。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神聖精靈』『黑暗精靈』!」亞圖姆開始大量通常召喚怪獸了。
LV.4 神聖精靈 攻擊 800 守備 2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LV.4 黑暗精靈 攻擊 2000 守備 8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2。
『神聖精靈』我倒是還能接受,但是另外一隻怪獸很明顯的……不是哥哈市的怪獸卡,不過她們都以超速卡片的方式出場……」怪盜Navi仔細分析狀況,但是Joker覺得不太對勁。
「我要將『神聖精靈』進行解放,我那被莫比烏斯之環說得沒用的垃圾怪物,現在我就要將梅傑德無法再嘲笑我,升級召喚!!『詛咒之龍』!!」亞圖姆召喚了他最經典的龍族怪獸。
LV.5 詛咒之龍 攻擊 2000 守備 1500
闇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覆蓋上兩張卡片,結束這一回合,你等著瞧,接下來我告訴你……」亞圖姆說著:「你手中的手牌不能發動怪獸效果,魔法和陷阱也只能存在場上一回合,而且不能進行牌組搜索呢!
「什麼嘛,這什麼警告啊,感覺不像是威脅……」Navi說著,她無視亞圖姆的勸告了。
「我的回合,抽牌!!」Joker有五張手牌,「亞圖姆先生,請你冷靜下來,如果你只依賴主要牌組的威力,那樣就輸掉了。」
「搜雷瓦多卡那,你不能從額外牌組融合召喚怪獸……」亞圖姆說著:「而且同步超量連結不能進行這樣的召喚,不能放置靈擺克度和靈擺召喚。」
「那不就是什麼都不能做了嗎?」Navi驚慌失措地說著:「蓮,快點打破規則吧,這傢伙很明顯就是要妨礙我們的。」
「對手是亞圖姆,我們也只能照做了。」Joker說著:「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並且發動他的效果……什麼,從牌組抽一張牌代替?
LV.4 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 攻擊 1800 守備 13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哥哈決鬥盤發出的提示訊息,似乎讓蓮很驚訝,不能從牌組進行檢索嗎?
從牌組檢索的啟動效果,會改由抽一張牌代替,從牌組選擇一張牌送入墓地的效果,也會變成最上方的卡片送入墓地呢!」亞圖姆說著。
「這樣啊……」Joker有五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幸好的是海馬集團已經強化我的牌組了,不過……」
LV.4 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 攻擊 1200 守備 18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2。
「怎麼了,蓮,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了?」Navi問著,蓮似乎忘記這強化卡什麼時候放入牌組了,「感覺你跟祐樹一樣,很恍神啊!」
『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最上方一張卡送入墓地……什麼?」Joker把最上方的抽牌送入墓地,但是卻是魔法卡鋼鐵呼喚
「不是什麼好卡啊?但是墓地裡的怪獸是沒辦法發動效果的。」亞圖姆說著。
「他場上有兩隻攻擊力2000分的怪獸在場上,唯一在主要牌組,攻擊力比怪獸還要大的也只剩『人造人間—精神震攝者』『亡命左輪手槍龍』了,蓮,你真的不打算投降嗎?」Navi問著,但似乎喚醒了某個Joker的記憶。

你真的認為是光之美少女她們的錯嗎?也對,雨宮同學,她們要是對佐倉杏子和巴麻美見死不救,或許有這點可能。」記憶中,好像在某個餐廳的廁所,似乎是城之內先生的話。
我知道的,其實我也是光之美少女他們的人,但是花寺她們……是以調查病根之人的團體跟我們連繫的,我們甚至不知道她們三個,是站在這一線作戰的……」長得像亞圖姆的高大男子用很溫柔的聲線說著。

「覆蓋上兩張牌,結束這一回合,我想起來了,似乎有什麼東西呼喚著我……」Joker覆蓋上兩張蓋牌之後,結束了這一回合,但他仍然保留了兩張手牌。

2020年6月19日,星期五
{第十二天 怎麼會有交錯超速呢?}


「我的回合,抽牌!」亞圖姆補回了五張手牌,「發動魔法卡,『地裂』,我直接破壞場上攻擊力最低的『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這麼一來湯姆就贏了。」
「啊啊啊啊!」腕錶調節生慘叫著,長得像恆動上鏈士的她被破壞掉了。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精靈劍士』,他會被攻擊力1900點以上的怪獸戰鬥破壞掉。」亞圖姆通常召喚通常版本的精靈劍士了。
LV.4 精靈劍士 攻擊 1400 守備 1200
地屬性,戰士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3。
「翻開覆蓋的魔法卡,『手牌抹殺』……」亞圖姆發動魔法卡處理,但是被Joker打斷了。
「發動手中的『增殖的G』的效果,等一下,不能送入墓地?」Joker似乎想啟動連鎖2,但士規則上似乎沒辦法這麼做。
「真是愚蠢,超速決鬥是沒辦法進入連鎖串的,而且陷阱卡發動的優先權會在對方手上。」亞圖姆說著:「繼續處理『手牌抹殺』的效果,雙方捨棄自己的手牌,重抽手牌數量。」
雙方把所有的手牌捨棄,Joker有兩張手牌,亞圖姆有三張手牌。
Joker的表情,似乎抽中了上級怪獸,但是似乎已經太遲了。
「我要將『黑暗精靈』『精靈劍士』進行解放,我等最強的騎士,將會橫掃一切的黑暗粉碎你的慾望,升級召喚!!『暗黑騎士 蓋亞』!!」亞圖姆又升級召喚了強力的怪獸了。
LV.7 暗黑騎士 蓋亞 攻擊 2300 守備 2100
地屬性,戰士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洗腦—Brain Control』,我將洗腦你場上的『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在超速怪獸格2上,當然我不會拿去做色色的事情……」亞圖姆非常過分的洗腦了Joker的怪獸,Navi看了非常痛苦。
「你這混帳東西,居然想當男同志?」Navi生氣的說著。
「這麼一來就是你輸了,『詛咒之龍』『暗黑騎士 蓋亞』對你這個可悲的怪盜直接攻擊,燃燒大地加上螺旋槍殺!!」亞圖姆命令怪獸發動攻擊,但是……
歐拉!!!!」這時一個金龜車突然砸向,命令攻擊宣言的怪獸們,然後一把燃燒箭矢也射向金龜車……
BOOOMMMMMM!!」一場大爆炸,決鬥突然中斷了。


「Yare Yare Daze…真不像你呢,你不是很溫柔的決鬥者嗎?」這時一個把破掉的帽子黏在雜亂黑髮上的白色西裝男子說著:「但是剛才的決鬥,彷彿讓我看見你……似乎在哭?」
「空條承太郎?我這是在作夢吧?」怪盜Navi突然坐在地上說著。
「真是的,好不容易能照顧冥界的徐倫她們呢。」這時一位淡藍色長髮的女劍士過來說著,她有著天使般的盔甲服,「弟弟似乎在那個時候就失去聯繫了呢,不知道優衣她們怎麼樣了呢,你說對吧,JOJO?」
星野靜流衣之咲璃乃,我覺得我認識的無名的法老王,感覺有點怪怪的……」承太郎叫住了剛才的女劍士,然後女劍士比了個手勢,似乎在遠處,有一位橘褐髮的少女弓箭手。
「怎麼辦?亞圖姆先生要被歐拉歐拉了……」名叫璃乃的紅衣弓箭手說著。
「不過我是無所謂啦,無名的法老先生。」名較靜流的劍士說著:「倒是為什麼……」
「你走到這裡了啊?承太郎,雖然你在AIBO出生的那年,打倒了吸血鬼迪奧,讓我們過著美好的日子,承太郎,我希望我可以跟你一樣,終身造福世人,就算死了也無所謂,不是嗎?」亞圖姆似乎和承太郎似乎是舊識了,不過他打斷靜流所說的話。
「但是你這樣做,已經超出你所擔任的『決鬥者』的使命,決鬥者的意義,你根本已經超出這個範圍了……」承太郎說著:「你究竟還想做一個人類嗎?」
承太郎看著昏過去的Joker和照顧他的Navi,這時亞圖姆憤怒地摔決鬥盤在地上。


「嗯啊啊啊……」亞圖姆突然喘不過氣的說著:「我已經在很久之前就想這麼做了,我們已經被騙了很久了,再這樣下去的話,大家的笑容,都會被跟著封印的!!!
亞圖姆突然張開跟賽菲羅斯一樣的翅膀,但是跟賽菲羅斯的翅膀方向是相反的。
我終於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我要破除這個已經混沌的世界,承太郎,放棄你自己所屬的正義吧!!」亞圖姆突然變出一個由魔法陣做出的決鬥盤。
「靜流,璃乃,快帶他們離開!!」承太郎說著,靜流和璃乃抱著Joker和Navi。
承太郎裝上了史比特瓦根財團所設計的決鬥盤。

亞圖姆 LP 4000 承太郎 LP 4000

「抽牌!」亞圖姆看起來驚慌失措的先攻了,有五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精靈劍士』『幻獸王 加澤爾』,他們都會被戰鬥破壞,但是……」
LV.4 精靈劍士 攻擊 1400 守備 1200
地屬性,戰士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LV.4 幻獸王 加澤爾 攻擊 1500 守備 1200
地屬性,獸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遠古規則』,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等級7的通常怪獸,作為我等亞圖姆之法老的僕人,現在將為我們的創世和破壞之神奉獻吧!!出來吧,名為瑪哈特,『黑魔導』!」亞圖姆很快就召喚了黑魔導出來。
LV.7 黑魔導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3。
「覆蓋上一張卡,這一回合結束了,承太郎,作為JOJO的血脈,你敢牴觸王的魔術師嗎?」亞圖姆耗盡手牌來結束這一回合,湊巧的是他場上有三隻怪獸。
「我的回合,抽牌!」承太郎有五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替身,『大秘儀之力0—THE FOOL』,出來吧伊奇的靈魂!」
LV.1 大秘儀之力0—THE FOOL 攻擊 0 守備 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大秘儀之力』的怪獸卡,會一直旋轉,你停下來的位置會決定你所遇上的命運!」承太郎旋轉怪獸卡來讓亞圖姆停下。
「快住手,再這樣下去的話……」亞圖姆悲痛的說著,卡片停止在逆位置。
「Yere Yere Daze,看來你運氣很好呢,這樣『大秘儀之力0—THE FOOL』會獲得不受我方魔法陷阱的效果對象的『永續效果』,但是,我察覺到了……」承太郎說著,「好像只能讓啟動效果和永續效果的其中一種做為卡名在決鬥中的效果吧?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大秘儀之力VI—THE LOVER』,作為打敗迪奧的英雄,我當然知道每個替身的特性!」承太郎通常召喚了怪獸,這回又出現了旋轉的機會。
LV.4 大秘儀之力VI—THE LOVER 攻擊 1600 守備 160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2。
「我要再度逆位置!!十代告訴我這牌組的弱點……」亞圖姆說著,但很可惜,出現正位置。
『大秘儀之力VI—THE LOVER』會獲得作為兩體怪獸的升級召喚解放的永續效果。」承太郎說著,「我要將一體怪獸,『大秘儀之力VI—THE LOVER』作為解放,出來吧白金之星,用你的世界來停止一切的時間,升級召喚!!在白金之星頭上的,『大秘儀之力XXI—THE WORLD』!」
LV.8 大秘儀之力XXI—THE WORLD 攻擊 3100 守備 310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2。
「來吧,停止時間的時刻到了,決定正位置或逆位……」承太郎還沒說完,亞圖姆把卡片停在逆位置上,似乎用什麼力量在控制?
「搜雷瓦多卡那?我知道這傢伙一旦陷入逆位置,我就可以再抽牌的階段再追加抽一張卡。」亞圖姆說著:「老實告訴你好了,我有你沒有的武器,那就是運氣!
「不妙,看來這傢伙有能力操作輪盤……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大秘儀之力VII—THE CHARIOT』,出來吧,波魯那雷夫的靈魂!」承太郎通常召喚了怪獸。
LV.4 大秘儀之力VII—THE CHARIOT 攻擊 1700 守備 170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3。
「當然是逆位置,然後逆位置的效果無法適用,因為要讓控制權轉移到對方場上,但是我這邊已經有三體怪獸了!!」亞圖姆控制承太郎的輪盤效果,一切都由對方操作,大秘儀之力VII—THE CHARIOT被送入墓地了。
「覆蓋場上一張卡,這是替身攻擊!!『大秘儀之力XXI—THE WORLD』『精靈劍士』發動攻擊,迎擊吧白金之星,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承太郎發動了怪獸攻擊。
「一點都不痛不癢,儘管來吧!!」亞圖姆被打飛到牆邊,他的LP從4000降到2300點,但很快就飛了起來。
「靜流,快想辦法找到出口,我先結束這一回合,他目前應該沒辦法反擊。」承太郎結束這一回合,靜流和璃乃試圖尋找使者之門的出口。
「怎麼辦,姐姐,我們看到的出口被亞圖姆先生擋住了……」璃乃說著,拉著怪盜Navi的手。
「看樣子是沒辦法了,我要用決鬥盤直接攻擊囉!!」靜流在抱住昏住的Joker的情況下拿起劍攻擊亞圖姆,但是被黑魔導擋下來。
「啊啊……」Joker從彈開的靜流身上摔了下來,然後睜開了眼睛,「亞圖姆先生,這情況是?」
「哼,我就知道就算是喬斯達家的血脈,也底不過我這個太陽神之子啊,我們剛好有『三幻神』啊!」亞圖姆說著:「我的回合,抽牌,因為『大秘儀之力XXI—THE WORLD』的效果可以追加抽一張牌!」
亞圖姆有六張手牌。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神聖精靈』,現在神聖的時刻終於到齊了,我手中正好有『歐西里斯的天空龍』『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太陽神的翼神龍』!」亞圖姆突然湊齊三體怪獸要準備什麼了。
LV.4 神聖精靈 攻擊 800 守備 2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翻開覆蓋的魔法卡,『千本刃』,我要利用黑魔導的力量……破壞場上的白金之星,『大秘儀之力XXI—THE WORLD』破壞吧!」亞圖姆發動了魔法卡,刀子不停的攻擊承太郎、靜流和璃乃,似乎比平常發動的千本刃特效還要多數倍。
「啊啊啊啊!!」靜流慘叫著,Joker看了很心疼。
「你究竟要做什麼,亞圖姆先生?」Joker站起來說著。
「我要將三體怪獸,『神聖精靈』『黑魔導』『幻獸王 加澤爾』送入墓地,然後將『歐西里斯的天空龍』『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太陽神的翼神龍』作為結合,怪獸世界之神,將認同這一切的改變,我將作出新的革命,就算付出代價也無所謂,巨極召喚!!極限模式,『究極幻神 拉歐貝西里斯克』!!」亞圖姆突然呼叫三體幻神,翼神龍和天空龍突然變成巨神兵的左右副手。
LV.5 LV.10 LV.5 究極幻神 拉歐貝西里斯克 極限攻擊 4000
神屬性,幻神獸族,極限怪獸,佔滿超速怪獸格中。
「來吧,『究極幻神 拉歐貝西里斯克』『歐西里斯的天空龍』部位效果發動了,直接給『大秘儀之力0—THE FOOL』下降攻擊力2000點並破壞,究極召雷彈!!」亞圖姆發動究極幻神的效果破壞承太郎場上唯一的護盾。
「地板居然崩塌了,大家快往放映室避難啊!!」璃乃和Navi驚訝地說著。
果然因為歐西里斯的攻擊,巴利安飛船出現了崩潰的狀態,已經燒起了熊熊火焰,地板正在崩塌著。
「最後的攻擊了,『究極幻神 拉歐貝西里斯克』對承太郎直接攻擊,究極神怒……之拳!!」亞圖姆發動了最後的攻擊,但是某人擋下了幻神的一拳。

「蓮!!」Navi呼喚著Joker的名字,Joker被究極幻神打到深淵去了。
我想起來了……到時候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怪盜Joker掉入深淵之中,失去了意識。
怪盜Joker掉下去之後,亞圖姆就往下飛行,似乎要帶他去哪裡……


2020年6月20日,星期六
【成田機場,入境大廳】
「日本現在居然是這樣的環境,虧玫兒玫兒還說這裡衛生條件非常好呢!」一個紫色長髮的少女從抵達美國的班機回來日本,而迎接她的人也跟過來了。
「對不起啊,這裡曾經被病根之人攻擊過,所以現在都還沒整理好,紫藤玫兒。」這時名叫路易吉的水管工鬥士過來迎接名叫玫兒的少女。
「只有這個星光樂園偶像過來嗎?赤城安娜突然遇害,再過不久就要選出奧運委員了,因為現在是奧運年,但是今年簡直就是糟透了啊。」名叫Lucas的金髮少年說著:「首先Ness在潛入哥哈市的任務中受了重傷,兩津勘吉遭到逮捕,然後我發現在病根王國的賽菲羅斯……」
「玫兒玫兒知道,賽非賽非有鬥士邀請證,沒想到他居然放棄成為鬥士,這樣也就算了……」玫兒說著:「居然把安安給……搞不好失去安安的沙拉拉,會因此上吊啊!」
玫兒擔心失去赤城安娜的綠川沙拉會搞出自盡的事情。
「你放心,綠川沙拉不會自盡的,倒是比較麻煩的事,就是警視廳有一個只在奧運年醒來二十四小時的PSI能力者,名字叫做日暮熟睡男。」路易吉說著:「要是不趕快叫他醒來的話,會有嚴重的後果,不過他目前在中川集團的倉庫宿舍熟睡。」
「我知道,中川集團擁有赤城集團的股份,玫兒玫兒是沒問題的!」玫兒擦乾眼淚說著:「到是奧運會,在你哥哥瑪莉瑪莉完全康復的這段期間,我們奧運委員會所保管的『混沌翡翠』,恐怕必須要做出很大的B計畫呢!」
「但是混沌翡翠只是拿來當作祝福奧運舉辦的飾品啊,我說玫兒,這件事絕對不能給任何一隻鴿子聽進去啊,要是被心之怪盜團和基德知道了,他們會搶走那法力高強的神器啊!」路易吉說著。
「已經沒有辦法了,安安和杏杏(佐倉杏子)是確認死亡的,這兩位是被列為『次元研究領域』的重要人物,如今被陷害……」玫兒傷心的說著:「加上國外的運動選手們,都取消參賽的情況下,奧運會的比賽就只剩下……」
「瑪莉歐和索尼克的特別餘興節目,就是大家的希望了……」路易吉說完,拿著哥哥的公仔,似乎哭了出來……

『新聞報導,在昨天發生的大地震下,似乎是仙台市杜王町中央發生了板塊摩擦,發生5級芮氏規模的地震,該地震似乎讓杜王町市立圖書館的設施損壞,所幸裡面的人員已經全員撤離,但是有一人受傷,是16歲的高中生女子,目前無法連絡她的家屬中。』
『雖然發生了很可怕的地震,但在那之前有發現到心之怪盜團的惡作劇預告信,雖然警方證實已經是惡作劇預告信,但心之怪盜團在該地區沒有行動,目前警方正在近一步釐清中。』

「別哭了,老兄,你要往樂觀一點的方向想,混沌翡翠應該就是我們最後的王牌了。」名叫索尼克的藍色刺蝟安撫路易吉傷心的情緒。


【西藏平原,病根王國感染基地】
「那株病毒的效果太強了嗎?」這時一個熟女聲音說著:「把他弄醒!」
一桶髒水潑向雨宮蓮的臉,蓮似乎恢復了意識。
「這是……哪裡?我似乎記不起來……」蓮醒來之後,似乎發現被藤蔓綑綁在椅子型的病魔怪上,自己還穿著秀盡學園的制服,毫無抵抗能力。
「不准睡啊,你這笨賊!!」病根之人辛多恩朝蓮踢了一腳,病魔怪似乎倒了下來,「給我老實一點,還是,你想再來一針啊?」
蓮看到了辛多恩用針筒裝上的奈米病原體,它們還在掙扎地叫著。
特別注意的是,針筒上有海馬集團的註冊商標呢。
記憶太模糊,蓮似乎記不起什麼事情了。
「哼,你似乎很在意海馬集團呢,難道你認為他們幫我們感染地球嗎?」辛多恩抓起蓮的腦袋問著。
「才沒有呢!」蓮回答著。
「多虧了你這小子,我們才有辦法,把人類最後的希望……瓦解啊!」辛多恩說完,踢了蓮的肚子一腳,蓮似乎很痛苦呢。
「你們集結光之美少女,讓她們對付我們強大的病根之人,甚至不惜殺了同類,我想你應該還樂在其中吧?」這時古阿爾過來說著蓮所幫助的一切,但似乎有點地方怪怪的?
「病魔!!」病魔怪小兵正拖住蓮的肩膀,拉到古阿爾面前。
「不過到時候你將會成為我們病根之人的一員,在這裡簽下你的名字啊!」古阿爾給蓮簽下一個契約書,但是蓮把契約書撥開了。
「不……」蓮說著。
「這樣啊?雖說名字必須用到手,但是少了一條腿,應該也沒差吧?」古阿爾說著,他用結實的腳底壓住蓮細長的大腿。
「休想在這裡逃出去,我會讓你到死為止都記住,人類的善行所付出的代價!」古阿爾說著,蓮似乎感到害怕。
「雨宮……蓮……這是我的名字吧?」蓮喃喃自語的說著,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好奇的是,蓮所使用的筆和星光閃亮!光之美少女所用的武器很像。

2020年6月27日,星期六
【病根之人的基地,訓練營】
化名卡洛朵的巴麻美一聽到蓮被拖去變成病根之人的手下,趕著到訓練營。
「抱歉,你不能再往前一步了,卡洛朵。」病根之人達瑞森趕來擋在卡洛朵面前。
「我有件事要問問訓練中的病根之人,他是影之賊的首領,因為他跟奧莉維亞的死是無關的……所以我想問問看!」病根之人麻美說著。
「這裡已經沒有妳的指揮權了,而且,妳聽說擁有孵化神丘比的『契約資質』對吧?」達瑞森說著:「剛才,我們透過Cure Grace的聯絡得知了,她們等一下就會來解決的,如果要搭配『那些信徒』的計劃還真麻煩啊!」
「負責詢問當事人的我,都不能問幾句嗎?因為我們計畫好,要奧莉維亞犧牲啊!」病根之人麻美說著,她的妹妹,也就是病根之人杏子慘死在某場決鬥中。
「我就知道妳會這麼說,但是引起亂鬥士的注意,我想不應該事情弄得很大。」病根之人麻美說著:「你沒有告訴我為什麼要盡早剷除亂鬥士的勢力?我想透過曾經是鬥士的他,知道一些線索。」
「好吧,別怪我沒警告妳喔!大概在三十分鐘之後,光之美少女的突擊隊會趕過來吧?」達瑞森說著,之後身後的小男孩病根之人接著他的話。
「忘了告訴妳一件事,我們把見面的時間調成二十分鐘,這段時間之後就要到前線做準備啊,這都是為了妳好啊,畢竟他的手法我們都還不知道,就算只是說話,也無法保證妳的安全啊。」小男孩病根之人說著。


為什麼,蓮成為病根之人?體內的奈米病原體也是在自己體內成長呢?
在皮膚變黑變綠的期間,似乎沒有醫生能幫他。
當他這麼想的時候,自己就在天鵝絨房間現身了。
「真的走到這種地步啊,囚犯?」拉斐妲問著:「你陷入了漫長的回憶之後,你雖然在這期間調查了三個使者之門,此時你就要陷入真正的現在了!」
「那個奈米病原體的潛伏症狀,很快就要消失了,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這次一定要把那個千載難逢的真相告訴大家了!」男孩莫比烏斯說著,他坐在伊格爾的椅子上。
「那個打算消滅你的『叛徒』,現在已經向你伸出了魔爪了!」拉斐妲說著:「如果你想在這個非常不公平的遊戲中勝出的話……想奪去那個被奪走的未來的話……就要想起與同伴的羈絆,掌握起死回生的真相吧!!


蓮之後在訓練營的桌子上,接受麻美的對話,當然因為奈米病原體的潛伏症狀,他果然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自己所調查的使者之門的任務。
「原來如此啊,這就是你所見過的所有經過嗎?雖然你馬上就要變成我們的生力軍了,以一個捍衛人類權益的英雄來說,還真是諷刺呢。」麻美說著,「雖然我無法理解其中的過程,但是我已經相信大致上的行動方式了,雖然之後還有想要說的事情,但是時間已經不多了。」
「嗯嗯……」蓮臉上充滿腐爛的皮膚,面對著麻美。
「我有一個交易,如果提議合作的話,我可以讓你在病根之人和光之美少女的戰爭中受到最好的待遇……」麻美說著,似乎向蓮提出某種交易似的。
「你想做什麼?」蓮問著,似乎講話不太清楚。
「我的唯一朋友死在光之美少女面前,就算其目的就是要腐化光之美少女的形象,我也要有自己的利益才行,我一定要獲勝才對!」麻美說著:「如今你們的計畫洩漏了,佐倉杏子和其養父也會因此死亡,事到如今,逞強也沒有什麼好處了。」
「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達瑞森的計畫,就是要控制光之美少女她們,讓她們有邪惡的想法?」麻美說著:「這場戰爭你會因為光之美少女的淨化而死,或者永遠被封印,不答應這個交易的話,你也沒戲唱了。」
「接下來,我會告訴你事件中遇上的光之美少女隊伍,和她們在現實生活中的位置,她們應該是你的同伴吧?」麻美說著,分別唸出資料上的可疑人士。
『四葉財團所雇用的四名研究員,和四葉財團的千金,是心跳!光之美少女的一員。』
『另外的五名研究員,是偵探丘比事件的受害者,也是微笑!光之美少女的一員。』
『最後的三名研究員,也是幻影帝國事件的受害者,填充幸福!光之美少女。』
『城戶集團中有三個不戴面具的女聖鬥士,她們因為是兩人!光之美少女,所以有特權。』
『美空町特產店MAHO堂,有四位工作的人,她們也是光之美少女!甜蜜天使的人吧?』
「這些傢伙只要被透漏自己是光之美少女,性命就很難保了吧?他們是你周遭的協助者嗎?」麻美說著,似乎想要蓮出賣自己的同伴。

怎麼辦?剛好在這個時候,光之美少女非常信任我們。
如果在這個時候回答不是……她一定不會相信我們的吧?

「我不知道……我跟她們是兩碼子的事情了……」蓮說著,他似乎有點恢復意識了。
「不願意出賣她們嗎?那我就換個問題吧,光靠你們影之賊,我想應該是無法波及我們這邊的事情,我想應該有個同伴、或者是唆使你的妖精,來指使你協助光之美少女的吧?」麻美說著:「我再說一次,要是沒辦法消滅光之美少女的話,大家都會變成魔女的……除了怪盜團的城員以外,應該有人還在協助你們的吧?」
「這是我自己的事!!」蓮生氣的說著。
「嗯,是嗎?協助你的妖精和人類少女,你全部都不知道嗎?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處境是有多糟糕啊?」麻美突然生氣的說著:「還有三個人……她們都是自稱自己是『病根之人的調查偵探隊』,每當我們大鬧一場後,她們就抓走了我們許多的幹部做研究……她們的報告上非常親楚,就是傳說中元氣精靈覺醒的『光之美少女』……她們也是來幫助你們的吧?」

等一下,唯有她們三個……或許是三個人,她們的行動是非常詭異的……

「她們根本不是我們的同伴!!」蓮生氣的說著。
「連花寺和佳也不敢出賣嗎?那也就算了,你不願意提供她們的住處……好吧,你果然沒有想要交易的意思?」麻美問著蓮。
「就是這樣……根本都不想啊!」蓮痛苦地說著。
「都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想說你是正義的夥伴嗎?」麻美問著:「不過你身為盜賊,應該是和光之美少女敵對的,居然還要協助她們嗎?為什麼不公開她們的身分?」
「因為光之美少女的事情是秘密!!」蓮說著。
「別開玩笑了!!」麻美敲打桌子說著:「這可不是你能決定的事情!」
「我也是正義的一方!!」蓮生氣地反駁。
「正義嗎?只要和丘比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那就是正義嗎?」麻美痛苦地問著。
「只要願意幫助他人,那怕是付出代價,我想這就是正義吧?」蓮說著。
「幫助他人、付出代價,那我們也一樣啊!」麻美說著:「你果然是意志力蠻堅定的嘛,難道你想說我們沒有證據嗎?沒錯,果然沒證據,就像童話故事般怎麼會有,不過有許多人犧牲了,我想要讓大家知道真相,我想要殺了所有光之美少女!!但是……自從丘比的契約制度下,很多少女都犧牲了,光之美少女真的有辦法證明這一切都是錯的嗎?

奈米病原體似乎將潛伏期症狀消失了,我總算恢復意識了……
「你有在聽嗎?反正你也變成見習病根之人了,這種拖時間的技巧瞞不了我!」麻美說著。
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啊!!」回憶中的自己,似乎知道佐倉一家被感染後,崩潰的在餐廳大叫。
那些動物就和吾輩一樣,只有覺醒之人才能聽見他們的心聲,事情很不單純吧?」回憶中的摩爾迦納在餐廳的廁所和蓮對話:「如果她們沒聽到吾輩的話,可能沒有這種反應!
嘿,外面那個雨宮同學,我知道你很痛苦喔!」似乎是城之內先生的話在回憶中。

「嘿,你聽到我說的話嗎?看來意識恢復了很多呢。」現實的病根之人麻美說著:「不過已經過了十五分鐘了,你的對話很快就到此結束了,看來與你的見面時間也到此了。」
「妳不想獲勝嗎?戰勝丘比的陣營?」蓮說著。
「诶,你到底怎麼了嗎?」病根之人麻美說著:「我覺得,不管是什麼結果,都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了,這次的審問也是人類那邊的『教會』強行派我來這裡的,所謂的病根之人『集中營』,你不管怎麼樣都無法逃出這。」
「集中營,我有印象……」蓮回想著被遺忘的事情。

真正的幸福,你們這樣的態度像是拯救世界的守護者嗎?」回憶中的蓮諷刺著回憶中的小蕾和繪里香。
有本事就來追偶悶啊!」繪里香搖著屁股挑釁蓮。
Persona!!出來吧,我最強的人格面具……」蓮打算變成怪盜Joker的樣子,但是被雙葉打斷,雙葉用手刀打住蓮的頸部,蓮暫時昏倒了。
不好意思,我們的團長情緒不太穩定,不過我們私底下討論過……」回憶中的小真說著,然後回憶中的DoReMi就開口了。
既然妳們跟議會有打好關係,那應該知道吧?元氣花園的國家查到了嗎?」DoReMi問著。
我聽謠傳說他們的政府之前遭到暴動呢,他們把叛亂者關進『集中營』呢!」繪里香毫不猶豫地說著:「妳想在那裡被關著,然後等待處決嗎?好啊就隨便你們。

「你聽到我說的話嗎?既然時間到了,我就要離開去迎擊光之美少女了,再見了!」麻美說著,但是蓮打斷了她的話。
「正和我預計的一樣嘛!」蓮說著,他的語氣一百八十度的進行某種程度的轉變。
「你說預計,別裝的這麼理所當然吧?那我就問你最後一件事情。」麻美問著蓮:「我突然被病根國王解除了幹部的位置,現在正在當下級幹部,不久後我看到有兩位幼小的少女,拉著你的軀體出現,她們說要用光之美少女的力量處決你,還說你被光之美少女背叛了,如果是真的,那哪個光之美少女有心打算出賣你,你心裡有底嗎?」
被出賣嗎?好像有什麼事情要做?

下次你應該就會明白,別人可是不會就這樣答應你的要求的。」回憶中的露伴用替身修復悠之後,對著雙葉說著:「我聽那七大設計教主說,好像妳應該有未完成的事情。
難道是那件事嗎?『西藏的任務』已經順利完成了嗎?」雙葉問著露伴某個計劃。
要是『那個盒子』,被病根之人撬開的話,就會被揭穿整個事情,他們海馬集團會被指控說叛國,到時候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我的替身可能沒辦法接觸病根之人……」露伴似乎說著這句話:「至於暗號就只有你們團長知道這件事,但是這可是為了揭穿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的陰謀論的關鍵啊,這希望Joker不會忘記這件事情……
你應該知道吧?只有你能把盒子的密碼解開啊!」回憶中的悠問著蓮。
我知道了!」蓮也偷偷地答應了。
那東西已經被設置在地下室的最深處了,你說服幹部去解開這個盒子,一切都靠你們了。」回憶中的菈菈說著。


「難道說是誰出賣了你們嗎?你想起來了嗎?」麻美問著。
「我想交易……」蓮說著。
「好,快告訴我,不知道的話我就無法心服口服啊!」麻美說著,這時蓮打算想要回去地牢。
「證據就是,地牢裡面的小盒子……」蓮說著。
「你說在你銬問室的那個不知名的盒子嗎?上面有著人類的某個組織的標誌吧?」麻美說著:「那麼我派病魔怪去拿那個盒子,撬開它應該是不成問題。」
麻美說完,就有病魔怪小鬼搬起一個很重的箱子。
「據說是人類的電子按鍵鎖,還加裝了五百伏特的電擊裝置,你打算自己解開它嗎?」麻美問著。

雨宮哥哥,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我們一起想個辦法,我們一定會找到出路的。」回憶中的未來安撫失控的蓮的情緒。
我不想再調查這件事情,但我還能幫上什麼忙?」蓮問著,回憶中的繪萌打算給蓮一個暗號。
喜歡喜歡感應,E~M~O~T!」繪萌突然唱起歌來,似乎是她的主打歌《スキスキセンサー》。
繪萌,現在不是唱歌的時候吧?」未來說著。
沒錯,就用這個當暗號吧……」蓮突然想起了某個主意:「可以聯絡七大設計教主第五位的武藤遊戲吧?
你要用來做什麼呢?」繪萌問著。
當然是把雨宮哥哥推下水的人啊!」回憶中的凜花說著。

「我說,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難道這個箱子怎麼了嗎?」麻美問著。
「給叛徒看裡面的東西!」蓮說著。
蓮在數字面板上輸入了4747 4312 67,似乎是很困難的密碼輸入,然後箱子就打開了。
裡面是一個事先錄好的星夢頻道手機,這時播放內建的錄音檔。
你們會有人因此有一人犧牲,就在被汙染的大地,困在深淵的地牢裡等待處決,到時候,王將會拔起光之戰士之劍,將生病的囚犯斬首示眾,那個時候正好也是光之戰士和病之國王的戰爭,不過一切都只是虛假的理由罷了,為了處決囚犯啊!」錄音檔說著,似乎是亞圖姆的聲音呢。
不,與其說是亞圖姆的聲音,更是透過某個七大設計教主錄下的檔案,聲線非常可疑。
「說清楚一點,要把這個給什麼東西觀看?」麻美緊張的說著。
「她們不是同伴……」蓮說著,似乎在暗示什麼。
「不是同伴……難不成?」麻美似乎開竅了什麼,「要把這個手機給她們看嗎?」
「請妳相信我,我相信會救出妳們的!」蓮說著。
「卡洛朵小姐,光之美少女們似乎過來這裡了!!」外面年輕一輩的病根之人說著。
「看來事情就到此為止了,我可能是最後一次看到你了……雨宮同學,就當作是回報你的那些話,我只好奉陪到底了。」麻美說著:「從你進入盧布朗的那一刻,我都以為你們身陷著絕望,但是,我看到了你們就算面對死亡,也願意作出覺悟,我沒有的勇氣在這呢!」

感覺似乎和病根之人卡洛朵能互相了解了,與巴麻美的感情似乎變好了。


似乎戰場上已有太多倒下的病根之人,都只是不知道三個幹部的計謀的手下。
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似乎等待著三幹部—達瑞森、辛多恩和古阿爾前來。
「哼哼,看來也就只有這點程度而已……」Cure Grace似乎抓住了某個男性幹部的頭部,然後給予一擊痛恨的重拳。
「看樣子等三幹部停止攻擊的之前,還有得忙呢!」Cure Fontaine說著。
「不過我們這次可不是跟病根魔王交談啊,他實在是太危險了……」Cure Sparkle說著,坐在倒下的病根之人的交疊上。
「給我等一下!!」卡洛朵似乎趕了過來,「妳們為什麼要潛入這裡,戒備明明很森嚴的說。」
「哎呀,這不是從四軒茶屋過來的嗎?就我們光之美少女的實力來說,應該只要叫其他的光之美少女過來就有辦法吧?」Cure Fontaine說著。
「我們打算和YES!光之美少女5合作,我們已經約好要進行奧運會了……」Cure Sparkle說著。
「所以我們要把事情處理完啊,別擋路了,妳應該知道達瑞森的暗示了。」Cure Grace說著:「訓練營那邊應該沒有防守的地方吧?看樣子事情鬧大一點,應該不會被病根魔王知道的。」
「我記得,除了燈火之星以外,我們有其他的同夥沒錯吧?雖然我只是以消滅妳們為目的,偷偷的和妳們三個當臥底,讓光之美少女的形象崩潰……」卡洛朵說著。
「那只是為了說服病根魔王讓我們當臥底的理由啊!」Cure Sparkle說著。
「就是妳們三個,把佐倉一家、亂鬥士他們……連怪盜都不放過的……」卡洛朵突然滿臉眼淚說著。
「有什麼問題嗎?」Cure Grace問著。
「話說妳們三個,對這個手機有印象嗎?」卡洛朵拿出星夢頻道手機說著。
「這不是珍妮絲發明的星夢頻道手機嗎?」三位光之美少女過來看手機,手機發出閃爍的光束,突然讓三位光之美少女不舒服,「這個東西為什麼在妳這邊?」
「一星期前,燈火之星帶著與他們敵對的首腦,帶他進來我們這邊改造,他也算是一個星光樂園的偶像吧?」卡洛朵說著。
「是啊,祝妳們快樂的星夢頻道ON AIR吧!」卡洛朵說完,馬上離開了戰場。

「真是愚蠢,虧她還是可以擊倒瓦爾吉普斯之夜的魔法少女呢!」Cure Grace露出邪惡的笑容說著,似乎在嘲笑她。


【病根之人訓練營】
「怎麼辦?我們要一直都待在這裡嗎?」這時一個女孩子的病根之人說著。
「沒事的,我想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大家一定會逃出這裡的。」蓮安撫受害的大家情緒。
「我想你應該明白的吧?我聽達瑞森說好像要剷除我們幾個呢……」一個中年男子的病根之人說著。

光之美少女,元氣花朵!!」這時一道淨化的氣息攻擊著守衛的病魔怪。
「好療癒!!!」病魔怪慘叫著。
入口的大門似乎被光之美少女踢開了,然後Cure Grace用元氣魔法棒指著大家。
「妳做什麼?妳不是要救……」這時前來阻止的中年男子試圖架住Cure Grace,但是被Cure Grace的元氣魔法棒砍成兩半。
「多虧了你的調查啊,丘比的委託總算達成了,拉比!」這時元氣魔法棒上的妖精拉比琳說著:「你們兩年前淨化社會的結果,讓光之美少女站在頂點上,這樣就完成了,拉比!」
「多虧了你們,暴露的丘比的最終目的啊,佩!」妖精佩吉說著。
「正因為如此,你們才有利用的價值啊,喵!」妖精托尼說著。

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暴露的自己的本性,與花寺和佳的關係變得更好了。

現在你明白了吧?這就是想淨化人類最後的下場啊!!
Cure Grace說完,開始大肆屠殺在座無抵抗能力的民眾們,其中雨宮蓮也是被Cure Grace的元氣魔法棒化成刀刃刺死。
「啊啊啊啊……」蓮遭到Cure Grace的元氣魔法棒刺殺,這就是Cure Grace看到的景象。

看來似乎是被殺死了呢,但是等一下,似乎少了什麼呢?
大家真的死掉了嗎?還是大家都被騙了呢?

下集預告:
我們真的有辦法能變回人類嗎?中間到底出現了海馬集團的相關物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遊戲真的還沒有結束,我希望這一切看到的都只是幻象……回憶中的七大設計教主,他們究竟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呢?難道有比我們還要更強的怪盜出現嗎,像……魯邦三世嗎?海馬集團究竟是在害我們還是要幫助我們呢?

{第十三天 溫柔的心}

創作回應

戒子
天空龍果然是內奸,廢物召雷彈,在自己場上一次都沒發動到,到對方場上只發動一次還是被故意利用破壞來傳說白石讓對手可以湊齊特招亞白龍的素材
2021-03-11 05:18:33
可可羅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場決鬥沒有青眼出現啊!
2021-03-11 08:34: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