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十五天

可可羅 | 2021-04-20 17:14:04 | 巴幣 2016 | 人氣 307

完結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預備備,雨傘,試試看APP,設置!
星夢票卡,登錄完成,Puri!
大家都是朋友,大家都是偶像,我最愛的星夢頻道,On Air!!

【2020瑪莉歐和索尼克東京奧運,開幕典禮】
「各位非常感謝能上網觀賞直播,我非常的感謝Prism Stone主辦單位和紫京院建設。」瑪莉歐帶著蘑菇王國的朋友們代替選手們上台致詞。
我明白了,快看快看,我的星夢頻道造型!」原本是星光樂園的神級偶像,換上了她們當時取得的女神白色洋裝造型。
「所以讓我們觀看贊助商最強的偶像,讓她們在舞台上為大家帶來祝福吧!」索尼克說著,之後偶像菈菈、美莉和蘇菲一同站在大會的噴水池上。

飛んでけ!シューティング・スター,どこへ行っても空を見上げたら!流れ星に誓っちゃうよ…ずっとトモダチ!
ONE FOR ALL!ひとりだったらできないことでも!叶うよ…それがライブだから…一緒に歌いたいプリーズ!
預備備,試試看吧!
哇,是雨耶!」「仰望天空!」「露出笑容!
哈囉,向藍天的微笑,閃耀的火花,Puri!!
Solami Smile用熱情的歌聲和舞蹈帶動大家。

【這時候的桃山家】
『妳真的不打算過來支持鬥士的奧運會嗎?』未來的手機上出現這樣的訊息,似乎是菈菈前輩留下的。
「可惜我們已經和雨宮哥哥約好了,明天就要去跟那些把鬥士們推下水的兇手戰鬥了。」桃山未來邊看電視上的現場直播,跟萌黃繪萌和青葉凜花視訊。
「要是姐姐這個時候跟雨宮哥哥一起睡,一定會最美夢的吧?」妹妹小光開了很嚴重的玩笑。
「臭小光,拜託你認真一點好嗎?那個王道遊我要跟妳一起睡耶!」未來生氣的說著。
「妳知道妳妹妹才小學生,其實也跟我蠻配的。」遊我穿著睡衣打算去小光房間陪睡。
「要是你是跟雨宮哥哥一樣大的高中生,媽媽就不會放心給遊我你和小光睡覺了,記住了,這只能在長大之前好好明白吧!」手機裡的繪萌生氣的說著,十歲的遊我不會對小光不利。
「知道了,你們為什麼不能讓大人一起睡啊?」遊我問著。
「我這邊則是因為路克的關係,所以星夢頻道的Wi-Fi有點故障了些。」凜花的聲音參雜著雜訊說著,大概是路克的關係,路克要和哥哥阿讓一起睡覺。


【開幕典禮結束之後】
「很感謝妳的幫忙,要不是因為妳的加油打氣……」雙尾狐狸塔爾斯說著。
「怎麼了,妳好像在擔心某件事情呢!」索尼克的伴侶,艾咪‧羅絲問著台下的菈菈。
「我覺得似乎在台下,沒有看到他呢……」紫色雙馬尾的菈菈用手帕擦汗說著。
「我記得妳和蘑菇王國的……」納克魯斯問著菈菈,但是被美莉打斷。
「別……別擔心這件事啦,菈菈她絕對不會憂鬱的,她是快樂的偶像。」金髮包包頭的美莉說著:「說實在的,你應該擔心蘇菲吧?黛西殿下,妳的酸梅乾……」
「給我RED……flash……噗咻……」紅色長髮的蘇菲,突然變成了軟趴趴的水母女孩。
「真是的,要是妳早點跟我說『北條小姐是酸梅症候群』這件事,我就可以把大量的酸梅乾用在奧運會上,妳想吃多少就有多少呢!」黛西公主突然生氣的說著,然後她竟然拉住了菈菈的領子:「說實話吧,大使已經換Dreemurr家的三男Kris了,該面對現實了吧?
「好了啦,就跟妳說菈菈不會擔心這件事了啦!我先跟菈菈談一下……」美莉突然帶著菈菈到外面的庭園呼吸新鮮空氣。
菈菈變回了紫色包包頭的小學生,美莉則是變回褐色馬尾的風紀委員。
「夠了喔,妳憂鬱症發作也該有個極限吧?Frisk已經死了,他不可能回來的。」美莉給菈菈貼上第1992次違規警告單:「就警告妳偶像不能談戀愛了,已經第三年了……」
「可……可是美莉,小奈醬也試著去哥哈了,他說小福醬沒辦法守護什麼,就算這樣……」菈菈說著,但是被美莉狠狠的回嘴。
「就算全地球都受病根之人的羞辱,妳也要給我振☆作☆起☆來唱歌跳舞才行!!」美莉說著,但是菈菈已經被她嚇哭了。
「嗚嗚嗚……就算這樣,未來她們……應該會帶小福醬回來!!」菈菈哭著說。

「這樣不行啊,要是全觀眾都知道這女孩相思的話,鐵定會有悲劇的。」索尼克跟著塔爾斯說著:「當初很訝異啊,她們台上和台下都只是一個樣子。」
「這就是珍妮絲、法拉拉和嘉拉拉她們失敗的政策了,放心吧,我們一定有對策的,混沌翡翠一定會還原這一切的。」塔爾斯說著,但看著索尼克徬徨的表情,心裡卻在擔心什麼?

2020年7月23號,星期四。
{第十五天 極限的弱點}


【早上,閃亮宿噴水池,有一架紅色烤漆的直升機抵達】
眼鏡高中生雨宮蓮換上了自己的便服,打算到噴水池告訴大家作戰計畫。
「怪盜Joker,這邊,我有安娜的直升機,現在可以飛到魔法堂這邊了。」綠川沙拉打算用安娜身邊的佣人開的直升機去目的地,直升機降落在噴水池旁邊。
「我來了,沙拉。」未來和身邊的雨宮蓮過來踏上直升機的踏板。
「那些哥哈的小學生呢,你們都有到齊吧?」沙拉問著。
遊我和路克一起拿著自己的歌哈企業決鬥盤搭上了直升機。
「其實聽說妳受到了很大的委屈對吧?」沙拉身邊的霧島露明問著她。
「露明,我覺得還是不要接受那些超速怪獸卡必較好呢,昨晚我已經說過了。」沙拉說著:「我不會在意的,因為燈火之星才是毒殺安娜的兇手,所以我不會妥協的。」
「妳們昨晚有發生什麼事情嗎?」蓮問著沙拉。
「那不成那個哥哈的小學生一直都鼓勵沙拉拉支持交錯超速決鬥嗎?」玫兒問著。
「嗯嗯……」沙拉不想理露明的話題:「其實我跟露明已經說好了……門要關上了,未來、遊我和玫兒,還有繪萌以及路克,接下來我們要到魔法堂,你們有兩位的星夢頻道手機有異世界導航APP吧?」
直升機的閘門關閉了,現在正在閃亮宿和美空町的上空。

「就連我的3C手機也有啊,不過很危險的,我們不能從高空降落中使用手機。」蓮說著。
「但是星夢頻道手機在法律上只是玩具,所以可以利用這一點……」沙拉說著:「接下來我有不好的預感,遊我他們現在正在你這邊,鬥士一定會以你為敵的。」
「一旦你和鬥士不激萌,他們會取你的性命,你要做好覺悟。」繪萌說著。
「我覺得鬥士他們應該會諒解我的行動吧?」蓮對著繪萌這樣說。
「真不激萌,要是他們真的被逼到絕境啊……」繪萌警告著蓮:「很有可能,他們會回歸創世和破壞之神的懷抱也說不定呢!
赤城號直升機已經飛到美空町的市中心,現在因為觀光人潮眾多無法從任何一處降落。
「聽好了,雨宮,現在你們要給我他X的跳下去。」沙拉突然說出粗口命令雨宮:「之後我會給你啟動降落傘的時間,你如果不能打敗綁架雙葉她們的門之使者,就別活著回來。」
「別突然這麼沒禮貌,沙拉……」未來生氣的說著。
「妳們奇蹟閃耀組知道的,雨宮同學是殺人犯,現在這個罪會讓他付出代價。」沙拉說著:「如果蓮真的他X的都無法對抗燈火之星,我真想淦死他的性命。」
「沙拉拉,說Fxck you和Shxt在美國是禁止的喔……啊!」玫兒想打斷沙拉發飆,但是被沙拉賞了耳光。
「就只是要救出我朋友而已,妳為什麼要突然生氣呢?」蓮很好奇的問問沙拉。
你他X的知不知道關係著地球七十億個人類的性命啊?就因為被那些穿洋裝的婊子光之美少女玩弄著,我最愛的安娜,她是唯一能在乎我這個可憐的星夢頻道偶像,都是因為你……」沙拉架住了蓮的肩膀,把他狠狠地靠在艙門上,「我居然沒想到為了救你得失去安娜,還是我們之前根本沒有算好救安娜嗎?淦!」
玫兒緊張的代替沙拉駕駛直升機,她似乎對沙拉的火大很不太理解。
「我是不會隨便攻擊女士的,但是妳這種態度……」蓮似乎最深的理智似乎被打破了,「妳真的以為我會不在意嗎?如果真的要花寺同學死,也無法還來包括安娜的受害者的補償,妳真的以為自己他X的覺悟了嗎?
「好了啦,別這樣生氣了……」未來試圖安撫沙拉和蓮的情緒。
「就算有辦法悔改花寺和佳、澤泉千優和平光香葵的邪念,我無法保證能順利救出大約一千萬個受害者,這已經是一場疾病對上人類的戰爭了。」蓮正在氣消,心裡還是無法原諒沙拉。
沙拉放開了蓮的領子,打開了直升機閘門,下面就是魔法堂了。
而蓮帶著桃山未來跳下去,打開了降落傘,準備進入異世界。


『魔女莉卡,離家出走,魔法堂,聖安奴號』星夢頻道手機上的異世界導航APP輸入了訊息。
未來和蓮被傳送到了某個世界的大海的上空,而有一艘廢棄的郵輪正在行駛著。
「好了,雨宮哥哥,我們要試試看那種東西了吧?」未來抱住蓮說著。
「不過沙拉說的沒錯,一切的開端都可能是遊我的錯吧?」蓮說著:「我覺得如果燈火之星不知道這個機會,就不可能雇用和佳讓她們毀滅地球。」
未來和蓮降落到了廢棄郵輪的上空,準備收起降落傘。
「你覺得是王道同學的原因嗎?那你為什麼不直接對遊我下手,還是你沒證據嗎?」未來問著,「你還是不排除光之美少女會和王道遊我沒有半點關係是嗎?」
「我已經想好了,需要利用遊我,畢竟如果大師決鬥的怪獸卡,再這樣下去被封印,恐怕已經來不及了。」蓮說著,之後問了未來一個問題:「妳有見過極限怪獸這種召喚方式嗎?」
蓮準備把降落傘背包和背心卸下,準備和未來一起突破遊輪。
「沒見過,聽遊我說,似乎是哥哈為了對付超速決鬥而建立的特殊召喚方式。」未來說著:「據說哥哈企業的決鬥者ID卡可以變成決鬥者內心強大的力量,我聽遊我和路克是這麼說的,他們一直都在使用哥哈企業的產品,像華碩、蘋果和微軟,他們也有加入大師決鬥的研究,可是他們的電子產品對那三位小孩非常好奇。」
「哥哈企業的總裁,似乎聽Ness和Lucas所說,他們打算封閉這個企業貿易的社會,打算把決鬥這個產業壟斷。」蓮進入了艙門裡面,用手電筒照明,因為光線很暗。
「只要把相關的技術壟斷,或許對病根之人的防備,就會大幅降低許多,雨宮哥哥……我好害怕,總覺得他們會先奪去我們生活的一部份,再來奪走我們的性命。」未來害怕地說著。

「沒錯,所以我想應該明白要先對付誰,『燈火之星』目前是依靠『哥哈企業』的相關技術去假借重置世界之名,實際上是在幫助『病根王國』毀滅人類的計畫。」蓮說著,並帶來粉筆在地板上畫出三個圓圈,「如果這一切的計畫被鬥士他們知道了,就會進行另外一個計劃,復活創世和破壞之神,吉拉和達斯。」
「原來如此,你是打算對付超速決鬥為先的啊?」未來驚訝的問著。
「所以沙拉的事情就別放在心上了,要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去對付他們的時候,一定要告訴沙拉和玫兒,我們只需要對付一種威脅就好了,把最前線的災害解決掉。」蓮說著。
「我明白了,其實雨宮哥哥,我的星夢頻道手機有訊號可以聯絡沙拉呢!」未來發現自己的星夢頻道手機有些訊號了,準備傳訊息給繪萌和凜花。
『@繪萌 有安撫沙拉的情緒了嗎?』未來的訊息寫著。
『她看起來真不激萌。』『不過有好了些,我會幫她加油打氣的。』繪萌回了訊息。
『@凜花 我們要進去了喔!』未來對凜花傳了訊息,之後把手機收了起來。


【新童實野市,都會區警署】
「妳真的覺得,痛下被害人的兇手真的另有其人嗎?」牛尾警官正在審問被捕的相田愛和愛乃慧,似乎是因為媒體指控她們兩人被誣殺人罪。
「嗯嗯……」小慧現在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似乎害怕什麼。
「那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我看了自稱病根之人調查隊的報告了,如果妳們想反駁她們誣告妳的證據的話,有必要得跟法院進行決鬥才行,但是妳言語上疑似有失語症的症狀……」牛尾警官說著:「妳還是不答應影像上的證據嗎,妳會被判有罪的,看妳是次元領域的研究員的份上,我會給妳爭取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大家都很期望妳的判決呢!」
「嗯嗯,姆姆……」小愛似乎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但是指著報告上的『目擊者:花寺和佳』似乎要表達什麼?
「牛尾警官,我們在彩虹之橋上抓到無照D輪駕駛的不良份子了。」一位決鬥警員過來告訴牛尾警官:「似乎是從澀谷市跑來這裡的,說要給相田愛一個公道。」
「而且我們發現一個傳單呢!」另一位決鬥警官給牛尾看一個海報。

『光之美少女被陷害,沒時間了,不要相信Cure Grace她們!』海報這樣排版著。

「現行犯叫做坂本龍司喜多川祐介,是澀谷的高中生。」警衛拉著兩位怪盜團的成員,他們似乎暫時銬上了手銬。
「我可以證明,那個造假的影像是錯誤的。」龍司說著。
「犯人必須精通該市區政府單位的攝影機,加上光之丘大使館的攝影市,沒有任何防備,我想有人修改了這筆資料,如果是真的,那麼駭入這個系統的共犯,會是愛乃慧、大森悠子和冰川伊緒奈,但矛盾的地方就是動機。」祐介說著。
「你們真的能協助調查大使館的砍殺事件嗎?我調查過大使館的電腦沒有中毒啊。」牛尾警官說著:「如果真的證據被掉包的話,那你覺得是誰會闖入?」
「之前光之丘沒有病根之人攻擊過來的資料吧?那裡一定有什麼關聯和這個事件有些線索,驗屍的時候,你有注意到被害者是病根之人嗎?」祐介問著。
「不可能,如果對方是病根之人,怎麼可能會……」牛尾警官話還沒說完,龍司就先插嘴了。
「你明明知道這是花寺同學給你的命令啊,不能在執迷不悟下去了,對方也是光之美少女,卻把自己的身分賣給了地下組織,現在還要控制警方操縱不公平的正義……」龍司暫時崩潰地說著:「你真的以為和佳能保障東京縣,不被病根之人擺布的安全嗎?」
「說實在的,你們一定有一個人封住了小愛的嘴。」祐介說著。
果然就是怪盜團的嫌疑人,看來自己一定會上鉤了呢!」牛尾警官打算詢問兩位高中生。
「看來小愛真的怕到不敢說出口了,我騙你的,警方怎麼會做這種事。」原來祐介設下了陷阱,打算質問牛尾警官的信任。
「還真是聰明呢,但是願意自首後,你還是要面對你的刑責,你願意接受嗎?」牛尾說著。
「是的,其實你想要問我們鬥士露琪娜被殺的事情吧?」龍司問著。
「真的是你們的所為嗎?」牛尾問著。
「我們還有共犯呢,就是燈火之星呢!」祐介撒了一個很大的謊言,但是也差不多很真實。
「你們為什麼要暗中摧毀我們的行動呢?這可是比殺人還要嚴重啊!」牛尾說著,但是這時候小愛開口了。

「我想起來了,是我調換監視錄影器的,但我已經沒有其他方法了……」小愛說著。
「當初為了保護和佳她們不要受法律傷害,所以暫時先連絡了人。」小惠說著。
「真正的影像在這裡!」小愛拿起了隨身碟說著,她要給警察們觀賞真正的情況。
「看吧,總有一天妳會願意開口的嘛,小愛!」龍司說著。


【寶可夢世界海域,聖安奴號】
「哼,果然還是沒辦法過來啊?」祐樹已經換上了騎士服,一臉囂張的樣子看著高卷杏、新島真、奧村春和佐倉雙葉。
「主人,這些就是我們三個精挑細選給你的祭品,恢復你精力的糧食。」可可蘿說著,他抱著祐樹那結實但有脂肪的體型。
「歐維斯,小春啊,如果妳不願意替妳哥哥擔任秘書長也沒關係的呦。」貪吃佩可說著:「妳很快就會和祐樹君生下小寶寶,他長大一定會有事業的。」
「可…可是真的要和我們發生關係嗎?」小春害怕地說著。
「再過不久,怪盜君不管怎麼走都是死路一條了。」優衣說著:「怪盜君在妳們調查魔女莉卡的時候,已經為了防止更失控的場面,他犯下了滔天大罪呢!」
「妳們要先做好變成公主型態的準備嗎?」小真問著。
「怪盜Joker已經殺了一位鬥士,加上那位鬥士殺害的鬥士,已經是兩位了,而且還是父女檔呢!」貪吃佩可說著:「那麼我們先舔舔祐樹的美乃滋條是是看吧!」
「等一下,妳們有一位還是小學生啊!你要上演戀童情節,會被禁播的啊!」雙葉說著。
「那是當然了啊,這是為了給你們一點傷害啊!」可可羅準備脫下小褲褲,但是這時特殊的艙門正在敲出巨大的聲響。
「可惡,居然沒有反應,這已經是裡面最深的一扇門了!」桃山未來的聲音說著。
「反正……只要願意,我都會在腦海裡跟著主人一起的……」可可羅故意開了閘門,這時外面的人已經進來了。
「蓮,你總算過來了啊?」雙葉感動得痛哭流涕說著。
「看樣子,應該是還沒有受到傷害,你們真的想要引誘我進來吧?」蓮問著,他拿著手槍穿著怪盜服,指向三位公主冒險者。
「當然囉,其實我們還有一個條件可以發動公主模式呢!」貪吃佩可說著。
「那我絕對不會讓它發生了!」蓮說完,他迅速地朝祐樹的頭部開槍。
「啊啊啊!!」祐樹突然被子彈打到頭破血流。


「變身,公主模式開啟!!」沒想到讓祐樹受傷,反而讓三位公主冒險者展開了公主模式,蓮看著非常殺必死的畫面無法動彈,祐樹頭上的子彈傷口正在奇蹟似的復原。
「怎麼會?跟那時候的赤井眼鏡姐一樣?!」雙葉說著,可可蘿、貪吃佩可和優衣變成了白色婚紗的公主型態。
「就跟你說了,對主人發動攻擊,在下的能力就會得到大幅強化,只要主人流出大量的體液,我們就會變得很興奮呢!」可可羅說著。
「那種失血量,已經是男人射精的十幾倍了。」小杏說著。
「沒錯,我就是要祐樹君被你這樣一子彈打過去,說到這個小杏,你是看過Joker自慰過嗎?」貪吃佩可問著。
「稍微看過吧?」小杏說著:「他跟我們暑假去洗澡的時候,我有偷看。」
「拜託妳認真一點,小蓮射出來並不代表祐樹會射多少啦!」小真臉紅生氣的說著。
「各位,我桃山未來要生氣了喔,居然在國中生的面前說出這句話!」未來說著,給蓮裝上了星夢頻道決鬥盤,但是目前這個氣場,似乎讓決鬥盤變成7字樣,只出現三個主要怪獸格。

「果然是交錯超速決鬥嗎?但是額外牌組和祐樹的能力會被封印啊!」雙葉說著。
「放心好了,我們會變成極限怪獸,然後進行巨極召喚!」優衣說著,跟著貪吃佩可和可可羅變成祐樹的主要牌組卡片,進行洗牌。
「交錯超速!!」

Joker LP 4000 祐樹 LP 4000


「我的回合,抽牌!」蓮取得先攻權,「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並且發動他的效果,因為交錯超速決鬥不能從牌組檢索卡片,所以從牌組抽一張!」
LV.4 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 攻擊 1800 守備 13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效果1適用中,在超速怪獸格1。
「我將怪獸一體,『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作為解放,升級召喚!」蓮升級召喚了怪獸。
從賽博龐克世界過來的腦力機械,用你的念力破壞一切的埋伏吧,傳說怪獸『人造人間—精神震攝者』!」未來代替蓮說出人造人間的升級召喚台詞。
LV.6 人造人間—精神震攝者 攻擊 2400 守備 1500
闇屬性,機械族,傳奇效果怪獸,永續效果1適用中,在超速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念動力波』,因為場上有機械族怪獸存在,我可以給予你這個可疑的變態分子600點傷害!」蓮使用怪獸的魔法能力給予祐樹傷害。
「原來你早就已經有對策了嘛!」祐樹的LP從4000降到3600點,「你不會跟桃山做愛吧,你這個缺乏性愛的傻瓜!!」
「少囉嗦,發動魔法卡,『宇宙的法則』,你可以從手牌或者確認牌組最上方,一旦有陷阱卡就能覆蓋,或者可以拒絕!」蓮把陷阱卡覆蓋的機會交給祐樹。
「抽牌,我從場上覆蓋一張陷阱卡。」祐樹確認抽牌是陷阱卡了,但是沒有給蓮確認。
「看來你蠻有自信的嘛,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規範針錶犬』,覆蓋上一張牌之後,結束這一回合。」蓮通常召喚了怪獸後,就結束了這一回合。
LV.4 時間潛行者‧規範針錶犬 攻擊 600 守備 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3。
「我的回合,抽牌!」祐樹有五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魔式甜點‧魔女蘭蛋糕』,發動她的效果,從牌組最上方的怪獸卡加入手牌,否則送入墓地,抽牌,『魔式甜點‧千層酥貓』加入手牌!」
LV.4 魔式甜點‧魔女蘭蛋糕 攻擊 1400 守備 1200
地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效果1適用中,在超速怪獸格2。
「我將場上的一體怪獸,『魔式甜點‧魔女蘭蛋糕』作為解放,升級召喚!從我那陰森的學院,那本來是考上決鬥學院的機會,只要宮子纏著我就無可奉還『魔式甜點‧布丁公主』!」祐樹升級召喚了怪獸了,但是很她非常的虛弱。
LV.5 魔式甜點‧布丁公主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地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2。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魔式甜點‧果凍天使』『魔式甜點‧千層酥貓』!」祐樹不斷大量特殊召喚怪獸了。
LV.4 魔式甜點‧果凍天使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地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LV.3 模式甜點‧千層酥貓 攻擊 500 守備 3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3。
「發動場地魔法,『魔式甜點‧城堡』,適用永續效果2,我方場上的『魔式甜點』怪獸攻擊力和守備力上升500分。」祐樹發動了場地魔法,但這次他不使用從墓地清空怪獸的效果。
LV.5 魔式甜點‧布丁公主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LV.4 魔式甜點‧果凍天使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LV.3 模式甜點‧千層酥貓 攻擊 1000 守備 800
「覆蓋上一張牌,進入戰鬥階段,『魔式甜點‧布丁公主』『時間潛行者‧規範針錶犬』發動攻擊……」祐樹駕馭著怪獸發動攻擊,布丁公主接著說出幽靈宮子的必殺台詞。
布丁布丁,把你變成布丁喔!!」布丁公主把規範針錶犬吃下肚,蓮的LP從4000降到3100點。
「發動『魔式甜點‧布丁公主』的效果,在戰鬥計算後發動,場上的『人造人間—精神震攝者』再度被宮子效果破壞!!」祐樹這時才發動了布丁公主的啟動效果2。
布丁布丁,我好恨啊,酸梅布丁……」布丁公主把人造人間變成腦子做成的布丁。
「這時候翻開覆蓋的陷阱卡,『魔式甜點‧禮儀』,就是當時因為對手魔法卡覆蓋在場上的陷阱卡,由於是上一回合覆蓋的可以發動。」祐樹發動了上一回合覆蓋的陷阱卡。
「居然把最強的人造人間……等一下,這不算最強吧?」雙葉驚訝又懷疑的說著。
「墓地裡的『魔式甜點‧魔女蘭蛋糕』返回牌組裡面洗牌,然後本回合結束之前『魔式甜點』怪獸攻擊力上升800點。」祐樹處理完陷阱卡的效果,提升場上怪獸的攻擊力。
LV.5 魔式甜點‧布丁公主 攻擊 2300 守備 2300
LV.4 魔式甜點‧果凍天使 攻擊 2300 守備 2300
LV.3 模式甜點‧千層酥貓 攻擊 1800 守備 1600
「糟糕了,再這樣下去攻擊的話,小蓮有危險!」小杏說著。
「結束了,你真是個早洩的小偷啊,『魔式甜點‧千層酥貓』『魔式甜點‧果凍天使』對怪盜Joker直接攻擊……」祐樹給蓮打算使用最後的一擊。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吸收屏障』……」蓮翻開了陷阱卡,形成物理的防護罩。
要上囉,日和衝擊!!」千層酥貓模仿某個蘭德索爾的獸人格鬥家攻擊。
「你沒事吧?」未來看著蓮承受傷害,不過蓮的LP從3100提升到4400點。
已經沒事了哦,我們一起加油吧!!」果凍天使模仿某個妖精修女對蓮使用姊妹援助。
「不需要你幫我禱告了!」蓮生氣的說著,他的LP從4400降到2100點。
「結束這一回合,我本來想說,你會無法撐過這一回合的……」祐樹擺出很變態的表情結束回合,「接下來我會抽到三位蘭德索爾的冒險者,你就好好地爭取時間吧!」
LV.5 魔式甜點‧布丁公主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LV.4 魔式甜點‧果凍天使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LV.3 模式甜點‧千層酥貓 攻擊 1000 守備 800


「接下來就要賭上我身為決鬥者的尊嚴,我得從牌組裡抽五張牌加入手牌!」蓮開始了他的抽牌階段,補滿五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BM4—炸彈蜘蛛』『SphereBomb 球體時限爆彈』。」
LV.4 BM4—炸彈蜘蛛 攻擊 1400 守備 2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LV.4 SphereBomb 球體時限爆彈 攻擊 1400 守備 14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2。
「我要將兩體怪獸,『BM4—炸彈蜘蛛』和『SphereBomb 球體時限爆彈』作為解放,升級召喚!秀出你的真面目,將你那脆弱的弱點正中紅心,粉碎你那無限的慾望『亡命左輪手槍龍』!!」蓮升級召喚了怪獸了。
LV.8 亡命左輪手槍龍 攻擊 2800 守備 2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效果2適用中,在超速怪獸格2。
「這可是我為了打敗你和亞圖姆先生所做出的牌組,正好『亡命左輪手槍龍』已經是『左輪手槍龍』的進化型態,這是一位美國決鬥者大會亞軍的王牌怪獸。」蓮說著:「發動場地魔法,『鋼鐵襲擊者』,適用於永續效果1,我方場上的闇屬性機械族怪獸不會被戰鬥破壞,並且獲得吸收傷害化為攻擊力的永續能力。」
「看來Joker哥哥似乎是想要不斷用機械搗碎布丁呢!」布丁公主用宮子的語氣說著。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錶圈潛艇艦』,進入戰鬥階段!!」蓮說著:「『時間潛行者‧錶圈潛艇艦』『魔式甜點‧布丁公主』發動攻擊,這個時候『亡命左輪手槍龍』瞄準三體對手的怪獸,效果發動了,有一半的機率會被子彈效果破壞!」
LV.4 時間潛行者‧錶圈潛艇艦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超速怪獸格1。
「你想拿宮子她們做些什麼?」祐樹問著。
消失吧,妳們這些徘徊在饑餓的怨靈們!!」蓮讓亡命左輪手槍龍進行俄羅斯輪盤攻擊。
「啊啊啊啊!」這時候千層酥貓被子彈命中了,只剩下果凍天使和布丁公主存活。
「在承受一下傷害,很快就會結束了……」蓮的錶圈潛艇艦衝向布丁公主,他的LP從2100降到1600點,但是也提升了錶圈潛艇艦的攻擊力。
LV.4 時間潛行者‧錶圈潛艇艦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但是,『魔式甜點‧布丁公主』的效果發動了,因為你已經對她造成傷害了,她可以選擇場上的『亡命左輪手槍龍』破壞,把他變成布丁吧!!」祐樹發動了怪獸效果。
「嗯嗯嗯,有吃不完的布丁真好啊!!」布丁公主說著,一直吃著戰鬥怪獸做成的布丁。
「你是不是說下一回合就會召喚三位公主型態的公主冒險者,那是不可能的……」蓮說著,但是未來害怕到準備帶小杏離開聖安奴號。
「喂,妳在做什麼,妳要把我的後宮帶走,我就把妳的子宮做成奶油瑞士捲。」祐樹叫住了未來:「你還是不相信嗎,雨宮同學,最強的決鬥者一切都是必然的。」


難道抽牌不能夠自己創造嗎?這一切你還以為都不會發生嗎?」可可蘿的聲音在蓮的周圍。
那可是將一切的希望化為開端,卻也可以將一切的希望化為烏有。」貪吃佩可以這種聲音的形式在蓮的腦海說著。
看不見的東西,卻看得見的東西,那就是,將世間萬物的美妙摧毀的奇蹟啊!」優依也是這樣的形式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柚樹有兩張手牌,但是似乎手中正在發光,產生了三張卡片到自己的手牌上,「我要將場上的『魔式甜點‧布丁公主』『魔式甜點‧果凍天使』送入墓地,將場上的三張『蘿模式甜點‧鮮奶油巫女』『蘿模式甜點‧飯糰糕劍士』『蘿模式甜點‧巧克力妖精』進行三位一體,我那完美的神聖女神,賜予冒險者最美麗的聖衣,將一切的虛無化為灰燼,巨極召喚!!公主型態,『蘿魔式甜點‧飯糰糕劍士‧超布丁公主』!!」
LV.3 LV.10 LV.4 蘿魔式甜點‧飯糰糕劍士‧超布丁公主 極限攻擊 3300→3800
地屬性,戰士族,極限怪獸,占滿超速怪獸格。
「將墓地裡的宮子(布丁公主)返回牌組,在下的效果發動了。」可可蘿說著:「你場上大概也無法使用陷阱卡吧?在下發動了在這一回合無法使用陷阱卡的能力,這就是在下全新的力量,願將一切獻給您,極光聖界!!
「將墓地裡的『魔式甜點‧禮儀』返回牌組,我幫騎士君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將世界一分為二的極光,神聖之雨!!」優衣發動了祝福的大量魔法攻擊,把艙門和天花板徹底破壞,祐樹的LP從3600提升到4600點。

現在終於能看到,聖安奴號已經抵達了神奧地區的樣子,不知道小智的朋友小光過的怎麼樣?
「你總算是分心了吧?但是我從祐樹君那邊覆蓋了兩張卡片,進入戰鬥階段囉!」貪吃佩可說著,她和可可蘿、優衣飛到了上空,準備給蓮致命的一擊,「我們『蘿魔式甜點‧飯糰糕劍士‧超布丁公主』『時間潛行者‧錶圈潛艇艦』發動攻擊,一擊必殺,凌駕於火力全開之上,超火力全開‧公主突襲!!!!!
貪吃佩可把錶圈潛艇艦切成兩半,也擊中貫穿了蓮的中央,所幸蓮沒有外傷,可是身體正在承受很嚴重的痛苦。
「啊啊啊啊……」蓮身體正在承受戰鬥怪獸的傷害,他的LP從2100點歸零。


一切都結束了嗎?難道就這樣隨祐樹他毀滅這個已經沒有希望的世界了嗎?
我還有好多話想對雙葉和小杏她們說,我還有很多遺憾沒完成。
當初究竟是怎麼想要繼續當異世界的怪盜的?
蓮!!你沒事吧?拜託回答我啊!!」雙葉的聲音說著。
我記得跟著兩津警官他們去見瀧源的那一刻,鬥士們也是沒有任何希望的眼神。
那時候也是雪上加霜,就算找到真正害死地球的元凶……
我也是無力幫助他們,還害他們失去了一個菁英少年呢!
雨宮哥哥,你快點站起來!!」未來的聲音說著。
紫藤玫兒她好像還有一個問題沒有問我是吧?她只跟我說兇手是遊我這件事。
那些害死鬥士的真正兇手,究竟是人類還是神的自私?
或許,證明人類希望是無限的,那一定是某種笨蛋編織的笑話吧?

事情得從連結召喚的誕生開始,很多決鬥者都不想決鬥了。
就因為如此,那場決鬥大會上的選手,有八成是新人的決鬥者。
我不想看實況轉播的原因,就是這個因素,怪盜團事件後我想去海邊玩水。

【蓮瀕臨死亡前的一個回想,海水域場】
「什麼嘛,基德被捕然後死在警方面前,我覺得很有可能是被私刑至死的吧?」雙葉說著,她正在陪著蓮看電視,「那位人魚決鬥者突然被殺,我覺得海馬集團一直都冷淡負責的。」
「聽說二十年前,古魯斯集團因為盜印卡片而致富,所以第一屆的決鬥大會也是為了揪出這一切的真凶而已,所以要是決鬥者有死掉也不負責。」回憶中的蓮說著。
「不過我聽人家說,海馬集團的資料已經太老舊,那些傳奇決鬥者的牌組其實已經有更新了……據說這世界上自私的人實在太多了,你覺得要怎麼處置這些人的內心?」雙葉好奇的問著蓮。
「之前獅童正義他們悔改的事件之後,他們還是有一定的民意,而且很少反對者去為受害者打氣,所以光是偷走慾望是不夠的吧?一旦被這些慾望獲得的寶物圍繞著,很難從地獄中獲得新生了吧?」蓮說著,雙葉打算給她一個驚喜,拿出蓮小學的時候所用的卡盒。
「欸,小蓮,之前你在舊家的東西有好好整理嗎?我希望明年你以一個決鬥者的身分出現,可以嗎?」雙葉問著:「這是你小時候所用的怪獸卡吧?儘管是一些雜碎,但對你來說……」
「這裡面最稀有的卡片可以賣到上百萬呢!」蓮說著。
「然後那些錢,就準備當一個職業選手所要的經費吧!」雙葉說著:「你一定很想再考進決鬥學院吧?時機已經太遲,但是可以重新開始呢!」
「雙葉……其實我有一些卡組在時光膠囊上,他們才是我真正的回憶呢!」蓮突然這樣說著。
「你的意思是,裡面的『左輪手槍龍』不是你最稀有的?」雙葉問著。
「我都記得,那空地還沒被蓋成大樓呢,趁現在挖走他們吧!」蓮說著,他的回憶就此中斷。

每個人的內心都有著寶物,用它來填補自己的空虛,慾望就是這樣。
所謂的希望和絕望也是如此,用別人的幸福和不幸建立慾望。
所決定要為世人造福,還是要殘害世人是一回事。
所決定的方式才是自己決定的,我才不會被擺佈呢……


「不是這樣的,小蓮才不會這樣倒下呢!」這時希留那的聲音在蓮的潛意識裡,「你要想想看,放手一搏的你是什麼樣子,你還要堅持自己遵守規則嗎?當初害死我的基德究竟是怎麼想的,你有想過嗎?你答應我要隻手破壞規則,卻因為害怕與遊我同路腿縮了吧?」
「凱留,妳為什麼會在我這裡呢?」蓮問著。
「那這樣的話,幫我打倒該死的祐樹君,證明你是有辦法的!還是,你覺得隻手破壞規則是錯誤的呢?」凱留說著:「我特地從你的潛意識帶來了很強大的武器呢!」
「只要汝一聲答應,吾將會成為你戰鬥的一份子,現在就放手一搏吧!」三體強大的人格面具說著:「之後以下省略吾即是汝的內容,你要好好做出決定啊!」

「差不多就死在這裡了吧?」優衣看著倒下的蓮說著,但是蓮突然臉上出現了舞會面具。
「不,我絕對不會再這樣任意憑命運抽牌了,本來就應該這樣的。」蓮用剩下的力氣說著。

PERSONA!!愛麗絲、義經、亞森,把力量借給我吧!」蓮撕下了面具的一部份,變成三張手牌,身體周圍出現了紫色的火焰,重新站了起來。
我的回合,抽牌!!」蓮從牌組抽起了兩張手牌,「我要發動魔法卡,『鋼鐵抽牌』,從牌組繼續抽兩張卡。」
「我要將場上的『時間潛行者‧錶圈潛艇艦』送入墓地,將人格面具『狂怒大小姐 愛麗絲』『異域武士 義經』『黃昏紳士 亞森』作為三位一體,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最後的力量化為重生,粉碎你那貪婪的意志力,巨極召喚!!最終人格面具,『超賢賊神 耶撒旦爾』!!」蓮巨極召喚了怪獸。
LV.3 LV.10 LV.4 超賊賢神 耶撒旦爾 極限攻擊 3600
闇屬性,天使族,極限怪獸,佔滿超速怪獸格。
「原來啊,果然是無法放棄自己的鬥志啊?果然是被創世與破壞之神選上的,那些鬥士的其中之一啊!」可可蘿說著。
「將手中的『時間潛行者‧啟動』『鋼鐵呼喚』『不朽之特殊合金』送入墓地,『超賢賊神 耶撒旦爾』『狂怒大小姐 愛麗絲』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魔式甜點‧城堡』進行效果破壞,接招吧,賊‧神‧魔‧術!」蓮的耶撒旦爾發動了特殊能力,破壞了祐樹的城堡。
「在那之後的戰鬥階段,『超賢賊神 耶撒旦爾』可以對祐樹直接攻擊,去吧,大罪穿甲彈!!」蓮使用極限怪獸,但繞過貪吃佩可、可可蘿和優衣對祐樹發動痛恨的一擊。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祐樹嘗試承受傷害,儘管他的LP從4600點降到1000點,但是祐樹被擊飛落海。

「主人!!不行了,你對在下的主人做了什麼?」可可蘿緊張的問著。
「少了騎士君,加上我們的攻擊力不足以對付『超賢賊神 耶撒旦爾』……」優衣說著。
「妳們真的有辦法破除……超…賢賊……」蓮還沒有說完,似乎身軀突然倒了下來。
「你振作起來啊,雨宮哥哥!!」未來抱起了昏倒在地上的蓮。


2020年7月27日,星期一
【核心世界,赤城藥局樂園,賞花區域】
「別哭了,沙拉拉,你還有玫兒玫兒可以陪啊!」紫藤玫兒似乎在安撫綠川沙拉的情緒。
「對啊,連流氓都願意激萌的為妳幫忙,妳是不是該獨自振作起來呢?」萌黃繪萌說著:「我知道未來現在正在寶可夢世界休養身體啦,但是妳也別這樣因此沮喪呢!」
「要是小未來就這樣被奪走生命,我可能要服毒自殺,我已經宣布Meltic Star已經徹底解散了,要是雨宮真的有三長兩短的話……」綠川沙拉說著。
「不試試就不會知道,不知道的話就全部都試試看,既然未來已經傳訊息說平安無事的在神奧地區了,那麼我就可以等他們修養完畢之後,就在發布預告信好了!」青葉凜花說著。
搜雷瓦多卡納,妳要注意電視動畫的時間差異啊!!」這時一個長得像七大設計教主武藤遊戲,但是身高卻糕了半個頭身的人過來了,他有一個綠色三角錐的吊飾。


「遊戲先生,你終於過來了啊,我好孤單啊,我不知道要怎麼……」沙拉似乎沒有認出是誰,把那位男子認成遊戲說著。
「等等等一下,這傢伙不是七大設計教主,我們之前在阿拉巴斯坦遇過!!」繪萌說著。
「沒錯,我等名為亞圖姆,無名之法老,就是你們聽到的七大設計教主的傳說。」名叫亞圖姆的男子說著:「如果在預告信當天,要跟魔女莉卡要東西的話,一定要帶她的六為學徒過來。」
「你是說春風姊妹、藤原和妹尾小姐她們嗎?」凜花說著。
「但如果條件不成立,我會派賽菲羅斯來殺光你們怪盜團的所有協助者。」亞圖姆說著:「他就在我的新積木下沉睡著呢!」

「等一下,你說的賽菲羅斯是?」繪萌驚訝的問著。
「妳一定很憤怒吧,身為黑色傳奇的魔術師的學徒之一,怎麼想也沒想到吧?」亞圖姆說著:「我之所以會走足夠的力量,都是因為賽菲羅斯的功勞,儘管生氣吧,沙拉!」
「YOU別亂說喔,沙拉不可能會把座崇拜的偶像當成仇人看待的。」玫兒說著。
那就讓我繼續待在這裡,散播絕望如何呢?」亞圖姆突然變了聲音說著,令沙拉感到反感。
「你居然……你居然待在我最喜歡的偶像身上?」這時沙拉眼神憤怒的說著:「你殺了安娜,我今天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預告信之前就可以收拾你了……
「沙拉,別被不激萌的挑釁啊!」繪萌說著。
「我和他已經成為了最好的AIBO呢,希望你不會介意,但是你們讓漆黑影子的賊人躲過光之戰士的聖劍,我絕對要讓你們受到制裁!」亞圖姆說著:「既然在這裡容易引起注意,到不如我們換個地方來決鬥吧!」
地點就在神奧地區水脈市,現實世界的連結道路是星原宿的博物館,給我記住了!」賽菲羅斯的聲音說著。

沒想到片翼的天使和無名的法老結合了起來……

下集預告:
魔女莉卡突然來到魔法堂,給了六位原本是小魔女見習生的女士們一些博物館的票,究竟她們會遇上什麼樣的威脅呢?為了復仇的沙拉和玫兒,她們討論好牌組的最終型態,這次怪盜團他們要準備行動了?目標寶物是傳說中的男子樂園裡,傳奇偶像的寶劍?究竟蓮要怎麼完善的執行這項艱難的任務呢?這時怪盜基德最深處的秘密也要公開了嗎?

{第十六天 杏樹和快斗的約定}

創作回應

戒子
這...故事的世界觀好大
連小魔女DOREMI也要挑戰卡排戰鬥了嗎
2021-04-21 02:11:14
可可羅
戰鬥的會是別人,雖然DoReMi在《遊戲王Smash!》有自己的牌組
2021-04-21 13:20: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