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一劫10──前哨(馬凡:我是一個很識時務的老實人,真的!

火火 | 2021-02-10 21:07:01 | 巴幣 0 | 人氣 59


「閉嘴。」慕容蘭爬了起來,收起輕挑風流的態度,惡狠狠道,「這種撞擊絕對是碰上海裡異獸了,叫所有人給我集合!」
  「是!」
  這種非正規船隻,自然沒有官方的駐軍保護,有的都只是私家軍,在慕容蘭一聲令下,許多人都往甲板集合了。
  船上的人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撞擊嚇得驚慌失措,李舟也驚坐起,然後被謝君憐直接一掌拍回床上,徹底暈死了。
  謝君憐慢吞吞地起身,走到門前,對著門把思索了很久,手抬起又放下,又走了回去,決定不參與外頭的騷亂。
  他看了看李舟的睡臉,又抬頭望了望門,皺眉,還是起身去找馬凡了。
  外頭走廊已經沒人了,八成都聚集到甲板上了,謝君憐一個斂眉,瞬身來到廁所前,將還在裝吐的馬凡給撈了出來。
  「咦,大哥?」馬凡滿頭問號,「現在是怎麼回事?」
  「有異獸在攻擊船隻。」謝君憐言簡意賅,「其他人應該都去前線幫忙了。」
  「那我也……」
  「你不准去。」謝君憐難得強硬道,「不准。」
  「啊?這船要是被攻擊,那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啊,不能什麼都不做吧,船沉了對誰都沒好處。」
  「船不會沉。」謝君憐說,「前線有異稟者,你要是使用眼鏡會被發現。」
  馬凡原本是想說曝光異稟者的能力也無妨,畢竟船沉了就什麼都沒有,但是一聽謝君憐這麼說,頓時便改變了主意。
  如果有比他經驗更豐富的人在前線,那他貿然衝出去指揮反而更容易造成混亂,而且謝君憐聽起來像是不想他曝光能力,那便順著他吧。
  馬凡點頭,跟著謝君憐就準備回房。
  「……」謝君憐似乎被馬凡這般乾脆的同意給驚訝道,「我以為你會反對,直接衝出去說我來指揮。」
  「我沒有那麼膨脹。」馬凡尷尬地說,「而且你不是都說了船不會沉嗎?」
  「……這麼相信我?」謝君憐有些詫異,「我必須提醒你,你並不認識真正的我。」
  「而且,我也沒說不會有人死。」謝君憐道,「在前線戰鬥,難免會有死傷。」
  馬凡的身形一頓,他在聽聞船不會沉的時候直接認為不會有人死,是他太膚淺了。
  馬凡有些後悔,又不想為了不認識的人跟謝君憐起衝突,而且他剛剛也已經答應不去了。
  「剛剛的食物,被下藥了。」謝君憐忽然道,「你要是不吐,會引起懷疑。」
  「咦?」
  「那下藥的人可能是想藉機觀察我們可疑不可疑,你要是去曝光你的能力,那就會被抓。」謝君憐很平靜,「我剛剛太激動了,抱歉。選擇權還是在你。」
  馬凡聽得腦袋混亂:「所以你才叫我去裝吐……等等,為什麼要試探我們啊?」
  總不能他們臉上就寫著我是非法移民吧?
  這邊很多人啊!
  「大概是李舟引起他們的注意了。」謝君憐望向甲板的方向,「你就算去了,也會有人死傷,還會曝光自己,招來橫禍,我個人不建議你這麼做。」
  馬凡點點頭,方才還混亂的腦袋已經平靜下來。
  「那我們就走吧。」馬凡說,雖然他也是挺想盡一份力,把死傷人數降到最低,不過在船上,他們無路可逃,他不能做會連累謝君憐跟李舟的事情。
  謝君憐笑了,不過很淺。
  他們兩人回了房,跟李舟擠在一起,不去管外頭的事情了。
  *
  被異獸攻擊很倒楣,但是不幸中的大幸是,現在是白天,視覺並沒有受到太多干擾。
  船身又是一晃,三隻鯊魚訓練有素地圍著攻上來的大王烏賊,其餘水性好的異稟者在慕容蘭的指揮下也下海下了一批。
  他們的耳朵裡有水蟲,而慕容蘭手上有一個巨足蟲,可以藉此傳達指示,算是富商政要的主要聯絡手段,朝廷更是養了一批蟲師,專門傳遞與蒐集情報,平時蟄伏在各處角落,十分不起眼。
  慕容蘭在鯊魚分別咬住幾根觸手時,當機立斷要其中一名異稟者去把受限制的觸手給切了下來。
  異獸能力各有不同,他得先確定這隻烏賊會不會再生。
  烏賊憤怒地拍打著,掀起的浪潮讓船隻劇烈晃動,不少東西直接給甩到海裡去了。
  那名可以把自己武器銳利化的異稟者游了過去,海水的阻力不小,但是他還是成功在觸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烏賊另外一隻觸手抓住了這個異稟者,也不懼這個異稟者砍傷他,捲起人就吞了。
  慕容蘭對於自己損失了一名異稟者沒什麼觸動,他思索了一下,看來這個烏賊雖然沒有再生能力,但是抗打擊能力強,也許是因為軟骨動物的關係?
  在他思索時,烏賊噴出墨汁,那些墨汁在接觸到其中一名異稟者時竟然開始腐蝕異稟者的身體!
  慘叫在風聲中被淡化了,慕容蘭皺眉,是一種怎麼這麼麻煩的難辦,倒對又死了一個人不怎麼在意。
  有毒啊。
  得看一下烏賊的弱點在哪裡,顯然不是觸手,得攻擊他的心臟。
  「等等你們配合鯊魚引開牠的注意力,你們兩個靠近他的本體,他沒有再生能力,只要能刺穿他的心臟就可以了。」慕容蘭吩咐道。
  異稟者們點了點頭,繼上一批之後又下了一批,遵循慕容蘭的指示開始動了起來。
  他們水性都好,在水裡行動不是問題,問題是水的阻力,比他們想像中更大。
  一直到死了五個異稟者,才終於有人成功將刀刺進烏賊的身體,砍出一道深不見底的傷口。
  異稟者的能力比普通人強得多,普通人拿刀頂多殺豬,但是異稟者可以將牆砍成一半。
  烏賊發出怒吼,眾多觸手已經被鯊魚咬了又咬,失去戰鬥力,本體又受重創,牠用僅剩的觸手,勢如破竹地攻上甲板,又橫掃了一些人下海,他捲起那些人,一起重新沉回海底。
  「公子,我們死了六個人,傷了八個。」小廝匯報著,「那些剛剛被掃下去的估計也沒戲了。」
  不過不認識,是被場面嚇到動不了的普通人罷了,有幾個楓圓人,死便死了吧。
  幸好船隻夠堅固,鯊魚也即時驅趕了烏賊遠離船身,沒有造成太大的破壞。
  慕容蘭見事情平息,便打算回房,突然想起來又問了一句:「那三人呢?」
  沒跟著出來?
  小廝去而復返,低聲道:「好像騷動一開始就躲回房間了。」
  這也太不像異稟者了,更像是逃難的普通人。
  至此,慕容蘭放下戒心,不再去管,打算屆時隨便抓人充數。
  *
  「沒事了嗎?」馬凡悄悄問道。
  方才的劇烈晃動跟吆喝聲已經平息下來了,應該已經沒事了吧?
  「異獸走了。」謝君憐很平靜,轉頭望向窗外,「大約死了十二個人,傷了十五個。」
  「呃……希望他們安息。」馬凡很尷尬,只憋出了這一句。
  如果他在的話,也許死傷可以更少一點?
  但是誰知道呢,要是會牽連到謝君憐跟李舟的話,他確實不能出頭。
  謝君憐笑了:「你知道為什麼異獸會吃人嗎?」
  「呃……物競天擇?」
  「一般來說,野獸畜生只有自己餓了,才會去獵補。但是異獸不一樣,牠們大部分看到人就要吃。」謝君憐說,「所以船上這麼多人,只會引來更多異獸。」
  「……欸?」
  「異獸尤其喜愛吃異稟者。」謝君憐道,「這其中的關係,你有想過了嗎?」
  馬凡其實真沒想過,這世界說真的與他沒有太大關係,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這種設定,但聽謝君憐這麼說,這其中有隱情?
  「那這是為什麼?」馬凡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不知道。」謝君憐給了他一個吐血的答案。
  「好吧……總而言之,你的意思是,未來航行的幾天內,還是會有異獸攻上來?」
  「很有可能。」謝君憐淡淡地說,「人只會越死越多,很快就會有人趁機混水摸魚,處理自己想殺的人了。」
  「呃……不至於吧……」馬凡打了個冷顫,「大家都同一條船,沒必要搞成這樣吧。」
  「人減少了,但是貨還在。」謝君憐望向貨倉的方向,「你不能否認,有些人就是會動不該有的心思。」
  不是哪裡都有正氣法治的。
  馬凡不語,他確實無法反駁,想做點什麼卻什麼也做不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