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一劫06──火猴(馬凡:臥槽這猴子會噴火!快弄死他!

火火 | 2021-02-06 21:30:05 | 巴幣 0 | 人氣 35



    港邊有一座林子,離港口有段距離,跟人潮洶湧的港邊比起來,算是比較偏僻的地方,馬凡只看了一眼就轉回來,恰巧遇到李舟似乎要脫褲子往旁邊地上尿。
  「喂,等等!」馬凡立刻把李舟的手拍掉,「別在這裡。」
  「那不然在哪裡?」
  這裡明擺著沒有廁所,馬凡看李舟一個未成年小孩,要是叫他去林子解決,那麼偏的地方實在不太安全,又看了看謝君憐,試探性問道:「我陪他過去,你先回去休息?」
  「他自己湊上來的,你還趕著給他當保鏢?」謝君憐問,「他自己都說他自己也能打,上個廁所不需要人陪吧?」
  話是很直接,不過謝君憐只是單純疑惑,他看著馬凡,彷彿在等馬凡解釋。
  「呃……你說得也沒錯。」馬凡笑笑,「但是一個小孩……」
  「我沒問題。」李舟拍著胸脯保證,「你們可不許趁我不在的時候甩掉我啊!」
  說完,一溜煙兒跑了,看那身架確實是練過武的,馬凡見狀鬆了口氣,轉身對謝君憐說:「我還是不放心,我想跟去看看,你先回去休息吧。」畢竟是他不讓李舟在街上尿的,還是跟上去比較負責任。
  謝君憐沒說話,但也沒阻止。馬凡見李舟的影子都要沒邊了,也不再耽擱,提腳就追了上去。
  姑且當他喜歡多管閒事吧,他不希望重蹈覆轍,如果當時他有跟上……他妹妹也不會落得那樣的下場。
  馬凡他只顧著往前追,卻沒發現謝君憐悄無聲息地跟在自己身後。
  李舟這小子跑得賊快,明明比自己矮!
  年輕就是好啊。
  彷彿像個糟老頭子般的馬凡感嘆,也不管自己其實也只是大學生而已。
  好在馬凡在李舟進林子前追上了,他調息了一下,對李舟喊道:「我在外面等你,注意安全。」
  李舟頭也不回:「知道了!」
  「別走太裡面啊!」馬凡像是個老媽子一樣,「有事喊我!」
  「知道了啦!」李舟的口氣很不耐煩,他已經鑽進樹林裡了,對準一顆樹就準備解放,冷不防地,一隻青蛇從他袖口中飛出,用力咬住從上方直撲李舟的猴子手腕。
  李舟被嚇了一大跳:「啊靠!」
  他這聲髒話罵得真心實意,且大聲,馬凡在外面一聽,急忙尋聲衝了進來,一來就看見李舟的狼狽樣,還有一隻蛇在猴子搏鬥,只見青蛇死死纏住猴子的手腕,猴子試圖要把蛇給掰開卻掰不開,發出淒厲的怒吼,用力甩臂朝李舟撲過去。
  李舟此時已經顧不得自己衣衫不整,靈活地往旁邊一跳,避開猴子的攻擊後他立刻擺好架式,看樣子是要硬拼。
  「別鬧,他會噴火!」馬凡吼道,「快躲開!」
  他看見未來三秒那隻猴子張開嘴邊朝李舟噴火了!
  李舟聞言,反應也快,迅速一個打滾偏離了原本的軌道,只見李舟原本所在的地方竟然燒起了一團火焰!
  猴子的手腕不能用,手掌還被咬,獵物還沒擒住,牠怒吼著,一拳砸向李舟,李舟再一次轉身避開,身後的樹竟然被猴子砸出一大片裂痕。
  李舟罵罵咧咧,實際上快嚇死了,他就算能打,直面這種凶險的場面也還是第一次,他太高估自己了。
  師父說得沒錯,他經驗不足,只會紙上談兵,沒有實戰經驗,屁都不是。
  李舟一邊後悔,一邊躲避猴子的攻擊,嚷道:「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涼拌!
  馬凡也很著急,他雖然可以看穿猴子的行動軌跡,提前劇透給李舟避開爪子跟火焰,但是看猴子剛剛砸在樹上的力道,那可不是他們手無寸鐵就能硬拼的。
  「逃吧。」馬凡說,「回去請支援……」
  「我絕對不丟下小青!」李舟吼道,「就算死也不丟下!」
  馬凡也急,左顧右盼,企圖找些現成的武器,看來看去只有石頭,他乾脆拿起來砸了再說。
  沒想到那猴子還挺聰明,拿那隻被蛇咬住的手臂去擋,青蛇瞬間被石頭砸得血淋淋的。
  「小青!」李舟眥目欲裂,恨不得把這猴子揍扁了,「小青,回來!」
  青蛇被砸得頭暈眼花,還是死死咬住猴子不肯鬆口,李舟焦急萬分,從腰間抽出那把短棍,不管不顧地就要往猴子身上抽!
  猴子張開嘴,一團火焰在他嘴裡凝聚成形。
  一顆石頭從天外飛來,砸到了猴子的腦袋,火焰消失於無形,李舟趁機一棍子抽上牠的腦袋!
  李舟那短棍沒什麼特別的,猴子的頭卻比想像中硬,不僅沒暈,還握住了短棍,對著李舟一通詭笑。
  「小青,回來!」
  此時青蛇才飛快地爬回李舟身上,李舟也不戀戰,迅速後退,避開了猴子的火焰攻擊。
  會噴火的猴子!還在林子中!
  「他們不會噴火攻擊樹木!」馬凡發現火苗都往李舟或是地上噴,只要李舟身後有樹便不會噴火。
  想想也是,畢竟引起森林大火牠也沒地方住了。
  「我謝謝你!」李舟吼道,「牠有什麼弱點沒有?」他唯一的武器已經離手了,僅憑雙手根本打不贏。
  「看不到!」馬凡也吼,他也是第一次遇上會噴火的異獸好嗎!
  跟謝君憐待在一起的時候他從來沒遇過有異能的異獸!
  快想想,水能剋火,而且猴子一般來說不喜歡水,這裡是海邊,但是有一段距離,又不能把水引進來。
  「那就原地待著!」李舟很乾脆,他緊繃著身體戒備,「小青,你去找他。」
  馬凡待著的位置還算安全,在邊上,很快就可以跑出去。
  「這位哥哥,要是我沒了的話,麻煩你好好照顧小青。」
  言下之意,竟是視死如歸!
  青蛇不走,纏在李舟手臂上裝死。
  「李舟你別鬧!」馬凡也吼,忽然計上心來,他測了一下風向,海邊風也大,但是被層層樹木擋住,或許可以利用這一點。
  「不然怎麼辦!」李舟的聲音都在抖,他畢竟還年輕,怕死怕得要命,他每一拳打在猴子身上都像是鐵塊,而且猴子似乎根本不怕他的拳,要不是他動作還算敏捷靈活,早給猴子抓住吃了。
  「引火!」馬凡吼道,「往你西北方向跳,聽我指令!」
  李舟立刻照辦,猴子果然跟上來了,一到定位,李舟立刻明白了馬凡的意思,還迅速撿了地上的枯枝。
  李舟身後沒有樹木了,猴子露出詭笑,張開嘴巴,李舟跟馬凡一直警戒的火焰再度出現,朝李舟噴射而去。
  「左撤!」馬凡吼。
  李舟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開了這團火球,恰好一陣強烈的海風吹來,立刻將這團火球給吹了回去,猴子愣了幾秒,閃避不及,被燒到幾根毛,憤怒地齜牙亂叫,蹦跳著把火拍掉。
  李舟不用馬凡吩咐,早在猴子原地亂跳一通時繞到後方,迅速拿起枯枝沾了火,接著拿著變成火把的枯枝爬上了樹,馬凡為了掩護他,不斷拿石子丟猴子,猴子沒看見原本的目標,乾脆俐落地朝馬凡攻擊而來,好在馬凡有一副可以預知的眼鏡,左閃右避,比李舟要輕鬆些。
  接著,一股燒焦的濃煙味道傳來,馬凡立刻知道成了。
  李舟爬上樹,是為了給樹木上的葉子點火。
  猴子顯然也發現了,立刻放棄馬凡這個二號獵物,嚎叫著爬上了樹,雙掌亂拍,企圖將火勢滅掉。
  馬凡跟李舟趁機逃出林子,兩人經歷生死一刻,氣喘吁吁,驚魂未定。
  直到林子中傳來淒厲哀絕的慘叫才放下心。
  「猜對了,看來牠很重視樹木。」馬凡撐著膝蓋,喘著氣,「幸好這計策有用……希望林子裡面別有其他人。」
  「我除了放火燒村,燒林子還是第一次。」李舟也道,但不愧是年輕人,確定安全之後很快就緩過來了,「他媽的,真刺激。」
  解手也能遇到異獸,這什麼運氣?
  青蛇用尾巴拍了拍李舟,只見濃煙開始變大了。
  「哇操,我不會把整個林子都燒了吧?」李舟瞪大眼睛,語氣難掩驚惶。
  他雖是放火燒村的小辣椒,但是那是經過他精準算計的,火勢絕對不大,這個林子……他沒底。
  馬凡看著越來越大的火勢,也很無奈,這是迫不得已的保命舉動,換成現代,搞出森林大火,他絕對是要吃官司的。
  不知道這裡會不會管?
  「不會。」謝君憐的聲音猛然響起,嚇了兩人一大跳。
  「你什麼時候來的?」馬凡問道,「我們剛剛遇上一隻會噴火的猴子。」
  「不會什麼?」李舟問道。
  「朝廷不會管這種偏鄉地帶。」謝君憐補全。
  哦,是這樣。
  李舟點點頭,開始查看青蛇的傷勢,心疼道:「小青,下次別那麼死腦筋,讓你撤就趕緊撤,那猴子也不曉得乾淨不乾淨……」
  「怎麼了?」
  馬凡簡短將事情說了一遍。
  「……你會不會怨我怎麼不跟你一起來?」
  「你為什麼一定要跟著一起來?」馬凡反問道,如果謝君憐在的話,他們是可以輕鬆解決這隻猴子,但是也無法成長。
  謝君憐總不可能時刻跟在他身邊保護他,這次姑且就算是個練習機會好了,因地制宜,好險他的辦法管用。
  火勢越來越大,好在三人所在的地方是上風,影響不大。
  「要是能滅火就好了……」李舟喃喃道,「林子裡也有其他生物吧,無辜受累。」
  李舟說得倒也沒錯,但是光靠三人,哪有辦法滅火?
  現在跑回去提水桶救火也太不現實了。
  青蛇吐了吐蛇信,林子上方烏雲密佈,霎時間下了一場狂雨。
  「你這嘴巴開過光吧?」馬凡目瞪口呆。
  李舟也很驚訝,不過更開心:「管他的,火滅了就好,不然火勢越燒越裂,我良心不安。」
  「那倒也是。」馬凡點頭,謝君憐跟青蛇四目相接,青蛇一溜煙兒跑了。
  「小青?小青你去哪!」李舟見狀大急,拔腿就要追,「那裡很危險,快回來!」
  謝君憐一把抓住他,淡淡道:「牠馬上就回來了。」
  「你怎麼知道?」李舟又疑又怒,「你放開我!」這人力氣怎麼這麼大?搞不好比剛剛那隻猴子還大!
  馬凡對謝君憐有絕對的信任,同時也覺得此刻回林子太不智了,火都還沒完全滅掉呢。
  幾人正在僵持,只見青蛇很快就溜了回來,嘴裡還啣著李舟的短竹棍。
  「你……去幫我拿的嗎?」李舟一愣,他蹲下來,將竹棍收好,喃喃道,「謝謝你……但是不要再這麼做了,很危險。」
  「這是你的寵物嗎?」馬凡好奇道,「很有靈性啊。」
  「小青是我在村裡救的。」李舟答道,「我們村裡有幾個惡霸頑童,平時最喜歡欺負小動物,小青雖然是蛇,但是體積小,又沒毒,不嚇人,他們就捉來玩,一直拿削尖的樹枝戳牠,還商量要把牠打個結丟水溝。」
  馬凡搖頭,真是到哪裡都有熊孩子。
  「我氣不過,跟他們打了一架,結果被師兄關籠子裡了。」李舟不開心地說,「我才沒錯,是他們咎由自取。」
  「……你不會把他們打成重傷了吧?還有你不是嫡傳大弟子嗎?」
  「反正能治好啊。」李舟不在乎地說,忽略了馬凡最後一句,「我也有學醫,大不了把他們骨頭接回去嘛。」
  馬凡實在不知道怎麼評價:「太過了。」
  「才沒有,他們活該。」李舟哼道,「這種臭小孩就該給點教訓。」
  不……你怎不看看自己也是個小孩?
  「等等……你放火燒村不會就是因為這個吧?」馬凡懷疑道。
  「咦,你怎麼知道?」李舟驚訝了一瞬,「不過我有控制的,火還沒剛剛這場來得大呢。師父那個死腦筋居然因為這樣把我趕下山,唉,老頑固。」
  不,你才是該打屁股的倔小孩。
  馬凡覺得很有必要關心一下李舟的教育問題,恰好李舟非要跟他們同行,因此一路上李舟都在被教育,什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欲速則不達、過猶不及,事緩則圓……聽得李舟暈呼呼的,直接反應在表象上的便是──睡著了。
  「你倒是有耐心。」謝君憐看已經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李舟,「有必要嗎?」
  「沒必要,但是我想這麼做。」馬凡笑笑,「我曾經……因為愚蠢的自負跟懦弱的逃避鑄下大錯,看見了李舟這樣的小孩就想提個醒,也許我只是在自我救贖罷了。」
  「你的錯,跟你妹妹有關係?」謝君憐很敏銳。
  「嗯。」馬凡不是很願意多說,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回憶。
  謝君憐沒有多問,換了話題:「你對你的眼鏡是怎麼回事還是毫無印象嗎?」
  馬凡蹙眉想了想,搖頭。
  謝君憐沉默,他隱約看見了一副很模糊的畫面,但是他無法肯定。
  他閉上眼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