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十一劫04──林中(馬凡:大哥你到底誰啊?我好像抱到了金大腿?

火火 | 2021-02-04 18:09:32 | 巴幣 0 | 人氣 41



  04.林中
  茶樓停業,小劉這一去衙門就沒影兒了,原先在傳小劉背地裡被處理掉了,但這種風聲還沒傳進馬凡耳裡就變成小劉發了一筆大財,往王都去了。
  眾人也不奇怪,小劉對王都很是憧憬眾所皆知,但是連生意都不顧就直接跑了這點就落人口實了。
  「老劉也不曉得去哪裡了,該不會父子兩一起跑了吧?」茶樓員工聚在一起發牢騷,「我們這可怎麼辦?茶樓都塌了,沒錢領,生意做不了,這是要逼死人啊!」
  其他人連連附和,馬凡也覺得這太不負責任,就算要跑,至少得回來交接一下吧,現在群龍無首的,可怎麼辦?
  「你是突然被老闆插進來的,你有沒有什麼門道找老闆?」一名小二看見馬凡,指向他問道。
  這人叫做阿瑞,挺機伶的一個年輕小伙子。
  「就是就是,老闆從來不安插人,你既然走了後門,總有點關係吧!」
  突然成為討論中心的馬凡很無奈,他在這世界上就是一個外來人口,哪裡來的後門。
  「我與老闆素不相識,是一位謝……謝大人引薦的。」馬凡覺得古時稱呼好麻煩。
  「那你能聯繫上這位謝大人不?偺們一群沒文化地聚在一起啥也幹不了啊!」阿瑞道,「再這樣下去,偺們都得完蛋!」
  其實他說的也有道理,馬凡便想帶著謝君憐一起上山找謝茗,然而阿瑞道:「不行,誰知道你們會不會一起跑了,得留一個在這裡。」
  馬凡很為難:「可是……我不認得路啊。」
  別說他不認得路了,就算回現代開導航他都得認半天。
  「不然他去,你留下。」阿瑞道。
  馬凡很抱歉,他感覺謝君憐完全被他拖下水了,天知道他們兩個非親非故的,但所有人都把他們認成一路的。
  謝君憐的動作很快,起碼馬凡沒有感覺很久,也就一頓飯的時間謝茗就出現了。
  只是神情更加驚恐,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怕什麼,一聽說老劉跟小劉都不見了後便當機立斷,直接從茶樓營收中給了遣散費,說他父子兩不會回來了,要大家拆夥。
  眾人領了錢,還是關心多嘴問了幾句劉家父子的去向,謝茗揮揮手,死不肯說:「總之我作主,你們就別再多問了,問多了你們也倒楣。」
  眾人不明所以,糊里糊塗地走了。
  馬凡隱約覺得事情不簡單,但是他作為外人也無力深究,便看著手中的錢問道:「這樣……夠我搭船去楓圓嗎?」
  「夠你上船吃一頓飯。」謝君憐道。
  馬凡無語,他不知道謝君憐還是個冷面笑將。
  謝茗說:「恐怕不夠,也是天公不作美,我在山下就老劉這麼一個有點交情……」語氣很是懊惱,還有點後悔。
  「我都還沒來得及謝過這位老闆。」馬凡嘆氣,「要是去王都有遇上,我再好好跟他道謝。」
  謝茗一聽,悲傷道:「大人,老劉……多半已經死了。」
  馬凡一愣:「不是去王都了嗎?」
  謝茗搖頭:「茶樓地下有間密室,我去的時候發現老劉常穿的衣服已經破了……」
  「被那隻巨鼠吃了?」馬凡倒抽一口氣。
  謝茗沒有說話。
  馬凡十分慶幸自己沒看到那個場面,說:「那小劉公子呢?」去衙門也不至於被吃了。
  謝茗含糊其詞:「怕是去找他爹了。大人,您還打算找些什麼差事嗎?」
  「獵補異獸。」謝君憐道,兩人聞言都轉過頭來看他,一個震驚,一個懷疑。
  謝茗震驚道:「獵補?」就憑一個人嗎?
  馬凡懷疑道:「你是不是弄錯了?」他怎麼可能去獵補異獸啊?
  「沒有。」謝君憐說,「你不是想要搭船嗎?大約二十五日後就有一艘船是開往楓圓的,那之前靠抓補異獸所獲得的報酬最高。」
  馬凡很想提醒謝君憐,他身手雖然因為習過武比普通人好上一點,但在那種巨鼠之前完全不夠看,要不是那巨鼠下半身卡在地底,又對小劉放任不理,他們那時全得完蛋。
  謝君憐瞥他一眼:「你沒覺得你的眼鏡變了嗎?」
  「呃。」馬凡當然注意到了,他戴著這副半框眼鏡雖然外觀沒有改,但是他能看到的東西居然變多了。
  不是那種視線範圍拓寬的多,而是他可以預先看到物體移動的軌跡,雖然很短暫,但也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但他根本不知道這種變化是怎麼來的,所以一直沒提。
  謝君憐說過異稟武器大約可以分為三種類型,他哪種都不佔,大概是很稀少的第四種。
  馬凡深知懷璧其罪的道理,所以根本沒打算曝光,沒想到謝君憐注意到了。
  謝君憐瞥了謝茗一眼:「我帶他去獵補異獸,你負責兌現。」
  謝茗雙腿打顫兒,要兌現就表示得跟衙門的人打交道,他避之唯恐不及,但謝君憐的口氣跟威壓又讓他不敢反抗,試探性問道:「那個……大人,我找其他人幫忙兌現可行?」
  「隨便。」謝君憐轉頭對馬凡道,「你跟我來。」
  馬凡有點忐忑,但是謝君憐將他叫到後院中,竟是要教導他怎麼正確使用這副眼鏡!
  「你、你知道得真多……」馬凡瞠目結舌,雖然自從他穿越之後兩人就一直在一起,他甚至還腦補了謝君憐身份不一般的腦洞,然而他是真沒想到謝君憐居然強到能知道該怎麼使用異稟武器。
  照茶樓那群小二聊天所說,異稟武器根本不是尋常人能見得著的,更別說是怎麼使用了。
  「我知道得很少。」謝君憐再次強調,「你試著將意念集中在眼睛上。」
  馬凡有些懵懂,但還是照做,然後他就見到謝君憐揮拳過來,嚇了一大跳,立刻側身躲避,然而拳風還是擦過了臉頰,留下了一絲血痕。
  「你的眼鏡雖然有辦法預知敵方的動作,但是會形成時差,身體很容易跟不上。」謝君憐說,「你要習慣這種時差,不然當對方動作比你的眼睛更快的話你就沒有辦法了。」
  馬凡點頭,專心聽講,開始在謝君憐的指導下練習如何應用這副不曉得打哪裡來的異稟武器。
  風聲疏狂,片片落葉飄過兩人周圍,腳下揚起一小片塵土,僅僅三炷香的時間,馬凡便突飛猛進。他原先只在偶爾間能『看』到,現在他已經可以隨心使用這副眼鏡了。
  「先去獵一些比較不棘手的異獸。」謝君憐說,「實戰是最快的修煉方式。」
  馬凡對謝君憐說得大體同意,但是他還是很懷疑,他即使可以預判敵方動作,但是他本身手無寸鐵,好像也不是很適合直接上啊?
  「我在。」謝君憐說,「你可以指揮我。」
  「你?你也沒有武器啊。」馬凡搖頭,「我覺得我們還是要穩妥一點,異獸什麼的不是還有會噴火的嗎?搞不好他們抗打擊能力也強,真的得從長計議……」
  謝君憐挑了一塊石頭,馬凡之前累了就是坐在它上面,是一塊很沉的重石,只見謝君憐伸手一戳,那堅硬無比的石頭居然就這麼給他戳出了一個洞來。
  馬凡眨眼,不可置信地湊了過去,自己也試著戳一戳,戳到他手指都要折了,石頭也是絲毫不動。
  再然後,謝君憐一個手刀劈開了這塊可憐的石頭,對馬凡說:「你不用擔心我。」
  馬凡喔了聲,十分魔幻。
  這個謝君憐……到底什麼來頭啊?
  「你不怕我?」
  馬凡回過神來,莫名其妙:「我為什麼要怕你?」
  謝君憐聞言一笑,是那種很舒服的笑,比起他之前冷冰冰的樣子好多了。
  「你有這種力量的話,感覺沒有我你也可以大殺四方,成為一方英雄啊。」馬凡嘖嘖稱奇,還試著把那已經裂成兩半的石頭翻來覆去,想當然沒有成功。
  「我不想當英雄。」謝君憐說,「只是你需要錢,所以我幫你。」
  馬凡很是感動,雖然穿越了是挺倒楣,但是能遇上謝君憐運氣也算是不錯了,不然僅有他一人,恐怕不會這麼快振作。
  「真的非常感謝你。」馬凡很感激,但是他身上也沒什麼可以拿來報答的東西,「以後要是你有什麼需要,但凡我能幫上忙的,不用客氣。」雖然眼下,根本看不到謝君憐需要他幫忙的那天。
  謝君憐不置可否:「去隔壁林子,那裡的異獸比較弱。」
  「咦?」
  兩人在後院進行教學指導時,謝茗也沒有閒著,組織了一幫無賴,這是群只要給錢,其餘一概不過問的小夥子,幹得最壞的事情大概就是搶路人拿在手上的食物。
  他們都是被異獸攻擊後無家可歸的孤兒,湊在一起也只是為了討個生活,平時幹的都是些力氣粗活,旁人看他們可憐,被搶也就罵個幾句便算了,畢竟,誰還會為了一串丸子上衙門?
  謝茗找到他們說明來意時,他們還半信半疑,天底下有這等好事?他們只需要去兌現,還四兩分?
  謝茗不欲跟他們多說,他們拿了錢原也不想多問,只是馬凡獵補核心的速度十分快,這才讓他們起了興致,鬧騰著要謝茗帶他們去漲漲見識。
  馬凡在謝君憐的訓練下,已經能沉著應付一些比較小型的異獸了,這林子的異獸體型比之前看到的巨鼠還要小點,大多是巨大化的蟲類,憑藉謝君憐可怕的力量跟馬凡的預判,扣除一些有毒的蟲子外他們倒是收穫不小。
  這天馬凡原本待在謝茗家中稍做休息,結果一群人浩浩蕩蕩找上門,嚇了他一大跳。
  「也好,你試著指揮他們也可以。」謝君憐建議,「我們配合默契,不代表你已經可以熟練運用,多跟人配合才能知道還有哪裡需要加強。」
  馬凡深以為然,但是……
  「不能拿人命開玩笑啊。」馬凡不認同說,「我知道你的實力,所以可以放心,可是這群人……我想他們比你弱吧?我要是指揮不當,他們可就全都沒命了。」
  「不用擔心。」謝君憐說,「這裡的異獸比較弱,大多沒有異能,當成自然變異的野獸就可以了。」
  馬凡還是有點怕,外頭那群無賴小子也不走,他一人又打不過,總不能拜託謝君憐把他們全都趕走,他感覺得出來謝君憐很不喜歡跟朝廷的人打交道,要是回頭這群人嘴碎,一狀告上門惹來捕快也不好辦。
  左思右想,馬凡還是出去把話給說清楚了,他只負責指揮,屆時要是有人想跑隨時歡迎,畢竟命才是最重要的。
  那群無賴正值少壯,天不怕地不怕,臉都不怕丟了還怕丟命?頓時拍著胸脯跟馬凡保證他們絕對不會當臨陣脫逃的懦夫。
  馬凡很是無奈,只得帶著人去林子中。
  這林中的異獸不少,但是大多沒有異能,頂多吃人罷了,馬凡的預判能力在速度跟力量的碾壓下非常有優勢,但若是換成速度跟力量都無法提上去的普通人,就很考驗馬凡的指揮能力了。
  馬凡打起十二分精神,他雖然不常玩網遊,也看過幾次遊戲直播,他試圖說服自己這只是一次沒有奶媽的大型指揮。
  他們遇上了一隻有半個成年男子大的蜘蛛,謝君憐對馬凡說:「沒毒。」
  馬凡立即鬆了口氣,要是有毒他們就得全員撤退了。
  「馬先生,偺們……怎麼打?」為首的壯漢拿著鋤頭,吞了吞口水,雖說體型跟數量上他們佔據優勢,但是蜘蛛實在長得太噁心了……
  馬凡看到了蜘蛛即將撲上老二的頭頂,立刻喝道:「老二閃開,老三動手!」
  那老二莫名其妙,但還是往旁邊閃了一大步,轉頭正好看見蜘蛛撲上了剛剛的位置,立即心驚肉跳。
  老三的動作慢了一拍,攻擊很淺,蜘蛛顯然被激怒了,動作速度更快,馬凡到最後只能喊誰誰誰閃開了。
  這樣下去不行,體力會消耗殆盡。
  「小心,牠要開始吐絲了!」馬凡吼道,「範圍很大,全都躲到樹後去!」
  在一開始動手的時候,馬凡跟謝君憐就爬上了樹,所以可以很方便看清局勢,但若是所有人都躲到樹後,就出現了死角,需要注意。
  馬凡全神貫注,仔細留意所有人的站位跟輸出,謝君憐只在旁邊看著,冷眼瞧向還揮舞著爪子的蜘蛛。
  那蜘蛛不通靈性,卻能明顯感應到威壓,甚至連異能都用不出,只能肉搏。
  異獸是有分等級的,僅僅遵循本能吃人的為最下等,最上等的為有異能、通人性、識人語三者全佔,後者對上前者的結果是碾壓式的勝利,如同人類用手指彈走身上的螞蟻。
  馬凡第一次指揮作戰雖然有幾次失誤,導致有三人骨折,但是就結果來說,他們贏了。
  「馬、馬先生真是神機妙算……」老大喘著氣,他受傷不重,就是額頭上滲血,看著嚇人。他轉頭去看他其他兄弟,「老三、老四、老五,你們沒事吧?」
  這兩人一個右手折了,一個左腿折了,還有一個肋骨斷了。
  「老大,你不也掛彩了嗎。」老四哭喪著臉,「你頭都破了個大洞了。」
  「呸!那是老子光榮的勳章!」老大嗺了聲,「老二呢?」
  「後面呢……他已經去找核心了。」
  作為一群人中受傷最輕的老二,早在蜘蛛撲街後第一時間就衝上去東砍西砍找核心了,馬凡在樹上喊:「找找牠肚子中間!」
  老二立即動手,果然給他挖出了核心,這核心黏膩混濁,透著一股噁心的綠色,他卻雙眼放光。
  有綠光的核心都能賣高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