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舞象》第二章.海城(4)

二日夾 | 2021-02-10 09:30:01 | 巴幣 124 | 人氣 92

連載中第二則 舞象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對師兄弟的故事…… 彆扭傲嬌的貴族少爺+言行不一的龍族之子=彼此相性不合?!
最新進度 《舞象》尾聲(2)


      靠近一看,吧檯做成了扁長的ㄇ字型,為了方便進出沒有貼牆,在吧檯忙得團團轉的那名中年男子身後是一扇很窄的小門,大抵是後門或是通向二樓的門,鑑於這是棟二層建築,也沒看到在館內看到任何樓梯。

      窄門的兩端是緊貼著牆壁的櫃子,一大一小,高的幾乎頂上天花板,矮的則是跟吧檯檯面等高。大的那個木櫃上陳列著一排排造型與材質各異的酒瓶,有晶瑩剔透、造型精緻的玻璃瓶,也有份量沈重、樸實無華的木桶。

      忙得汗流夾背的酒館老闆在師徒三人走近後,露出一個古怪的眼神,跟他的客人們一樣,他也在好奇並打量著面前這三個十分惹眼的生客;不過好奇歸好奇,生意更重要,他看了兩三眼,旋即熱情豪邁的開口:「歡迎來到寇斯托酒館,咱們這兒可是整個寇斯托城最有歷史,最受船員們歡迎的酒館!」

     不過凱爾對快要禿頂的老闆不怎麼感興趣──不然他絕對會一直盯著對方瞧,美其名曰:「觀察人」,曾被他這樣對待的埃德說過這是件非常失禮的事,無奈凱爾一直改不掉這個壞習慣──然而此刻這位少年的注意力正追尋著其他無形的東西而去。

      他能感覺得出隨著愈靠近吧檯,那股不曾消退的尖銳寒意就愈發強烈,宛若一把劍刃似的緊緊壓在失去盔甲保護的肌膚上,從未體會到的壓迫感於他而言十分新鮮,也令他呼吸不自覺地急促起來。

      他的目光向左偏移了幾分,落在老闆的斜後方,那個較小的矮櫃上──上方的牆面掛著一把大彎刀,被三條鐵扣緊鎖垂掛於牆。

     彎刀的主人想必十分愛護它,天天擦拭保養,只見弧度優美的刀鋒雪亮,竟看不見一點斑駁鐵鏽,也不見任何灰塵;而深吸一口氣時,好似還能嗅得纏繞於刀身上的濃郁血氣,它過去大抵是建立了不少「豐功偉業」才留下這麼厚重的歲月痕跡。

      但這把刀跟它的主人同樣無法引起凱爾的興趣。他的視線繼續向左,那股壓力來源隱藏的很好,他無法準確判定是出自何人,只能辨別大概的位置。

     淺褐色的鷹眸緩緩映照出它所見之景:正在吧檯邊閒聊的男女,女的穿著極為清涼的無袖上衣以及一件半邊屁股快露出來的超短迷你裙,有點像所謂的女僕裝……雖然臉上濃妝豔抹活像戴了調色盤當變裝面具,聲音聽起來卻很年輕,男的則是一臉濃密的落腮鬍,穿著一身發黃的白布衣和短褲,正有一搭沒一搭地同身旁的人說話。

      女方不知為何頻頻分心,時不時轉頭又迅速轉回來,銅鈴般圓滾滾的淺綠色眼眸有些不安分的亂轉;男方感覺也不介意對方的分神,兀自說著話,每喝一口就大力哼一聲,話說得挺含糊,像是在抱怨自己的工作之類的,黑豆大小的眼睛隨意打量著師徒三人,很快又移開。

     少年看了幾秒便失了興趣,目光接著移動,轉過一桌又一桌鬧哄哄,差點要起來拼酒的彪形大漢。

     各式各樣的氣息魚龍混雜,難以分辨誰是誰,這個莫大的難題令凱爾的頭難得疼了起來。

      忽然,他的目光焦點定格在角落更深處的那張圓桌。


      不是找到了那股壓迫感的源頭,而是因為其他說不上來的原因……那裡只坐了一名年輕人,正一手托著腮,一手執酒杯,時不時飲上幾口。

      儘管飲酒的動作遮住了半張的臉,以及角度的關係只能看到側顏,仍能看得出來那位青年的神情有些意興闌珊,目光不時流連於人群之中,或許原因跟他此時獨自小酌有關。

      凱爾想了想,雖然沒看到正面,但以人類的審美標準來說,青年的五官屬端正好看那一型,烏黑的短髮下是一雙形狀漂亮的眼眸,像桃花瓣,明亮的瞳色亦是很吸引人。

      就像即將墜落的夕陽。

      金髮少年的腦中驀地閃過這樣的念頭,在旅途中看過幾次的晚霞景象也跟著浮現在眼前,但是每一次的顏色都沒有青年的眼眸來得好看。

     明明右手邊就是窗戶,景色雖說不上好,外頭的天色卻也是明媚動人,可青年的目光始終在人群中逡巡不止,甚至偶爾還會在某個點上停留個幾秒。凱爾眼瞅著青年無精打采的側顏,順著那道游移的視線看向那些鬧騰的客人,看了半晌,他困惑了。


     按照他的理解,青年這般肆無忌憚地打量他人的舉動其實不大妥當,哪怕那雙眼中不曾帶上任何審視的意味,但是那樣過於頻繁的目光對那些酒勁上頭的人而言著實扎人──也就只比他的「壞習慣」好上一點──指不定還會被認為是一種赤裸裸的挑釁……

      被目光洗禮的人們卻彷彿毫無所察,仍舊沈溺於面前的事物,自然也別提有人會為此產生被冒犯的感覺而勃然大怒,因為顯然並沒有任何人在意。

      他猛然發覺現實跟自己的認知有嚴重的衝突,而且自己還不知道原因!

      果然還是完全無法理解人在想什麼……是書看得還不夠多嗎?還是說觀察的還不夠?凱爾不由得擰起眉,有些苦惱地想。

      涉世未深的少年一邊耳聽著老闆滔滔不絕地講述著寇斯托城以及這間酒館的歷史,以及師兄不甚明顯的咋舌聲,一邊沈浸於自己的思緒中,可目光卻仍放在青年身上忘了收回。


      彼端的黑髮青年好似注意到了什麼,那雙好看的桃花眼迅速眨了兩下,腦袋稍稍一偏,收回的目光恰好與凱爾四目相對。

      明明是處於一種什麼都看不進眼底的狀態,可是當青年的視線看過來時,他的意識卻宛如被隱形的磁鐵吸住般猛地拉回身軀。

      於是,那雙夕陽般的眼眸便真切地烙入眼底,這個角度也令凱爾能夠看清楚青年的正臉──的確是張好看的臉,稜角分明的五官還帶了點稚氣未脫,蜜色的肌膚,約莫二十來歲的年紀,右耳上別著一枚耳骨夾,青銅色澤,從光澤來看也是上乘貨。

      不過這會兒的凱爾沒有注意到這點,因為,就在青年的臉印入腦中時,那股一直若隱若現卻存在感十足的壓力,頓時變得無比清晰。

      壓力陡然暴漲的那一瞬間,猶如滔天巨浪朝他張開血盆大口,將他打入冰冷的深海之處。他霎時驚出一身冷汗,他覺得自己像是一頭剛出生就被狩獵者團團包圍的幼崽,雙腳動彈不得,這是一種出於本能的恐懼。

      ──對於那些會威脅自身安全的未知、強大的存在,所產生的危機本能。

      青年大抵是注意到凱爾那道赤裸裸的目光才看了過來,而或許是習慣了還是出於別的原因,當他看向凱爾時,臉上的表情一開始並沒有任何變化,仍是意興闌珊的神態。

      那雙夕陽色的眼眸倒是乾淨,不摻雜一絲情緒,完全的透明、清澈。

      清澈到連盤踞於深處的黑暗都清晰可見。

     四目相交了幾秒後,凱爾忽地雙目微瞠,呼吸開始變得沈重而急促。


      那名青年笑了。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這段心理刻劃描寫的很棒呢![e12]
2021-02-10 09:41:43
二日夾
哇~謝謝稱讚≧∇≦≧∇≦≧∇≦
2021-02-10 09:45:45
夜風196
這章的意境很棒呢
2021-02-10 12:28:03
二日夾
嘿嘿~謝謝(。・ω・。)
2021-02-10 13:03:4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