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舞象》第二章.海城(6)

二日夾 | 2021-02-17 09:30:00 | 巴幣 44 | 人氣 79

連載中第二則 舞象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對師兄弟的故事…… 彆扭傲嬌的貴族少爺+言行不一的龍族之子=彼此相性不合?!
最新進度 《舞象》尾聲(2)


     穿過僅能容一人通過的窄門,他們進入一個長方形的空間,一進來便直面另一道小門──這扇大概就是後門。兩名少年下意識環視了一圈,這個簡陋逼仄的地方感覺上像是由數片破舊腐爛的木板搭建而成的臨時小屋,與店內相比更加的悶熱難耐,這裡連一台風扇都沒有,能感受到那一絲絲的涼意還是來自兩邊牆上小小的格子窗,因此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奇異的怪味,像是霉氣與腥臭味攪和在一起。

     這股異味一竄入鼻腔,凱爾的眉頭立刻高高攏起,他覺得自己的胃有點不舒服。而埃德就更好不到哪裡去,表情扭曲活像是有人剛才往他的肚子狠狠送了一拳。

     這個小小的空間忽明忽暗的,即便唯一的光源正在他們頭上努力的一閃一閃,視野上仍受到了極大的阻礙。左邊是一層看起來就很陡峭的樓梯,通向天花板中一處幽暗的方形洞口;他看了一眼便知這個階梯早已腐朽不堪,彷彿一踩就破,而且每個階面不僅只有正常人腳的一半長,還要高高抬起腳才能踏到上一階。

      在兩人的右側,僅僅三四步的距離,擺著一張方桌與三張椅子,老闆坐在其中一張瞪著他們;靠近時凱爾順便打量了幾眼那些桌椅,與那些腐朽的牆面、老舊的樓梯相比,它們看起來是如此嶄新、亮堂,乍看與這個簡陋的環境有些格格不入,好在用的是與周遭相同材質打造的,多少降低這種不和諧感。

      不過……這副桌椅好像跟店裡面的桌椅規格不大相同?

      酒館內可沒有這種色澤光滑明亮的方桌和靠背椅,全都是上了年紀的大圓桌和圓凳子,倒是挺適合酒館的環境與客人們那種豪爽的氛圍。凱爾微微瞇起眼,正欲深思之時,老闆剛好招了招手要二人坐下,儘管那個動作異常緩慢遲滯,好像舉手這種簡單的事要耗費他全身的力氣。

     兩人也不疑有他,逕自坐下。誰知屁股才剛碰到椅面,對方劈頭就是很不客氣的一句:

      「說吧,你們到底要幹嘛!」不同於先前招呼他們的熱情,以及不冷不熱的「跟我來」三個字,這次的語氣中充滿了懷疑與戒備,好像他眼前兩位少年居心叵測,意圖不軌,也一點都不在意為何帶領兩個男孩的那位獨眼男不跟著進來。

      老闆這是什麼意思?叫他們進來難道不是正要說明他發布的委託嗎?凱爾聞言大為不解,眼角餘光也瞄到師兄頓時僵住的動作,偏頭一瞧,後者也滿頭霧水的看了過來。

     顯然他倆都沒搞懂老闆的態度為何突然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而且埃德面上疑惑的神色明顯比凱爾更重──因為他到現在還是不曉得,酒館老闆跟自己手中這份委託單到底有什麼關係。

      他原本以為老師帶他們來這裡,是因為這裡是寇斯托城頗有歷史的酒館,每天都會有數不勝數的客人在此地進進出出,而且考慮到地理位置的因素,這些客人多為在地人,其中大半還是港灣的水手船員,他們能從這裡得到更多有利的情報。

      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這樣?

      「可以請問一下,您說的這話是……」埃德竭力保持著得體的笑容,正想用一種委婉不失禮貌的方式詢問,就被身旁很不會看氣氛的師弟打斷。

     後者的態度同樣很不客氣,張口就道:「這張委託單的發佈人難道不是您嗎?」

      埃德的臉色當場黑得像燒焦的鍋底,變天也沒他變臉的速度快。

      反射性地抬手壓住凱爾的肩,他一邊朝老闆露出一個飽含歉意的微笑,一邊在少年耳邊低聲訓斥:「等、凱爾!你這問話的態度也太失禮──」

      然而話才說到一半,他忽然雙目微瞠,話音跟著停滯了幾秒。

      他從師弟的話中意識到了什麼。

     別看凱爾經常只有一號表情,實際上他是個好奇心極重的人,他若心底生出疑問,那鐵定是有原因。無緣無故拋出一個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題,這種事絕不可能發生在凱爾身上。

     顧不上對面聽了凱爾的話後就一臉莫名其妙的老闆,埃德立刻舉起手中的羊皮紙,瞪大眼,咬牙切齒地盯著寫有委託人姓名的那個欄位,試圖從中找出師弟所察覺而自己卻沒有發現的線索。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酒館老闆也是愣了幾秒,旋即瞪著面前這名長相帥氣的金髮少年高聲反問,臉色微微漲紅,那副混雜著震驚與憤怒的神情,彷彿他覺得被這個問題冒犯到了,正感到火冒三丈。

      「請看這個。」

     「嘿!」

     不顧師兄不滿的抗議聲──他還沒看出點東西呢──凱爾將那張羊皮紙拿了過來,指著委託人姓名欄上那個根本不是人名的名字道。

     「這誰寫的東西!『沿海的酒館老闆』?」老闆看清楚那幾個字後,頓時面露輕蔑之色,嗤之以鼻道:「難道你們是看了這七個字,所以就認為我是這位連名字都不會好好寫的委託人?」

      「開什麼玩笑!我們寇斯托城鄰近沿海,雖然這個沿海大街是漁業區的精華地帶,漁業的聖地,但是那些長時間在海上漂泊的船員下了船,第一件事通常就是想大肆慶祝這趟豐收的旅程,好好喝上一杯,所以這個區域酒館多的是──」

      男人說話的語氣不好聽,但凱爾完全沒有注意到──或者說,他從來不在意這種事。

      金髮少年滿臉不在乎的擺擺手,打斷老闆很可能要演變成長篇大論的話,單刀直入地說:「或許誠如您所言,這個名字指的是其他酒館的老闆;從字面上來看,確實也有這樣的意思,然而……」

     那樣的話,這張委託單上為什麼不乾脆一點寫出酒館的店名呢?

      難不成接受委託的冒險者在開始任務前,還要先挨家挨戶,一家一家的到處找這位不好好寫名字的委託人嗎?

     正為了沒看出點線索而憋著一口悶氣的埃德眼神瞬間亮了幾分,他終於聽懂也明白委託單上那個名字背後的含義,馬上搶著說:「然而這個『名字』,只有可能是指老闆您了。」


     因為「寇斯托」這個詞,意即「沿海的」;而寇斯托城,顧名思義,就是「沿海的城」。

     所以這份委託單上寫著「沿海的酒館老闆」,指的其實正是「寇斯托酒館的老闆」。


      他們是這麼想的,也只能這麼想;不然除此之外,便沒有其他更好的理由來解釋這個『名字』以及維克帶他們來這間酒館的用意何在。

      不過兩人會這麼想的理由不同。凱爾是在想清楚的當下,很直觀的認定就是這種解釋;而終於想明白的埃德,則是因為他打死也不想相信真有委託人這麼無聊,要他們冒險者挨家挨戶的去找人,又不是在玩捉迷藏!

      ……雖然從不好好寫上姓名這一點來看,這個委託人確實是挺無聊的。

      只不過眼下有一點,很奇怪。


      根據目前的情況,這位「委託人」算是被他們找到了,但是對方這一路下來的言行舉止與反應都顯得十分古怪,似乎對此完全不知情……

      酒館老闆在聽了兩人的一搭一唱後所表現出來的態度,更是証實了這一古怪的點:他的雙目登時瞠得像銅鈴似的又大又圓,一臉的不可置信。

      「什麼鬼!老子長這麼大從來沒寫過這種東西!!!誰幹的缺德事把老子扯進來!?」

      男人的臉色漲得更加紅潤,活像喝高了一樣,差點要高聲嚷嚷,「再說要委託的話,老子幹嘛不找希塞冒險團而是找外地的冒險者,這不擺明了浪費時間浪費錢嘛!」

     老闆這話確實說得很對,因為就連他們在看到委託單後也曾生出過相同的困惑,但他們只負責完成委託啊!更何況接這單的是維克,他們還是直到半個多小時前才大概聽過這項任務的內容……這個他們要問誰啊?埃德想著想著,頓時露出一個微妙的表情。

      他們哪知道老師到底是看上、不是,是根據什麼緣由選擇這份委託當他倆的試煉題目。

      與之相反,凱爾的神色很是從容淡定,雖然他也無從確定委託人到底是不是對方,又或是正如他所說的是哪個缺德的人亂寫,不過這兩個他目前都不感興趣。他只是在聽到老闆極力否認這張委託跟他有關後,口氣極其冷淡地說:「如果這張委託單並不是您所寫……那麼您能告訴我們,狄倫老先生是真的存在的人嗎?」

      他的師兄一聽立刻調整表情,身子瞬間挺得筆直嚴肅以待──這的確是當下最需要立即確認的事,如果狄倫此人沒有失蹤,又或者說這個人根本不存在,那麼委託單上的內容便純屬編造,也代表這個委託根本不成立,只是張浪費資源的廢紙。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夜風196
找委託人這件事本來就是考驗?
2021-02-17 10:14:26
二日夾
就是一種另類考驗XDD
2021-02-17 13:39:55
東堂隼人
突然覺得是個好深的坑[e12]
2021-02-17 12:07:27
二日夾
這是一個無底大坑,可能比《來自深淵》的大坑還要坑XDD
2021-02-17 13:40:39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2-18 10:53: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