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舞象》第四章.調查(4)

二日夾 | 2021-03-31 09:30:00 | 巴幣 32 | 人氣 97

連載中第二則 舞象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對師兄弟的故事…… 彆扭傲嬌的貴族少爺+言行不一的龍族之子=彼此相性不合?!
最新進度 《舞象》尾聲(2)


     儘管對於凱爾又比自己提早發現「敵人」一事頓時感到心理不平衡,埃德還是深吸了一口氣,正眼看向那名女子,神情複雜地問:「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酒館已經打烊了?不會吧?現在才剛過正午欸……

     而摘下兜帽的女子,一頭大波浪的紅棕色捲髮下的小麥色面龐不復早上所見的精緻妝容,乾淨的容貌讓她比原先看起來的年紀還要小上許多,加之脫下高跟鞋後的身高比二人矮上半顆頭,說是與他們年歲相仿的少女也不為過。

      濃密的瀏海下是一雙瞪得圓滾滾的翠綠色眼眸,如銅鈴般又大又圓,看得出是一名活力十足的女性,凱爾看了一眼,忽然蹙起眉梢。剛才戴著兜帽還看不出來,現在他忽然覺得少女的相貌有些眼熟。

      「早上的營業時間結束了,離晚上開店還有一段時間,本姑娘出來透透氣不行嗎!」

      語氣意外的豪邁,也很不客氣,聽聽這個自稱詞,這是一個姑娘家該說的嗎?難不成海邊出身的女孩都是這樣?想起之前希塞冒險團的櫃檯小姐語氣也是相當直白,家庭教育相當嚴格的埃德聽得頭痛。

      「可惜顏色不夠淺,也不夠清澈,應該要更像小鹿一樣濕漉漉的……」

      另一邊凱爾則是痴痴地盯著那雙精神十足的翠綠色雙眸,心裡一邊如此惋惜著一邊回想究竟是哪裡眼熟,倒是不怎麼在意她的用字遣詞──他對這些一向不感興趣,更吸引他注意的是少女的眼睛與她的話,他好奇的問:「酒館開店還有分白天晚上?」

      頭痛歸頭痛,埃德同樣也很在意少女為何要偷窺他們,還有她剛才那些話……誰知凱爾問出來就是這麼一句完全沒有抓到重點的話,差點沒當場暈倒。

      「重點不在那裡……」他扶著師弟的肩膀嘆了口長長的氣,繼而對那名抱胸瞪著他們的少女說:「凱爾說妳在跟蹤我們,為什麼?」

      「誰、誰說本姑娘在跟蹤你們!只是剛好看到你們,覺得奇怪而已……」少女聞言瞬間臉色通紅,氣得直跳腳,話卻說得有些心虛,理不直氣不壯。

      看著少女那雙視線左右飄移,就是不肯與他們對看的眼眸,凱爾再看了看她的五官,突然靈光一閃,口中蹦出一句:「妳……和釣具店的老店主是什麼關係?」

      問題一出,他收獲了兩道驚訝的目光,其中一道飽含著些許困惑的來自他的師兄,另一道驚愕不已的則是那位少女,而她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剛好坐實了凱爾的這個猜測。

      「你怎麼知道?!」凱爾明明沒有說是哪間釣具店,少女這個反問也算是不打自招。

      「猜的。」凱爾聳了聳肩,本想隨口敷衍過去,不過看埃德的表情似乎也在這麼問,只好解釋:「只是覺得妳跟店主長得有點像,特別是眼睛的顏色和形狀。」

      本來他是不會去在意人的長相,畢竟在他看來,人都長得差不多──同樣都有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和兩個耳朵,最多就是高矮胖瘦、生理性別和有沒有頭髮的差異──只是少女和老店主的瞳色剛好都是綠色系,陽光下森林的顏色,不知為何吸引了他的注意,由此才特別觀察了一會兒二人的面容。

      經他這麼一說,埃德也跟著想起前輩說過老店主有個在附近工作的孫女,面前這個女孩的年齡說是孫女好像也剛好;半個月前老店主和狄倫大吵一架後,因情緒起伏過大而腦溢血昏倒時,正好那個孫女來店裡幫忙才能趕緊將老人送醫。

      「騙人!絕對是爺爺那個臭老頭說的吧!」

      少女撇嘴罵道,翠綠的眸子閃動著耀眼的光彩,展現出與酒館那名搔首弄姿與人調情的女郎截然不同的姿態,充滿朝氣,生機勃勃,叫人移不開目光。

      可凱爾反而瞬間失了興致,原先有些癡迷的神色變得平淡無波,語氣相當冷淡地道:「說回正事,妳為什麼要跟蹤我們,妳在釣具店外看到我們的時候又為什麼要轉身就走。」

      一直說不上話的埃德將他所有的反應盡收眼底,心底雖有些納悶師弟的表情變化為何如此劇烈,思緒幾番輪轉,剛決定先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就聽到凱爾這一番令他費解的話,那些問題聽起來甚至不像問題,更像一種陳述般的質問。

      ……如果蒼玄門的冒險團真的開設了話術課,凱爾絕對是不及格的第一人。到底在想什麼啊,這又不是在質問犯人……對於身旁咄咄逼人的師弟以及面前支支吾吾的少女,埃德很想捂臉嘆息。

      凱爾可沒想這麼多,他不過是在尋求「答案」──只是語氣一點都不委婉,而且埃德能保證,當他這個師弟一言不發緊迫盯人時,那雙如鷹一般銳利的淺褐色眼眸中毫無感情,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那種壓迫感沈重如山可不是說假的。

      「本、本姑娘只、只是好奇罷了!」少女確實受不住這種無形的壓力,漸漸泛白的臉色一反剛才的紅潤,視線游移不定,不過一會兒便忍不住自暴自棄地大聲說。

      「你們幾個外地人,為什麼會找上爺爺的店……明明跟其他釣具店比,那家不起眼的破店根本就沒有讓人眼睛一亮的地方,唯一的特色還是破破爛爛……」聲音愈說愈小聲,最後沒了下文。

      好在附近吵吵鬧鬧的,行經此地的人們都有要事在身,閒逛的人不多,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逼迫」行徑……不然就慘了,他們倆還只是冒險者的見習生,尚未轉正就平白無故落了個「欺負良家婦女」的惡名,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那也沒必要轉身就走吧?他們又不是會吃人的洪水猛獸……再說,他們進她爺爺的店,和她跟蹤他們有什麼關係嗎?

      沒想到會得到這種回答,埃德眼角微抽,一時間也不曉得要說些什麼,倒是凱爾很心直口快的說了出來,說的還剛好是他師兄心裡閃過的話,讓後者有那麼幾秒的時間懷疑自己師弟是不是有讀心術。

      「就說本姑娘好奇不行嗎!」少女怒目圓睜迎上凱爾的視線,翠綠色的眼眸因為猛然瞠大而微微發顫,而突然拔高的音量,彷彿是為了對抗被他猛盯著看時所產生的壓力,頗有種虛張聲勢的味道。

      埃德被對方陡然抬高的音量──又或者是同時響起的尖銳笛聲給嚇了一大跳,驚愣之際,看著少女用力跺了跺腳,拉上兜帽怒氣沖沖地走了。

      他為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完全看傻了眼。

      原以為憑自家師弟的反應速度,一定可以在對方剛轉身的那個霎那抓住人,沒想到他轉頭一看,就見身旁的人略低著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再回頭一瞧,人家姑娘已經消失在小巷的轉角,不見蹤影。

      「欸……不是、你就這樣讓人走了?」

      「嗯?」金髮少年正在腦中反覆回放少女面對他們時的一言一行,對其中的那種淡淡的違和感抽絲剝繭之時,忽聞師兄充滿不可置信的嗓音,反射性地應了聲,臉上那副表情……擺明了沒把人的問題聽進耳裡。

      方才看見對方表現出非常激烈的反應,凱爾頓時便不說話了……不是被對方如此激烈的反應唬住,而是因為他陷入了思考之中。

      酒館少女的態度與行為看似挺合情合理,但是,又好像有些地方說不通……難道真有人會因為這種詭異的理由──那種小破店才不會有人上門──而去跟蹤自己爺爺的客人嗎?

      凱爾迷惑了,他涉世不過半年多,無法確定這個邏輯是否真的合理,畢竟書本記載的知識再如何豐富、如何詳細,現實中仍有很多的事情往往與書中內容相悖──在他眼前就有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可以證明。

      忽然,肩膀處傳來一股微弱的晃動力道,少年這才戀戀不捨地從自己的思緒中抽出,回神就見師兄捂著自己關節泛紅的拳頭齜牙咧嘴,還能從他口中聽到「你底下該不會真穿了鎖子甲吧……」、「這穿的是烏龜殼嗎?!」諸如此類的話。

      「怎麼了?」

      看著師兄扭曲的臉,凱爾用充滿了疑惑的話語,乍聽之下似乎在表達自己的關切,但是他用看的就知道對方剛剛做了什麼,這句話的言下之意其實是「叫我有什麼事?」,因此裡頭完全沒有關心的成分。

      事實上,他問這句話的時候,大半的注意力又沈浸回自己的思考之中,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龐跟著流露出幾分心不在焉的神態。

      埃德為自己居然聽懂師弟這句話的真正意思,還能讀懂他的表情而感到佩服,同時相當的無奈(他一點也不想要有這種默契),那張正經八百的俊臉看在他眼裡真是特別的欠揍,原本想問他發現了什麼可疑之處,也突然不想問。

      從這場任務開始之前,他一個線索都沒有發現,也完全沒有察覺到任何異狀,以至於現在每看次師弟那副平淡無波──好像注意到這些都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表情時,總會生出自己低人一等的錯覺,心裡特別的彆扭;現在要是再開口詢問的話,就跟把他的自尊心放在地上反覆踩踏沒兩樣。

      他咳了幾聲清嗓,將指關節發紅的手背到身後,沒事人似的說:「沒,沒事,就是想跟你討論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你知道的,畢竟我們跟前輩走散……」

     「你說跟誰走散?」一個聲音冷不防地插進二人之間,打斷了埃德未完的話。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3-31 15:01: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