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舞象》序章

二日夾 | 2021-01-09 09:30:00 | 巴幣 44 | 人氣 97

連載中第二則 舞象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對師兄弟的故事…… 彆扭傲嬌的貴族少爺+言行不一的龍族之子=彼此相性不合?!
最新進度 《舞象》尾聲(2)

      「砰!」

      大門被打開了,一個神色難掩興奮之情的青年急步而出,緊跟其後的是某個人怒氣沖沖的叫罵聲,恰好路過此地的行人無不一臉驚愕地看著這一突如其來的場面。

      這裡是中央大陸愛普莉城,是薩芙特王國底下的三大城之一。其東西北三皆方與繁盛茂密的森林緊緊相依,與相鄰的王都薩芙特城以及更遠的薩庫拉城相比,她的人口與發展是三城中相對低落。

      即便如此,她仍依靠著發達的農業與相關的買賣,遠近馳名,與商業大城海德城幾乎並肩而行,城內該有的行業也是一個不落,應有盡有,因此可以算是中央大陸上頗有名氣的大城市之一。

      因為該城四季如春,主要又是走農產業,哪怕是嚴寒的冬季也無法使她的溫度下降分毫,因此亦名「春天之城」,城內的人們也有祭拜春神、祈求豐收之類的盛會祭典。

      現下正值九月,熱浪滾滾的炎夏已過,風朗氣爽的涼秋踏著穩健的步子信步而來,即使此時是日照當頭的正午時分,涼爽的秋風也驅散了不少熱氣。

      路上各色行人和馬車來來往往,辛勤的農夫剛從南邊的農地回來準備休息一會兒,市儈的商人在門口與客人攀談,樸實的居民在市集間穿梭,偶爾可見城裡的士兵衛隊在大街上巡邏,還有數名冒險者、傭兵在人群間穿梭。


      說到冒險者,就不得不提一下愛普莉城最有名的團體。

      中央大陸上最大的聯合組織,蒼玄門,其底下有著五花八門甚至可說是千奇百怪的行業,各式工匠和各種商人,遍及整個大陸的西南部地區,至於其他地方……因種種因素的緣由受限頗多,影響力沒那麼廣大。

      冒險團是蒼玄門底下其中一個行業,總人數不及三十,與其他頗具名氣的冒險團相比規模很小,但相對的他們更加的團結合作,更加的親密無間;而這個愛普莉城就是蒼玄門和她的冒險團的總部,至少在外人眼裡確實如此。

      事實上,若是在大街上看到幾個穿著制式化卻沒有身穿甲冑,佩戴著弓、劍卻不似王國騎士或是守衛──那麼只可能是冒險者或傭兵,而後者身上通常會帶著特殊的血腥戾氣,讓人不敢接近──人民也不會感到驚訝或恐懼,畢竟冒險者、傭兵這類接受委託為他人幹活也是一門主流的行業。

      是以這會兒,愛普莉城的某條街上一間名為「龍騰」的酒館外,幾名穿著同款服飾的年輕人先後推門而入。龍騰酒館正是隸屬於蒼玄門旗下的一間店面,而那些人身上的服飾大家都認得是蒼玄門的冒險者服裝,再加上這間酒館是傭兵與其他冒險者經常出入的場所,因此城裡的居民早已司空見慣,酒館內喝酒談天的人也習以為常。

      ──不過這並不代表路上的行人不會被那位風風火火推開大門的青年嚇著。

      衝出大門的青年馬上意識到自己粗魯的行徑嚇到他人,嘴上一邊連連道歉一邊同跟出來的兩名同伴快步離去。

     有些不明究理的人罵咧咧的走了,有的本地居民則從他們身上的衣飾很快便認出三人是蒼玄門底下的冒險者,又見他們的目的地就在離酒館幾公尺遠的馬車租賃行,便曉得方才那般匆忙的行徑大抵是跟任務有關,也就沒有大驚小怪,而是繼續該幹什麼去幹什麼,該去哪裡的就去哪裡。

      「你剛才那樣對待大門,金格前輩很生氣呢。」三人中唯一的粉髮女性在坐上馬車時,偏頭對跟著上車的青年說道,臨走時酒館老闆氣憤的喊聲猶在耳畔。

      如此溫柔的嗓音,與其說是責備,倒不如說是在提醒他剛才的不妥之舉。

      身材比同伴還要壯實許多的另一位男子則坐到車伕身旁,先給了青年一個不贊同的眼神,才轉頭低聲告知車伕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抱歉,一時情緒上來……」青年抓抓頭,面露幾分尷尬,他知道這是自己從小就有的壞毛病,十年來都沒改善過,有時也會因此給兩位同伴添上麻煩。

      大概也是理解隊友這數年如一日的衝動脾性,女子同身旁的男人對看一眼,皆能從彼此的眼中看見無奈與包容。

      他們二人比青年虛長幾歲,早了他幾年加入冒險團,對自幼無父無母也沒有手足的他們來說,青年就跟他們的弟弟差不多。

      對於莽撞衝動的弟弟,除了包容還能說什麼呢。何況他本性不壞,只是對親近的同伴說話比較直來直往,另外,或許是因為出身不凡的緣故,他同外人相處時分寸拿捏得當,彬彬有禮且進退有度。

      再者,這次青年如此興致高昂的原因他們都心知肚明。

      前頭不大愛說話的男子平靜地指出:「維克先生要是知道你又莽撞了,肯定要多唸你幾句。」正是因為青年許久未見的老師難得寄信請求協助,才會令他如此興奮。

      那位先生在冒險團可是元老級的大前輩,雖然因為任務的緣故,他和他的隊友經常不在,但即便偶爾出現,也總是板著一張嚴肅沈默的國字臉,不怒自威。光是看著那張臉,都會讓幾個小輩們備感壓力。

      直到幾分鐘前,他們還在宿舍的圖書室整理藏書,整理了一個早上,還沒能來得及好好休息就接到老師的來信,這會兒正準備闔眼小憩一番的青年聞言不由得縮起脖子。

      隊友的話還真讓他想到自家老師那張不苟言笑的臉。

      「說到維克先生……」聽到隊友善意的提醒,女子突然想起數分鐘前跟另一名前輩進去龍騰酒館時看到的景象,半是疑惑半是擔憂地看向青年,「剛才在酒館時我就想問問,萊特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她說的是青年的同門師弟,剛剛進酒館的時候,就看到對方神情呆滯的坐在位子上發呆,怎麼叫也叫不回神,還是讓那位前輩用暴力打醒的。

      那可真是難得一見的畫面。他從沒見過對方露出這麼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像是被誰勾了魂似的。

      剛闔眼的青年抬起眼皮,看了眼滿臉寫著「我好擔憂」的隊友,聳聳肩,不以為然地答道:「誰知道,金格大叔說是一見鍾情……那個薄情寡義的傢伙會一見鍾情?!」

      末了用力哼了一聲,似乎對老闆給出的這個解釋嗤之以鼻。

      對於青年這樣的反應,粉髮女子是見怪不怪──畢竟這對師兄弟的感情在團內是出了名的不太好。

      不和的原因,大概除了他們的老師外沒人曉得。

      鑑於這位隊友雖然愛聊天,卻不常提到和師弟之間的事情,以至於組隊將近七八年的時間,有關他家裡大大小小的事他們都知道,唯有冒險者見習的那段時間卻是一知半解,更別提不是同一小隊的其他成員,估計連青年的家庭背景都只知道個大概。

      儘管如此,從二人平時的互動以及兩人的性格來看,他們大抵還是能推敲出一點緣由。

      青年素來不喜歡與非親非故的年輕女性過從甚密,一來不擅長應付異性,二來則是性格與家教使然,反之他的師弟卻是經常與女性不清不楚,在冒險團中素有花花公子、風流少爺等各種稱呼。

      ……這麼說其實有點過了,畢竟與各種人物打交道、換取任務情報是他們冒險者的必要功課(當然也不是硬性規定害羞內向的人一定要能言善道),再說團內多的是交友圈廣泛的成員──例如剛才和她一起進酒館的前輩。

      更何況,與其說是跟女人不清不楚,倒不如說是三天兩頭可以看到他跟不同的女性走在一起,氛圍很是親密,本人管那叫做紅粉知己,但是還從沒看過對方真鬧出什麼桃色糾紛。

      然而師兄弟倆的關係,好像正是因為這樣鬧得挺僵的,甚至偶爾可以聽到當師兄的怒氣沖沖說出自己師弟是個表裡不一的偽君子這種極其過分的話;當然,不管後者是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還是痛哭流涕的誇張模樣,罵完後他一定會面帶薄怒的道歉,然後一邊碎碎念著不要假哭之類的話。

      話又說回來,青年會如此回答也就表示他並不曉得師弟一反常態的原因,作為多年的搭檔她很清楚,對方如果知道什麼一定會說出來。但就算是這樣,女子是不太相信萊特失魂落魄的真正原因如老闆所說是一見鐘情;至於為何不相信,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她並不是什麼八卦的人,見青年已閉上雙目也不願繼續打擾他,轉而與前面的同伴低聲說起這次任務會是什麼內容。

      車輪在石板路上咕嚕咕嚕的轉,小小的顛簸,車身規律的輕微晃動,富有節奏的馬蹄聲喀噠喀噠響起……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