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舞象》第一章.印象(5)

二日夾 | 2021-01-27 09:30:00 | 巴幣 40 | 人氣 90

連載中第二則 舞象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對師兄弟的故事…… 彆扭傲嬌的貴族少爺+言行不一的龍族之子=彼此相性不合?!
最新進度 《舞象》尾聲(2)


      埃德不知道有沒有人這樣告誡過自家師弟,他現在只知道自己的魂快要被凱爾搖出來,連忙道:「不知道、不曉得、不清楚!老師什麼都沒說!你別再搖了!」

      後者聞言「喔」了一聲,馬上停住收手,目光轉而盯著還在和老闆交談的老師身上,他的臉上明明沒有露出任何類似失望的表情,但埃德卻沒由來地覺得自己彷彿幹了一件十惡不赦的事情。

      可、他說的是個大實話。他甚至連這裡是哪兒都不曉得,只能判斷出他們現在應該不在薩芙特王國的境內。

      老師當時只說了要帶他們去外地做一個任務,要他們整理好簡單的行囊,其餘就不曾透露過任何隻言片語,師徒三人就坐了四天三夜的馬車才抵達這裡。

      在這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路程中,維克才終於透露了一點訊息──這還是多虧了凱爾面不改色一直追問才得到的。

      他們即將迎來的,是一場合作的試煉。


      蒼玄門的冒險團,在冒險者公會登記的冒險團體,在冒險者的世界裡小有名氣,規模不大不小,卻是個團規相當繁瑣的組織。

      他敢說其他的冒險團一定沒有這麼多雞毛蒜皮的規矩,頂多只有一兩條,至多五條,而且每一條都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解決,不像蒼玄門的冒險團,團規大概四五條左右……然而每條底下還有一堆生怕別人聽不懂似的解釋。

      ……事實上,也確實是讓不少想加入的人聽得一頭霧水,而埃德本人就包含在這個聽不懂的範疇裡。

      蒼玄門的冒險團有嚴格的小隊機制,大半的團規是源自於這項機制,基本上不讓冒險者單獨接受任何委託,除非委託人有指定人選或是人數上的限制,否則哪怕是最簡單的D級任務也甚少讓初出茅廬的新手獨自接下。

      團裡的見習生們只能接受指導員的訓練,就算要接委託也必須跟著自己的導師,但是已結業的冒險者呢?他們大部分都是成年人了,就算無法單獨完成委託,也有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

      又不是小孩子……未免保護過頭了吧!

      這是埃德剛開始學習團規時,內心一閃而過的吐槽。他有問過維克這項規定的意義,畢竟他有聽說自己的老師是冒險團的元老級成員之一,那麼應該多少會知道一點內幕。

      不過……想起老師當時聽完問題後看著自己的眼神,埃德認為自己還是不要再追問下去比較好。那雙摻了點亮棕色的烏黑眼瞳中隱有微光閃動,陡然繃緊的下顎線條看上去別有深意,可惜的是在年僅十四歲的埃德眼中,那樣嚴肅的面容,除了沈重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

      涉世未深的他還只是個孩子,看不懂老師的眼神與表情代表著何意,但是接受的優良教育告訴他,死纏爛打並不是一個紳士該有的行為,識時務為俊傑,哪怕那是你所好奇的事情,很多時候牽扯過深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其實挺羨慕凱爾那種死腦筋。

      好了,把話題拉回他們這次的目的吧。

      維克認為他們應該要來一場考驗合作的演練,或者說,試煉。

      聽說這是每位見習生的必經之路,為了日後他們能夠習慣與他人組隊完成任務,不要當個不合群的獨行俠,老是撇下隊友擅自行動──可能是自己的錯覺,維克說這句話的時候聽起來好像話中有話,彼時昏昏欲睡的埃德心不在焉地想。

      儘管他們師兄弟將來不一定會是同個小隊的搭檔,但是鑒於冒險團目前成員不多,且有些任務會需要多人執行,所以每個小隊的成員會面臨隊伍間合作或是交換隊友的情況,更可能會與其他冒險團的冒險者合作,這是一場很實際的演練。

      聽完維克這番粗略的解釋,埃德隱約感覺到……老師的這番話不過是經過美化與修飾的說詞。

      而且還有很多訊息,男人並未透露一二。


      其一,這場試煉一定是某個委託不會錯,但會是什麼樣的委託?

      為了這個委託,他們特地離開愛普莉城……要知道蒼玄門冒險團的駐紮地在愛普莉城,所以接受的委託一般都是出自於城裡的居民或是附近小鎮,再不然也是薩芙特王國境內的任何一處,偶爾還會有來自聖教會的任務,基本上很少接獲外地來的委託單。

      再怎麼說,將委託交由離自己所在地最近的冒險團,或是直接發送給冒險者公會,才是最迅速最便利的管道。

      其二,考核的主要內容有哪些?

      畢竟這是一場合作的試驗,應該不會只是單純的考驗如何與人交流、搜集任務的相關情報或是完成任務的手段之類的;當然,不是說這些並不重要,因為它們都是身為一個冒險者要完成委託的必經之路。

      上述兩點暫且不提。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倘若這場試煉失敗了,會有什麼後果?


      埃德明白最後那一點或許是自己多慮,畢竟他不曾聽說過蒼玄門內有考核失敗就必須退出冒險團的規定──雖然他同樣沒聽過其他冒險團有這麼囉哩囉嗦的團規──不過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從另一位話多的前輩那邊聽到類似的消息,而維克也從沒說過試煉失敗了會不會有處罰。

      話雖如此,他們師兄弟倆好像誰也沒問過老師,任務失敗會有什麼懲罰來著,大抵是因為他們都曉得獲得答案的機率五五開。

      事實上,這位資深的老前輩不止不愛說話,每次說的話也都是揀著重點講,長則一句話,短則兩三個字,精煉到他經常聽得一頭霧水,問了還不一定能夠解惑,就好像他說什麼他們做學生都應該要懂。

      冒險者講究的「情報交流」,在他老師這邊完全行不通──他老人家信奉的是「多聽、多看、多想,廢話不用多」這條鐵則,閉上嘴乖乖跟著做就對了。

      老師要收的學生除非會讀心術,再不然就是腦迴路同樣異於常人的人。埃德不止一次看著維克那張剛硬嚴肅,宛如大理石雕像般的磐石臉,暗戳戳地這麼想。

      例如自己旁邊這位。他眼角餘光瞄向身旁疑似在發呆的師弟,再瞄一眼依舊板著張臉和老闆交談的老師,那畫面真的不管看幾次都很詭異,違和感爆棚。

      話說回來……


      少年仰望著藍天白雲,不著痕跡地大大嘆了口氣,伴隨著腹中一陣飢餓的腸鳴響徹雲霄,引來一旁那個人以及其他路人的側目。

      什麼時候才能去吃早餐啊……肚子好餓。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