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舞象》第一章.印象(1)

二日夾 | 2021-01-13 09:30:03

連載中第二則 舞象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對師兄弟的故事…… 彆扭傲嬌的貴族少爺+言行不一的龍族之子=彼此相性不合?!


      咔的一聲,不大不小,小小的四方盒子猛地一晃,正靠著牆打盹的棕髮少年立馬被這波晃動驚醒。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原本好端端的走著平坦的道路上,卻無緣無故踩空、墜落。

     尚未清醒的他下意識左右查看,沒看出什麼問題,四周是一片昏暗,還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只不過,他的雙腿基本上是和對面那位睡得不省人事的乘客緊貼在一起,腿部相貼產生的高熱,讓這個空間更顯得狹隘滯悶。

      左側的布簾外,暖橘色的光芒隔著一層亞麻布隱隱綽綽,不是特別明亮,卻是這個四方盒子內唯一的光源。兩片垂下的布簾並未緊密貼合,中間露出一點縫隙,能看見晃動的人影;與之相反,右側的布簾只有一塊,緊密的貼合著下方豎起的木板,那裡放著大包小包的行李。

      馬蹄的喀噠喀噠與輪子滾動的咕嚕咕嚕交織成規律的樂章,環繞在耳際,前頭隱隱傳來人刻意壓低音量的交談穿插在其中,熟悉的與陌生的嗓音交錯;聽著那些細碎的聲響,少年半仰著腦袋,猶帶幾分睡意的雙目直直盯著虛空,像是一時半刻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在此處。

      穿著清涼的風悄聲無息鑽了進來,驅散著沉悶的空氣,肆無忌憚地想佔據這個空間。它的衣襬無意間掃過少年裸露的手臂,後者身子頓時一抖,眼底的薄霧這才逐漸散去,露出兩顆晶亮的黑葡萄,沾染塵埃的表面像是被清水仔細清洗一番,晶瑩透亮,熠熠生輝。

      他伸了個懶腰,高舉的雙手不小心碰著車頂,發出好大的「咚」一聲,轉動的脖子發出喀喀兩聲,他的表情因疼痛而扭曲了一瞬。

      揉著痠疼的頸部,少年傾身將簾子微微掀開一角,一盞小小的提燈就懸掛在車頂,跟著車身一塊兒輕輕搖晃,布料摩挲的聲音並不是很大,外頭窸窣的交談聲早已戛然而止。


   坐在左邊的車伕轉而哼起古怪的小調,戴著一頂草帽,看不見臉龐;右邊有著濃密捲髮的那位則是微微側頭看了少年一眼,旋即不發一語收回目光,懸掛在兩人中間的燈光在他深棕的肌膚刷上一層薄薄的暖橘光暈。

      馬車行走於不算平坦的石子路上,兩側是無邊無際的開闊草原,宛若瘦長人影的大樹和玩具似的小屋稀稀落落的座落其中,漸層的深藍天幕下是連綿的山峰,看上去就像某種巨大的毛毛蟲在緩慢蠕動,與他們錯身而過。

      漫天深邃的藍,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徐徐退去,剝落的碎片褪色成朵朵雲彩,少年的目光越過男人投向遠方山頭,那裡探出一道刺目的白光,在墨藍的大地上開闢一條道路。

     「再半個小時左右就到。」男人冷不防開口道,低沉的音調,宛若最左邊的鋼琴鍵,彈出幾個音符時還會傳出嗡嗡的共鳴。

     少年隨口應了一聲,便縮回車內。


      小小的四方空間依舊昏暗沈重,木頭獨有的香氣充斥鼻尖,巍然不動的佔據這個領土,稍早鑽進來的風將悶熱驅逐出境,也沒能成功喧賓奪主。

      布簾落下的那一刻,一抹亮光在少年眸中流星似的一閃而過。

      光亮的源頭,來自一柄長長的劍鞘。

      古銅色的鞘身上刻著繁複華麗的古典花紋,與安放在裡頭的樸素寶劍相比,它的做工極其細緻,紋路中間似乎鑲著細小的金箔,若是刻意拿光源一照便會立刻流轉出綺麗的金光,也因此,少年每看一次,腦中都會接連蹦出「華而不實」、「價值連城」等字眼。

      而這柄差點閃瞎他眼睛的劍鞘,就斜放在另一位乘客的腿上。

      一個看上去與他年歲相仿的少年,一頭金棕色的短髮即使在黑暗中也很是醒目。

      他在心裡哼了一聲,心念一動,鞋尖踢了一下同伴的小腿骨,像個小小的惡作劇,那個地方只有骨頭沒什麼肉,即便隔著褲子,用力撞擊的話還是會讓人痛不欲生,更何況他穿的是硬靴。

      然而對方毫無所感。

      昏暗的車廂中,另一名少年低著頭,雙手環胸,呼吸平緩,彷彿外界如何喧囂都不會打擾他的好眠……埃德很清楚算使出吃奶的勁去搖這個人都不會醒,完全不認床的習性讓對方總是一覺到天亮,哪怕睡到地老天荒好像也不是沒這個可能。

     儘管如此,看到這個人睡得香甜的臉,一股洶湧的情緒在他心底隨著車輪咕嚕咕嚕鼓動著,如同蠢蠢欲動的火山一樣,隨時都可能會達到噴發的臨界點。

      他乾脆閉上眼,轉而橫躺在座椅,選擇不去看那張每次看都覺得十分欠揍的臉。

      這樣的情緒積累已久,打從兩人第一次見面的那天起就種下了這顆不起眼的種子。


      埃德是一名見習中的冒險者,其所屬的冒險團挺特別的,不是獨立團體,而是隸屬一個名為「蒼玄門」的商業組織底下。

     根據冒險者公會的第一條規定,十四歲可以成為冒險者見習,十八歲可以成為正式的冒險者。
     兩者最大的差別,除了年紀不同之外,就是能否獨自接受任務──見習生理所當然是不行的,就算是跟人組了隊也無法接受高等級的委託。

      畢竟中央大陸上大部分的地區都認同十八歲才是基本的成年線,十四歲根本就還是個沒什麼自保能力的孩子,很多行業的學徒甚至是從更小的時候開始跟在師傅身邊學習;所以連同蒼玄門的冒險團在內,很多大大小小的冒險團都恪守著公會這條鐵則,並為這些見習生設立冒險者課程。

      埃德.瑞文就是在十四歲加入蒼玄門的冒險團,成為冒險者見習。

      ──準確來說,是被他爸強行塞進來的。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74 巴幣: 48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