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舞象》第一章.印象(4)

二日夾 | 2021-01-23 09:30:01 | 巴幣 124 | 人氣 72

連載中第二則 舞象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對師兄弟的故事…… 彆扭傲嬌的貴族少爺+言行不一的龍族之子=彼此相性不合?!
最新進度 《舞象》尾聲(3)


     奇怪的人。

      埃德同眼前的少年大眼瞪小眼時,腦中每個角落都充斥著這四個字,像是空間有限的魚缸中裝滿了數量龐大的魚,將魚缸擠得密不透風。

      不幸遭門板打斷的鼻樑被人細心上了藥,冰涼涼的藥膏或許還有一點點麻痺神經的效用,所以除了涼意外他感覺不到任何疼痛,甚至精神百倍,似乎是有提神的效果,連被門板狠狠賞了一記重擊的頭都不暈了。

      剛清醒沒多久的埃德此刻卻只想把臉埋回棉被裡,或者乾脆再昏死過去,因為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糗斃了:腦袋此刻纏滿了繃帶,只有兩個眼睛、鼻孔和嘴唇倖免於難……不知道是誰出的主意把他包成這副木乃伊樣,他敢說就是爸媽跟大哥現在站在這裡,也絕對認不出他是誰。

      偏偏房間里還有個陌生人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面部重傷的他也不能真的拿棉被蓋頭──傷口還沒好呢,於是無處可躲的埃德只能硬著頭皮同那個人對上了眼。

      坐在床邊的少年有著一頭醒目的金棕色短髮,在刺白的燈光下燦爛如太陽,五官深邃,健康的小麥色肌膚襯得薄薄的雙唇顏色淺淡,一雙炯炯有神的眼形銳利似鷹,淡褐色的瞳眸清澈如鏡,平靜無波,將那雙眼中所見的一切毫無保留的映照出來。

      他就那樣無聲無息地坐在那裡,面無表情,一動也不動的模樣看上去宛如一尊真人雕像;天知道埃德幾分鐘前剛醒來,一睜眼就看到床邊坐著個陌生的面孔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差點沒嚇死。

      兩名少年就這樣四目相對,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發一語。埃德被這個堪稱熱切的視線盯得渾身不自在,正欲開口詢問對方是誰,誰知那名陌生少年動作比他更快,劈頭就吐出三個字。

      「您誰啊?」

      也是這三個字打破凝滯的沈默,讓埃德立即瞪圓雙眼,以為自己腦震盪產生了幻聽。

      呃……有沒有搞錯?一個不速之客、居然問他是誰?

      反了吧,這句話難道不該由他來說嗎?

      這是他的房間欸!而且這個問話方式真是既粗俗又矛盾,明明用的是「您」這個敬稱,但是後兩字就……

      「那是我的台詞吧!」他無語了一會兒才開口道,一邊再仔細看了少年兩眼,確定這是個生面孔,接著問:「你又是誰?怎麼在我房間?」

      「我在等您醒來賠罪。」

      這個人可真是奇怪,前一句莫名其妙的問他是誰,後一句就冒出這句毫無關聯的話、不,也不是沒有關聯,至少他有說出待在這個房間的原因,只不過……

      「什麼賠罪?」埃德困惑地眨了眨眼。

      聽到他這麼反問,少年也不語,只是驀地伸出一根手指,先指著自己的鼻子,又在半空中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示意性地點了點他的臉,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即便腦門挨了那麼一下,埃德也沒撞成個傻子,他想了一想,便會意過來對方這個動作有什麼含義。

      ──原來那個突然推開大門還撞斷自己鼻樑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小子!!!

      若說血是易燃物,那麼埃德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此刻就像是被點著的汽油,腦中「轟」的一聲,熊熊烈火猶如海浪直衝頭部,衝勁之大令他一瞬間有些頭昏眼花,斷掉的鼻子大概又開始流血。

      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緩緩流下人中,他下意識抬手輕蹭,果不其然,蹭出了一手指的血。

      在燈光下閃爍著,鮮豔刺目的猩紅,埃德的視線也一如之前在豔陽下汗如瀑布般流下,時而模糊時而清晰,腹部微微抽搐,胃裡面翻江倒海,一股想要嘔吐的感覺湧了上來。

      那名少年的目光也跟著從那張慘不忍睹的臉,緩緩移向沾染血跡的手指。他微微偏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不過幾秒的時間。

      「您需要我叫菲莉絲和老師過來嗎?師兄。」

      語氣聽起來只是意思性的詢問,沒有太多的疑惑成分,但埃德聞言視線還是迅速一轉,重新和少年四目相交,那雙淡褐色的雙眸依舊靜如止水。

      回想著對方畫中的幾個名詞,他知道對方口中的菲莉絲是誰──那是冒險團裡一位有藥劑師執照的前輩,也是團裡另外兩位見習生的老師,但是……埃德思緒一頓,嘴巴開開合合了好幾次,才終於發出一點聲音。

      「……你剛剛說什麼……師兄是、在說我?」

      那名少年不說話只是兀自點頭,依然目光灼灼地盯著他,好像他臉上有什麼新奇的事物,而他的眼就是一把鏟子,正在專注的探索、挖掘著。

      「那老師又是……」

      「維克先生。」

      看著那張表情始終不曾泛起一絲波瀾的臉龐,埃德被重擊過的頭陡然痛了起來,原本的暈眩被強烈的疼痛吞噬──可能是藥效過了或者別的因素,總之這波痛楚疼得他不禁齜牙咧嘴。

      少年看著他扭曲著臉,做出一連串稀奇古怪的表情,也不知想到什麼,原先平靜無波的眼眸深處掠過一抹興味與好奇,冷不防地開口道:

      「您這個人好有趣。」

      當埃德聽到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時,第一個反應是腦中再次閃過「奇怪的人」四個字──別人正身體不舒服,他卻覺得有趣,實在是一個沒同理心的怪人。

      但是眼想,無論是這名少年的身份或是他古怪的說話方式,以及他為何喚維克為「老師」的原因,埃德都沒有繼續細想……

      因為他已經兩眼一黑暈過去了。


      這才是埃德和凱爾第一次見面的真正情形:短短十分鐘,師兄弟倆正式打了個照面,然後直到前者再次暈過去之前,仍不知道自己這位師弟的名字。


      「師兄、師兄?有聽到嗎?」惹人心煩的聲音驀然響起,伴隨而來是肩膀被抓緊搖晃的疼痛,打斷了埃德的思緒,「是站著睡著了嗎?」

      埃德斜眼看過去,說話的人不僅語氣沒有多少高低起伏,就連不疾不徐的語速聽起來都像是個慢悠悠閒晃的學步兒,僅有微微上揚的尾音帶出些許疑惑,可是臉上永遠是那一號表情。

      那副表情,若說是給人一種無精打采或是死氣沈沈的感覺,似乎都不大適合……真要找個生動一點的畫面形容的話,大概就像是牙牙學語的幼兒凝視著一件令他感興趣的事物時所展露的神情:無比專注,卻讓人無法看懂。

      十四歲的、大齡寶寶嗎……埃德試想了一下某人只包著尿布啜著奶嘴的畫面,一不小心被自己的想像噁心到,在三月的溫暖日子裡莫名打了個寒戰。

      手仍放在他肩上的凱爾當然有發現他一瞬間不尋常的顫抖,卻也沒有詢問,只是默默地又搖了幾下,「輕輕」把人晃回神。

      被一連搖了好幾下的埃德覺得自己再不開口,就要因為頭暈而吐出來,於是惡狠狠地道:「又怎麼了!話說我不是說過不要喊我師兄!」

      同吃同住、同進同出,相處了將近一年的見習生活,似乎只夠叫凱爾不再對他用不倫不類的敬語。

      「你知道這次的試煉內容嗎?」凱爾又重複一遍先前的話。

      喔,還是那個問題。埃德在恍然大悟的同時,狐疑地瞥了師弟一眼。

      一般情況下,一個人會不停地追問同一件事,只會有兩個原因:不是好奇心太重,就是真的很困惑。

     兩者的差別在於前者好奇的是他人的事情,也就是俗稱的「八卦」,後者則是事情涉及此身,想要多加了解……以凱爾的性子來看,自然不屬於前者,但就衝他那個表情,埃德也不覺得他會是後者。

      只不過,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凱爾在某些事情上,確實經常出現打破沙鍋問到底的行徑;而且奇怪的是,其中絕大部分在埃德眼中還是常識,在他們這個年紀也理應曉得的問題,凱爾卻表現得像是個井底之蛙一樣……他之前是生活在什麼與世隔絕的地方嗎?!

     「師兄?」那個金毛的井底之蛙不依不饒的追問,見他想著想著又快走神,手上搖晃的勁兒頓時加大。

      難道就沒人告訴過他不能大力搖晃一個睡眠不足的人嗎?!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