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任性的選擇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0-11-25 19:53:03


  就在兩方的氣氛鬧得很僵,翰達打算強行帶走疾風與梨花時,雷卡開口道:「等等!能否給我一個面子,讓我各問你們兩方一個問題?」
 
  在場眾人本以為雷卡是要勸架或是當和事佬,沒想到他卻只是要提問?使眾人皆好奇地等待著雷卡的提問。
 
  雷卡是打算當和事佬,但他知道此時若出言勸說,必定會被逼得選邊站,但他很貪心、很任性地不想失去某方,所以只得硬著頭皮,採用比較迂迴的方式試圖消弭爭端。
 
  雷卡首先向翰達詢問:「你只是為了處理滿金市的竊盜案,才會要疾風和梨花配合的吧!不是為了別的什麼吧?」
 
  雷卡此話讓翰達覺得是在暗指自己情緒化,假公務之名報私怨,於是他大聲否認:「我當然是為了處理那起竊盜案,才會要他們去警局一趟!沒有別的原因!」
 
  若真要說有沒有別的原因,其實還是有的!翰達見不得雷卡與惡人為伍,見不得雷卡與那種憤世嫉俗、反社會人格的火箭隊份子相處融洽,但這些想法他自然不會說出口,只會藉由將疾風等人定罪來讓雷卡認清事實!
 
  在問完翰達後,雷卡改向疾風問道:「風哥,關於翰達在追查的那件竊盜案,你們有參與其中嗎?或是有目擊過程嗎?我只需要知道沒有,請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
 
  雷卡的提問,讓疾風覺得自己被懷疑了,於是他大聲駁斥:「沒有!我們沒有參與!更沒有目擊,那全都是警官大人自己幻想出來的!小卡,你絕對……」
 
  疾風還想為自己與梨花辯護,但雷卡卻搖了搖手打斷他,並轉頭一臉嚴肅地問翰達說:「疾風說的是否屬實?」
 
  翰達那份只能夠判斷是否句的阿尼斯特能力,判斷出疾風沒有參與和目擊那起竊盜案的描述是正確的,這點倒是出乎翰達意料。先前疾風與梨花否認認識嫌犯,阿尼斯特能力探測出是謊言,但疾風此時表示沒參與竊盜案,能力又偵測出是實話,那他們與這起竊盜案的關係究竟是……?
 
  翰達疑惑的神情,都被雷卡看在眼裡,他暗自鬆了口氣,然後笑道:「如果疾風他們沒有參與,那就不是嫌犯或共犯,如果沒有目擊,那也不是證人,如此一來,這件案子和他們就沒有關係了,不用勞師動眾地請他們去警局了吧!」
 
  當雷卡做出結論後,翰達恍然大悟,明白雷卡提問的用意了!他急忙道:「可是,就算他們和那起竊盜案……」
 
  翰達話還沒說完,雷卡就打岔道:「你剛才說,只是為了查那起竊盜案才要他們兩人配合,沒有其他原因不是嗎?那今天就只處理這件事好嗎?其他的事情以後有機會再說吧!你看!服務人員等著要上菜了,菜涼了就不好吃囉!」
 
  早在剛才疾風與翰達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時,服務人員就已開門準備上菜,但因為被現場的火藥味給嚇到,不敢貿然介入,所以只能端著盤子可憐兮兮站在門口。
 
  「雷卡,你……」翰達感覺出雷卡在包庇疾風與梨花,在包庇火箭隊成員,但他現在沒有實證可以證明疾風與梨花的身分,再加上自己先前確實說了只為了查竊盜案,既然阿尼斯特能力已證明疾風他們與竊盜案無關,自己已不占理,所以他猶豫了一會兒後,就咬牙轉身就座。
 
  雷卡見翰達屈服,就向疾風與梨花使了個眼色,兩人會意也跟著就座。然後雷卡笑著對服務人員說:「沒事!我們討論得差不多了!可以上菜囉!」
 
 
第708章  任性的選擇
 
 
  雖然被雷卡巧妙地用話堵住,但翰達越想越氣,於是,在菜餚上得差不多的時候,翰達以要上廁所為由藉故離席,並向雷卡使了個眼色。
 
  雷卡知道翰達是要和他「算帳」了,於是他輕嘆口氣,在翰達離席後沒多久,也藉故離開包廂。
 
  雷卡才一出包廂,立刻就被埋伏在門外的翰達抓住,翰達強拉著雷卡進入另一間空包廂,然後隨手將門關上,語氣不善地問道:「疾風與梨花,這兩人是火箭隊的成員,對不對!你在包庇他們,對不對!」
 
  知曉翰達能力的雷卡,放棄抵抗,老實地回道:「是!他們是火箭隊的人,我確實是想包庇他們。」
 
  雷卡直認不諱的態度,令翰達為之氣結!他大罵:「你在想什麼!為什麼要包庇罪犯?難道你也是他們的一份子?」
 
  「我不是他們的一份子。而且我和你一樣,依舊敵視火箭隊,我不認為他們的作為是正確的!」正因為知曉翰達的能力,所以雷卡刻意用能夠被偵測出來的語句表達自己的看法,讓翰達清楚地知曉自己的立場和想法。
 
  由於能力探測出雷卡並未說謊,表明雷卡並沒有與火箭隊同流合汙,使翰達的態度也稍微緩和了,他問道:「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雷卡露出無奈的苦笑道:「其實答案……你們剛才在對嗆時你自己就已經說出來了。當然,我最後會選擇這麼做,還是因為我的任性吧!」
 
  雷卡這番話,讓翰達更加困惑了!答案自己剛才有說出來?他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見翰達苦思不解,雷卡苦笑道:「剛才你們在對嗆時,你自己也承認在象徵正義的警界中仍存在少數不法份子吧!」
 
  「這點我承認,但和這件事又有什麼關係?」
 
  「正義的集團中會有少數的邪惡份子,那合理推斷,邪惡的集團中,也會存在少數良善的成員吧!這點你同意嗎?」
 
  「或許是這樣,可是……喔!你的意思是,那兩人在你眼中就是這樣的嗎?」
 
  「我和梨花不熟,今天才認識她。但疾風,對我來說,就是那樣的。」
 
  「這……」雷卡的描述方式,讓翰達知道雷卡確實是這麼想的,於是他不質疑雷卡的說詞,而是改從另一個方向切入道:「既然這樣,那你更應該勸他棄暗投明,趁早離開火箭隊呀!或是讓他接受應有的懲罰後,改邪歸正呀!」
 
  面對翰達的質問,雷卡翻了個白眼說:「如果我跟你說,警界好髒,要你立刻退出,你做得到嗎?同理,就算我叫他退出火箭隊,他就會照做嗎?你們都有各自的信仰和價值觀,豈是我三言兩語就能強迫你們的?你別太抬舉我了!我所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我只能……」
 
  雷卡說著說著,就緊握住翰達的手,用著誠摯的語氣說:「你們都是我重要的人,所以我不會去強迫你們什麼,我只能任性地希望你們都能好好的,不要刻意地去為難對方。」
 
  翰達想了想,然後一臉冷漠地說:「這就是……你所認為的正義嗎?」
 
  雷卡聳了聳肩,說:「我從來就沒標榜我的想法是正義。我只是做我覺得該做的事情。就像某位警界高層綁架我,還嘗試傷害我、奪取我的力量,我最後不也和他和解而且沒提告嗎?若是我要貫徹什麼正義,嘖嘖!某人現在恐怕是要身敗名裂囉!」
 
  聽到雷卡又提及翰廣上次的荒謬行徑,翰達就覺得頭疼,他苦笑說:「不是說好,老爸做的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嗎?」
 
  「是呀!都過去了!因為我不是什麼正義人士嘛!所以,用同樣的標準,這次的事情也該就這樣過去了嘛!」雷卡笑道。
 
  被雷卡堵到無話可說的翰達,在心裡把自己那做出荒唐行徑的父親痛罵了好幾遍,然後才一臉無奈地說:「好吧!既然你的想法如此堅定,那就賣你個面子,這次我就不為難他們了!但如果下次他們犯了什麼案被我逮到,那我就公事公辦了!」
 
  「嗯!不用說下次,如果這次他們真的有參與那場竊盜案,我也不會袒護他們。話說……」雷卡說著說著,就面露壞笑地說:「原來你也知道自己是在為難人家呀?沒證據也沒申請拘捕令什麼的,就想把人家強押去警局,你就不怕被別人請的律師團給告垮呀!」
 
  「我……我……還不是因為……」
 
  「因為什麼?」
 
  「因為……」翰達本想說是因為雷卡的緣故,但話到嘴邊又覺得不妥當,於是改道:「因為他們一開始就說謊,假裝不認識那嫌犯,我才會斷定他們和案件有關,再加上他們又東扯西扯,還汙衊警方,我才會一股氣…….」
 
  「所以果然不完全是為了查案嘛!還夾雜了個人情感呀!嘖嘖!還怪別人說謊,咱們的翰達大警官也臉不紅氣不喘地對我撒謊呢!」
 
  雷卡一番話,又堵得翰達無從反駁,他紅著臉說:「你……你夠了啦!事情已經如你所願了,別再追究那些有的沒的了!別得寸進尺呀!」
 
  「好啦!不過話說回來,你也別覺得我只偏袒他們,其實我也是在幫你。你沒證據也沒拘捕票也不是抓現行,甚至他們完全沒參與案子你就想強抓他們,你真當火箭隊那些人是吃素的呀?到時候除了派律師團搞你,搞不好還會煽動輿論,讓你們警方的形象更差,到時候你只怕吃不完兜著走囉!」
 
  「知道了啦!你就別擺出一副長官的樣子訓我話了吧!」
 
  「有問題嗎?我和你爸稱兄道弟,和你爺爺也有交情,真要說起來,我應該叫你一聲小達達乖孫呢!」
 
  「你敢叫,我還不敢聽呢!」
 
  「唉呦!原來咱們的翰達大警官這麼膽小呀!這樣可不行呢!看來我得多叫幾聲訓練訓練你的膽量呢!」
 
  「別!千萬不要呀!算我怕了你,今天這事就到此為止還不行嗎?」
 
  雷卡與翰達兩人氣氛融洽地嬉鬧開玩笑一陣子後,就先後各自回到包廂的座位上。
 
  翰達那邊的問題算是解決了,但疾風這邊卻還苦著一張臉呢!所以,他之後也藉故離席,並一樣對雷卡使了使眼色,使雷卡忍不住發出重重一聲嘆息,深深覺得自己真的是勞碌命,沒事招惹麻煩喔!
 
 
--------------------------------------------------------------------------------
 
 
  疾風仿效翰達的做法,將雷卡帶到一間空的包廂,關起門後就問:「小卡,你確定要和那種傢伙當朋友嗎?」
 
  雷卡苦笑著說:「翰達人不錯的!你剛才自己也有說,在警界中還是會有認真良善的基層人員,我覺得翰達就是……」
 
  雷卡的話還沒說完,疾風就冷哼一聲說:「不用再搬那套理論出來!你們倆剛才的談話內容,全都被我看在眼裡!」疾風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示意剛才雷卡與翰達的對話內容全都逃不過他的空間之眼!
 
  「既然你已經知道我的想法了,那還有什麼好問的?」雷卡反問道。
 
  疾風皺眉回道:「就算他是好警察,也不代表你有必要和他親近呀!可以不敵視他,和他保持距離就好!有必要和他如此交好,還像個長輩般苦口婆心地教導他一些事情嗎?」
 
  疾風說著說著,就面露不屑的神情說:「哼!要不是你多嘴說服他了,我還真想看看這件事會怎麼善後!別說他沒有掌握對我們不利的證據,就算有那又如何?就像勇還有那群在滿金市被逮捕的兄弟們,最後還不是被首領用手段給撈出來了!他還以為自己的作為是在伸張正義?笑話!他們這些權貴人士養的狗何來正義可言?放不放人、辦不辦案,還不是上頭一句話?」
 
  「你說的話許沒錯,但是……」雷卡語帶懇求地說:「我和他的家族有點過往,我過去曾虧欠他們,所以,我想多關照他們,也希望,你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盡可能地……不要把事情做絕好嗎?這是我任性的請求,拜託你了!」
 
  雷卡知道,翰達與疾風,他們一個在明,一個在暗!今天過後,若是疾風有心找麻煩,那翰達可說是凶多吉少!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所以雷卡只能低聲下氣地懇求疾風。
 
  聽聞雷卡的請求,疾風板起臉說:「你這是心魔!你不應該被情感如此左右!為了你好,我覺得我還是該……」
 
  雷卡沒想到自己的懇求竟然會起了反效果,看著疾風一副想搞事的模樣,他只得硬起心腸,來互相傷害了!
 
  雷卡語氣不善地說:「你說我這是心魔?那你又如何?你應該已經從帕路奇亞那裡知曉很多事了吧!用祂給予的力量看到很多事了吧!所以你應該很清楚,在坂木體內的傢伙是個什麼樣的東西!他就是個集負面情感與能量於一體的東西!我或許不夠了解坂木,但我很清楚絲蓓芮是什麼樣的存在!正所謂物以類聚,會追求絲蓓芮力量的坂木,恐怕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不可能不清楚這一點!那你為什麼還要待在火箭隊?」
 
  「我……」雷卡的話,讓疾風無法反駁,只能一臉無奈地說:「組織內,還有我留戀的人事物,還有首領過去對我的恩情,我……無法如此輕易地捨棄。如果我將那些東西捨棄了,那我……還算是個人嗎?我會不會就真的變成一個已無人類情感的空間神器了?」
 
  「所以,還請將心比心。」雷卡平靜地說:「我不強迫你們什麼,也請你們不要強迫我。好嗎?」
 
  雷卡說完後,兩人陷入一陣沉默。數分鐘後,疾風才嘆氣道:「算了!既然小卡你割捨不斷過去的情感,那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那個小警察不主動來惹我,我也不會去找他的麻煩,這樣子你高興了吧!」
 
  「嗯!謝謝你的體諒!以後,還是兄弟吧!」雷卡對著疾風伸出拳頭,疾風露出有些無奈的苦笑,也伸拳碰了一下。
 
  在確認彼此的心意,確認今天的事情算是揭過去後,雷卡總算是鬆了口氣。他一臉疲倦地靠在牆上,問道:「來說點別的吧!帕路奇亞要你傳什麼話給我呀?」
 
  經雷卡這麼一提醒,疾風想起這才是原本邀雷卡來吃飯的目的,於是他道:「本體說,先前對你的規劃與期待全都作廢,請你之後隨心所欲、自由自在地活著吧。這是祂與時間之神的共同決議。」
 
  「就這樣?」雷卡皺眉問道。
 
  「就這樣呀!怎麼了?時空雙神肯放過你不是很好嗎?幹嘛這樣悶悶不樂的?」疾風以為雷卡還在為剛才的事情擔憂,便又說道:「放心!你哥哥我說到做到。我還不至於為了個小警察破壞我們兄弟的感情。」
 
  「啊?」雷卡愣了一下後,才會意過來,他回道:「我當然相信風哥呀!你是說一不二的男子漢嘛!我擔心的不是翰達的事,而是……覺得帕路奇亞的話有點怪怪的!」
 
  「你是不解祂們怎麼會突然放你自由嗎?這問題我有詢問過本體,祂只簡單地表示,生命之神的事情已另有安排,所以不用你當祭品了。這應該是好事吧!」
 
  雷卡捏著下巴,思索道:「看來,祂們是透過某種管道得知雷吉奇卡斯的事情了。但這樣反而更奇怪!也更可疑!」
 
  「什麼意思?難道時空雙神還有什麼企圖?」疾風不安地問
 
  雷卡皺眉道:「在復活生命之神一事上,我應該已經是個派不上用場、沒有價值的棄子,既然如此,祂們又何必專程將這件事告知我?以突顯祂們先前所犯下的錯誤抉擇?又何必特意專程叮囑我可以自由地活著?難道是想表達祂們的愧疚和關懷?對已經沒有價值的棄子表達善意?怎麼想都覺得怪怪的!他們根本沒有必要主動讓你傳這些話給我,除非……這段話背後還有別的含意與目的!」
 
  就在雷卡推測這段傳話的動機可能不單純時,外頭突然傳來了一陣陣驚叫聲與腳步聲。兩人困惑地離開包廂,發現外頭已經亂成一團!
 
  一堆人爭搶著要搭上電梯,而服務人員正大聲勸阻請眾人不要驚慌,請眾人依序進電梯,或是改走逃生梯。而就在這時,翰達、梨花與小茜也離開包廂,與兩人會合,並簡單說明事情經過。
 
 
--------------------------------------------------------------------------------------------
 
 
  就在數分鐘前,桐樹林被一陣黑煙給籠罩,許多人透過觀景窗看到桐樹林的異變後,推測可能是發生火災了!有些熱心的人急忙通知相關單位,有人抱持著看熱鬧的心態將這件事發上網路社群,也有人覺得事不關己,繼續淡定地用餐。
 
  本以為異變只發生在桐樹林,卻沒想到,濃煙在壟罩了桐樹林之後,竟往餐廳的方向飄過來,這下子,先前那些熱心的人、看熱鬧的人和事不關己的人們全都坐不住了!他們擔心桐樹林的火勢可能會延燒到餐廳這裡,便急忙地想離開。
 
  反應快的人在第一時間就起身結帳並離開。反應稍慢的在看到濃煙越來越靠近餐廳後,才紛紛起身離開。而一些原本沒反應過來的人在看到有那麼多人要離開後,也終於開始行動起來。
 
  但餐廳的結帳人員有限,電梯的乘載量更是有限,有人不耐煩地要服務人員動作快點!有人驚慌失措地尖叫,使得場面逐漸失控!暴躁、不安、恐懼的情緒迅速地散布出去!
 
  雷卡一行的反應算是慢的,因為當時雷卡與疾風正在談話,人不在窗邊,所以沒有第一時間注意到。而梨花與翰達警戒地關注著對方,也沒注意到窗外的景象變化,至於小茜,則是忙著用手機在群組中與閨蜜們大吐家中遭竊的苦水,根本沒注意到桐樹林的異變,若不是群組中有人將桐樹林異變的消息通知她,她再告知同桌的梨花與翰達,只怕他們三人此時還在包廂內待著。
 
  為了確認狀況,雷卡急忙到觀景窗旁查看狀況,發現狀況就如先前所述的,濃密的黑煙不僅已籠罩下方整座桐樹林,甚至已經蔓延到餐廳下方,只因為他們現在所在的樓層高,所以暫時還沒被濃煙籠罩,但那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往下逃看來是行不通了,我們從上空逃脫吧!讓寶可夢載著我們逃離這裡!」梨花審度情勢後,判斷道。
 
  疾風與翰達皆點頭同意梨花的看法,現在去和人們爭搶電梯是不明智的行為,往下方火源處逃更是不妥,唯有上空,還沒被濃煙籠罩到的上空,才是最佳的逃脫路線。
 
  「小卡,你有可以載人飛行的寶可夢嗎?要不要和我一起……」就在疾風想拉著雷卡離開時,雷卡卻低頭看向沿著高樓攀升的濃煙,喃喃自語地說:「這煙……似乎不是火災引起的,倒有點像是……綠之扉那個時候的……」
 
  雷卡一番話,讓疾風覺得事情可能不單純,便驅動體內的空間之力,他的眼白迅速地變黑,瞳孔映照出艷紅的色彩,一股粉色的光輝開始聚集在他的雙眼部位,然後他看往桐樹林的方向,想使用空間之眼看清這場異變的源頭與真相!
 
  然而,疾風才看了幾眼,他的雙眼突然就噴出鮮血!疾風像是被重擊般仰倒在地,他面露恐懼的神情,用著驚慌失措的語氣叫喊:「快!快逃!不要!不要過來!快逃呀!」
 
  疾風的異變,讓眾人皆大吃一驚!梨花急忙蹲下來查看狀況,並大喊:「疾風!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快!快逃!在那之中,那個……那個要來了!」疾風用雙手摀著沾滿鮮血的雙眼,歇斯底里地大喊。
 
  「什麼意思?什麼要來了?到底是……」梨花的話還沒問完,一股強烈的、難以言喻的恐懼感就從她的內心深處湧現,使她覺得全身冰冷,如置身於冰窖之中,完全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後續發生的事情。
 
  除了梨花之外,翰達、小茜,以及在餐廳中的其他人也都出現了相同的狀況,他們全都面露驚恐的神情,並猶如影像定格般,駐立在原地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黑霧竄升到他們所在的樓層,眼睜睜地看著黑煙視窗戶為無物,毫不停滯地穿透進來,將整間餐廳、將餐廳中的所有一切給籠罩!
 
  在翰達眼中的一切都將陷入黑暗的前一刻,他看見兩道濕潤的淚水從眼前那個人的臉上滑落。
 
  那個人,那個距離他僅有幾步之遙的雷卡,他的臉上沒有恐懼、沒有不安,有的只是無盡的哀傷。
 
  而在雷卡的淚珠滑落地面的瞬間,翰達眼前所見的景象已被無盡的黑暗給填滿,他的意識也在此時墜入黑暗的深淵之中……
 
 
----------------------------------------
附錄:有趣的?下回預告
 
阿筆(鬼劍):嘎哈哈!有趣的事情終於要來啦!
 
梨花:我早就覺得你這瘋瘋癲癲的小屁孩有問題了!這次的事情是你搞的鬼吧!
 
阿筆(鬼劍):噗噗!猜錯啦!倫家只負責「亂丟垃圾」,後續的事情,就不是倫家做的喔!倫家可是清白得像雪吞蟲那樣潔白白呢!
 
梨花:你少瘋言瘋語地推卸責任!一定就是你在作怪!我好不容易才能出場表現,卻被這突發事件給搗亂,你這死屁孩還我戲份呀!(怒)
 
阿筆(鬼劍):梨子花大姊別急別氣呀!接下來的故事還有妳的戲份呢!
 
梨花:真的?可是這事件怎麼看都和我無關呀!
 
阿筆(鬼劍):有關有關!不只是妳,
還和你的相好還有那個欺負妳的警察都有關喔!
下回的標題是 創造與破壞‧迷惘的殺手
你們將會擔任很有趣的角色喔!保證爽得你們不要不要的!嘎哈哈哈!
 
梨花:看你笑得那麼噁心,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渾身發冷)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316 巴幣: 1030
哈雷
布拉德開始亂入打算帶走小小雷而私奔(誤
2020-11-25 20:04:59
衝浪的寶石海星
露加:嘿嘿!這樣的發展我可以!(流口水)
2020-11-26 21:58:33
E=mc^2
所以黑霧是Y鳥?還是蜈蚣龍?
2020-11-25 20:14:15
衝浪的寶石海星
好像都不是耶!不過那兩位也快要上線了[e24]
2020-11-26 21:59:11
黑貓一號
時空雙神是不是想說「不管你做什麼,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意思嗎?
2020-11-25 21:49:07
衝浪的寶石海星
祂們希望雷卡能順應本心,不受干涉地做自己想(該)做的事,最後做出某個重要的決定[e24]
2020-11-26 22:01:22
杜洛斯
Y鳥:爽啦! 老子的逼格就是跟那隻吃鱉蜈蚣龍和那隻逼哀藍藍鹿就是不同啦!
2020-11-25 22:56:59
衝浪的寶石海星
藍藍鹿逆襲之日或許近了喔[e8]
2020-11-26 22:02:05
千鳥比卡超
接下來緣之扉的舊識應該強制出場(是時候解釋當時趕走布拉德的詳程)
2020-11-26 09:33:19
衝浪的寶石海星
舊識似乎還不少,該發哪位通告呢?[e24]
2020-11-26 22:03: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