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謀略與賭注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4-04-10 19:00:11 | 巴幣 2208 | 人氣 570


  由於梅翠一行的實力在短時間內難以躍升,所以導師便將此次特訓的重點放在謀略上,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導師除了讓梅翠認清自身的優勢與劣勢外,也收集大量關於「可能的對手們」的資料讓梅翠熟記,並根據那些資料來評判對手們的實力及應對之道。

  導師推測,會在準決賽上出戰的「問號人物」,只可能是雷卡或梨花。因為阿渡、希巴和阿桔都曾敗於另三位準決賽選手,在氣勢上就短人一截,所以聯盟應該不會選在此時讓他們出戰。而若將觀眾們的期待與梨花那新晉四天王資歷也考慮進去的話,這次的「問號人物」是雷卡的機率非常大!

  在檢視過與雷卡相關的戰鬥紀錄後,導師認為只有那隻僅出現過一次的哲爾尼亞斯需要留意,所以導師建議梅翠若對上雷卡,就要想辦法讓雷卡不派出哲爾尼亞斯!

  然後是默丹,他很明顯是邪惡系的專家,而梅翠早已充分準備了邪惡系的應對之道,所以問題應該不大。需要注意的,反而是默丹那老奸巨猾的個性與手段!所以導師建議若與默丹對戰,必須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就算取得優勢也不能放鬆戒心。

  至於赫路,這就讓導師有些頭疼了!雖然導師有拿到不少關於赫路挑戰道館的戰鬥紀錄,但他發現赫路每一場戰鬥幾乎都是派出不一樣的寶可夢並採取不一樣的打法,這讓導師摸不清赫路擅長的屬性與戰略。

  雖然摸不清赫路的底細,但導師認為,這或許就是赫路想要的效果,這或許就是赫路的策略與倚仗,所以,或許可針對這點作為突破口,在適當的時機用話術來詐一詐赫路!

  在掌握了三位「可能的對手」的資訊後,梅翠其實最希望對上默丹,期望能上演一場屬性逆轉勝來展現她的才智,但可惜道恩不從梅翠願,替梅翠安排了最難捉摸的赫路做為對手,使梅翠自比賽開始後,就努力地觀察,努力地思索該如何用話術唬住赫路,動搖他的心神。

  眼看決定勝敗的第三戰即將開打,梅翠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儘管準備還有所不足,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於是,她急中生智,以赫路先前也曾要求暫停為由,成功地在開戰前爭取到些許時間,然後,她故作神祕地說:「我好像……發現了關於你與寶可夢之間的秘密了呦!」

  梅翠的話語,讓赫路不禁尋思對方究竟是發現了什麼秘密?是他使用神之遺力強化寶可夢的事情?還是他參與此戰的目的?又或是關於他的真實身分?

  看到赫路臉色微變,梅翠就知道有戲,於是她又說:「再這樣繼續下去真的好嗎?你有考慮過寶可夢們的狀況嗎?」

  梅翠推測赫路的寶可夢應該是買賣租借來的,才能頻繁地更換寶可夢,所以她說這話本是想譏諷赫路的「課金」行為,但聽在赫路耳中,卻又變成了另一重意思。

  赫路的寶可夢並非梅翠所想的那樣是「課金」而來,他們是曾與赫路一同生活過,被赫路視為朋友甚至是家人的寶可夢!赫路之所以頻繁更換出戰的寶可夢,是不希望寶可夢們太過辛勞、受太多傷。如果可以,赫路甚至不想讓寶可夢去參與危險的戰鬥。但為了達成某個目的,赫路不得不忍痛讓寶可夢們去戰鬥,赫路對此一直感到猶豫與自責,所以梅翠的那句話無疑刺中他的要害,使他不自覺面露出哀痛的神情。

  見自己隨口一句話就動搖了赫路的心神,梅翠心中大喜,並飛快地思索可用的素材,然後又說:「你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但實際上……唉!不過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罷了!」

  梅翠那聽起來高深莫測、裝逼十足的話語,若是用在雷卡或默丹身上,只怕會得到一對翻到天際的白眼!但用在赫路身上,效果卻是超乎想像的卓絕!因為赫路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感、一直在掩飾自己的目的與感受!儘管他推演出這麼做才是最佳的選擇,必須先登上高位、取得讓眾人信服的權勢與地位,才能讓大眾接受那真實的理念,為人類與寶可夢謀求一個理想的未來,但在這條路上,他必須讓多少寶可夢受到傷害?這些犧牲,真的是值得的嗎?他的推演,真的就是正確無誤的嗎?他這麼做,真的不會得到本末倒置的結果嗎?

  赫路因梅翠的話,陷入了沉思之中,使他暫時無暇去考慮第三場戰鬥的事情,直到裁判催促他必須在十秒內派出寶可夢,並開始倒數時,他才驚覺現在不是分神想那些事情的時候了!如果在這裡就落敗,那先前那些戰鬥與寶可夢們所受的傷害與痛苦就都白費了!

  由於時間僅剩幾秒,赫路已沒時間去探查梅翠手中的寶可夢、也沒時間去擬定戰略,所以他只能急匆匆地選擇三隻寶可夢、並趕忙提升他們的能力,然後趕在倒數結束之際,將寶可夢們派出!


第884章  謀略與賭注


  梅翠這次派上場的是水箭龜、沙漠蜻蜓與羅絲雷朵,赫路方派出的是花椰猿、爆香猿與冷水猿。

  在裁判宣告比賽開始後,梅翠立刻大喊「超級進化」,引動鑰石與進化石的力量,使水箭龜在耀眼的能量光輝中超級進化為進攻力與防守力都提升、具有三門炮管的超級水箭龜!梅翠先前一直忍著沒讓胡地進行超級進化,就是為了在關鍵之戰取得優勢!

  「各位!上吧!」就在梅翠指揮寶可夢們進攻之際,赫路的三隻寶可夢卻搶先一步行動了!三隻猿猴同時伸掌,各自將綻放著紅、綠、紫三色的能量灌注至地面,下一刻,兇猛的紅紫色烈焰與翠綠能量光柱便從地底噴發而出,梅翠見狀,急忙讓寶可夢們發招驅散火焰!

  梅翠的三隻寶可夢各自施放砂石、超能力與水流,抵禦襲來的攻擊,但就在他們專注於防守之際,他們所在的半邊場地已被壟罩於一片火海之中。

  這個狀況,是「火之誓言」、「草之誓言」與某個招式組合在一起所引發的狀況,但這並不是赫路建議的戰術,而是這三隻猿猴平時就用慣的組合技。

  眼看場上的火勢越燒越兇猛,梅翠趕忙指揮超級水箭龜三管齊下噴水滅火,並讓沙漠蜻蜓與羅斯雷朵積蓄力量,等待火滅後立刻放招反擊!

  儘管火海燒得旺盛,但在超級水箭龜強勁的三連水柱掃射下,火勢很快就被撲滅,但在火焰熄滅的同時,場上卻飄揚起暗紫色的霧氣。

  「這是……不好!別吸入那霧氣!」雖然梅翠很快就察覺不對勁,但在最前方的超級水箭龜在滅火時就已吸進了不少霧氣,所以儘管他聞言後立刻憋氣,但卻已經遲了!霧氣早已進入他的體內,使他臉色發紫、頭暈目眩、噁心想吐,這是中毒的徵兆!

  這是三猿慣用的組合技之一,在「火之誓言」與「草之誓言」中,加入「劇毒」能量。如果對手無法撲滅火海,將嘗受到火海與劇毒的雙重傷害!就算對手及時滅了火,毒素也會在火滅的瞬間化作霧氣侵蝕對手。

  梅翠不想讓劇毒影響了超級水箭龜後續的戰鬥能力,所以她決定暫緩先前擬定的反攻計畫,急忙讓超級水箭龜先後撤,讓羅斯雷朵用「芳香治療」來清除毒素,並讓沙漠蜻蜓施展「空氣利刃」,既用來吹散毒霧,也用來嚇阻對方靠近!

  羅斯雷朵將原本積蓄的能量用於「芳香治療」上,釋放出沁人心脾的香味,淨化超級水箭龜身上的毒素,而就在此時,三猿展開了他們的第二波攻勢!他們像是同步般,同時往地面注入了三股能量,梅翠見狀,心想,還是同樣的毒火海招式嗎?這招沒效了!

  梅翠此次雖已做好了對抗毒火海的應對措施,但三猿這次組合出來的卻是另一種花樣!「水之誓言」加上「草之誓言」再搭配「胃液」能量,使得猶如工業廢水的亮紫色水柱如湧泉般不斷在場上噴發,並與從大地中溢出的草之能量不斷發生碰撞!噴濺的液體與能量很快就把梅翠這一側的場地弄得又濕又黏並佈滿大大小小的水坑,形成了顏色詭異的濕地。

  由於梅翠方的寶可夢在閃避噴濺的水柱與能量時,有沾染到些許紫色黏液,導致他們的特性之力被暫時抑制住。超級水箭龜的波動類招式威力無法進一步提升,羅絲雷朵無法強化較弱威力的招式,而沙漠蜻蜓的身軀也變得沉重,無法長時間浮空。

  梅翠此刻深深感受到這三猿的威脅性,若放任他們繼續施展組合技,天曉得還會組合出什麼恐怖的效果,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於是,梅翠指示寶可夢們抓準時機,在三猿還沒緩過勁時進攻!

  在梅翠的進攻指示下,三隻寶可夢接連施放水柱、飛葉與石塊襲向三猿!但梅翠方的寶可夢受到濕地影響,行動與發招速度皆大幅下降,而三猿在賽前都已被赫路強化速度,所以他們很快就緩過勁,趕在攻擊到來之際紛紛閃避,然後在下一波攻勢到來前,再一次地施展組合技!

  這一次是「水之誓言」加「火之誓言」搭配「岩崩」!數道水柱與火柱在場上亂竄,使得梅翠那些行動力下降的寶可夢只得停下攻擊,專注於防守與閃避。而水火兩股相斥的能量在交互碰撞和後,一道七彩虹橋就神奇地懸掛在三猿的上方,並神奇地給予三猿等同於「天恩」特性的好運加持,使得花椰猿投擲過去的「岩崩」石塊攻擊成功地讓羅斯雷朵與超級水箭龜陷入畏懼狀態而身軀僵直無法行動,僅有沙漠蜻蜓沒陷入畏懼,咬牙施展出「流星群」反擊!

  沙漠蜻蜓施放大量的龍之能量塊砸向三猿,而在目睹如隕石般墜落的大量能量塊,三猿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竟不知所措!

  三猿先前之所以能發招發得如此順暢,並不是他們真的臨危不亂或是默契十足,而是那三種組合技是他們多年來用慣的花招,閉著眼睛都能施放!根據他們過往的經驗,不論對手是誰,只要依序施放那三招組合技,就能讓對方嚇破膽而認輸,甚至能擊垮對手取勝。他們萬萬沒想到這次的對手竟如此強悍,三招皆已出盡,仍無法佔據上風,所以莫名地心慌。

  對於接下來該怎麼辦?是要再故技重施?還是改用其他打法?三猿焦急地互看彼此,卻沒有誰能在此時勇於站出來指揮。眼看大量如隕石般的攻擊即將落下,三猿心裡越來越焦急,最後,他們只能依循本能,各自倉皇逃竄!

  而在三猿忙著閃避「流星群」之際,羅絲雷朵與超級水箭龜也從畏懼狀態中清醒過來,然後他們在梅翠的指示下,用「神通力」操控三發「水炮」的軌跡,使「水炮」頓時化作水之導彈,緊追著倉皇逃竄的三猿不放。

  在看到三猿此刻已沒了先前的從容與團結,只顧著逃跑或放招保護自己,梅翠皺眉想了想,很快就推斷出原因,於是她嘴角一勾,壞笑道:「看來先前的驚豔表現,只是事先排練好的、用一次少一次的大招,並非他們的臨場反應與默契,對吧!」

  赫路不答,但他不自覺流露出的難看臉色,看在梅翠眼中,無疑是不打自招,使梅翠更加確信赫路就是那種只會砸大錢買強大寶可夢上場戰鬥,但自己卻不會培育也不懂戰術的「課金」訓練師,所以在「課金」寶可夢預先排練好的組合技出盡後,後續就沒招了!

  梅翠打從心底瞧不起這樣的「課金」訓練師,於是她說了句:「我們才不會輸給像你這樣不重視寶可夢的傢伙!我們絕對會用努力的成果來獲得勝利!」

  梅翠這番話,只是想表達她對寶可夢的用心與努力絕不會輸給她所認知的「課金」之力,但聽在赫路耳中,卻又是另一番意思。

  在三猿陷入困境時,赫路之所以臉色如此難看,一來是心疼三猿受傷,二來,是在猶豫自己究竟該怎麼做?是否該出聲指示三猿?但若這麼做,自己和那些把寶可夢當工具、不重視寶可夢想法、奴役寶可夢的訓練師又有什麼差別?

  在赫路陷入兩難之際,梅翠的一席話,令赫路不禁反思,自己真的有足夠重視寶可夢嗎?自己真的有為了寶可夢而付出足夠的努力嗎?就因為不想讓寶可夢覺得自己對他們頤指氣使,擔心自己成為讓寶可夢厭棄的那種訓練師,所以不願對他們下指示,不願與寶可夢們一齊努力並肩作戰,這樣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去追尋真實的道路?又如何去開闢理想的世界?這樣下去不行!必須做出改變!

  下定決心後,赫路深吸一口氣擴大他的能力作用範圍,使他能夠遠距離地將心中的意念單向傳達給場上的三猿。

  「我的朋友們,還請讓我提供協助,戰勝強敵!如果你們信賴我,願意讓我來指揮戰局,還請向我點點頭。」

  三猿在接收到赫路的意念後,都愣了一下,沒想到赫路會主動要指揮他們戰鬥!這對已經焦頭爛額、徬徨無措的他們來說,可是求之不得的!於是他們皆點頭答應。

  見三猿們欣然同意接受指揮,赫路輕聲道了聲謝,然後便打起精神加入戰鬥!

  赫路將他的能力作用範圍擴及至全場,由於這樣的狀態對他的身心負荷很大,若是透過這種方式遠距提升三猿的潛力,不僅效果差,恐怕還會讓他的力量消耗過大而無法繼續維持下去,所以,赫路決定只使用消耗較少的探查及傳訊能力,要以智取的方式來突破困境!

  在掌握了場上每隻寶可夢的狀態後,赫路便指示三猿行動起來!

  被水之導彈緊追不放的三猿很快就匯聚在一起,而當三發水之導彈即將擊中三猿之際,爆香猿與冷水猿一左一右向旁躲開,而獨留在原地的花椰猿則是向上跳躍,並施展「暗影爪」,劈向下方的三發水之導彈!

  爪上的幽靈之力瓦解了包覆在水柱外層的超能力,使原本要往上追向花椰猿的三道水柱立時失去控制而互撞在一起!大量的水花噴灑在閃避不及的花椰猿身上,但對他來說,就如同沖了個涼水澡般並無大礙!

  在甩開擾猿的水柱後,爆香猿張嘴朝著梅翠的寶可夢們吹拂出「熱風」,挾帶著火花的高溫強風立時吹拂過去!

  梅翠見狀,急忙讓超級水劍龜充當盾牌擋在畏懼高溫的羅絲雷朵身前,並指示不畏火的沙漠蜻蜓上前反擊!

  正當沙漠蜻蜓打算吹拂出沙塵風暴反制熱風之際,冷水猿突然急奔上前並噴發一記「熱水」!

  高溫的水柱在「熱風」的助長及彩虹的神奇力量加持下,溫度升得更高,正中了閃避不及的沙漠蜻蜓!雖然此招對沙漠蜻蜓造成的傷害並不大,但卻成功地使沙漠蜻蜓陷入灼傷狀態,使沙漠蜻蜓的體力開始流失,物攻力更因灼傷的效果而減弱了不少!

  雖然不清楚原本各自逃竄的三猿為什麼突然又默契十足地展開反攻,但梅翠不打算坐以待斃!在她的指揮下,羅絲雷朵朝著冷水猿放射「魔法葉」!超級水箭龜對爆香猿噴射水柱!而沙漠蜻蜓則張嘴意圖用覆蓋蟲系之力的利齒向花椰猿施展「蟲咬」!

  梅翠是依照屬性相剋的方式進行反擊,但對已掌握梅翠方寶可夢資訊的赫路來說,這樣的戰法已在他意料之中,於是他立即下達了反制的手段!

  冷水猿首先挺身而出釋放「暴風雪」,凜冽的風雪不僅讓飛襲過去葉片與水柱給結凍,更使本欲襲向花椰猿的沙漠蜻蜓立時轉向以躲避風雪,沒辦法,他實在太畏懼冰雪了,所以不得不躲避!

  在風雪停歇的下一刻,後頭的爆香猿立刻朝著羅絲雷朵噴發一記「烈焰濺射」!儘管超級水箭龜立刻挺身而出擋下這發攻擊,但攻擊打中後爆裂出來的火花仍飛濺到羅絲雷朵身上,令羅絲雷朵痛得是驚呼連連!

  花椰猿則趁著梅翠方的寶可夢們手忙腳亂時,施展「詭計」,一面邪笑一面提升自身的力量,為後續的行動做準備。

  赫路打從一開始就想先解決掉超級水箭龜,但他探測到超級水箭龜不僅雙防優異且還掌握了「鏡面反射」招式,若貿然針對他,恐有被反殺的危險,所以,赫路先前讓三猿使出的那些招式,不論是「熱風」還是「暴風雪」又或是「烈焰濺射」,看似是在針對羅絲雷朵,實則上是在將超級水箭龜的體力削減到安全線之下,好讓用「詭計」提升力量後的花椰猿能夠秒殺超級水箭龜!如今,時機已到!赫路在腦中推演了一下戰略後,便下達了下一波的攻擊指示。

  至於梅翠這邊,在接連被三猿打個措手不及後,梅翠驚覺事情不對勁,便透過心電感應通道向胡地道:「我先前似乎料想錯了!可是……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胡地回道:「我感應到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壟罩住場地,應該是神之遺力-柏坦修,使他不僅能無須語言下達指示,或許,還看穿了我方寶可夢的資訊,所以才能反制我方!」

  「我方的資訊都被掌握了?那……那該怎麼辦呀?」梅翠著急地問。

  「別自亂陣腳!忘了導師說過的話了嗎?」胡地喝斥道。

  梅翠強行壓抑住不安的情緒,然後分析道:「根據導師的說法,凡事都是一體兩面,對手在掌握優勢的同時,必定也會帶有某些劣勢。對方現在的優勢是……掌握了我方的資訊,所以可能會猜到我方將動用的手段而準備應對方式,而劣勢就是……就是……」

  梅翠想了想,突然靈光一閃,說:「也就是說……我必須反其道而行?」

  胡地回道:「我也是如此想的!既然對方掌握了我們的資訊並推測出我方的想法而準備應對之道,那我們就只能反其道、出其不意,才有一線生機。」

  「但是,不依循常理出招,這風險似乎有些大……」梅翠略為擔心地說。

  「風險越大、收穫就越大,也越能獲得家族高層的賞識!不是嗎?」

  「這……」梅翠想了想,覺得此話有理,再加上她現在似乎也別無選擇了,於是她咬了咬牙,狠下心決定來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打法!

  在已知冷水猿掌握冰系招式的狀況下,根據常理,是不該派沙漠蜻蜓去應對冷水猿,而赫路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未讓冷水猿防範沙漠蜻蜓,並讓冷水猿將矛頭對向羅絲雷朵和超級水箭龜。在赫路的指示下,冷水猿施展了一發「冰凍光束」!表面上針對羅絲雷朵,實則上是要引得超級水箭龜出手救援,然後花椰猿再趁隙施展一發「飛葉風暴」解決掉超級水箭龜!

  但就在「冰凍光束」即將發射的瞬間,沙漠蜻蜓突然冷不防地衝向冷水猿,與此同時,水箭龜發射了「水炮」!但目標不是三猿中的任一隻,而是……沙漠蜻蜓的後背!

  冰涼的水柱不僅緩減了灼傷的影響,更為沙漠蜻蜓提供暴衝的動力,使施展「龍之俯衝」的他眨眼間就抵達冷水猿面前,以強大的力量將冷水猿撞飛出去!但冷水猿也不是省油的燈,在被撞飛出去的瞬間,調整冰凍光束發射的方向,正中他身前的沙漠蜻蜓!下一秒,沙漠蜻蜓與冷水猿便雙雙倒地!

  沙漠蜻蜓那犧牲自己的戰術,令赫路大為震驚!他心想,對方是自暴自棄?還是……已經察覺到什麼?

  儘管赫路動了想撤回原先指示的念頭,但為時已晚!花椰猿與爆香猿已依照先前下達的指示出招了!

  花椰猿大喝一聲,朝著超級水箭龜施展威力強大的「飛葉風暴」!而爆香猿則是飛奔到另一側朝著羅絲雷朵釋放「大字爆炎」!

  依照常理,羅絲雷朵與水箭龜應該要互換位置幫對方檔招,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但梅翠認為就算這麼做,也只是徒增傷害、無法取勝,所以,梅翠此刻下達了違反常理的指示!

  在火焰與飛葉雙雙襲向超級水箭龜與羅絲雷朵之際,羅絲雷朵放棄抵抗與逃跑,並努力地朝著超級水箭龜噴灑「生命水滴」。儘管火焰已經燒到羅絲雷朵的身上,帶給他強烈的疼痛,他仍是沒有停下動作,努力地為超級水箭龜補充流失的體力!

  在「飛葉風暴」的襲擊下,超級水箭龜的體力飛快地流失,但在「生命水滴」的治療下,使他一息尚存,在承受傷害後施展了「鏡面反射」!七彩的炫光頓時從他體內釋放,眨眼間就將他與花椰猿給籠罩!

  數秒後,光輝散去,超級水箭龜與花椰猿雙雙倒地!此刻仍佇立在場上的,只剩下一臉吃驚的爆香猿以及在「生命水滴」的治療下,全身嚴重燒傷卻還勉強撐著一口氣的羅絲雷朵!

  看著場上倒了一片的寶可夢,赫路感到十分心痛!他本想趕緊將寶可夢收回並送去治療,但他還來不及行動,羅絲雷朵就已發動反擊,使他只能趕緊將心神都放在僅剩的爆香猿身上,急忙下達應對的指示。

  羅絲雷朵雙眼發亮,施展「神通力」襲向爆香猿,爆香猿則在赫路的指示下,施展「暗影爪」破除襲來的超能力量。

  赫路本以為羅絲雷朵在發現超能力招式無效後就會換招,沒想到羅絲雷朵卻固執地持續施展「神通力」,而且施放的速度越來越快,使得爆香猿的「暗影爪」有些應對不及,一時大意被攻破了防禦,被「神通力」攫住身軀甩飛出去!

  此時將力量都用於進攻的羅絲雷朵,正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態,於是赫路立刻下達「就是現在!」的指示,而爆香猿接收到指示後,便將先前儲存好的熱能化作「烈焰飛濺」招式釋放出去!

  在爆香猿被超能力甩飛出去的同時,一道熾熱的烈焰如箭矢般射向羅絲雷朵!下一刻,爆香猿重摔在地,而羅絲雷朵則被烈焰焚身!

  場外的觀眾們知道分出勝負的瞬間即將到來,因此皆目不轉睛地屏息以待。然後,數秒過去了,全身被燒得焦黑的羅絲雷朵倒地不起,而爆香猿則是吃力地站起身!

  儘管爆香猿此刻的狀態非常狼狽,一副站都站不穩的模樣,但他卻是場上唯一還能行動的寶可夢!

  赫路的粉絲們此時接連發出歡呼聲,而梅翠的支持者們則是情緒低迷、哀歎連連。

  梅翠眉頭深鎖,面露出非常難看的神色,而赫路則是鬆了一口氣,並對場上所有倒地的寶可夢投以充滿愧疚的眼神。

  「我不會忘了你們的努力與犧牲的!我一定會找到能讓寶可夢們過得幸福的真實之道,我一定會……」當赫路一面在心中喃喃自語,一面將目光對向梅翠方那三隻倒地寶可夢時,他胸中突然浮現一陣不安的感覺。

  而就在這時,本已打算進場宣告結果的裁判突然停下腳步,面露出猶豫的神情,因為他的耳機此時傳來一項指示,要他再等一等!

  裁判不明白還要等什麼?結果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這到底是……

  裁判才正想詢問上頭的用意,變故驟生!一道纖細但射速飛快的水柱,射中了爆香猿毫無防備的後背!襲擊者,正是早已倒在場上的超級水箭龜!他在釋放這一發攻擊之後,他的身軀立刻就變回原本的水箭龜模樣。而體力本就所剩無幾、僅憑意志力強撐著的爆香猿在承受這一擊後,立時失去意識倒了下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觀眾們都看傻了眼!而事先早已知情,知道超級水箭龜還強撐著一口氣的梅翠,則是露出慘澹的笑容。

  當觀眾們反應過來後,全場譁然!而裁判則是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宣布結果。

  本以為偶像篤定勝利的赫路粉絲們紛紛叫囂,質疑梅翠的作法。而梅翠的支持者們也不甘示弱,紛紛回擊維護偶像。

  「我還覺得奇怪,梅翠選手為什麼不趕緊將落敗的寶可夢收回去,原來是讓寶可夢裝死趁機偷襲呀!這太下作了吧!」一名赫路的粉絲毫不客氣地說。

  而一名梅翠支持者回嗆道:「兵不厭詐!這是戰爭!連這都不懂嗎?規則上有那裡寫說不能這樣做?」

  「就算這是戰術,但應該也算違規了吧!我嚴重質疑,水箭龜早已失去戰鬥能力,是因為在場上躺了一陣子,休息了一會兒,才恢復意識。照規則來說,只要失去意識,就算不下場也不能再出手!」一名赫路的粉絲嚴肅地分析道。

  「就是呀!這是違規!聯盟若不嚴懲,以後人人都讓失去意識的寶可夢賴在場上休息到恢復意識再打,那還得了呀!」有幾名赫路的粉絲跟著附和道。

  風向本來朝著梅翠違規的方向吹,但很快地,就有一名資深的訓練師發聲道:「沒記錯的話,超級進化這種現象,是會在寶可夢失去意識的當下就解除的吧!但水箭龜是直到發動突襲後才解除超級進化,這是不是就代表,他在那之前其實一直都沒有失去意識?一隻尚有戰力的寶可夢躺在場上等待出手時機,這應該不違規吧!」

  此話一出,風向立刻又往另一邊吹了!梅翠的粉絲們抓準機會回擊道:「就是呀!明明就是赫路選手沒注意到水箭龜的超級進化沒解除,沒讓爆香猿給水箭龜最後一擊,這怎麼能說是梅翠女神違規呢?」

  「就是說呀!就算輸不起也不要瞎掰好嗎?」

  赫路的粉絲們發現理虧,便放棄梅翠違規這個論點,改爭論起勝負。

  「誰說赫路男神輸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就是說呀!我明明看到是水箭龜先解除超級進化,爆香猿才倒下的!所以贏的是赫路選手!」

  梅翠的支持者們則駁斥道:「胡說!明明是攻擊先擊中爆香猿,水箭龜才解除超級進化的!所以是梅翠女神勝!」

  「不對!誰說爆香猿被擊中的瞬間就暈了!明明是水箭龜先暈!」

  「胡說!爆香猿當時根本就已是風中殘燭,一定是被擊中的瞬間就暈了!」

  場外兩方的支持者爭執不下,而場內的梅翠則是心神不寧、十分緊張!這對她來說,算是一場豪賭!但這險中求的究竟是不是勝利的榮光?她也說不準。至於赫路,則是十分懊悔自己當時怎麼就只顧著讓爆香猿應對羅絲雷朵呢!要是當時他肯多花一些心神關注場上的狀況,或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了!

  而待在場邊的裁判,也已是六神無主,不知該如何判決了!只能不安地將目光投向貴賓席,期望上頭能夠給出一個讓大家滿意的答案……


---------------------------------------------------
附錄:帝歐的幻導時間與預告


蒂亞:哇!已經好久沒有出現幻導時間這個單元了!真懷念呢!那麼,哥哥你這一次要為我們解說什麼呢?

帝歐:這一次要來談談,索爾與哈特那小子前一陣子的事情。

蒂亞:咦?那些事情距今沒有很久吧!現在就要回顧嗎?

帝歐:對我們來說雖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但由於前一陣子插入了篇幅很長的龍年新春賀文,所以對觀眾們來說,那些已是蠻久以前的事情。
由於下一回的劇情會牽扯到那些事情,所以特意選在這時回顧一下,好幫助大家回想起當時的事情。

蒂亞:這樣呀……那要從什麼地方開始說起呢?從他們倆在若葉鎮第一次碰面的事情開始說起嗎?

帝歐:倒是不用扯到那麼久遠的事情,就直接從他們倆在聯盟賽上落敗後開始說起吧!這兩個小子,原本是互看不順眼的冤家,但在聯盟賽上交手之後,逐漸就成為了互相認可的勁敵關係。哈特那小子在落敗後,還持續待在石英高原上與索爾陪練了好一陣子。後來,索爾也落敗了,而差不多就在那時,哈特卻突然決定要回家,索爾對此感到非常不滿。

蒂亞:那也沒辦法呀!哈特媽媽說想念兒子了,要兒子沒事就早點回家,這真的不是哈特刻意要惹哥哥和索爾你們生氣的!(一臉擔心)

帝歐:妳別那麼緊張!我不會像索爾這樣因為少了他就大發脾氣,他又不是我的誰!倒不如說,那小子最好少在我眼前亂晃,省得礙眼!(一臉嫌棄)

蒂亞:吼!哥哥你怎麼又說這種話!我跟你說,哈特他人很好的!他……

帝歐:行行行!他很好!他很棒!他很讚!可以了吧!由於這次的幻導時間有限,那小子的事情等會兒再說。話再說回索爾這邊,敗下陣後的索爾,不久後就收到家庭聚餐的邀約,所以我和他也離開石英高原。由於我不想干涉他的私事,所以就在咖啡館等他,讓他獨自赴約。說到咖啡,這種飲品實在有趣!不同種類的咖啡豆使用不同的手法再搭配不同的配料,就能迸發出……

蒂亞:咳咳!哥哥!時間不太夠呦!咖啡的事情能不能先放一邊?(苦笑)

帝歐:呃……好吧!話題再繞回來。索爾去聚餐,然後吃了一肚子的飽氣回來,原因是他父親不僅沒認同他在聯盟賽上的優異表現,還貶低他、看輕他,更勒令他別繼續待在石英高原,要他老實回家待著。而就在我試圖開導他時,突然收到妳的傳訊,說哈特那小子出狀況了,要我趕過去幫忙,所以我只能拋下索爾趕去若葉鎮!

蒂亞:說到這裡,哈特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突然變得好恐怖,像發瘋的野獸般六親不認,連醫生都……

帝歐:停!先打住!那邊的事情下回會提到,就不在這邊多做透漏了!話題再繞回索爾這邊,在我離開後不久,他似乎被人誆騙,吃下一個宣稱能消除咖啡苦味的東西,但那東西似乎有問題。後來,他想搭公車回石英高原,但路上卻被一些寶可夢阻攔,導致他錯過末班車,只能搭上公車站附近的一輛計程車。然後他遇到一位有問題的司機,竟趁他身體出現異狀時,將他丟包在荒山野嶺中,而更雪上加霜的是,一隻形似風速狗的兇惡寶可夢突然現身並襲擊他,使他陷入攸關性命的危機之中!以上,就是最近發生在那兩個小子身上的事情。

蒂亞: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真是太可怕了!哈特能不能恢復正常?索爾能不能逃出生天呢?

帝歐:欲知詳情,就待下回分曉!我們下回見……

梅翠:等等!我與赫路這場比賽的結果呢?就這樣置之不理了嗎?

雷卡:唉呦!別擔心了!這件事會在下回塵埃落定的!妳就放心吧!
下回  洗翠遺民的計畫
雖然結果可能不太好就是了。對我而言……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忠實粉絲
頭香
2024-04-10 19:03:44
衝浪的寶石海星
恭喜[e35]
2024-04-10 21:00:12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好可惜,是狡猾的人勝利
2024-04-10 19:45:13
衝浪的寶石海星
勝利的女神會向哪邊微笑呢?敬請期待下回![e24]
2024-04-10 21:00:35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今年仍是龍年,合眾雙龍會在此機會再登場,定要拖到合眾地區才碰頭?
2024-04-10 19:47:43
衝浪的寶石海星
黑白灰三龍的故事,可能要再多等一陣子......
2024-04-10 21:02:09
HenryChess
平手了啦
2024-04-10 20:35:32
衝浪的寶石海星
這個嘛...下回揭曉!敬請期待![e24]
2024-04-10 21:02:36
哈雷忠實粉絲
下一回...那群洗翠遺民的計畫究竟....搞出大事!
2024-04-11 07:12:09
衝浪的寶石海星
敬請期待![e24]
2024-04-11 20:15: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