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寶可夢幻夢之旅 洗翠遺民的計畫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4-04-17 19:00:08 | 巴幣 2108 | 人氣 578


  由於梅翠的水箭龜與赫路的爆香猿倒下的時間過於相近,導致裁判無法在第一時間宣判勝負,讓觀眾們是議論紛紛,雙方的支持者更引發了口角。

  眼看事情越鬧越大,裁判是更不敢妄下判決,只能用著求助的眼光看向貴賓席,期望那些大人物們能站出來主持大局。

  貴賓席上的道恩神情嚴肅地與工作人員與賽評們確認狀況後,就指示工作人員先安撫群眾情緒,表示專家們正對此戰的結果進行討論,並讓工作人員在大螢幕上撥放剛才的錄影畫面。道恩此舉有兩個用意,一是拖延時間,二是讓群眾們知曉聯盟的難處,因為就算有錄影畫面,從那遠距離拍攝的畫面中,依舊很難斷定爆香猿究竟是在被水柱射中的瞬間就失去意識?還是支撐到水箭龜解除超級進化後才昏過去。

  短短幾秒的畫面重播了一遍又一遍,群眾們聚精會神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後,結果依舊沒有改變!兩方的支持者依舊堅持自己的看法!

  「看到沒!是水箭龜先解除超級進化,爆香猿才倒地的!所以應是赫路選手獲勝!」

  「以爆香猿的屬性和當時那所剩不多的體力,他應是在被水柱射中的瞬間就暈過去了,然後水箭龜才解除超級進化,這怎麼看都是梅翠選手的勝利呀!」

  「你說的只是一廂情願的臆測!但爆香猿是在水箭龜解除超級進化後,身軀才摔倒並碰觸到地面的!這是不爭的事實!」

  「你那才是一廂情欲的解釋!規則是以失去戰鬥能力作為勝敗的判定,又不是比誰先親吻土地就算輸!你不能扭曲規則呀!」

  「你這是輸不起在硬拗!」

  「你才是輸不起在偷換概念!」

  兩方的爭執,並未因錄影畫面的釋出而平息,反而越吵越兇,令負責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們是傷透了腦筋!皆用著希冀的眼神看向貴賓席,希望高層能在事情演變成全武行前將此事擺平。

  看著會場喧鬧、爭執聲不斷,雷卡不安地詢問身旁的道恩:「聯盟……打算如何裁決這場勝負呀?」

  雷卡本以為道恩此時已經焦頭爛額,所以說話的語氣異常地柔和,但道恩卻沒有如想像中那樣一籌莫展,反倒是露出詭異的笑容道:「正所謂,危機就是轉機,這未嘗不是個好機會!」

  「什麼好機會?」雷卡不解地問。

  道恩回道:「你也看到了!就算將當時的畫面重播個十遍百遍,也無法消彌爭議。而評委們也無法統一意見,更沒人想擔責任,繞來繞去,就把決策權丟給我這個會長了。所以……」道恩嘴角大幅上揚,露出一個壞笑道:「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聽道恩這麼說,一股不祥的預感在雷卡心中油然而生,他不安地瞪向道恩說:「你……你想幹嘛?該不會又想要找我麻煩吧!」

  道恩笑道:「哎!你看看你!對自己自信點,把『該不會』去掉!然後,也別那麼見外,把『找麻煩』替換成『幫忙』,這樣不就合理多了嗎?」

  雷卡突然靈光一閃,明白道恩想幹嘛了!於是他翻了個白眼,不滿地說:「哪裡合理呀?」

  雷卡認為,道恩應該是打算讓此戰平手,然後,待他戰勝默丹後,就由他在決賽中應戰梅翠與赫路,決定誰才是此次聯盟賽的優勝!

  看雷卡的反應,道恩就知道雷卡已經明白他的意思,於是他笑道:「這其實很合理!身為代理冠軍的你,早已是更高層級的冠軍聯盟的成員,自然已不適合和他們這些挑戰者爭搶聯盟優勝的位置。但若讓他們倆在決賽時再打一場,又未免流於老梗而沒有看頭,再加上,冠軍本就有篩選並引導優秀訓練師的責任,所以,最終決賽,就由你來考驗他們的實力,決定誰才能成為獲取冠軍聯盟門票的優勝者,這樣很合理吧!」

  「合理?是合你的連篇歪理吧!」雷卡不滿地說。

  道恩攤了攤手,擺出一副無賴的模樣道:「不然還有什麼更好、更合理的方式能處理眼下的爭議嗎?若有,我洗耳恭聽喔!」

  「這……」雷卡語塞,他一時之間確實也想不出更好的解決方式,只得咬牙切齒地瞪著道恩。

  見雷卡無法提出其他意見,道恩微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這麼定了喔!」說完後,他站起身,接過工作人員遞上的麥克風,向群眾宣布聯盟對於此戰的裁決結果。

  道恩首先說了一些客套話,讚頌兩方選手的優異表現以及奮戰到最後一刻的運動家精神,並感謝在場群眾們如此熱情地給予選手們支持。然後,在群眾們的情緒較為平穩後,就宣布此戰為平局!梅翠與赫路都能晉級到決賽!

  至於之後多了一人的決賽將如何進行?道恩心裡雖已有想法,但為了表面上的公平公正、更為了引人遐想、吸引眾人的好奇與目光,所以他故作神秘地賣個關子,要大家敬請期待!

  道恩的作法,成功地平息兩派支持者的衝突,更為後續的賽事帶來更多注目與期待,這樣的應對方式,令不少在場的大人物們點頭贊同,也令忐忑不安的工作人員與裁判們都鬆了一口氣。只有身為受害者的雷卡苦喪著臉,無奈地心想,終究還是逃不過與梅翠一戰呀!那他先前的喜悅與如釋重負又算什麼呀!有這樣玩人的嗎?


第885章  洗翠遺民的計畫


  當梅翠與赫路的這場戰鬥結果塵埃落定之際,索爾在某張床上緩緩地甦醒。他雙眼迷濛地看了看四周,這裡……好像是他的房間?他回家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房內的電視開著,正在轉播聯盟賽準決賽的事情,而一名身穿女僕裝扮的少女,正專注地看著電視,並未及時察覺到索爾甦醒,直到索爾驚呼一聲:「今天是準決賽?我睡了多久呀!」,她才反應過來,急喊一聲:「少爺您醒了,我立刻去通知夫人!」

  少女一面說,一面著急地關掉電視,然後急奔出房,深怕被追究她在偷懶看聯盟賽轉播的事情。

  數分鐘後,索爾的母親-索娜到來,索爾一臉困惑地說:「母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索娜不答,反問道:「你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

  索爾依稀還記得,他被某個惡質計程車司機丟包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然後,出現一隻很像風速狗的寶可夢襲擊他們!他雖及時派出雷電斑馬應戰,但對方很強,糾纏了一陣子後,雷電斑馬漸落下風!而就在他猶豫是要撤退還是派出其他重傷未癒的寶可夢們出來支援時,雷電斑馬一個閃避不及,被突然竄出的石矛給刺中,痛苦地摔倒在地。大量的鮮血從傷口處湧出,而那隻神似風速狗的生物絲毫沒有要停手的樣子,朝著倒在血泊中掙扎的雷電斑馬噴發火焰!

  血紅與火紅兩種色調佔據了索耳的目光,使他原本就出現異狀的身軀更加灼熱難耐!他感覺到有一股能量正兇猛地在體內流竄、碰撞,並驅使著他的心跳加速。他已經忍不住了!無法再壓抑了!所以,他一面放聲大吼,一面將充斥在他體內的某種能量向外排放,然後……然後……他的記憶就到此中斷了!

  面對自己的母親,索爾毫無保留地將記得的事情和盤托出。而在聽完索爾的陳述後,索娜點了點頭,露出滿意的笑容說:「不但保有理智,還能記得那麼多事情,你真不愧是……她的兒子。」

  索娜的回應,令索爾在感到困惑之際,也察覺到不對勁,於是他問:「母親,您這話是什麼意思?這和我是老爸的兒子又有什麼關係?難道是老爸在背後搞鬼嗎?」

  聽到索爾提起阪木,索娜就一臉嫌惡地說:「別胡思亂想!你的優秀,與那男人無關!」

  索爾以為索娜是在嫌棄阪木的基因並誇耀是自己的基因優秀,正當他想附和幾句時,索娜的下一句話,令他無比震驚!

  「這次的事情,與那男人沒關係,而是我……一手主導的!」

  索爾愣愣地看著索娜,驚愕地說:「母親……是您……一手主導?這是什麼意思?是您派出那像風速狗的兇惡生物襲擊我?莫非那無良司機……也是您指使的?還有我身體的異狀,也是您……」

  索娜點了點頭,直認不諱說:「是我!讓人將能強行提升你力量的藥劑用計誘你服下,也是我,讓人帶你到那偏僻的郊區,與那隻風速狗會面。」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對了!雷電斑馬呢?他怎麼樣了?他沒事吧!」索爾此時想起記憶中那身受重傷、倒臥在血泊中的雷電斑馬,便著急地想確認其安危,而索娜搖了搖頭,說:「他沒事!你不記得了嗎?藥劑成功地激發了你的力量,然後,你們合作,反將那隻風速狗給打殘了!」

  「我們將那風速狗給打殘……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嗚!」當索爾說到這裡時,一些畫面突然在他腦海中浮現!雷電斑馬全身被紫色的靈光給包覆,然後釋放出驚人的電流,不僅衝散了灼熱的火焰,並貫穿了風速狗的身軀,然後……

  「嗚!那是什麼?紫色的光輝……貫穿火焰的雷擊,那是……我和雷電斑馬的力量?」索爾一臉難以置信地說。

  索娜點了點頭,解釋道:「你服用的,是能夠短時間激發並增幅神之遺力的藥劑!雖帶有後續會昏厥虛脫的副作用,以及喪失理智與記憶的風險,但從你的理智與記憶都還保有的狀態來看,你……合格了!」

  「合格什麼?妳到底在說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被大量資訊與疑問給纏繞的索爾,煩躁地大吼要解釋!而表情一向冰冷的索娜此時少有地露出笑容,緩緩地說:「現在,時機也差不多成熟了!而你也已經合格,擁有身為一名神官應有的能力,那麼,就讓你知曉真相吧!關於神奧大尊以及我們洗翠遺民的真相!」


-------------------------------------------


  當索爾與索娜在對談之際,哈特於若葉鎮的家中甦醒,他迷迷糊糊地看向在床邊的帝歐與蒂亞,虛弱地問道:「咦?我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蒂亞本來一臉欣喜地想說些什麼,但卻被一臉冷峻的帝歐給打斷,帝歐道:「小子,你接觸到不該碰觸的東西,導致體內力量失控!我不辭辛勞趕來這裡,助你疏導失控的力量,花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總算保住你一條命!現在,別跟我說些有的沒的,給我好好回想,在記憶中斷前,你做了什麼?吃了什麼?碰了什麼!」

  「呃……哥哥!哈特才剛醒來,你還是讓他先休息……」蒂亞試圖勸阻,但帝歐卻堅持道:「這事等不得!為了救他,為了降低對他的傷害而等他自然甦醒,我已經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再拖下去,只怕就更難找出兇手!」

  「這事情有那麼嚴重嗎?說不定就只是個意外……」蒂亞嘟嘴道。

  「不嚴重嗎?若不是我及時趕到,若不是我剛好知曉處理這種狀況的方法,這小子就沒命了!而能引發此種狀況的東西,絕非尋常之物,這很明顯是刻意謀害!這還不嚴重嗎?若是不找出真兇,說不定還會有下一次!到時候……你們就自己看著辦吧!」帝歐沒好氣地說。

  聽帝歐這麼說,蒂亞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便急忙催促哈特道:「你趕快想想!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在明白這事情絕非意外後,哈特也慎重了起來,急忙努力回想當天的事情。那一天……因為他之前在石英高原上累積了不少疲勞,所以他那天睡得很晚,快中午了才起床,然後他發現母親不在家,但餐桌上留有餐點,他認為那應是母親一如往常為他準備的早餐,所以當時肚子挺餓的他也沒多想,就大快朵頤了一番。之後,他用完餐後本打算先去看看在鎮上定居的炎武王與小馬兒(色違烈焰馬),但在路途中,他突然覺得身體很不舒服,既像是被火焚燒般難受,又像是有無數條小蟲在體內亂竄!然後……然後……他依稀記得自己難受地大吼大叫,好像還動手推開前來關切的鎮民,再然後的事情,他就記不清了!

  在聽聞哈特的描述後,蒂亞立刻就去找哈特媽確認,而哈特媽表示,那天一大早,她突然收到鄰居通知,說是要緊急召開鎮民大會,要各家的戶長立刻去參加!所以哈特媽也沒時間準備早餐,留了張字條在桌上後就匆匆出門了。也就是說,哈特吃的那份餐點,必非出自哈特媽之手。

  哈特仔細回想,確定沒有在桌上看見什麼紙條,而哈特媽表示回家後也沒發現那張紙條。綜合以上線索,帝歐判斷應是有人在哈特媽出門後,潛入哈特家中,那人不但拿走了哈特媽要哈特自行準備早餐的留言紙條,還準備了有問題了餐點誘使哈特吃下,進而引發哈特體內力量失控的狀況。

  在拼湊出當時的狀況後,帝歐提出了兩個想法。一是對方此舉的用意?若只是要除掉哈特,直接用毒藥甚至趁哈特熟睡時下手即可,何須用如此麻煩的方式?故帝歐判斷,對方很可能不是要對付哈特,而是另有目的。

  帝歐的另一個想法是……那突然招開的鎮民大會十分可疑,極有可能與幕後兇手有關!而關於這點,哈特媽也有同感,因為她覺得那天的鎮民大會其實也沒討論什麼特別緊急的事情,就只是討論一些例行性的事情。她當時也覺得奇怪,那些事情放在每月一次的例行會議上說就好了,為何要急匆匆地叫大家去開會?而開完會後為何又突然找大家餐敘?現在回想起來,似乎就是在拖延時間,好讓哈特起床後能吃下那份有問題的餐點!

  哈特媽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於是便讓蒂亞留下來照看哈特,並與帝歐興沖沖地趕去鎮長家,打算質問鎮長的意圖,但一去才發現,鎮長家早已人去樓空!在詢問街坊鄰居後,才知曉鎮長突稱有急事,前天就帶著一家老小離開鎮子了,而哈特媽因為這幾天都在擔心兒子的狀況,所以才不知道。

  至於鎮長一家去了哪?為何急匆匆地離開?街坊鄰居們也不清楚,還是帝歐用超能力手段才探查到一些蛛絲馬跡。

  帝歐運用超能力打開了門鎖,潛入了鎮長家,然後在衣櫃夾層中發現一個轉盤式的老舊保險箱。

  帝歐很輕易地就用超能力撬開了保險箱,然後從中發現了一些財物與信件。

  那些信件都是用手寫的,但每封信的筆跡都不同,也不知是出自不同人之手?還是對方刻意為之?

  信中都是一些沒頭沒腦的瑣碎指示,並附上了一些財物的埋藏點,很明顯地,鎮長家的某人長期執行信件中的指示來賺取財物,而那些指示都是些無傷大雅的事情,像是向鎮民提倡環保、節約能源的概念,或是說服鎮民在閒置的土地上種植一些作物……之類的。

  帝歐飛快地檢視那些指示,過濾出幾項和此次事件可能有關連的指示。其中一項是,請鎮民們讓出門在外的遊子盡快找時間回家一趟,另一項是找個名目將鎮內的大人們都聚集在一起,並至少讓他們待到午後。還有一項,則是在收到指示的隔天,必須拋下一切事情,帶著一家老小到外頭去玩個幾天。

  帝歐想起,先前在石英高原時,哈特之所以不顧索爾的不滿,執意要回家,好像就是因為哈特媽多次來電說想兒子了,要兒子既然已經沒賽程,就盡快返家。現在想起來,這應該和信件上的指示脫不了關係。而突然招開的鎮民大會與鎮長一家出遊,也與信上指示有關。這樣看來,幕後黑手並非臨時起意,而是布局許久!那麼,剩下來的問題就是,對方是誰?目的又是什麼?

  帝歐飛快地將所有線索在腦中整理一遍,然後,他靈光一閃,想到了一種可能性!對方的目標,也許是他!準確來說,是要以哈特為餌,將他引來這裡,將他誘離索爾身邊!那麼,對方的真正目的,說不定就在沒有他陪伴的索爾身上!


-----------------------------------------------------


  在聽了索娜告知的一些事情後,索爾就覺得頭暈目眩、消化不良!

  見索娜似乎還要繼續往下說,索爾急忙打岔道:「妳先等等!讓我整理一下思緒!」

  索爾將腦海中的資訊翻轉整理了幾次後,才道:「我確認一下,妳說,我的親生母親其實名叫索芬,而妳其實是她的妹妹,也就是我的阿姨,對吧!」

  索娜點了點頭說:「是的!當年我發現你時,索芬姊姊已不在人世,而當時的你還只是個小嬰兒,被阪木那沒用的男人帶在身邊,和他一齊逃亡,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困苦日子。為了保住索芬姊姊的血脈,也為了隱藏你的身分,我們與阪木作了交易,給予他庇護、偽造你的出生資料,使你成為我的兒子!」

  索爾皺眉想了想,然後說:「所以,你和老爸那段富家千金看上窮困小子、兩人為愛而跨越門第差距的佳談,也是假的?」

  索娜冷哼一聲,然後說:「當然是假的!就連我那豪門千金的身分,也是假的!你的那個外公,美其名是我的養父,實則上只是我族的合作夥伴。他早年創業時,受了我們一族『先驅者』們的幫助,更被拿捏住一些把柄,所以才依照計畫收養我,給予我身分與資源好方便做事。」

  「族內的『先驅者』……就是妳說的……被傳送到比較早的年代的同族?是那位神奧大尊所做的?」索爾又問道。

  「是呀!神奧大尊給予我族試煉,將族內被選上的成員分批傳送到不同時代,被傳送到較早年代、為我族的試煉與計畫做前期準備並打下基礎的成員,被我們尊稱為『先驅者』。說來也有趣,有幾名『先驅者』原本年紀和我相仿甚至還比我小,但因為被傳送到比我更早的年代,所以現在反倒比我年長,甚至是已經……捐軀了。他們雖無法陪我們走到計畫的最後一步,但他們的付出都是值得尊敬的!他們是我們洗翠遺民的驕傲!」

  「洗翠遺民……就是指像你們這樣,來自那個洗翠地區的生物吧。但我不明白,那位被我族信奉的神奧大尊,又為何要將我族送離洗翠地區?還分送到不同的時間點?」索爾不解地問。

  「神奧大尊的真正意圖,我等難以明白。但據多位『先驅者』推測,洗翠地區似乎將面臨一場災難,所以神奧大尊雖說是要考驗我們,但實則上,
應是要我等完成拯救洗翠地區的使命。」

  「等一下!」索爾打岔道:「照妳的說法,你們是從遙遠的過去被傳送過來的,也就是說,你們原本所在的時間點是過去,而現在這個時間點是未來,所以你們是打算進行從未來拯救過去的任務?這……有可能嗎?」

  「有沒有可能,試了就知道了!『先驅者』們歷經數代心血、接棒傳承下來的計畫,已經進行到最終階段了,而你,也趕在這最後關頭通過考核,具備神官的資格,為我族的計畫增添一道保險。索芬姐姐在天之靈,一定也會感到欣慰的!」

  「等等等等!妳越說我越糊塗了!能解釋得更清楚一點嗎?」索爾摀頭露出一副腦袋快爆炸的模樣,使索娜嘆息一聲,然後耐著性子解釋道:「根據『先驅者』們擬定的計畫,本應由繼承神官之位的索芬姐姐來完成計畫的最後一步,但是,索芬姐姐意外提早離世,而你先前又年幼不成氣候,所以,我族只能尋求替代方案。原本已經相中當代幾名強大的靈能力者並嘗試接觸,但那男人也不知從何得到強大的力量,他主動請纓要代替索芬姐姐助我族完成計畫,而在經過測試後,確定他確實有這能耐。考慮到那男人與我族的淵源以及其他候選人的狀況,我族在商議後,決定接受那男人,由他來……」

  「妳說的那男人,是指……老爸?他也參與其中?」索爾打岔問道。

  索娜點了點頭,續道:「雖說那男人願意配合我族的計畫,但我實在信不過他。我與他雖只有夫妻之名、無夫妻之實,但我好歹也待在他身邊多年,一路看著他發展至今,所以我知道那男人絕不簡單!我擔心他會在關鍵時刻反咬我族一口,因此,我將你視為一道保險!你畢竟是索芬姐姐的孩子,繼承了她的血脈與力量,所以我深信你也能取得神官資格的!而你,也確實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先前讓你服下的那激發力量的藥物,在過去是神官考核的關鍵!只有被激發出足夠強大力量、且沒有迷失心智之人,才有資格成為侍奉神的神官,而你,已經通過考核了!如此一來,就算那男人事到臨頭反悔或是要脅我族給出更多條件,我族也無須受制於他!只要有你,我族甚至隨時都能和他拆夥!」

  「這都什麼跟什麼呀!」索爾揉了揉額頭,試圖將聽到的資訊在腦中整理一遍。簡單來說,洗翠遺民與阪木是合作關係,但洗翠遺民擔心阪木有二心,所以弄了道「保險」,以便隨時都能拆夥。

  「如果你們真與老爸鬧翻了,那我……會與他為敵嗎?」索爾擔憂地問。

  索娜冷冷地回道:「是有這樣的可能。那男人也許早預料到這種情況,所以一直在防備你!」

  「防備我?什麼意思?」索爾瞪大了眼問。

  「你還沒察覺嗎?從你懂事開始,那男人要不就是用言語貶低你、意圖讓你對自己失去自信,要不就是刻意交代身邊的人放水和你陪練,藉此抑止你的成長。我已經向他抗議過很多次,要他別這麼做,但他總以擔心你步上索芬姐姐的後塵還有什麼狗屁父愛來搪塞我,甚至還以我不是你真正的母親、他才是你父親這種卑鄙的說詞來應付我!現在回想起來,他可真是心機深沉,在你還小時,就已經計畫要取代索芬姐姐的位置,但又擔心你成長起來後會礙了他的事,讓他無法如願與我族合作,所以才刻意將你養廢,讓他成為我族最佳的合作對象!哼哼!真是好心機!好算計!」

  索爾長年以來一直都無法理解阪木對他的態度,為什麼就是瞧不起他?為什麼就是不認同他?為什麼寧可找一些哥哥姊姊來陪他演戲放水,也不願親自指導他?若不是他當時賭氣離家,若不是遇見了帝歐,只怕他現在還只是個活在虛假吹捧中、毫無實力的廢材少爺!

  如今,在聽了索娜的分析後,索爾豁然開朗!覺得一切都說得通了!阪木這麼做,無非就是覬覦母親遺留下來的位子,那個可能會被自己給繼承、負責實行計畫最後一步的神官之位!

  索爾覺得自己被背叛了!他感到痛心、感到憤怒,更感到不甘!他咬牙切齒地說:「那個位置……究竟有什麼好的!讓那老頭寧可這樣對我也要得到手?我可是他的兒子呀!那位子在他心中,遠比我還要來得重要嗎?」

  看到索爾如此憤慨,索娜嘴角微微一勾,然後說:「那個位置,對我族的計畫至關重要。但對那男人來說究竟有什麼意義?這或許只有他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之所以會與我族合作,絕不是像他說的那樣,想替素芬姐姐完成使命之類的理由,他肯定是別有所圖!所以,他才會向我等提出條件,要求在實行計畫時所得的一切副產物,都將歸他所用。」

  「計畫的副產物?那是什麼東西?那老頭就是為了那東西才這樣對我的嗎?」索爾憤怒地問道。

  索娜搖了搖頭,說:「也不知道是『先驅者』們刻意保密,還是他們也不清楚,這部分在計畫中是語焉不詳。但我們猜測,那也許是強大的力量,也許是神授寶物,甚至是……晉見神奧大尊的資格!但不管是什麼,這本應是屬於素芬姐姐與我族的榮耀,如今,卻將落入那男人手中。若是讓那些為了計劃而犧牲奉獻的『先驅者』們知曉,會不會譴責這個時代的我們無能呢?」

  索娜的話語,無疑是在火上加油,令索爾心中的怒火燒得更加旺盛!索爾此時猶如一頭隨時要揮舞殺戮之爪的猛獸,他用著低沉又危險的嗓音道:「那老頭在哪裡?他什麼時候要進行計畫?」

  索娜強忍著笑意,面露嚴肅的表情說:「我族依循著『先驅者』們的計畫佈置多年,如今皆已準備完成,計劃處於隨時都可以進行最後一步的階段。而啟動的『鑰匙』,也已經在前幾天交付到那男人手上,也就是說,只要他有意,隨時都可以……」

  「你們不是不信任那老頭嗎?為什麼要將決定權交到他身上?」索爾語氣不善地質問道。

  索娜攤了攤手,一臉無奈地說:「我們也不想!也已經盡力拖延時間了!但那男人要脅我們,要我們在時限內做出決定!若不是這樣,我又怎會
冒著讓你失去理智的風險,強行誘使你進行神官資格考核呢?」

  「我不是已經通過了嗎?為什麼還要交出那什麼『鑰匙』?」索爾不滿地問。

  索娜用著無辜的語氣說:「沒辦法呀!因為你沒能趕在那男人給出的時限到來之前甦醒,而在你醒來之前,我們無法確定你是否已通過考核具有神官資格,所以在權衡之後,還是只能交出『鑰匙』。唉!要是你能早點醒來就好了!不過這也怪我,要是我能早點狠下心,不顧會讓你失去理智的風險也要逼你進行考核就好了,事情就不會演變成這樣了!」

  索娜嘴上雖自責,但實則卻將鍋甩到索爾身上,使索爾一口怨氣無處發,只得恨恨地說:「妳到底知不知道那老頭在哪裡?他到底什麼時候會行動?」

  索娜眨了眨眼,用著好奇的神色打量索爾道:「就算你知道了,又想做什麼呢?」

  索爾惡狠狠地說:「我要那老頭把一切都交代清楚!他到底……把逝去的母親當成什麼?又把我當成什麼?如果答案不能讓我滿意,那我……也不會讓他稱心如意!」

  彎彎繞繞、耐著性子說了那麼多,索娜終於得到了她想要的結果!於是她面露欣慰的笑容說道:「根據我對他的了解,再結合他無意間透漏的信息來判斷,他應該是打算在聯盟賽邁入最高潮之際行動!也就是說……他現在應該就在石英高原上,為最後一步做準備喔!」


------------------------------------------------------------------------
下回預告


「聯盟的走狗當久了,滿腦子就只重視什麼比賽!格局真是小了呀!」

「你是想問,計畫完成後,你該何去何從吧!」

「穿越時間,是一種很奇妙的因果現象!穿越到過去,就能改變未來,那反之……」

「我……這……不是!我們的計畫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到迅雷的歷史呢?是在穿越又回歸之後?還是……在穿越之前……」


下回 邪惡的意外與驚喜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瞧你的反應,我就知道這個決定下得沒錯!」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寶可夢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忠實粉絲
看來索爾得知一切的消息,氣沖沖的找出阪木找理論而對戰?(距離上一次很久的..父子對戰的回合)
2024-04-17 19:20:36
衝浪的寶石海星
這對父子的恩怨情仇究竟會如何發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e24]
2024-04-17 20:46:41
HenryChess
所以說索爾的生父是誰
2024-04-17 19:33:18
衝浪的寶石海星
索爾的生父就是阪木呀!
順帶一提,關於阪木是如何看待索爾的,之前阪木與絲蓓芮對談時有稍微透露,與本回索娜的描述有所出入。也就是說...有一方在說謊![e24]
2024-04-17 20:48:49
HenryChess
父子對戰,阪木又要拿改獸出來了...
2024-04-17 19:34:08
衝浪的寶石海星
阪木現在可是有絲蓓芮這個超級外掛呢![e20]
2024-04-17 20:50:49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這個決賽舉辦到,先再講,講不定雷卡的準決賽也因意外而打不成
2024-04-17 20:45:18
衝浪的寶石海星
敬請期待後續發展。
順帶一提,後兩回的標題是...
第886章 邪惡的意外與驚喜
第887章 Z招式VS極巨招式

標題絕無詐欺,但有誤導之嫌.....[e21]
2024-04-17 20:56:28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看來是回憶
2024-04-17 21:39:11
衝浪的寶石海星
看來是被誤導了......[e21]
2024-04-18 21:55: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