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寶可夢幻夢之旅 邪惡的意外與驚喜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4-04-24 19:00:02 | 巴幣 2206 | 人氣 566


  由於今日準決賽只有安排兩場比賽,上午一場、下午一場,中間有挺長一段的中場休息時間,因此,在上午小翠與赫路的比賽結束後,場內的觀眾們就一一離席,應該是出去透氣或用餐,或許要等到下午快開戰時才會再進場。

  既然大家都離開了,那我似乎也沒繼續待著的必要,就出去晃晃吧!

  就在我思索著中午要吃什麼、要去哪裡打發時間時,我突然收到來自默丹的簡訊,他表示有查到一些重要情報,但不方便在電話中說,所以希望我能到指定的地點赴約。

  呃……大叔呀!你這時傳訊要跟我會面,這很讓人為難呀!


第886章 邪惡的意外與驚喜


  我是雷卡!由於下午的賽程將會是我對上默丹,所以我若在開戰前與對手密會,這要是給其他人發現了,會不會對聯盟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呀?但默丹的訊息中提到有重要情報,又讓我心癢癢,這該怎麼辦呢?

  我想了想,不敢自作主張,於是我急忙叫住正要離席的道恩,請這個意見最多的傢伙幫忙參詳。

  道恩看了簡訊後,就面露苦笑道:「這傢伙……可真會給人出難題呢!你去赴約,確實會惹人非議,但若不去,倒像是不打自招!」

  是呀!因為表面上,「問號人物」的身分是現場抽選,此時此刻,默丹的對手還處於未定狀態,所以我若擺出避嫌的態度而拒絕赴約,就等於變相承認我與默丹一戰是已成定局之事,這事要是傳出去,難保會讓有心人大作文章。

  「這件事,全憑會長吩咐!」我現在會面臨這樣的困境,追根究柢就是道恩害的!所以,這個難題理應該由他來處理!

  我本以為這個難題可以困擾道恩好一陣子,沒想到他出奇地果決道:「雖然沒有萬全之策,不過,我對他查到的重要情報有點興趣!若他真掌握了什麼被聯盟遺漏的情報,那冒些風險也是值得的!你先前不是怨我沒有積極作為、沒有防範於未然嗎?那是因為我得到的情報仍不夠全面,所以不能輕舉妄動。但若這次能得到明確的情報,我就有了必須採取行動的理由了。所以,你做好偽裝後就去赴約吧!我會派人在赴約地點周圍把風,以免有不識趣的狗仔找麻煩!」

  這可是你說的喔!事後有問題可別甩鍋到我頭上喔!

  於是我點頭同意,然後到洗手間拿出包中的道具進行變裝,不久後,我就搖身一變,成為一名穿著時髦的金髮墨鏡男,然後趕往默丹指定的地點。很快地,我就抵達會面的地點,郊區的一處涼亭。而在我到達後沒多久,默丹便搖搖晃晃、踏著虛軟無力的步伐從陰暗處走出。

  默丹的狀況好像不太對,怎麼看起來好像很虛弱?沒問題吧!

  我皺眉問道:「大叔你還好吧!看你連走路都走不太穩,不會是徹夜查案都沒休息吧!你這樣……下午的比賽沒問題嗎?」

  對於我的關心問候,默丹不答,只是搖了搖頭,拖著看起來就十分沉重的步伐走到我面前,然後用著潰散無神的雙眼看著我。

  奇怪!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默丹的身上好像有一種熟悉的氣息,而他的模樣,看著又像是……

  「喂!你到底怎麼了?你……」就在我察覺不對勁時,默丹突然冷不防地握住我的手!下一刻,一陣熟悉的陰冷氣息就透過與默丹的肢體接觸而流入我體內!

  我頓時明白默丹此刻的狀態是怎麼回事了!這還真是讓我既意外又熟悉呢!於是我冷喝道:「是你!絲蓓芮!你又想幹什麼!」

  沒想到絲蓓芮竟然會控制住默丹的身軀,還這樣毫不掩飾、大刺刺地來和我會面!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我一面喝問,一面試圖將手收回,但被默丹給握住的那隻手,卻被陰冷的氣息給侵蝕,此時竟使不上力、動彈不得!

  絲蓓芮用著默丹的身軀發出陰冷的尖銳笑聲道:「呵呵呵!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瞧你的反應,我就知道這個決定下得沒錯!」

  確實是挺驚喜的!沒想到默丹那個老狐狸也著了你的道。也確實是挺意外的!既然你掌握了默丹的身軀,那就趁機潛伏到聯盟賽內部,趁著上場比賽時大鬧一場不是更好嗎?為什麼要趕著來我面前送頭呢?

  我意念一動,黑耀便從我的影中竄出,我用另一隻手握住從影中浮現的黑耀,並作勢要劈砍過去!

  絲蓓芮見狀,壞笑道:「沒用的!就算你砍了這個被我遠距離操控的傀儡,也是無濟於事的!你應該也很清楚的!」

  我確實不可能真的砍了默丹,我要砍的,只有你用來操控默丹的媒介物!只要沒了那個東西,就能還默丹自由!然後……

  就在我試圖感應出媒介物的所在位置時,絲蓓芮彷彿已猜出我的想法,他用另一隻手掀開默丹的外衣,露出嵌著一塊黑色晶體的腹部道:「控制這傢伙的媒介物就在這裡!要砍的話,記得砍準些!免得砍傷了這具身軀喔!」

  瞧他那有恃無恐的模樣,這其中該不會有詐吧!該不會是那種我一砍中那個地方,默丹的身體就會在我面前爆炸、讓我後悔萬分的那種陷阱吧!不行!這裡還是小心謹慎為妙!

  儘管我擔憂這是陷阱而不敢出手,但我還是強裝出毫不在乎的模樣,繼續舉劍指著默丹,並試探性地問道:「這就是你的目的嗎?拖住參賽的選手,讓聯盟賽無法順利舉行下去?可惜,就算下午的比賽打不成,仍是會有兩名選手晉級到決賽!你的算盤打錯了!」

  聽我這麼說,絲蓓芮用著不以為然的口氣道:「嘖嘖嘖!你看看你!聯盟的走狗當久了,滿腦子就只重視什麼比賽!格局真是小了呀!」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強佔著默丹的身軀不放?別跟我說,你對這類的大叔身軀有著特別的喜好……」說著說著,我突然想起絲蓓芮如今的宿主-阪木也是位大叔,他該不會真的這類型的肉體有著特別的偏好吧!

  「呵呵!比起乳臭未乾的稚嫩肉體,自然還是歷經風霜的成熟肉體用起來更好呀!」絲蓓芮一面說一面露出充滿邪性的笑容,令我是頭皮發麻、冷汗直流!喂喂!道恩派來的人馬呀!你們也該察覺異狀開始行動了吧!別枉費我在這邊跟他拖延時間、聊這些詭異話題的苦心呀!

  我一面期望我們這既握手又舉劍的詭異談天姿勢能引起道恩人馬的警覺,一面拖延時間問道:「說正經的!如果你要在聯盟賽中搗亂,默丹這個晉級到準決賽,甚至是有機會晉級決賽的選手,不正是你最好的工具人嗎?為什麼要如此輕易地放棄?將他送來我面前?」

  絲蓓芮壞笑道:「呵呵!也只有你,才會把這傢伙看得如此重要!對我來說,是不是他根本無所謂!只是他命大,又或者說是……阪木一時心軟沒了結他的性命,讓我物盡其用罷了!」

  雖然不清楚事情的完整經過,但我推測,默丹應該是在探查阪木與火箭隊的陰謀時,不甚被察覺並落敗,但阪木不知出於什麼考量,留了默丹一命,才有今天的事情發生。若絲蓓芮所言非虛,他並不在意默丹這個準決賽的選手,那麼,是否就代表他根本不在乎聯盟賽?那他的目的到底是……

  不知為何,我感到莫名的不安!我擔心事情可能已經脫離聯盟的掌控了!但我表面上仍強裝鎮定,硬氣地說:「不管你們在密謀什麼計畫,都絕不會得逞的!聯盟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只要你們意圖在比賽期間搞事……」

  我話還沒說完,絲蓓芮就大笑道:「哈哈!聯盟的萬全準備?這都在意料之中!為了確保比賽能順利進行,為了確保比賽期間群眾和那些大人物們的安全,聯盟肯定會將安全維護等級提升到最高,但那僅限於比賽進行時,選手、群眾與大人物們都聚集在場館的時候吧!如果是在非比賽期間呢?會場的人潮都散去時呢?維護秩序的工作人員都不用喘口氣、歇息一下嗎?就好比……現在!」

  聽絲蓓芮這麼說,我驚道:「現在?你們要現在行動?可是,現在出手對你們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火箭隊是為了仿造先前聖特安奴號或滿金市的事件,刻意要引發大眾的恐慌,不是應該挑在人潮眾多、大人物們聚集在一起的時候行動才有意義嗎?挑在現在這沒人的時候搞事?是能有什麼效果呀?

  「呵呵!所以你覺得我們應該要選在比賽進行到最高潮,人潮最多、情緒最激動時才動手?還是覺得我們應該等到最後一刻,等到決賽將分出勝負、萬眾注目時才行動?喔!別傻了!那種時候既是最好、最有效的時機,卻也是最差、防備最多的時機!你以為是在演電視劇嗎?所有陰謀詭計都一定要等到最後關頭或最精彩的時候才曝光嗎?我才不搞這麼俗套的事!現在出手,才能給你們來個驚喜,攻得你們措手不及!」

  確實!這個時機點出手,的確是不落俗套、挺令人意外的!不過,你就沒聽過有句俗話說「反派死於話多」嗎?你現在可是很俗套地演繹了一回呢!你剛才說的這些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也將透過潛伏在附近的道恩人馬傳到聯盟那邊!你們那充滿驚喜的計畫,就等著爛尾腰斬吧!

  如我所料,在絲蓓芮大刺刺地說出要趁現在行動後,數名黑衣人就從樹叢中竄出,他們有的拿出手機聯絡,有的派出寶可夢一臉警戒地向涼亭逼近!

  既然已經套出了情報,那麼接下來,就是還默丹自由,然後聯盟應該會先暫停比賽,將潛伏在會場附近的火箭隊員或危險分子通通掃除乾淨,直到確認安全後,再進行後續的賽事。一場動亂就這樣被扼殺於搖籃之中,沒有觀眾因此受傷,比賽也能完美地畫下句點,真是可喜可賀!

  就在我心中浮現對未來的美好期望時,絲蓓芮忽笑道:「穿越時間,是一種很奇妙的因果現象!穿越到過去,就能改變未來,那反之,穿越到未來,是否就改變過去呢?但追根究底,因穿越而改變,真的能說明因果的現象嗎?」

  為什麼要在這時候突然聊這個話題?他在謀劃什麼?我不安地問:「你想說什麼?你又再打什麼壞主意?」

  絲蓓芮笑道:「我只是在闡述一個現象。你不妨回想一下,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到迅雷的歷史呢?是在穿越又回歸之後?還是……在穿越之前,你就已經聽聞過迅雷的事情了呢?」

  絲蓓芮的話,勾起了我幼年時期的回憶。我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在我尚未踏上那場穿越到過去的旅途之前,我就已在一些書籍中,看過關於英雄迅雷的事蹟或改編的故事!若再更深入去想,我媽正是因為對曾遇過的迅雷念念不忘,才會纏上我爸,進而生下我,那麼,這一切到底是……

  在我感到震驚之際,絲蓓芮又道:「如果是後者,那就代表,根本沒有所謂的『改變』!那些事情,就只是一段既定的、必然會發生的事情!那麼,同理可證,若接下來那看似枉然的事情成功發生了,那就代表,這一切都是必然的!」

  什麼「然」呀「然」的,「然」到我都頭暈了!就在我想提問時,幾名黑衣人已率領著寶可夢們衝了過來,而就在默丹的身軀即將被撲倒在地之際,他突然將我的手拉到那個黑色晶體前,下一刻,那黑色晶體就猛然碎裂,而默丹那原本緊抓不放的手也鬆開,使我得以從他的掌握中掙脫!接下來,默丹就被撲上前的怪力與豪力們狠狠地壓制在地。

  不對勁!絲蓓芮為什麼要主動讓我破壞那個媒介物?不對!在那之前,應該是要問,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根本沒有出力,可為什麼當我的手一碰觸到那晶體時,它就碎裂了?碰瓷也沒這麼誇張的吧!那東西,真是控制住默丹的媒介物嗎?還是……

  就在這時,絲蓓芮那熟悉的陰冷嗓音再次響起,他笑道:「呵呵!果真是如此呢!我加上你,即使沒有被授予資格,也能夠強行啟動這枚鑰匙!如此枉然卻又必然的事情,究竟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呢?真是期待呀!」

  這話雖是絲蓓芮所說,卻非出自默丹之口,而是,不知何時出現在涼亭旁的阪木!

  或許是阪木的樣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又或許是這些黑衣人早已收到要捕抓阪木的指示,所以當阪木一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後,他們立刻就前仆後繼地率領寶可夢奔向阪木!

  我認為阪木不可能老實地束手就擒,我才正打算要黑衣人們別衝動、先觀察狀況,變故驟起!黑衣人們的寶可夢們一個個突然停下腳步並不聽指揮,然後身軀迅速地膨脹放大,一朵朵顏色奇異的雲朵隨著他們身軀變大而浮現在他們的上空!

  這……這不是極巨化嗎?暮小姐遺留的特殊極巨腕帶「完成版」果然是被絲蓓芮那傢伙給奪走了!

  極巨化的寶可夢們,不知為何失控了,開始攻擊黑衣人們,使黑衣人們此時也顧不得阪木與默丹,紛紛閃躲走避並用手機聯絡上頭。

  而就在我打算派出夥伴們阻止這些極巨寶可夢時,阪木冷笑道:「省點力氣吧!就算你阻止的了這些,能阻止的了那些嗎?」

  什麼「這些」、「那些」的?又想妖言惑眾、擾人心智嗎?就在我想反唇相譏時,阪木手指了一個方向並示意要我看過去。

  哼!這是什麼老套的把戲!以為這樣我就會疏於防範而大意嗎?我本不想理會阪木的把戲,但有幾名黑衣人此時急喊:「代理冠軍!快看!那裡!還有那裡!怎麼全都是這樣的寶可夢!」

  真是的!什麼「那裡」又「那裡」的!冷靜點好嗎?

  我本不想隨之起舞,但看黑衣人們一個個神色慌張、煞有其事的模樣,我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偏頭過去望了一下,然後,我頓時明白他們為何會如此驚慌失措了!

  大量的極巨化寶可夢……數十……不!應該有近百隻,全都出現在石英高原上!市區、郊區、比賽會場、選手村、商店街……石英高原上各個方向都有他們的身影!這是怎麼回事呀?極巨化寶可夢大量出現中嗎?莫非暮小姐的特殊極巨腕帶「完成版」有此等威能?相比之下,我手上這「試作品」根本就是拉基吧!

  阪木與絲蓓芮有此等手段,怪不得他們不必選在人群集中的比賽期間才行動!只要聯盟賽還沒結束,只要群眾與大人物們還沒離開石英高原,就算人潮沒聚集在比賽會場中,一樣可以引發動亂!

  「這就是你的計畫嗎?派出極巨寶可夢來占領石英高原、攪亂聯盟賽嗎?」我喝問道。

  「呵呵!你的用詞不精準呢!」絲蓓芮笑道:「你剛才沒看清楚嗎?這些極巨化的寶可夢,可不是我們派出的呦!」

  經他這麼一說,我立刻驚覺事態的嚴重性!此刻在涼亭周圍攻擊黑衣人們的極巨寶可夢,原本都是黑衣人派出的寶可夢!那麼,此時遍布石英高原的那些極巨寶可夢,該不會也都是……

  「呵呵!你終於發現啦!沒錯!那些作亂的傢伙們,並不是我們的,而是,匯聚於此地的訓練師們的!而這,只是個開胃菜!那枉然卻又必然的計畫,現在……才正要拉開序幕呢!」


------------------------------------------------------------


  當雷卡與阪木對峙之際,於常青市,索爾的家中,索娜招集了洗翠遺民的成員,向眾人宣告計畫即將啟動,要大家做好準備。

  在交代完計畫的相關執行事項後,索娜又說:「根據『先驅者』們的計畫,我等此行將是有去無回,所以,請各位最後再確認一遍,該帶的東西都要帶上!若還有什麼糾纏不清的因緣,也請把握所剩不多的時間盡快處理了吧!若真無法割捨這個時代,也不強求。想放棄的人,現在還來得及退出計畫!」

  索娜的話,令不少洗翠遺民面露猶豫之色,他們已在這個時代生活了許久,確實已有很多難以割捨的人事物!但他們考慮一陣子後,最後仍是決定要繼續計畫,以完成他們一族的宿願,並與族人們共進退!不過,在離開前,還是得要交代一聲,所以有不少成員紛紛趁此空檔拿出手機,用語音或用文字,向牽掛的人事物留下他們在這個時代最後的訊息。

  在眾成員各自準備時,一臉迷惘的索爾找上了索娜。不過他還沒開口,索娜就搶先一步說:「你是想問,計畫完成後,你該何去何從吧!」

  索爾點了點頭,道:「根據妳的說法,計畫完成後,你們就會返回你們原本的時空,那麼,我……應該怎麼辦?」

  一邊是與他血脈相連卻未曾謀面的故鄉,一邊是他生活已久情感上難以割捨的故鄉,這讓索爾不知該如何選擇。

  對此,索娜不置可否,平靜地說:「你雖繼承了洗翠神官的位置與血脈,但你也是出生於此的生命,兩個時空,對你來說都有意義!所以,這件事就由你自己選擇。」

  「讓我自己選擇嗎?可是,我……」在剛聽聞洗翠遺民與阪木的事情時,索爾一時情緒激動便同意攪和進此事中,但當冷靜下來後,他就開始後悔為什麼要知道這些事!為什麼要自尋煩惱,將自己拖入這牽涉廣大的難題中!如果那一天家族聚餐後,他沒有執意要返回石英高原,而是聽從阪木的話老實地回家待著,這些事情是不是就和他無關了?他就不會陷入這種可能要與阪木為敵,還可能要離開此地,前往未知時空的困境?

  在索爾感到苦惱不已時,先前那名在照看索爾時分心觀看聯盟賽轉播的女僕突然衝上前並急匆匆喊道:「夫人!不好了!石英高原……出現了……大量的……快看!看聯盟賽轉播!」

  索娜雖反感那位女僕不成體統的慌張模樣,但她也好奇到底是什麼事讓那位女僕驚訝成這樣,於是她打開一旁的電視,並切換到有轉播聯盟賽的新聞頻道,然後,從轉播畫面中看到石英高原目前的狀況!

  此刻的石英高原,遍佈大量的極巨化寶可夢!那些寶可夢肆無忌憚地在石英高原上放招、橫衝直撞,而人群漫無目的、慌亂地四處奔逃,場面頓時陷入極度混亂的狀況!

  播報員一面跟著人群逃竄,一面盡責地說明狀況,據他所述,這些巨大的寶可夢都是突然出現的!而且好像都還是……原本就在此的寶可夢!也就是說,這些巨型寶可夢並不是有什麼外來者突然派到石英高原上搞破壞的,而是本來就在大家身邊的寶可夢,卻不知為何突然就變大又失控!雖然聯盟人員與警方都緊急派員來處理,但他們派出來幫忙的寶可夢,約有一半在派出的瞬間,也跟著巨大化並失控!使他們的救援行動猶如提油救火,越救越糟!這樣的狀況,令眾人不知該如何是好,呼籲相關單位趕緊來……

  播報員求援的話語還沒說完,一道強光就將其壟罩!然後畫面就此中斷,而被強光吞噬的播報員也生死不明!

  索娜與身邊的眾人,此時全都停下手邊的動作,直盯著轉播畫面久久說不出話來。而索娜不死心地又換了幾個新聞頻道,看到的都是類似的狀況!

  石英高原上的寶可夢們紛紛巨大化並失控,在面對身邊的寶可夢突然變異,群眾們不知所措!而救援的聯盟人員與警方也因為遭遇同樣的狀況導致救援行動受阻,使事態變得更加嚴重!如今,石英高原上已化作混亂的戰場!

  有些人一面率領著少數尚未失控的寶可夢進行抵抗,一面又要擔憂夥伴寶可夢隨時會失控倒戈!也有人已經不知該如何是好了,只能抱頭四處逃竄!更有人放棄抵抗、放聲痛哭,並努力地告訴自己這一切都只是夢,是自己最近看太多對戰所做的一場惡夢,等夢醒後一切就都會好了!

  恐懼、猜忌、絕望和哀慟等負面情緒如揮之不去的迷霧籠罩著石英高原!

  驚叫聲、哭喊聲、怒罵聲與唉嘆聲充斥於整座石英高原、不絕於耳!

  在接連看了幾個頻道,確認石英高原此刻的慘狀後,索爾首先發難,對索娜吼道:「這就是你們計畫帶來的後果?這和妳先前說的完全不一樣呀!就為了完成你們的使命,就為了讓你們能回家,你們就要讓這個時空面臨這樣的災難嗎?」

  「我……這……不是!我們的計畫不應該是這樣子的!」索娜一臉驚愕地說。

  「不是這樣子,那應該是哪樣子?妳敢說這麼多訓練師的寶可夢失控,與你們的計畫完全無關嗎?」索爾激動地吼道。

  「這……我等確實是有派人在石英高原上製造爭端與混亂,讓大量的寶可夢被送去寶可夢中心,並讓潛伏在那裡的同伴們對接受治療的寶可夢動手腳,但……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果!我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那男人說……」說到這裡,索娜突然瞪大了眼,咬牙切齒地說:「一定是那男人!一定是他動了手腳!我們的計畫,被他給利用了!」


-------------------------------------------------------------------------
下回預告


「奇怪了!今天我的眼皮一直在跳,該不會又有什麼倒楣事要發生吧?」

「這樣呀……好吧!那只能請妳再多等一下子了!」

「切!一大早就在放閃!還讓不讓人好過呀!」

「他失聯好一陣子了吧!妳不覺得怪怪的嗎?」

「別再猶豫了!再不反擊,大家都會沒命呀!」

「等等!朽木妖你做什麼呀?你要把我給丟下?」


下回 Z招式VS極巨招式


「妳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我這聰明的腦袋!」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寶可夢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忠實粉絲
看來洗翠遺民們的計畫完全打亂掉!
2024-04-24 19:16:22
衝浪的寶石海星
洗翠遺民的計畫...阪木與絲蓓芮的計謀...道恩的謀劃...
能笑到最後的會是誰呢?敬請期待![e24]
2024-04-24 22:32:41
HenryChess
雷卡把愛情投注到他救出來的怪人身上,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啊...
2024-04-24 19:16:36
衝浪的寶石海星
情感的力量真驚人[e40]
2024-04-24 22:34:53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不會阪木身上的極巨帶含有無極汰那的核心...
2024-04-24 19:49:39
衝浪的寶石海星
鬼劍:早就說了吧!事出反常必有X(暮)
2024-04-24 22:35:21
HenryChess
等一下,說好的不改標題呢,神奇寶貝幻夢之旅怎麼變了
2024-04-25 12:35:53
衝浪的寶石海星
感覺大家都已習慣「寶可夢」,就從善如流囉。
2024-04-25 21:43:30
HenryChess
不~~~我還是講神奇寶貝啊,請正名神奇寶貝(如果是香港的話就請正名寵物小精靈
2024-04-25 22:43: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