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被撕裂的龍魂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4-02-28 19:00:03 | 巴幣 3008 | 人氣 582


  雖然不清楚原因,但在確認德諾「死而復生」後,老翁龍心裡是五味雜陳,因為他既是德諾的知交好友,又是讓德諾從霸王王座上跌落的背叛者,所以對於德莫再次現身,他既是高興、又感到畏懼!對於他曾做過的那些事,他既有著背叛摯友的愧疚感,又有著為民除害的使命感。

  內心充滿多種複雜情感的老翁龍,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的阿電(德諾),只得結結巴巴地說說:「尊上!您……真的是您!您回來了?」

  阿電(德諾)冷眼瞪向老翁龍,怪聲怪氣地說:「怎麼?看到本座回歸,你的態度還真是冷淡呀!你可是本座最信賴的好友,更是背叛本座最深的賤龍!」

  「老朽……當年……也是不得已的呀!」老翁龍說著說著,淚水就潰堤而出,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當年,老朽曾多次勸您,可您卻絲毫聽不進去,執意讓各族進行殘忍又無意義的汰選,後來甚至還將汰選出來的強者給……」

  「那才不是無意義的!」阿電大聲怒斥道:「那是為了實現本座的心願,而必要的犧牲!」

  「可是……當年若再放任您繼續下去,不僅這個世界的戰力會被大幅耗損,甚至會讓這個世界都居民都滅絕!要是那樣的話……」

  「就算是那樣,又如何?」阿電狂妄地說:「本座是這個世界的最強者!是這個世界的王者!這個世界的興衰,本就是本座說算!倒是你們,憑什麼忤逆本座?阻礙本座的計畫!」

  「尊上,我們那都是為了……」老翁龍本還想說些什麼,但凱流喝聲制止道:「夠了!時隔這麼多年,那傢伙殘暴不仁、自以為是的性子卻還是一點都沒變!和那傢伙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凱流很久以前就知道德諾是個無法溝通、無法接納其他意見的狂徒!所以,他們當年寧願付出龐大的代價,也要將德諾除掉!既然這傢伙依舊是那個無法溝通的德諾,那多說無益!

  聽了凱流的指責後,阿電不怒反笑道:「呵呵!說本座殘暴不仁,說的沒錯呀!但那又如何?至少本座惡得坦蕩蕩!不像你們,一個個表面上掛著偽善面孔,私底下卻使盡了陰謀詭計與骯髒手段!還記得當年的事吧!利用本座的心願與信賴的好友來陷害本座,安排了那些噁心的機關陷阱,如此陰狠毒辣的手段,本座可是自愧不如呢!」

  「那是因為……是因為……」老翁龍一臉心虛地想辯解,但話到喉間卻怎麼樣也說不來。

  相較於老翁龍的愧疚,凱流倒是沒太大的心理負擔,他毫不退縮地說:「為了拯救這個世界的同胞們,那是必要之惡!和你那種為了一己之私的邪惡是完全不同的!」

  「呵呵!哈哈!說的真好呀!」阿電仰頭怪笑了幾聲,然後突然臉色大變,怒吼道:「那你們倒是告訴本座,殘害一個無辜的家庭,殺死毫無罪過的父母、追殺年幼不懂事的孩子,這也是所謂的必要之惡嗎?」

  「你在說胡說八道什麼?我何時做過這些……」就在凱流要駁斥時,老翁龍突然一臉驚恐地道:「您指的難道是……那三胞胎的事?可是您為什麼會知道?難道……當時的孩子真的就是……」

  「是呀!本座當時可是看得很清楚呢!你們這些偽善者的面孔!就是你們!一個個逼死了他們,拆散了我們!本座當年就算再殘暴,也不曾向弱小的幼童下手,可是你們卻這麼做了!你們的所做所為,比本座還要惡毒!你們又有何臉面站在道德高點指責本座!」

  阿電越說越憤恨,於此同時,當年的記憶,與強烈的憎惡情感一同湧現於腦海中……


第878章 被撕裂的龍魂


  巴爾是一隻能力平平、相貌平平,除了家裡的狀況有一點點小特別外,其他部分都很普通的無畏小子。

  巴爾的家裡有什麼特別的狀況呢?首先是他的雙親,父親是一隻性格開朗、喜好歌舞而不愛戰鬥的戰舞郎。至於母親,也不知道該不該稱作「母親」,是一隻能夠變換外貌的百變怪。再來是他出生時的狀況,巴爾和另外兩名弟弟是從同一顆蛋中出生的,也就是三胞胎,這在巴爾的故鄉是十分罕見的事情,所以格外受到注目。除此之外,巴爾與兩名弟弟身上就沒什麼特別的,一家人在偏遠的小鎮過著平凡卻幸福的日子,直到……某些不速之客的到來。

  某一天,有很多龍族突然找上門,而原本正在後院玩耍的三兄弟不明就裡被帶到眾龍面前,接受眾龍的圍觀與指指點點。

  看著眾龍們當時充滿畏懼與擔憂的神色,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突然從巴爾心中湧現,一些模糊不清的影像不受控制地在巴爾腦海中浮現,令巴爾覺得似曾相識,好像以前也曾被這樣的視線給包圍過,但他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了。

  在眾龍們看了一陣子後,便帶著巴爾的父母到外頭談事,留下巴爾與弟弟們在屋內玩耍。看著弟弟們天真無邪地繼續打鬧,在對照眾龍與父母們離去時臉上的沉重神情,巴爾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預感……像這樣平靜的日子恐怕已經不多了。

  自從那群龍族來訪後,巴爾的父母就整日愁眉苦臉,似乎為了什麼事情而煩心,似乎陷入了猶豫之中。巴爾雖有嘗試著詢問,但父母卻總是告訴他:「沒事的!有我們在!一切會沒事的!」

  雙親那安慰的話語,一點也沒有安撫住巴爾那不安的心,或許是因為過於擔憂,又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巴爾那一陣子經常會做惡夢,夢的內容他記不太清楚,只隱約記得夢中的他似乎一直在戰鬥,一直在追尋著什麼東西。每次夢醒後,巴爾都會感到無比疲倦、惆悵,還有不知從何而來的憎惡之情。

  這樣有些鬱悶、但還算平穩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就被一位來訪的大嘴鷗叔叔給中斷了!那位大嘴鷗叔叔是巴爾雙親的至交,他帶來了震撼的消息。他聽說那些主張將這三個疑似是惡龍暴君轉世的孩子給流放到其他世界、甚至是抹殺掉的激進派,不打算等龍族高層作出最終決定,就要搶先動手!

  巴爾的父親聽聞此消息後,便急著想將此事往上通報,讓時任的龍之霸王為他們做主。但大嘴鷗叔叔卻表示,根據他得到的消息,龍之霸王表面上反對此事,但實則上就是龍之霸王在暗中煽動並默許那些激進派出手!畢竟,當年設計陷害並親手除掉惡龍暴君的就是凱流霸王,若說誰最忌憚惡龍暴君回歸,那絕對非凱流莫屬!

  由於這些消息實在太過震撼,所以戰舞郎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對談,都被躲在窗外的巴爾給聽個一清二楚,使巴爾明白父母近期為何會表現得那麼奇怪!那些龍族看自己三兄弟的眼光為何會如此詭異!原來,是把他們當作那個傳說中的恐怖暴君的轉世,欲將他們除之而後快!

  巴爾對那些作出激進決定的龍族感到怨恨!別說還不確定他們三兄弟與惡龍暴君的關係,就算他們真的是惡龍暴君的轉世,他們也從未做過什麼壞事,為什麼就得被流放甚至是抹殺?就只因為那些龍族對過往的畏懼與擔憂,他們就得被迫喪失安穩寧靜的日子嗎?這太不公平了!

  儘管心有憤恨,但巴爾卻無力去改變這一切,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在雙親決定帶著三兄弟出逃時,盡力地安撫、照顧弟弟們,盡可能地讓出逃行動順利些。然而,激進派龍族似乎早已預料到巴爾一家的行動,他們早在出逃的必經路線上設下埋伏與陷阱,使得巴爾一家陷入了絕境!

  「你帶著孩子們先走!這裡交給我們!」

  「孩子們放心!你們先跟大嘴鷗叔叔走,我們很快就會去跟你們會合的!」

  這是奮力抵抗追兵的雙親,留給巴爾他們的最後話語。

  年幼無力的巴爾兄弟們什麼也做不到,只能被塞入大嘴鷗的嘴裡然後被載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雙親浴血奮戰的背影……

  在遠離追兵後,巴爾的兩個弟弟們哭喊著要爸媽,而同樣也思念雙親的巴爾只能強忍著悲傷,以善意的謊言安撫弟弟們,告訴他們爸媽會沒事的,我們很快就能再重逢……之類的,連他自己都不敢奢求的謊言。

  而當大嘴鷗戴著巴爾兄弟們即將進入穿界門逃往其他世界時,又遭遇了另一波襲擊!而在一陣混亂中,大嘴鷗不甚被一發攻擊給擊中,使他因劇痛張開了嘴,三個孩子就這麼從他的嘴裡掉了出來,墜落到時空亂流中。

  因受到強烈衝擊,巴爾失去了意識,而當他甦醒過來後,發現自己似乎位在某座山谷中,他身受重傷,全身都疼痛不已,而兩位弟弟與大嘴鷗則不知去向。根據記憶中的狀況來判斷,巴爾認為他們恐怕凶多吉少。

  虛弱無比並認知到自己已家破人亡的巴爾,心中充滿了絕望、悲憤、不甘……以及莫名的熟悉感,彷彿這些情感並不陌生!似乎過去也曾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過去,似乎也曾被畏懼、被設計、被背叛,似乎也曾在充滿絕望的狀況下,對一切的不公感到憤恨與怨懟,但……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在巴爾的意識逐漸被黑暗吞噬之際,一陣柔和的歌聲突然傳入巴爾的耳中,於此同時,一道令巴爾感到熟悉的倩影,於巴爾的腦海中浮現。

  「這是……這歌聲……」聽聞那歌聲的巴爾,莫名湧現了力量與強烈想得到那歌聲的慾望,他飛快地站起身,然後失神地朝著歌聲傳來的方向前進,不久後,巴爾就跟隨那歌聲進入了某座山洞,並在山洞中看見一道黑影正又唱又跳的。

  聽著那黑影的歌聲、看著那黑影的舞蹈,兩行清淚不受控地流下,淚流滿面的巴爾喃喃自語地道:「你是……美洛耶塔!本座……終於找到你了!」

  巴爾不顧身上的傷勢與疼痛,飛快地奔向那黑影,並將那黑影牢牢地擁入懷中!而那黑影用著喜悅的口氣說:「你終於來到我身邊了!人家期盼多年的……希望!」

  聽聞自己是那黑影所期盼、所認同的對象,巴爾先是驚愕,然後放聲大笑!於此同時,那些曾在他腦海中浮現的一幕幕模糊畫面,頓時清晰了起來,使他憶起了那些前塵往事,憶起了那些曾經屬於惡龍暴君的執著與怨念!然後,他的意識再次來到了那個漆黑的空間中,那個他身為惡龍暴君在瀕死之際曾經造訪過的那個空間。在那裡,他恢復了原本惡龍暴君-德諾的姿態,而他身前的黑影也不再是模糊的影子,而是他心心念念的美洛耶塔!

  兩枚各只有一半的殘缺玉珮,從美洛耶塔與德諾身上飛出並合而為一,釋放出強大的黑色氣息,於此同時,那名銀髮男子的聲音再次響起。

  「恭喜!你們的執念,成功地跨越了重重難關,使你們獲得了實現心願的機會。這個恢復完整姿態的玉珮,將助你們融合,成為超脫生死束縛的特殊存在,實現你們的心願!」

  美洛耶塔出神地望著前方那綻放黑光的完整玉珮,滿懷期盼地問:「只要這樣,人家就不用被束縛在這個山洞中,可以到外頭去了嗎?」

  德諾則是激動地問:「如此一來,本座就能永遠地得到美洛耶塔嗎?」

  「沒錯!」銀髮男子的聲音道:「只要你們倆皆同意,並以惡龍暴君那轉生後的新生命與軀體為代價,就能夠助你倆融合,實現你們各自的心願!」

  美洛耶塔與德諾聞言後,皆雙雙點頭。但就在他們打算觸碰那玉珮時,銀髮男子的聲音又道:「然而,要成為此等違反世間法則的存在,是必須付出代價與背負詛咒的。首先,你們還得繼續在這洞窟內度過一陣子的融合轉化期,實際上要花多長時間,將取決於你們彼此的相容性。再來,即使你們成功融合為一個新的存在,你們也必須背負壽命短少的詛咒,除非……」

  銀髮男子停頓了一下後,才又道:「除非,你們能付得起足以抵銷詛咒的代價,才能讓那猶如曇花一現的美好繼續存在下去。至於代價是什麼……嗯!也不為難你們,美洛耶塔那邊,就和先前一樣吧!獻上實力超過現任龍族霸王的強大龍族的心臟。至於惡龍暴君那邊,就再次成為君臨這個龍族世界的霸王吧!這對你們來說,是既熟悉、又不困難的代價吧!」

  聽到又要用歌聲來製造血腥的殺戮,美洛耶塔感到猶豫,但他也只掙扎了一下,對於消亡的恐懼以及想實現心願的慾望,很快地就在他的衡量中占據了上風,使他同意了銀髮男子的提議。

  至於德諾,他根本就沒有猶豫。對他來說,這龍族霸王之位本就是他的!他只是取回原本屬於他的東西,並順便向那些曾背叛他的、曾壓迫巴爾一家的龍族進行復仇,他正求之不得呢!於是他也同意了銀髮男子的要求。

  見兩方都同意,銀髮男子的聲音就道:「爽快!那麼,你們就放鬆身心,接受死亡之力的引導吧!等到你們融合為嶄新存在的那一天,就是你們實現夢想的起點了!」

  說完後,美洛耶塔與德諾就雙雙化為黑影,湧入那枚漆黑的玉珮之中。兩份相異的靈魂與執念,在玉珮蘊含的力量引導下,緩慢地融而為一……


-------------------------------------------------------------------------------


  回想起自己身為惡龍暴君時慘遭信任的好友背叛!回想起自己轉生為巴爾時所受到的迫害!阿電(德諾)就恨得咬牙切齒!他目光怨毒地瞪視著老翁龍一行,然後大喝道:「現在,該是讓汝等付出代價,讓我等實現心願的時刻了!眾龍聽令,動手!」在德諾的一聲號令下,龍族大軍們便開始行動!

  見戰事又將再起,老翁龍大喊:「德諾尊上!還請停手吧!再這樣殘殺下去一點意義也沒有呀!」儘管老翁龍喊得聲淚俱下,仍無法阻止龍族大軍的前進!

  凱流深嘆一口氣,心知兩方之間的戰鬥已無可避免,於是他大喝一聲,呼叫聚落中殘存的龍族出擊應戰,然後雙翅一震施展「神速」直衝向德諾,打算直取阿電(德諾)的性命來結束這一切!

  但阿電既然敢出現在陣前,便是早有準備,他意念一動,他身後的數隻黏美龍就挺身而出,搶先一步施展「守住」擋下凱流,並噴發黏滑的體液降低凱流的速度!

  一擊不中的凱流為避免身陷敵陣,便急忙後撤與從聚落趕來的援軍會合,然後指揮大軍與敵軍開始交戰!

  看到兩方勢力纏鬥在一起,烈空坐冷哼一聲,打算從這場戰鬥中抽身!沒辦法!先前那一戰令他損耗不小,而他也無法下定決心擊殺阿電,再加上眼前的狀況已遠超過凱流先前所描述的,這儼然已經是凱流之界的內戰了,他這個異界的霸王再參和下去也只是弊大於利,所以他覺得還是盡早抽身為妙!

  看到烈空坐既不出手、又不斷四處張望,似乎在找時機抽身離去,阿電嘴角一勾,以美洛耶塔的口氣嬌聲笑道:「既然你已展現出足以配得上最強之龍這個稱號的實力,那就得請你為解除人家的詛咒來出一份力囉!」說完後,阿電就哼唱了幾句,驅使一部分的兵力圍攻烈空坐!

  「不知好歹!給本王滾開!」烈空坐霸氣地大吼一聲,然後張嘴掃射兇猛的「龍之波動」,將前來圍攻他的龍寶可夢給一一擊墜!

  「唉呀!不愧是最強之龍,那這招如何?」阿電呼喝一聲,派出更多龍寶可夢迎戰烈空坐,並指揮他面前的黏美龍群接連施展「冰凍光束」,限制住烈空坐的移動範圍。

  但即使面臨被圍攻的困境,烈空坐依舊不落下風,他一面閃躲射向他的「冰凍光束」,一面霸氣地將襲來的龍寶可夢給擊墜!烈空坐的強悍,令原本自信滿滿的阿電臉上也逐漸浮現了焦急的情緒。

  阿電神情嚴肅地審視目前的戰況……凱流那一方基本上是節節敗退,只是在死撐並不足為懼,但烈空坐這邊,目前只能使用龍海戰術來封鎖烈空坐的退路讓他無法逃脫,但派上去的龍將龍兵卻沒一個能在烈空坐手下走過幾招的,真不愧是他看上的最強之龍!

  阿電在思量,需要調派更多兵力去對付烈空座嗎?但這麼做,會不會因此讓凱流他們有機可乘?要是陰險狡詐的凱流還留了什麼後手,到時若被反將一軍可就得不償失了!但要是不加大對付烈空坐的力道,讓烈空坐找到機會逃離這個世界,以後再要想抓他可就非常困難了!那麼,眼下最好的辦法是……

  在阿電猶豫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呼喝聲,阿電循聲望去,看見數隻哈克龍率領著一群寶可夢正從不遠處趕來戰場。那些寶可夢並沒有被阿電所控制,所以很明顯地,他們是凱流方的援軍!

  阿電用著德諾的語氣,咬牙切齒地道:「那個陰險狡詐之徒果然留了後手!」

  阿電料想的沒錯,那批寶可夢確實就是凱流準備的後手!不久前,在凱流去尋求烈空坐的協助之前,凱流便分派哈克龍群去招集能夠操控聲音或是抵抗聲音的寶可夢,並在過來此地的沿路留下記號,指引哈克龍群率領的寶可夢們抵達這裡。

  凱流面露喜色大聲呼喊道:「諸位,援軍已經到達,讓我們再次擊碎企圖攪亂世界的惡龍暴君的殘暴野心!諸位,上呀!」

  援軍的到來,使凱流方士氣大振,開始進行反擊!而援軍也配合凱流的指揮,加入戰局,與凱流方前後夾擊阿電率領的大軍。

  「一個個都要來跟人家做對,真討厭!」

  「又來了一群膽敢違逆本座的愚蠢之徒!那就讓你們嘗點苦頭吧!」

  阿電用著兩種語調各說了一句後,就吸一口氣,然後大聲朝著那批援軍唱出優美的歌聲,企圖將那些援軍納為己用。但援軍的成員大多是具有「隔音」特性的霹靂電球、頑皮雷彈、爆音怪、盾甲龍、護城龍……等寶可夢,所以不受影響。而少部分沒有「隔音」特性的援軍寶可夢,則是先撤退到幾隻顫弦蠑螈身後,然後顫弦蠑螈們撥動胸口那猶如琴弦的發電器官,施展「破音」,釋放出巨響蓋過美洛耶塔的歌聲!

  在嘈雜的「破音」影響下,有不少被迷惑的龍族逐漸清醒,一臉困惑地停下了攻擊,而具有「隔音」特性,不受歌聲與「破音」影響的援軍們則趁機進攻,使得龍族大軍的外圍兵力逐漸被壓制住!

  眼看歌聲不僅沒用,還反被對方的噪音給影響,阿電著急地說:「啊啊啊!怎麼會這樣!你不是說滅了那什麼鱗甲龍聚落後,大家就都會成為人家歌聲的粉絲嗎?可是怎麼還有那麼多不懂得欣賞人家歌聲的傢伙呀!」

  阿電說完一句後,又轉換語氣道:「是本座大意了!沒想到那凱流自身本領不高,手段倒是非常陰狠!竟然早有防範,暗中準備了那麼多能抵抗聲音的傢伙!真是個可恨的奸詐狡猾之徒!」

  阿電又轉換口氣道:「該怎麼辦啦!再這樣下去,人家的粉絲就要被搶光了!若無法得到最強之龍的心臟,詛咒會再次奪走人家的命!人家不要這樣呀!快想辦法呀!」

  原本就已經抓不住烈空坐了,如今凱流準備的援軍又扭轉了局勢,這讓阿電(美洛耶塔)如何不著急呀!

  「你放心!本座還有方法,絕不會讓他們阻礙我等的夢想!」阿電(德諾)安慰了幾句,然後嘴角一勾,冷笑道:「本來,還想等到大局抵定後再這麼做的,是你們逼我提前的!那麼,就讓你們在死之前,再次回想起本座那曾經君臨這個世界的……真正的強大力量!」

  阿電說完後,就再次放聲高歌!但他這一次唱出來的並不是悅耳動聽的美聲,而是聽起來既冰冷又淒厲,猶如陰風呼嘯、鬼神呼嚎之音。而在他高唱陰寒詭譎的曲調之際,他的身後浮現一道黑影,那黑影乍看之下像是三首惡龍的影子,但卻又有些奇怪,只有中間那個頭的影子是穩定的,其他左右兩個小頭若隱若現,似乎十分不穩定。

  一陣低沉兇惡的嗓音與那黑影一同出現,低吼道:「被撕裂的靈魂碎片呀,聽從本座的幽冥喚聲,回歸於本座身邊,再次與本座合為一個整體吧!」


--------------------------------------------
附錄:是真是假的下回預告

皮卡:喂!胖橘龍,本回說的事情是真的嗎?

凱流:還真是沒禮貌的小黃毛!不過我心寬體胖,就原諒妳的無禮。本回說的事情很多,妳指的是哪一件?

皮卡:就是控制住阿電的那傢伙說,那些能夠應對歌聲的援軍是你預先就準備好的事情。

凱流:喔!雖然那傢伙總是滿口胡話,不過這件事情他倒是沒說錯。當年,雖然已經剷除掉惡龍暴君,但是導致龍族內鬥多年的元凶-美洛耶塔始終是不見蹤影,我擔心他總有一天會捲土重來,再次攪亂龍族世界,所以特意從其他世界引進一些能夠抵抗聲音或是操控聲音的外來者來此定居。當時為了讓他們願意定居於此,可是費了我不少功夫呢!

皮卡:那這就說不通啦!既然你早有準備,那先前幹嘛還要我們去鱗甲龍聚落找援兵?

凱流:這就是所謂的多重保險呀!也多虧我這麼安排,現在局勢才有機會逆轉呀!

皮卡:可我記得你當時聽聞美洛耶塔回歸時,表現得非常消極絕望呀!一點也不像早有準備的模樣。

凱流:我若不這麼表現,你們又怎麼會幫我跑這一趟?我又怎麼能騰得出空去邀請烈空坐當另一重保險呢?

皮卡:好你個胖橘龍!原來你先前表現出來的慵懶怯懦無能的廢物模樣,都是演的呀!(怒)

凱流:我只是表現得慵懶了些,沒到怯懦無能又廢物吧!妳這小黃毛真的很沒有禮貌!不過我心寬體胖,不跟妳一番見識!
況且,我也不完全都是演的,我年紀已大,又享福慣了,當然是盡量能動口就少動手,能驅使別人去做,自己就少做。聽說妳不也是這樣的嗎?

皮卡:哪裡一樣!別把我跟你這胖橘龍相提並論!

凱流:也是!我這是霸王的氣勢與智慧,而妳那只是……大小姐的公主病脾氣吧!(笑)

皮卡:瞧你這胖橘龍,牙尖嘴利、能言善道的,看來烈空坐也是被你那張嘴給騙過來的吧!

凱流:這麼說就有點太超過了!我只是告知他,有一點小忙要他幫,可以給他一些好處,順便讓他活動活動身子,他就答應來助拳了呀!

皮卡:我越來越覺得,你這看似憨傻的胖橘龍,心機深沉的很呀!(一臉嫌棄)

凱流:哈哈!我就當妳這話是稱讚了!

皮卡:還有另一件事,那大嘴鷗說,當年是你在背後慫恿龍族激進派對付巴爾一家,進而造成他們家的慘劇,真是這樣的嗎?

凱流:唉呀呀!是這樣的嗎?時隔多年,我有些記不清了!我當時到底是贊成還是反對呢?(一臉困惑)

皮卡:少來這套!我就知道你這傢伙不是什麼善類!表面上蠢呆癡肥,背地裡卻是手段百出,根本不可信!

凱流:妳覺得我不可信呀……但那又如何?這次的事情能否收場?要如何處置那個叫阿電的傢伙?還是得看我的臉色,不是嗎?

皮卡:哼!與其靠你這不可信的胖橘龍,我們還不如靠自己!
下回 惡龍的呼喚與執念
年節都已經過了,你們這些龍也耍過威風了,也該是時候把主場給還回來了!

凱流:喔!小小的黃毛鼠竟敢如此大言不慚,那就讓我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吧!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哈雷忠實粉絲
沒想到昨天GF公佈新的寶可夢傳說Z-A消息,看到那個圖案(超級進化)終於要回歸......
2024-02-28 19:03:13
衝浪的寶石海星
期待[e12]
2024-02-28 21:39:39
哈雷忠實粉絲
這代表....很久那篇的祈願之塔那隻大嘴鷗就是牠!
2024-02-28 19:08:38
衝浪的寶石海星
沒錯。
本回是在填十多年前的 第254章 罪惡的兄弟 的坑
2024-02-28 21:40:35
哈雷忠實粉絲
三兄弟最後一位還沒進化就跟美洛耶塔融合.....
2024-02-28 19:24:37
衝浪的寶石海星
換個角度想,這或許也算某種程度的進化(誤)[e20]
2024-02-28 21:41:18
E=mc^2
最後的歌聲是滅歌嗎,還是召喚鬼龍
2024-02-28 20:06:08
衝浪的寶石海星
德諾在召喚失散的另兩份靈魂,試圖取回過往全盛時期的力量喔。
2024-02-28 21:43:08
杜洛斯
凱留: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2/468dad1c751b09311c9816e33c12994c.JPG
2024-02-28 22:32:10
衝浪的寶石海星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2/863b8c5010b20568cd96fb1d097b4900.JPG
2024-02-29 19:38: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