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22 地下城(1/2)

小光光 | 2020-02-25 18:10:34 | 巴幣 0 | 人氣 87



以下正文
       
       一走到外頭,櫻乃就跑了過來。

       「骸先生!我接好任務了」

       「那麼就請你帶路了」

       路上曉月詢問了關於任務的內容。

       「等等是什麼樣的任務?討伐還是採集?」

       「應該算都有吧?」

       面對疑問句,曉月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為什麼是疑問句!」

       「因為都有阿!」

       櫻乃將冒險者卡片拿出來。

       當曉月注視冒險者卡片,上頭立刻展開了立體的水晶薄板。

       看到薄板曉月的想法是喔!也太先進了吧,根本不異世界好不!。


       不過想想對這種地方抱怨,一點也不實際。人家就長這樣在抱怨好像都不會改變什麼。

       將注意力從外觀上移開,曉月看到櫻乃承接的任務數量

       「...你也接太多了吧」

       任務總計有4個。

       「還好吧也才4個,而且這些任務都是同個地方就成完成的」

       「你不怕任務失敗的懲罰嗎?」

       「阿!對齁,骸先生不知道獎懲機制。這種採集任務跟野外討伐的任務都是沒完成也沒有懲罰的類型」

       「...那就沒事了」

       在兩人閒聊之餘,也來到了目標位置。

       「到了~」

       「到了?」

       曉月只看到一個2米~3米高的洞窟,懷抱著疑惑的同時櫻乃拉著自己繼續前進。

       一進到洞窟內,曉月立刻被眼前的景色震驚了。

       「這是哪裡啊!」

       「這裡是地下城」

       曉月看到了無法用言詞形容的空間。

       在廣闊的空間中,上頭鋪滿了通透發亮的水晶。

       沿途向下的樓梯佈滿了各式怪物,以及奮鬥的隊伍。

       「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被光亮鋪滿的空間與曉月所想的『陰暗的地下城』完全背道而馳。

       「骸先生,別發呆了。我們的目標不是這裡」

       「喔..喔!」

       櫻乃抓住骸的手一口氣從入口到達平原。

       到達平原的前一刻,曉月有如坐了大怒神一般。

       徑直的,兩個人就徑直的從入口的高處跳到了平原上。

       大約2.5層樓高的高度。

       瞬間墜落讓曉月可以隔空看見自己身體落下。

       「恩...?骸先生?」

       落地後,櫻乃看到一動也不動的骸先生就在眼前揮手。

       「骸先生?」

       此刻曉月還在半空中飄浮,現在才看到遠離自己的身體。直到了半分鐘後才回復正常。

       「我、我在這裡,沒..沒事」

       「那就好!」

       雖然櫻乃骸有些不放心,不過豪放的個性立刻就將其拋諸腦後了。

       前進的途中,曉月在心中默默的咒罵。

       (該死...我最討厭自由落體了!)

       看著自己顫抖的雙腳,曉月欲哭無淚。

       雖然經歷了自由落體這一不幸的事情,不過幸運的是第一層的戰鬥部分幾乎都被其他隊伍包辦。

       兩人也很快速地來到第二層的入口。

       「說來,我們兩個要去第幾層?」

       「第三層」

       進入到第二層後隊伍的數量不再像第一層,滿到多出來。不過還是很多。

       順帶一提,曉月旁敲側擊的告訴櫻乃自己沒辦法再來一次自由落體。

       隨著隊伍的減少,兩人也開始需要進行少量的戰鬥。
櫻乃的戰鬥方式非常的常見。

       擅長遠距離攻擊所以和魔物保持距離。

       攻擊之後就開始逃跑維持距離,並保持地理位置優勢的方式進行戰鬥。

       「恩?不太對吧」

       曉月對眼前的景象驚訝了瞬間。

       法師開始拿法仗來進行攻擊了,而且物理攻擊還比魔法攻擊傷害高。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只是意外你最後是敲死魔物」

       對於疑問,櫻乃有些不解。

       「很正常吧?魔力用太多會很累的,能敲死就用敲的」

       「也、也是」

       此刻心中有千百萬的吐槽,彷彿要奔湧而出。可是曉月忍住了,畢竟講了也沒人懂。

       「小心!」

       談話的時候,櫻乃看到飛撲而來的哥布林。

       然而在提醒的瞬間,一道銀色的光芒劃開了哥布林。

       隨著哥布林落地,藍色鮮血才後知後覺的噴湧而出。

       「骸先生太厲害了!」

       整個過程櫻乃沒有盡收眼底,只有看見拔出匕首的瞬
間與屍體掉落的瞬間。

       「...有嗎?」

       「骸先生很厲害的!那身手最少有C級冒險者」

       (...怎麼退步了)

       上一次被稱讚B級,這一回被說是C級。

       曉月不知道該開心還難過。

       「說起來櫻乃是什麼級別?」

       「E級,我沒說過嗎?」

       「好像沒有」

       「沒有的話,現在知道就好了」

       說完話,櫻乃就跑去撿屍了。

       在地下城中屍體會自動轉化為魔石、掉落物等等物品,並不會像在外頭一樣,屍體會存留下來。

       「櫻乃阿」

       「嗯?怎麼了嗎?」

       聽到呼喊,櫻乃停下手邊的工作轉過頭。

       「地下城這個機制是怎麼回事啊?」

       「什麼機制?」

       「屍體變成物品的機制」

       「不知道」

       在回答的同時,櫻乃已經撿完了。

       「比起這些,我們先完成任務吧」

       「說的也是」

       既然問不出所以然,曉月的目光自然是放到會知道的人身上。

       來到前往第三層的階梯,經典的flag就在眼前上演了。

       從階梯上坐著2個人。

       身懷重傷的男人與淚眼婆娑的女人。

       「你們怎麼了嗎?」

       看到受傷的人,櫻乃很快的上前關心。

       「請...請救救我的同伴」

       「恩!我會的,請冷靜一點」

       櫻乃安撫女人的同時,轉頭看向骸。

       注意到視線,曉月也打開了道具欄技能。

       「...要什麼?」

       「有沒有生命藥水?沒有就請拿出急救用的東西」

       在道具欄清楚的分類下,曉月很快就看到了生命藥水。

       順帶一提,這生命藥水是伊雅準備的,一次準備了40瓶。

       「拿去」

       曉月拿出藥水交付給女人。

       「謝謝!謝謝!」

       女人慌忙的要讓同伴服用,然而顫抖的雙手與男人的傷勢無法順利進行。

       「...怎麼辦!」

       女人看著滴落的藥水,緊張的呢喃。

       「請冷靜下來,他不能喝就以口對口的方式讓他服用」

       「好、好的」

       在曉月的指示下,女人才回復些許冷靜讓男人服用藥水。

       服用完了藥水,女人驚慌的神情依舊不減。

       看到這裡,櫻乃就動了惻隱之心。

       「骸先生,還是我們送他們回去吧」

       「咳呃!」

       正當曉月打算說什麼的時候,男人回復了意識。

       「笨蛋!」

       「噗呃...」

       女人看到他回復了意識,緊緊的將其抱在懷中。而男人則顯露出一副隨時都要去的樣子。

       「喂喂!你對傷患也太兇狠了吧」

       櫻乃急忙的喊到,曉月則是迅速的將女人拉開。

       「抱歉!」

       「不不,與其跟我們兩個道歉,不如跟傷患說吧」

       而傷患那邊則是一臉蒼白。

       「阿阿!他暈過去了」

       「...」

       聽到櫻乃的話,曉月與女人四目相交看著對方。

       「我再給你一瓶藥水,這回不要再弄暈他了」

       「好...」

       女人默默地收下了好意。

       「櫻乃,把人拖過來。我們準備下去了」

       「啊!那個...請不要下去,現在下面魔物們都在暴動」

       女人的善意引起了曉月的興致。

       「喔~什麼意思?」

       「有人觸動了地下城的機關,導致魔物陷入亢奮狀態」

       「那其他人呢?」

       「大家都跑了,而我跟老公處在比較深處的地方。所以...」

       「有趣!亢奮的魔物不是很刺激嗎!」

       此刻期待刺激的狂亂氣氛散布四周。

       被這樣的氣氛影響,女人無從開口。

       寂靜的氛圍直到櫻乃將人拖過來為止。

       「骸先生,我好了。可以下去了」

       「喔!」

       結果,女人只是靜靜的看著兩人離開的背景。出聲阻止兩人也沒有做到。

       「那是什麼眼神,太可怕了...」

       想到被稱為骸的男人所露出的眼神,女人的背脊不禁自主地打起寒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