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21 鬆餅

小光光 | 2020-02-23 15:04:26 | 巴幣 0 | 人氣 42



以下正文

       面對假期,曉月開始不務正業。
       
       一整天都在面對從商會買來的木頭。

       削完木頭,曉月感到肚子傳來抱怨。

       在旁邊準備午餐的時候,曉月才想到:「對了,說好要給大家品嘗甜食的」

       關於甜食的選擇,曉月腦中有很多菜單。

       「恩...來做鬆餅吧」

       曉月會選擇鬆餅的原因也很簡單,製作簡易而且沒什麼難度,而且保存期限較其他類型的甜食更久。

       雖然在沒有防腐劑的異世界,差別也不會超過2天,而且自己還持有LV.10的道具欄技能,內建了停止物品時間的功能。

       而說到了鬆餅,自然是少不了糖漿。不過眼下材料不夠。曉月也不想做出半吊子的糖漿,因此作罷。

       午餐的部分,曉月再決定鬆餅的時候就想好了。

       鬆餅多做一點直接當午餐啃了,省麻煩。

       解決了午餐,曉月跑到商業公會來為糖漿做打算。

       一進到公會,立刻吸引眾人的目光。

       在眾多人喊著「骸先生!」的情況下,曉月身旁立刻聚集大批人潮。

       「呃..請—」

       曉月本來想說什麼,然而人數與聲音在一瞬間就淹沒了四周。

       可怕的人流中隨波逐流,有人突然拉住了曉月的手。

       隨著曉月「誰!」的一聲驚嚇,人已經被拉到了公會之外。

       「請問你是哪位?」

       「比起我是誰,不是應該先謝謝我嗎?引發騷亂的骸先生」

       站在眼前的女子,不太滿意曉月的對答。

       「抱歉了,先謝謝你剛剛的幫忙」

       曉月拉了拉衣領,擺正姿勢道謝。

       「那麼請告訴我你是誰?」

       「我叫做櫻乃」

       「你好,櫻乃小姐。請容我詢問一下,你特意拉我出來是為了什麼?」

       櫻乃對骸的警戒有些不高興。

       「你這人疑心病真重,我只是好心!」

       看到女孩子生氣,曉月低下頭道歉。

       「是說,骸先生你來商業公會是幹嘛的?」

       「也沒什麼,只是手上有點東西想賣」

       「嘿!骸先生你到底是賣什麼?為什麼會引發這麼大的騷動」

       對於櫻乃的問題,曉月笑而不答。反到問了回去。

       「那麼櫻乃小姐你呢?」

       「我?我是來買點生活用品的,畢竟冒險者開銷還是滿大的」

       「喔!原來櫻乃小姐是冒險者阿」

       「嗯?我看起來這麼不像嗎?」

       櫻乃對骸先生的反應有些意外。

       「嗯...看起來比較適合文靜一點的工作」

       「嘿!我是這種印象阿,那麼骸先生的工作呢?」

       面對這個問題,曉月思考了一下。

       「講好聽一點叫做創作者,講難聽點就是無業遊民了」

       「噗...骸先生意外的很直接」

       曉月的話讓櫻乃笑了。

       「那麼骸先生要不要也來當冒險者?」

       「我可沒有身分證之類的喔」

       「冒險者公會可以申請」

       曉月知道櫻乃是好意的。

       「我很想接受你的好意,不過我礙於個人因素不能做這種事」

       曉月不想在現階段引發太大的騷動,也不想暴露真實身分。

       「...這樣啊,那我只好繼續找隊友了」

       看到櫻乃露出遺憾與悲傷的表情,曉月有些於心不忍,想要幫助她。

       這樣的行為也許是做作抑或是虛偽,曉月自己也這麼認為。所以現在幫助她需要一個自己能接受的答案。

       「你為什麼會想找我當隊友?」

       「我現在是一個人,如果有隊友的話在外冒險比較安全」

       「櫻乃小姐,我想問的不是這個」

       「因為骸先生很強,儘管你有意隱藏實力但是魔力還是出賣了你」

       「喔!什麼意思?」

       曉月頓時來趣了。

       「骸先生你的魔力不同於一般人,魔力流動的方式異於常人,而且散發出不下於B級冒險者的威壓。」

       「說來冒險者是怎麼分級的?」

       「主要分為8個等級由SS~F級,而區分等級是依照實績,也就是完成任務的數量與難易度,如果骸先生想知道更清楚的可以去詢問冒險者公會的櫃台」

       經過消化,曉月大致理解了冒險者的規則。

       「好,剩下的我會找時間去問。不過你可還沒回答我,如果理由只是很強,比起我應該還有更多更好的選擇。」

       「骸先生一定要這樣嗎,窺視女孩子的秘密是很過分的」

       面對責備,曉月只是淡淡的笑。

       「那麼我先說說我為什麼要問出一個答案吧」

       曉月告訴櫻乃,自己不能夠接受自己只是因為同情或是可憐對方才給予幫助,聽來可能有些可笑,不過自己需要一個正當的理由才能與櫻乃組隊。

       「...好吧,我相信骸先生跟我看到的一樣」

       櫻乃說出了自己的秘密。

       櫻乃看的見不單單只是魔力,還能看見別人的靈魂。靈魂有各種顏色,會根據每個人的人格特質產生不一樣的變化。

       「而骸先生你的靈魂散發著很溫暖的顏色」

       「什麼顏色啊?」

       櫻乃輕輕的舉起食指放在嘴唇上。

       「秘密~」

       「我不是你的隊友嗎?」

       「嗯??所以骸先生要當我的隊友了?」

       「是的,不過只有為期大約5個月的時間,日後就看緣分了」

       曉月本來就想當冒險者,也不太想過度為難可愛的女孩子。人家都說出自己的秘密也該退步。

       「那麼我們先去申請冒險者身分吧,骸先生」

       「我的?」

       櫻乃點頭回答曉月。

       「不不,關於組隊請以類似於雇傭兵的方式」

       「诶!這樣是骸先生吃虧耶」

       「沒關係,我不想暴露身分」

       「...好吧」

       雖然口頭上答應,櫻乃的臉色還是顯露出一些不滿意。

       當兩人聊了一段時間,庫魯德會長像似掐準了時間一樣走了出來。

       「骸先生,抱歉給你製造了麻煩,請跟我來」

       「那麼請櫻乃小姐先去冒險者公會接取任務,我再商業公會還要處理一點事情」

       「阿!我還沒買補給品!」

       「我會請會長幫我們準備的」

       語畢,曉月就催促櫻乃前往冒險者公會。

       看到櫻乃小跑步離開,庫魯德有意無意的調侃了一下。

       「看來那位小姐是依靠母性與美貌吸引到骸先生」

       「會長,您說這話就不好了。再怎麼樣你也是有門面的人」

       「齁齁~看來骸先生很介意,我就不多獻醜了」

       看到庫魯德轉身引領,曉月也不好多說只能跟上去。

       進到商業公會,這一次就沒有再引發騷動了。

       周遭的人都有好好地制止自己。

       「那麼就請骸先生享受買賣的樂趣吧,如果有需要就請在吩咐櫃台即可」

       說完庫魯德就交給骸一張卡。

       看著黑金色的卡片,疑問立刻產生。

       「這是?」

       「這是商業公會的特級尊榮會員卡,關於詳細的內容就請骸先生享受完買賣的樂趣再來我的辦公室」

       看庫魯德會長一臉想要給驚喜的樣子,曉月也不打算自討沒趣。遵守著會長的意思。

       「骸先生!請到這邊」

       在要上繳木雕與新商品的時候,一名女子向自己招手。

       招手的是留著褐色長髮年約23歲的女孩子。

       「骸先生好!我是你的專屬負責人。我叫伊雅請多指教」

       曉月對於伊雅的第一印象十分深刻。

       高挑細致的身形,大小適中的胸型加上服務人員的黑色制服給人一種成熟專業的韻味。

       同時臉上燦爛的笑容,祖母綠色的眼瞳給人一種活潑開朗的感覺。

       「你好。關於專屬負責人是什麼意思?」

       「這個是會長吩咐的,會長說要給骸先生最高的禮遇。不過...我有點冒失還請多見諒」

       看著伊雅面帶笑容的說著自己不好的地方,曉月感覺很親近。

       「不會的,人都是犯錯的。更何況...冒失說不定是伊雅小姐的特質」

       「嘿嘿...請骸先生不用這麼客氣,稱呼我為伊雅就好了」

       「那麼伊雅也請更親近一些,稱呼我為骸就好」

       「這可不行!我要維持我的專業!」

       看著伊雅不明所以的堅持,曉月露出淺淺的笑意。

       「那麼請伊雅為我處理這些東西,以及B級冒險者該準備的物資」

       曉月將木雕一字排開,放在桌上。

       伊雅確認完骸先生的指示後,開口詢問。

       「關於物資方面,骸先生是當天來回還是?」

       「恩...總之先準備兩人兩天份」

       「好的~」

       確認完畢,伊雅就開始進行準備。

       「那麼我晚點再來,我有事情找會長」

       「好的,等骸先生慢慢來」

       道別之後,曉月來到2樓的會長辦公室。

-叩叩-
       「來了」

       在曉月敲完門後,會長很快就來應門了。

       「骸先生有什麼事嗎?」

       面對問題,曉月不發一語。只是往內走,坐在沙發上。

       直到拿出了昨天製作的鬆餅。

       「想請會長試看看」

       「這當然是沒問題,不過這個是?」

       「這是名為鬆餅的料理」

       隨著介紹,曉月告訴會長。鬆餅還需要需要加上楓糖漿之類東西。

       介紹的時候,曉月也請會長為自己準備可食用的花朵、樹皮,並且希望會長找到可以搭配上鬆餅的糖漿。

       「糖漿嗎...我個人是認為這樣就十分美味了,不過我會再問問其他人的意見」

       「如果是這樣,鬆餅也請幫忙推廣」

       「沒問題,如果骸先生願意也請讓我們販賣鬆餅」

       「正有此意」

       曉月一同將食譜交了出去。

       接到食譜,會長顯露出有些慌張的神情。

       「這...骸先生可能有所不知,我剛所說的是成品並非是製作方法」

       「嘿~可是我想賣的是食譜,畢竟料理我只能算擅長並非是達人,我希望能夠有人做出最好的料理」

       聽到骸的一席話,會長大笑著拍了拍手。

       「骸先生真是可怕,思考的方向與我們這些商人完全不一樣。」

       「過獎了,這些不過是借鑑前人的智慧」

       在庫魯德看來,骸先生是個瘋子。

       無人能及的瘋子,同時也是偉大的開拓者。

       販賣自己的成果並非沒有想過,只是風險難以估算。做為一名商人是無法承擔也沒有勇氣承受未知數的風險。

       然而眼前的男人有著無法比擬的氣魄與膽識。

       不過想想也是。

       眼前的男人可以不間斷的拿出前所未見的東西,那麼對他而言這不是賭注僅僅只是投資。

       曉月這一邊則不同。

       到目前為止所提出來的思考、想法,全部都是前世的知識。

       存款、專利權這些都是有過歷史痕跡的,被證實可行的方法,自己所做的不過是照抄過來這個異世界。

       這樣的作為不應該是被敬佩的事情,不過會被敬佩也是理所當然的。不論如何,在這個世界這種理論、方式都是首例。

       「我會盡量滿足骸先生的要求,不過食譜的價值不知道這樣可否滿意?」

       庫魯德開出了80枚白金幣的價格。

       「恩...交給你處理就好」

       雖然計算方式跟希望的有所落差,不過當下這樣曉月就很滿意了。

       與庫魯德商討完畢,曉月就走回了1樓。

       來到櫃檯,曉月所希望的物資伊雅已經準備齊全了。

       (也許可以拜託伊雅)

       在準備取走物資的時候,曉月想到這件事不單單只有會長能做。

       「伊雅,你對甜食有沒有研究」

       曉月的話像是起爆點一樣,瞬間挑動伊雅的神經。

       「甜食嗎...骸先生想聽聽嗎?」

       「不...只是有––」

       在曉月說到一半,伊雅忍耐不住的開始宣傳自己對甜食的熱情。

       面對這樣的熱情,曉月有一個非常簡單的辦法。

       那就是往對方嘴巴塞食物。

       曉月也抓準了停頓的時機進行了餵食。

       「恩~~這是什麼?」

       「這是名為鬆餅的食物,而這樣還不是完成品還需要進行調味。」

       「調味?」

       「對,正常來說上頭還會需要淋上糖漿之類的。關於這部分,你有興趣可以去找庫魯德會長商量」

       「好!我會的」

       曉月脫離了麻煩,卻不知道自己害死人

       「那麼我先走了」

       「小心慢走」

       曉月將物資收進了道具欄技能後就轉頭離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