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20 假期

小光光 | 2020-02-21 15:42:08 | 巴幣 0 | 人氣 60



以下正文

-7天後-
       重新開始的課程,曉月比起以往更加期待了一些。

       從防禦型魔力的出現開始。

       曉月有所改變,願意多花一點時間聽課。
       
       「各位同學們!今天我們要收驗各位兩周的成果。」

       隨著老師的叫號,同學們開始幾人一組上前展現出自己的防禦型魔力。

       同學們的表現曉月只能用一句話形容:路人甲。

       每一個人都是仿造老師那燃燒的防禦型魔力,沒有一個人展現出自己該有的型態。
       
       (有這麼菜的嗎?)

       前面7組總共28人幾乎都是燃燒的防禦型魔力。

       而後面的29人就有了些許的不同。

       儘管多數人在應用上面無比接近,不過還是有加入自己的思考。
       
       「輪到你了」

       當老師喊到曉月,曉月滿臉問號。

       「嗯?我自己一人一組?」

       「讓大家看看囉,你到底能多臭屁」

       面對老師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意的舉動,曉月只能聳聳肩。

       當曉月施展了防禦型魔力,大家立刻滿臉問號。

       連老師都黑人問號。

       「你的防禦型魔力呢?」

       老師看得糊裡糊塗,不由得問了。

       「嗯?施展了」

       看著大家疑問的樣子,曉月問了一句。

       「...我是不是做錯了?」

       「...做得很好,不如說超乎想像」

       老師突如其來的回答,讓曉月看了過去。

       畢竟剛剛的疑問是面向自己。

       「你很意外嗎?」

       曉月點了點頭。

       「老實說我也很意外」

       (...你自己都很意外了,那問我幹嘛!)

       曉月感覺自己被耍了。

       「說實話,老師我自己都沒辦法讓防禦型魔力如此的淡薄。不過這樣防禦力夠嗎?」

       「我也不知道,不然來試試看?」

       老師對於這種自大的發言,感覺到心中的感情在奔騰。

       沒錯!一股憤怒湧起。

       「既然你想試...我們就來試試看!」

       「?」

       曉月對老師的憤怒無法理解,自己是不清楚這樣的防禦型魔力可以抵禦多少攻擊才會這麼說的。

       然而在困惑的時候,充滿魔力屬性的攻擊已經飛奔而來了。

       太過於突然,曉月只能抬起雙手加強防禦型魔力的魔力輛。

       而逼近的攻擊在觸碰到曉月的防禦型魔力,呈現了奇特的畫面。

       巨大的攻擊型魔力被一分而二並滑開了。

       (那是什麼?!)

       老師從來沒看過這樣子的防禦型魔力。

       至今為止要不是抵銷就是減緩傷害,從未出現過因為防禦型魔力而偏移的事情。

       「看來勉強可以...」

       面對曉月的話,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看到大家張大嘴巴呈現O口O的樣子,曉月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唯一知道的是又展現出太多東西來。

       「我很期待你!」

       明明就是有夠尷尬的氣氛,老師一句話就改變了周遭的空氣。

       「我期待曉月你能夠在排名賽上大顯身手」

       「我可以問一下為什麼嗎?」

       「還用問嗎!我從小就很想培育出好的人才,可是大家總是受限於自己,受限於魔力總量。總是認為自己不如A班與S班的人。」

       聽著老師真情流露的演說,曉月有些感動。

       在感動的時候,老師靠近耳旁說了一句「更何況你會需要在校長面前掩蓋實力的」。

       聽到這一句,曉月神經瞬間緊繃起來。

       老師接著繼續說到:
       「曉月同學!我需要你為同學證明魔力總量不是一切,老師會幫助你的」

       「...那真是謝謝了」

       曉月皮笑肉不笑的說。

       曉月知道,老師所言無一虛假。

       不過根據以往的經驗,曉月還是不由得懷疑老師的目的。

       儘管自己知道老師的目的只是培育人才。

       因為曉月自己能夠判斷的是言語的虛實。

       對方的言語只要處理足夠巧妙,曉月是無從得知所說的是否是全貌。

       「對了,老師你不是說排位賽是3人一組?」

       「怎麼了嗎?」

       曉月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的隊友還有一人是不知道的。

       「我的隊友是哪兩位?除了我的室友可洛索以外」

       「嗯?你不知道嗎?她跟你可熟了」

       看著老師和姆婭一樣,用相同的方式吊著自己的胃口,曉月有些無語。

       「我沒有得到任何答案」

       老師看曉月一臉不知情的樣子,手指頭比了比旁邊。

「...所以是姆婭?」

       「恩,她沒跟你說嗎?」

       「完全沒有」

       「那麼身為隊長是不是該處理一下隊伍內的氣氛啦?」

       老師一臉看好戲的樣子,曉月很心煩。

       在老師看—–更正,是全體看好戲的氣氛下,曉月走到姆婭旁邊問:
「怎麼不告訴我,你也是隊員呢?」

       然而曉月的言行舉止沒有像想像的那樣,霸氣總裁還是什麼帥氣型男。

       只是單純的詢問,沒有絲毫眾人期待的畫面。

       「嗚...因為...因為...你先跟我來」

       反而是姆婭,嬌羞的樣子讓在場的男性都有些興奮,除了曉月。

       曉月沒有進入狀況,只是看著姆婭嬌羞的樣子感到莫名其妙。

       「這裡就可以了吧?」

       曉月看兩人已經與眾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先說好喔,等等不管聽到什麼都不准笑我」

       姆婭臉紅的叮嚀曉月。

       「你放心好了,不會笑」

       「說、說好的喔」

       姆婭告訴曉月,為什麼沒有說自己也是隊員的原因。

       「...所以就是誤會我們兩個關係?」

       姆婭點點頭。

       「然後不只一部份人,而是全部人誤會,然後你就莫名地成了第一名?」
       「不是第一,在你之下所以是第二名」

       「...所以你就拿到了第二名?」

       姆婭再度點頭。

       「如果你不喜歡被人誤會,我可以告訴大家」
       當曉月轉過身,要向大家澄清自己跟姆婭不是情侶時,姆婭拉住了曉月的衣服。

       「你不想我跟大家說?」

       姆婭低下頭,搖了搖頭。

       「那是覺得這樣就好?」

       姆婭依舊不回答,只是搖搖頭

       曉月雖然愛情學分0分,不過也不是蠢到看不懂。

       「那就看你了,你想說再說吧」

       說完話,曉月就走回了人群之中。

       「處理好了?」

       「處理好了,不過本人還需要點時間冷靜」

       曉月直指姆婭的方向。

       「恩...我認為這可能不是處理好,不過你們好就好」

       老師一點也不想介入男女之間的感情問題。

       更何況男方還是個臭屁的要死的傢伙。儘管他真的有本錢可以臭屁。

       「那麼你還有什麼功課要指派的嗎?有趣的東西希望能多來一些」

       「有喔,接下來是攻擊與防禦的切換,不過––」
       
       老師講到一半,曉月就打斷了。

       「關於應用方式就不勞老師操心了,我比較想知道有沒有什麼未知的技術」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聽到老師暗指之後都是應用方面,曉月就只能靠自己了。
       
       「既然接下來都是應用的課程,那麼姆婭跟可洛索就請老師幫忙了。」
       
       關於教育方面,不是曉月自豪,自己的方式與其叫教育不如說是製造。

       「我會的,畢竟我還需要你幫忙」

       當今天的課程結束,曉月立刻迎來5個月左右的假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