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EP48-麻瓜與魔法的優等生,正越過學院誤區。[日更挑戰931]

aeronongalax | 2024-05-18 17:30:19 | 巴幣 104 | 人氣 100

連載中NEW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
資料夾簡介
整合魔法覺醒Magic Awakened的特點,加上魔法旅程數次資料更新,新舊資料修改而成,重新開始的魔法旅程。 並以深層心理學,各種靈感與個人各種碎片為主的衍生小說。

我就不該在意學院這種事的,如果會因此錯失好不容易能信任,忠誠於我,而我又能遇到能放心相處的對象幾次?這種先入為主根本毫無意義。我犯了那些傢伙對我做的事,真諷刺。
麻瓜學校的壞經歷對自己造成的創傷或許比想像中大,幾乎無止盡的懷疑任何新關係,而無論所謂「壞」是否屬實,總盡力避免會讓自己陷入「劣勢」的人事物。
丹尼爾•佩傑很不想承認,但就是如此,光回想起來就噁心。
「嘿,分院儀式很無聊吧,把大家都分進四個『小框框』,接著我們要如何?為『家』和彼此搏鬥,這學校是戰場嗎?哈!開玩笑的,如果有機會給那些史萊哲林教訓也不差,你說對吧?」
煩憂被打岔,回神的丹尼爾•佩傑只見一雙蔚藍色的眼睛笑著彎彎的,珍尼佛•埃弗斯撐著臉,在明顯的笑容旁,左側下巴的深褐色痣特別醒目。
「史萊哲林也不總是壞的……」
珍尼佛垂落的紅褐色捲髮,雖然長了點,但丹尼爾還是想起了姊姊艾斯梅•佩傑,髮色非常接近,但也僅此,兩人氣質非常不同。巧克力色短暫凝視後,又移開視線看著分院儀式進行,低聲呢喃。
「是嗎?我聽到的不同呢,他們可會裝了。聽說佛地魔在學期間超——受歡迎,人長得好看,善社交,彬彬有禮,能力又好,幾乎是人見人愛呢,結果,他成了黑魔王,連偉大的鄧不利多也被他欺騙了呢,而他忠實的追隨者貝拉•雷斯壯也是個經典美人,就是腦筋不正常又殘暴,還有很多經典案例呢……但當時的霍格華茲又怎麼會知道這些史萊哲林會把魔法世界變成煉獄呢?因為他們,超虛假,有具好看的皮相,身材,但內在,骨子裡都是變態瘋子……擔心喔,我們總是容易被外向又好看的人欺騙……」
句句刺進心裡,若非已經用深信的魔藥探過真實,丹尼爾知道自己對接近耳畔的話語容易採信,非常容易。因為人總想保護自己,即便可能因此抹黑傷害到誰,太殘酷……
「但他們還是不足以成為學院代表,那是他們個人的行為,應當自行承擔。」
「真成熟的說法,我很刮目相看喔,真的。但,丹尼爾,我可以直接稱呼你丹尼爾吧,你得知道他們終究是史萊哲林的『經典』,那個學院從創辦者開始就不正常,而後那麼多黑巫師,或許本來那學院就是為了蒐集內心深處『邪惡』的巫師也說不定,深得我們怎麼也看不出來,深得任何魔咒魔藥都無法探知到的黑暗『未來』。」
合理的懷疑,巧克力色這次與蔚藍色對上。


現今任何足夠關心魔法世界,或有在收集巧克力蛙畫片的人都知道,已逝的阿不思•鄧不利多是那時代最偉大最強大的巫師,不只發現龍血十二種用途,與發明魔法石的尼樂‧勒梅在煉金術方面有卓越發展,更在1945年戰勝黑巫師蓋勒•葛林戴華德,那是佛地魔之前最強大的黑巫師,這樣的偉人都無法完全知曉佛地魔的動向,難保不會有下一個深藏不露的黑巫師藏在我們身邊,那怕多麼的友善,甚至為誰犧牲……
混和鐵銹味的薰衣草香彷彿又環繞著,丹尼爾反射捉緊校袍內的襯衫,那刻在火焰中微溫的血液,在風雨中逐漸冰涼,深刻的捍衛,那是假的嗎?未來榎木真會成為魔法世界的危害嗎?崔斯•馬卡斯與珍尼佛•埃弗斯的話結合成深深的困惑與質疑漩渦,此刻的確信從無法保證未來,一直是這樣。
事實上崔斯拋到地上的不祥短劍,丹尼爾自知還真悄悄收起來帶在身上,暗紅,雕刻的非常精緻,鑲滿漆黑混濁的寶石,完全就像詛咒之物,卻為了以防萬一……
其實我根本不相信榎木•雷克塔,我要怎麼相信一個陌生人,當我連家人都無法完全信任時,根本不可能,無論這段時間相處感覺多麼真實,榎木終究是外人。
然而意識到自己又開始懷疑朋友,丹尼爾剎時火氣起來,無論未來如何,那樣的未知從非我忽視榎木真心的藉口,他已經為我盡力,我明明真切的感受到過……我討厭這些煽動!
丹尼爾•佩傑深知自己藉由魔藥看到感受到的,真正的「榎木•雷克塔」,即便被信任的人嚴重傷害、背叛,幾次差點死亡,那些事後都未曾改變過想付出的心情,他總認為是自己的錯,苛刻對待自己,總期望關心的關係一切安好,卻沒算上自己,這就是歷經過去而成的「現在」的他,願意盡力拯救我的榎木,專注感受我心情的朋友……我的朋友絕非邪惡黑巫師!就算榎木被分進史萊哲林也不能否定他做到過的「事實」!
越想越生氣,同時也開始羞愧,丹尼爾就像想洗淨過去的偏見,開始說起各種學院已知的案例。
「彼得•佩迪魯背叛了朋友,害死哈利•波特的父母,甚至幫助佛地魔重獲肉身,他是葛來分多;吉德羅•洛哈那個已經被知曉竊取許多女巫男巫偉大事蹟的騙子,對許多當事人施展強大的遺忘咒,如此卑鄙,他是雷文克勞;瑪麗埃塔•艾克莫那個出賣D.A.『鄧不利多的軍隊』的告密者也是雷文克勞;號稱最友善最仁慈的赫夫帕夫,在當年哈利•波特被火盃選上成為三巫鬥法大賽選手時,幾乎沒理會哈利表示不願意參賽,反而認為是種爭聚光燈而集體嘲笑諷刺他,甚至在魁地奇球賽中利用播報詆毀他。或許還有更多,但又如何,因為這些都是特例?還是都只是梅林該死的個人問題!喔,對,我們常用的巫師慣用語,梅林就是史萊哲林生,這就沒人提?」
緩口氣,丹尼爾知道自己也犯過這種「錯」,不知為何真以為遠離有負面評價的學院就能「安全」,明明同樣都是霍格華茲,卻以為真有哪間學院更高等,哪間更低等,明明也知道最終成敗都在個人。
「每個學院都曾有偉大與糟糕的巫師,即便學院有特定風氣與明確的招收特質,仍不代表別人的作為就該成為我們如何被看待的唯一指標!而數量統計更非讓人躲在前輩的榮光後面無視自己可能的缺點,也絕非作為心安理得抹黑傷害任何人的藉口。」
「冷靜,男孩,你們總是這樣血氣方剛又好鬥……」
「別稱呼我『男孩』,還是比起內容你更在乎性別?這是重點嗎?」
哇,這傢伙比想像中火氣還大。珍尼佛•埃弗斯剎時收口,不確定該不該繼續對話,但不遠處持續為之後「牽線」保持與羅賓•西斯爾思韋特對話的艾洛特•埃弗斯,很快投來「督促」的視線。好!哥哥,別擔心,我能搞定這暴躁的小夥子!
「好吧,丹尼爾,我就想說梅林出生的時間和霍格華茲建校時間對不上,或許這是薩拉札•史萊哲林的陰謀詭計,把一個更偉大的巫師說成自己學院的學生,並且還特別在乎麻瓜權益?這不就是純血主義者的掩飾企圖嗎?超會利用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魔法世界很多人數學不好。」
要不是赫夫帕夫接連為新生加入歡呼,珍尼佛很確定這邊的「爭論」會引起教授注意。一連五個真是感謝。
「哈?如果梅林真是偉大巫師,我可不信他不會類似強效『減齡藥水』和『重生魔藥』的法術,釀造這些我都會,這麼簡單,他肯定也會!而誰會想迷戀一個人把畢生所學都交出去後,被詐欺感情卑屈的死去,甚至還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梅林肯定會想重來!無論是死在橡樹上還是巨石塚都一樣!」
「你會減齡藥水?那種變年輕的魔藥?」
沒意識到珍尼佛•埃弗斯忍不住咬緊唇,渴望魔藥的反應,還在氣頭上的丹尼爾•佩傑不斷說著自己知道的資訊。
「當然,『增齡藥劑』我也會,還可以任選年齡層。重點是,梅林若真是『德魯伊』,那肯定也研究了輪迴與靈魂的法術,而巨石陣和橡樹對德魯伊都是重要的法力象徵,那又可以判斷或許梅林早預知到自己的死亡,但為感情賭一把,就只是未來沒變過!而且梅林還是『半人半魔』哪那麼容易死!讀過霍格華茲完全有可能,他或許是想跟薩拉札•史萊哲林學更好的破心術,因為薩拉札在怎麼渾蛋仍是當屆最強的破破心大師!」
「任選年齡層?該不會你連美容藥劑也會吧?任選美化程度?」
「……你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對吧。」
總算講到逐漸冷靜,丹尼爾才發現面前那閃閃發亮的蔚藍,深層根本重視不同的內容。又來了,每次周邊人聽到這兩種魔藥大多都這種反應。
雷吉當初還要求變成……噁……不堪回首。
「有啦,有啦,就是梅林是史萊哲林裡的好巫師嘛,你聽,我有認真。那丹尼爾,能看在我們未來都是同學院的『家人』,幫個……」
「我拒絕。」
「別這麼無情阿,你看嘛,我可是因為『詛咒』生病延後入學三年耶,別看我這樣活得自我又充滿魅力,對女孩子來說魅力永遠都不嫌多的,我的皮膚無論怎麼保養都這樣,你看!」
發覺丹尼爾還真一口就拒絕,珍尼佛馬上貼近要同學看看自己頸部與鎖骨上的奇怪扭曲斑痕。說不定魔藥能蓋住這些!
「別靠近我,我不想被詛咒傳染,我未來還有『正事』要做。而且不只詛咒,你看著有黃疸,皮膚又暗沉,飲食大概不均衡,建議攝取更多水分,優質蛋白質,低脂,低糖,減少肝負擔。」
同時丹尼爾倏地拉開距離。
「這詛咒才不會傳染人,你這些話不覺得挺失禮的嗎?你知道怎麼和女生相處對吧?」
發現分院帽這次沒在秒間分發學院,珍尼佛不得不「壓低」聲音抱怨。你本該說區區詛咒無法掩蓋我的內外在都美的事實!當然內心的大實話沒說出口。
「就算是混血,我在麻瓜學校很努力成為高材生,在魔法學校我也將會是優等生,這種說話方式對我很『正常』。另外,有些詛咒會產生『連鎖效應』,我既不夠認識你,也還不相信你,你連這是甚麼造成的詛咒都沒提過,所以離我遠一點。」
沒說是因為我也不夠清楚啊!而且這甚麼不耐煩又自大的態度,一般不是該同情同學嗎?發覺目標還真越來越排擠自己,珍尼佛•埃弗斯緩口氣,順順頭髮,重新把紅褐長捲髮好好夾高固定,認為應該重頭來過,即便發現彼此真沒共通性。我可沒上過麻瓜學校,那些甚麼術語的聽著就超無聊。
「咳、丹尼爾,我知道我們開頭好像不太順利……」
「通常開頭不順就不用有然後了,我是卓越型的完美主義者。」
「那樣你會活得很累喔,丹尼爾,讓我教你怎樣才更好生存。」
「像怎樣,被詛咒?你連我說的『卓越』都不知道,我們真的可以不用聊了。」
忍著,這小鬼肯定是故意的。珍尼佛幾乎氣得想咬牙,甚至盡全力才忍下別當場「現出原形」抽乾面前無禮傢伙的魔力源。但有天我會,而你這討厭鬼絕對會後悔!即便內心激昂,珍尼佛外貌依然維持著「平靜」,然而巧克力色眼神不認同。
忽視那蔚藍越來越熱辣的怒意,丹尼爾•佩傑雙手臂輕緩搭上自己的腿,任由紅褐色捲髮遮掩半邊面容,右眼顯得冷漠。確實是故意的,想看看對方有多快會生氣,顯露「真實」。其實也不用試,每當別人對『我』有需求有企圖時,我第一眼就能看出來,畢竟童年就是在這種家庭環境中成長。
而這個人與我搭話,肯定不是因為我用最大化砲彈咒轟破牆,更不是因為我能釀造特製治療藥,而是出自別的原因,我感覺得出來……
突然壓抑但歡快的笑聲傳來,沒被遮掩的巧克力色右眼凝視源頭。
「你真有趣丹尼爾,其實我從你轟掉牆就注意到你,你剛才肯定又找到些『樂子』,說實話我一直很期待能和你這樣『自由』的人當朋友。就看在你不在時我幫你『掩護』的份上,彼此重新認識吧。我是珍尼佛•埃弗斯,你可以稱呼我珍尼佛或者珍,後者是只有我『相信』的人可以喊喔。」
謊言。丹尼爾很確信溜出禮堂時沒任何教授,甚至幽靈看到,即便珍尼佛沒在後來發現我擅自離席時通報教授,也不代表我欠人情,很多人本來就會在不清楚情勢時選擇忽視,避免惹麻煩,而現在這更像是「要脅」。
他到底希望從我身上得到甚麼?
巧克力色眼睛緩緩瞇起,珍尼佛知道自己搞砸了,然而保持著笑容,手指刻意敲敲桌上的金盤,一直不時關注這邊發展的艾洛特•埃弗斯很快接受到妹妹的暗號,在葛來分多迎來又一位新成員歡呼時,抽出銳利如錐的接骨木魔杖,在無人注意時對準學弟的後腦勺,念出遺忘咒。
「Obliviate……」

「丹尼爾。」
施咒成功前,陌生的聲音無預警出現在旁邊,即便周遭充斥熱烈的歡呼,然而那聲音明明輕柔卻清晰的無法忽視。
艾洛特倏地收起魔杖,藍眼馬上觀察那沒看著自己的銀白,完全不清楚剛才的企圖是否有被發現,只確定錯過最好的施咒時機。
「榎木!你回來了?狀況怎麼樣,你的傷勢如何?波比•龐弗雷夫人有治好你嗎?」
熟悉的聲音,朋友的溫和很快轉移注意,丹尼爾•佩傑連忙拉著榎木•雷克塔希望他坐到自己身邊,把這段時間想了解想慰問的事全說遍。
榎木看起來比離開前更累,翼醫院真的有照顧好他嗎?
丹尼爾頓時很想拉著朋友回翼醫院,或乾脆帶去魔藥學教室,我能釀造大多數麻瓜或魔法類型的治療藥。
「我沒事,丹尼爾,我沒去『翼醫院』,但,這些可以晚點談,我有些事更想親口對你說。」
面對朋友真切的關心,榎木更和緩地揚起笑容,銀白有些疲累的瞇起,接著婉拒丹尼爾的邀約,反而半跪姿面對朋友。
「抱歉,丹尼爾,剛才在院子裡我應該讓你把話說完,我能感覺到你的『傷心』,因為我的話,所以我很抱歉。還有,我不是一個很『正常』的人,丹尼爾,我可以同時完全相信一個人與完全不信任,這聽起來很矛盾但我知道你能明白,因為丹尼爾很聰明。」
我確實明白,你深信重視的關係足夠好而珍貴,卻無法相信任何關係會認為你值得。凝視銀白,丹尼爾感覺到眼睛與鼻頭開始酸澀,探知過朋友的內心後,他知道榎木正盡全力表達「忠誠」,即便是在我對他說過史萊哲林的壞事後,他肯定陷入兩難的糾結。
「而我真的已經把丹尼爾你當朋友,以及『首位』,所以無論你將如何抉擇,我很難改變對你的關心分毫,真的很難。所以,你有我的弱點了,這就是我在乎人的方式。」
銀白顯得濕潤,專注地凝視,比起埃弗斯兄妹探聽到這些內容覺得根本莫名又羞恥的難以置信,丹尼爾•佩傑則是反射哭出來,深知這些話背後的意義,深知這就是榎木•雷克塔。
我的朋友正對我獻出他的真心,即便可能會再次遭受傷害,然而傷痕累累的他願意相信我。
只因為他堅信我的「靈魂」。
「榎木……在史萊哲林沒事、我已經不在乎那些了,而這並非勉強……」
在戴著黑龍皮手套的手用銀白手帕替自己拭去淚水前,淺梔子茶色的大手更快捉住朋友的手腕,貼近表達心情。
「榎木,我們是朋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無論進哪所學院,無論未來發生甚麼事都不會改變這點!我保證!」
那雙溫柔的銀白在「誓約」中是高興與痛苦,幾乎同時發生。丹尼爾知道保證與誓約對榎木是多麼沉重與珍貴的事,正因為如此更是刻意表達。
「我對你誓約了,榎木,然而這次你絕對會安好。因為我也看出你的『傷心』。」
這次好好把想說的說出口,即便還有很多想表達,然而丹尼爾•佩傑知道用魔藥探知的真實還是別說太多。
「我更習慣對人誓約呢……丹尼爾真的好神奇……謝謝,只要有這心意就夠了,我更希望丹尼爾開心,就做對你最好的選擇。」
微微抿唇,榎木知道相信誓約後自己就真毫無防備,然而……揚起笑容,這次比起溫和更多的是悲傷的喜悅,夜黑的髮絲微微勾進紅褐色捲髮中,隨傾身而來,耳畔輕柔的道謝,巧克力色雙眼微微張大,心跳怦怦反射屏住氣息,卻有意識的暗自深呼吸,感受微甜與薰衣草香,以及關心。
已經沒事了,我們果然將會是最好的朋友。

在麥米奈娃校長發現這裡的動靜前,銀白與巧克力色對視,笑著微微揮手道別,丹尼爾•佩傑與榎木•雷克塔解決差點出現的友誼危機,恢復關係,也更加密切。
就近聽到這一切的珍尼佛•埃弗斯和艾洛特•埃弗斯認定這可非好兆頭,怎麼偏偏目標身邊來了個對感情「走火入魔」的史萊哲林,而且……
艾洛特乾嚥唾液,剛才的短暫幾乎像幻覺卻深刻地烙印在思緒中。
「如果你傷害他,我會傷害你更重。」
當那高䠷的新生從身旁走過時,這句話自動浮現在腦中,而頸部感覺到被冰涼的銳器壓著,然而明明甚麼都沒真的發生才對。
是因為我太擔心曝光而妄想,還是有甚麼真讓我自動「畏懼」那麻瓜出身者……艾洛特•埃弗斯一直遲遲消除不掉顧慮,凝視遠方史萊哲林餐桌的夜黑不對稱髮新生,總感覺「靈魂」就是在提防他。



艾洛特•埃弗斯與榎木•雷克塔也有著很深的淵源,在不同的時空中。
然而這個重新開始的時空中,艾洛特的妹妹珍尼佛•埃弗斯得以趕上入學,有了額外助力,還是有著特殊狀態的幫手,或許將帶來截然不同的變化。
而艾洛特•埃弗斯這次也並非單純的NOTME成員,他與丹尼爾•佩傑的「生父」提早有聯繫,並且已經有個危險的「交易」。

已經確定加入「無愛」篇,時空中丹尼爾•佩傑非常重要的專屬情節,但呈現方式與內容會與先前釋出的有許多不同,特別是「黑血」代表的意義。


對這感興趣的好閱覽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願好能量體一切安好。
祝福好魔法覺醒開發組和好旅行者愉快健康,安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