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EP49-霍格華茲四學院之最,新生們向著未來。[日更挑戰939]

aeronongalax | 2024-05-26 17:00:17 | 巴幣 104 | 人氣 81

連載中NEW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
資料夾簡介
整合魔法覺醒Magic Awakened的特點,加上魔法旅程數次資料更新,新舊資料修改而成,重新開始的魔法旅程。 並以深層心理學,各種靈感與個人各種碎片為主的衍生小說。

「洛蒂•特納!」
鮮豔的羽毛筆柔軟擺動,脫脂,硬化,削切的尖端壓上紙面,經由羽桿的毛細現象,吸取墨水,隨移動筆尖將潔白染上線條優美的墨色。印象中高䠷的巫師正伸長手,微彎身,伸出腿,很淺但戲劇化的ㄑ與K型,向所有人介紹完好無缺的校樹「渾拚柳」,而一旁撞暈在校牆裡的山怪感覺頭上都飛了群金絲雀呢!
洛蒂•特納忍不住笑出聲,完全沒發現到禮堂眾多視線正逐漸往身上集中。
「洛蒂•特納,唱名到你就出列隊!」
風雨中夜黑髮絲雖被浸溼但仍看得出柔軟,特別是右側較長的髮絲。看來是喜歡有些造型的人呢,這種類型通常會在日常中增加點樂趣。洛蒂想著榎木•雷克塔舉止乖巧規矩,外觀上卻有著這樣不對稱的小變化,或許內心其實有些調皮淘氣呢!難怪會有那樣的小巧思,剎時想起彼此在霍格華茲特快列車上的相處,濃奶茶色的手拿著畫筆微微壓著黑校袍內有著鮮豔朵朵盛開彩虹花的白裙。
讓人想起自己最喜歡的明媚晴朗,自然美好盛放是最棒的景致!
「洛蒂•特納女士,請快上前參與你的分院儀式!」
即便麥米奈娃校長加大音量,加重語氣,洛蒂只是順手將垂落的深咖啡色髮絲順到耳後,微低垂著頭繼續將插畫完成。雨水潤澤,墨色靜謐栩栩如生,魔法點綴當時怦然的靈感泉湧,而後鮮活無限回放在「魔法畫家」紀錄的最好時刻。
畫得可真好……
卡珊卓•沃雷本想噹這位散漫的新生同學別拖延儀式,然而綠寶石眼眸卻在瞄上那幅「重播」時猶豫,接著凝視那紙面動畫,雨聲在耳畔,水珠映著火光閃耀自拱門滴落,接連如碎鑽,讓遠方的存在更加深刻。
「那個、樹沒事!」
樹沒事?鬧這麼大動靜,你就只想到這句?因為洛蒂的魔法畫作太過「真實」,記憶毫無障礙的回溫,卡珊卓反射摀著嘴,讓脫口而出的笑聲隱藏在白手套中。
「到你了,洛蒂——分院儀式。」
發現校長圓鏡片後逐漸銳利的視線,艾薇•瓦林頓趕緊湊到「朋友」身旁提醒,白奶油色的食指輕輕戳戳洛蒂•特納的手臂。從知道洛蒂試圖來找過自己後,兩人的關係很快恢復回在霍格華茲特快列車上共處時的輕鬆自在。
艾薇很高興朋友最終有選擇相信自己。
「甚麼?喔……謝謝,艾薇!」
總算回神,一抬頭拿鐵色的眼睛就對上朋友獨特美麗的湛藍帶紫堇色雙眼,同時也注意到周遭色彩繽紛的視線,洛蒂才反射尷尬吐舌,趕緊闔上插畫本,但仍連同羽毛筆都捉著未收起,只是快步上台階,坐上四腳凳子。
「恩……有趣……一個魔法畫家……」
麥米奈娃校長輕緩將分院帽放往又一位新生頭頂,能透析配戴者過去至今累積價值觀的深褐色魔法巫師尖頂帽隨即開始職責,僅彼此聽得到的沉思,分析現在最適合,並對未來發展最好的學院。
「讓我看看你適合哪個學院……」
「我也很好奇,雖然我沒特別想進哪個學院,但我父親總說我用色大膽,很可能進葛來分多,然而我覺得自己沒那麼勇敢,我很害怕催狂魔,雖然沒直接面對過,然而我看過父親畫出來的催狂魔,栩栩如生!它會剝奪喜悅製造痛苦,而我則喜歡溫暖陽光和喜悅,所以我很確定催狂魔和我是完全相反的存在呢!」
分院帽才開始嘀咕,洛蒂不只嘴開始動起來「輔助」分析,思想更是毫無保留的快速運作,傳達。
「不過我很喜歡研究顏色,我對色彩著迷,父親再婚後,我『母親』,因為生母難產死,其實我對原生母親沒任何深刻的印象,所以這個第二個母親對我就是第一個母親,而他也是女巫喔!這讓我們有個在麻瓜世界的『秘密』共同點,只是那時我年紀也不小了,所以前期我們有些疏遠,然而父親失蹤後,我們交流變得密切,我知道他是真的關心我,而每次繪畫,他總會讚美我在用色上特別聰明,特別喜歡我替新混和顏色命名,並總說我一定會進雷文克勞!我也覺得自己或許也很適合雷文克勞!」
開始擺著手中的插畫本,如果可以洛蒂真想直接翻些自己特別滿意的畫作給分院帽看,就是每幅都各有特色太難選擇了!
「恩……你很活躍,渴望密切交流,但怕孤獨……」
分院帽挪動,讓洛蒂的頭跟著左右晃動,在密集的話語中找到開口的時機。
「但赫夫帕夫靠近廚房,我總會想吃些奶油硬糖卡士達,父親過節時常帶給我一些,那時我們在戶外寫生時可開心了,畫著圖,吃著糖,不過這項『傳統』母親也延續了喔!在我來霍格華茲前他特意在我口袋和行李箱裡放一堆糖果呢!所以我可能沒必要到廚房拿更多,但是阿,赫夫帕夫的食物香氣氛圍還是很棒,聽說還有專屬的餐會呢!我能想像待在那樣充滿植物的自然景緻又總有交流會的交誼廳我會多快樂!」
也就幾秒,洛蒂很快又開心地向分院帽傳達自己的親身經歷。
「很豐富……但我可以探知你腦中所有思緒……而你總想堅持自己的觀點並試圖影響……」
「是據說史萊哲林生特別容易學會的破心術嗎?我很少考慮過我會進史萊哲林,不過我有一個朋友被你分進史萊哲林了,叫榎木,你沒分錯對嗎?聽說你不會犯錯,但說實話我是有些訝異,當然我沒甚麼學院偏見,不過榎木實在和一般認知的史萊哲林不太一樣,我是說他是有那樣的高貴氣質,儀態也很好,但感覺卻可以很親近的親切呢!榎木對我更像赫夫帕夫,感覺就會是忠實的朋友,如果你分錯其實可以再喊一次,我父親總說藝術中總有插曲,然而面對後再用顏料揮灑就能再創一幅傑作,所以我認為就算分院帽『過去』從不犯錯,但如果現在有『插曲』……」
「雷文克勞!」
這次分院帽直接大聲宣布打岔,接著在麥米奈娃校長手才伸來就自行歪斜掉落,所幸及時被接住。
眨著拿鐵色眼睛,洛蒂輕緩順著深咖啡色厚瀏海短髮,半身轉動看著已經離開自己頭上的分院帽,那頂陳舊巫師尖頂帽的褶皺臉顯得「焦慮」。
「你確定嗎?我過去的經歷真的很豐富,父親也總說藝術家的思想是很難馬上探明,特別是我的思想,所以如果你這次『又』遇上插曲……」
「卡珊卓•沃雷!」
罕見的,不是由校長唱名,分院帽自行唱名下一位新生,這可真是特別!許多新生倏地就將視線集中往那名金髮女巫身上,就連教授也是,這般「禮遇」,卡珊卓也沒料想到,但……
正好!
所謂偉大的巫師就該有不平凡的開端。笑彎綠寶石般的雙眼,戴著白手套的手使勁一揮,讓璀璨美麗的金髮高高揚起,柔和垂落中熠熠生輝,同時邁出看似這屆最端莊優美的步伐,看著遠方的柯爾比與不少巫師都跟著哇——地讚嘆。
真是個美人呢。
洛蒂跳下四腳蹬,經過那名女巫時多看了幾眼,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望到時就覺得是很醒目的一個人,現在近距離看更是充滿姿色,特別是那頭金髮,不知怎麼洛蒂想起父親曾畫到過的「迷拉」,在麻瓜世界是如同仙子的存在,但和魔法世界的仙子不同,迷拉是不分男女都特別美麗的「仙女」,天生具備強勁的誘惑能力。
這屆真是充滿特色呢!洛蒂剎時心情更好,來到霍格華茲才短暫不到一天就豐富了藝術家對新鮮渴望的視野,看到許多「美與獨特」。
艾薇眼睛大大,臉頰又軟圓,肯定是這屆最可愛的女巫,我等不及見到他的姊姊,他們絕對會是這屆最可愛的雙生姊妹!
而羅賓肯定是這屆最有活力的健康運動好手,如果膚色後來曬得有些古銅,肯定超有魅力!那個叫穗穗的則趣味的非常好玩!聽說穆德莉德和默敵莫在地下港口練習過魔王笑聲,不知道是怎麼樣的聲音,真可惜那時我不在。
凱文大概是那種典型的紳士學者,肯定會很受教授們青睞,而我特別能感覺到羅賓喜歡他!這屆第一個班對?外向運動風女巫搭上內向文學男巫,很經典的組合總是有許多樂趣事,我到時候肯定要畫幾張插畫紀錄。
還有阿,和我們有年齡差的珍尼佛有種神秘的魅力,我可以感覺到一些危險的氛圍,不知道是出自甚麼……
但我能預期自己之後會看著卡珊卓和榎木好一段時間,他們很適合出現在畫作裡,肯定要找時間問問他們怎麼調整體態,兩人都是天生麗質還是特意保養過?難道榎木也有甚麼特殊血統?
不過感覺這屆最受歡迎的會是丹尼爾,雖然在列車上我是有些被他震懾到,不過他有種特別的大師風範?在等待分院的過程中,很多新生私下談論他呢!還有那個叫東才和幼好……洛蒂知道未來有許多能認識的同學朋友而興致高昂,開心地加入為自己歡呼的雷文克勞。

那女巫都說出來了呢。
卡珊卓•沃雷淺淺揉額,就算雷文克勞的前輩們正為新生加入歡呼,但任何靠近洛蒂•特納些的學生都能聽到他的「分析」。我是顏質特高,這沒人能否認,而那傢伙……想著那溫和的笑容,有些異國的長相,白手套稍微壓著嘴唇,沒吭聲,倒是反射屏住氣息。記憶中的花香仍宜人。不差……就只是不差……
但我可不認同那個紅褐髮的囂張傢伙會是這屆最受歡迎!憑什麼?他可是襲擊級長又轟爛禮堂的牆,他該被警告!被關禁閉!而不是……
「史萊哲林!」
甚麼?卡珊卓還未意識到自己的分院儀式已經結束,在各種思緒翻騰中,坐上凳子,分院帽才輕碰金髮就決定好所屬學院,才在歡呼中回神,自己確實進了理想中的史萊哲林,這是好事,然而卻沒太多實感,都是你!這明明是重要的時刻!
丹尼爾•佩傑對台上投射而來的怒意感到莫名,但也不滿那金髮女巫毫不猶豫就坐進討厭雙生與榎木•雷克塔之間的位置。他們將成為朋友?我當然不允許!
巧克力色與綠寶石眼眸隔著人潮狠瞪,總覺得彼此的恩怨來自更久遠以前,久的這「時空」都還未記住就開始。
兩人的怨氣在分院帽又分發幾名新生後都未散去,期間漢娜•維倫古德進了赫夫帕夫,即便陣陣歡呼中,漢娜因為「天生特質」跌跤中拉扯前輩校袍,魔杖飛舞走火,連鎖反應中燒毀整面赫夫帕夫旗幟,接著禍央所有學院旗幟,但查恩斯•克萊沃還是很開心的起身鼓掌,瘋狂吹哨化解尷尬,即便他從不認為天真可愛的漢娜會進甚麼邪門史萊哲林,但能確保在意的人遠離那可怕邪惡的雙生哥哥越遠越好!
「艾薇•瓦林頓!」
終於輪到我了。緩口氣,艾薇發現還真開始緊張,但更多是期待,想起朋友在「聖蒙果魔法疾病與傷害醫院」對自己誠心的建議,艾薇知道榎木是真的在乎自己和薇妮。我得成為姊姊的開路先鋒,姊姊的保護者!我可以做到!
才奠定覺悟邁步,有個身影卻更快搶先坐上四腳凳。
整個禮堂都很錯愕,那有頭麻花繩般雷鬼頭的深膚男巫看著實在不太像艾薇,但他一副視死如歸,雙眼灼灼,極力想趕快開始分院「戰場」的模樣,實在讓人覺得這非鬧劇。他可能真的也叫艾薇,有男巫是這名字本來也不奇怪。
「維克托•韋霍爾特先生,還沒輪到你,請聽到唱名後在上台,現在……」
「赫夫帕夫!」
「太好了!」
麥米奈娃校長才提醒,分院帽乾脆地做出決定,這讓提前自行上台的維克托高聲歡呼,藍色的眼睛笑得彎彎的,甚至舉著分院帽大叫好一陣子才還給校長。能與偶像維拉•韋霍爾特一樣進到赫夫帕夫學院,夢想可以說得到超棒祝福!
既然院都分好了,也就不花時間計較他緊張到衝出來的小事。
比起大家在意的順序,維克托胸口的金探子徽章更吸引羅賓•西斯爾思韋特的注意,難道會是對手?雖然自己準備當打擊手,不過合照總在隊伍前排中間位置的搜捕手,可是當前明星球位,並非我首選,但也是「明星」呢!


凱文•法雷爾知道青梅竹馬肯定是在看那名新生的金探子徽章,然而經歷長時間艾洛特•埃弗斯對羅賓的「糾纏」後,還真有那麼些「危機意識」。看著自己遠不如兩人健壯的細弱手臂,大口嘆息,雖然自信絕對比兩人要來得有學識,但羅賓肯定更喜歡會運動的人吧,特別是像他一樣熱愛魁地奇的球員……
凱文悶悶地抱著書,大方框眼鏡微微滑落輕碰到書緣。性格落差大的父親和母親果然也是靠著「魁地奇」聯繫關係吧,但比起這種飛行事,我更喜歡解決魔法難題和魔法史,可是這些羅賓並不感興趣,除非是用來惡作劇……
也說不上這到底是甚麼感受,但凱文意識到自己竟然覺得就讀魔法學校沒那麼有趣了。
以前也就只有我們兩個,那時還比較輕鬆,不……羅賓一直都能認識很多人……凱文總算意識是自己一直都只與羅賓相處,然而事實上,羅賓多的是人可以選。我會沒朋友吧……雖然我有書籍就夠了,但我還沒準備好完全沒人相處……
「小凱,雖然那傢伙是赫夫帕夫,但之後課堂上我們準要去認識他,說不定我和他能在空中較勁幾場呢!」
沒意識到青梅竹馬低落複雜的心情,羅賓如常直接將凱文攬到身邊,手肘更用力在那缺乏肌肉的身軀撞個幾下,惹得朋友哀號,但仍不改高昂的興致。
凱文很想埋怨但又不想吵架,最後只能暫且頷首帶過。然而心思仍持續沮喪,特別是羅賓很快又與前輩艾洛特高談闊論魁地奇。

「艾薇•瓦林頓!」
第二度,但正式,艾薇這次毫不遲疑地上台,確保別再有誰捷足先登,靈巧地坐上四腳凳,稍微挪動身軀完全坐至中央,感覺到校長將帽子穩妥地放上頭頂,那低沉嘀咕瞬間傳入腦中。
「讓我瞧瞧,你該分到哪……喜歡展示能力,急躁勇敢,阿……勝負心重,但……有甚麼改變了你……你更加想沉住氣,渴望成為更好的保護者……有趣……你開始有明確想努力的目標……」
「沒錯,我想保護薇妮,我希望姊姊能再次快樂起來,我必須比過去都要堅強!無論會遇到甚麼挫折我都不會改變這個想法!我曾經很害怕……當記憶不完全,甚至差點傷到同學,或者擔心姊姊給我看到的並非他對我生氣扭曲的記憶而是事實,然而,我不再害怕了,因為我不是一個人了!榎木會陪著我,陪著我和薇妮!」
雖然聲音都被屏蔽,但艾薇•瓦林頓仍自然地開口說著,同時開心的笑出聲,朝向史萊哲林餐桌的朋友大力揮揮手,面對這活潑熱情,榎木•雷克塔回以輕緩揮手,溫和微笑。
「我知道哪個學院最適合你……」
雖然曾經很希望進葛來分多或雷文克勞,但現在無論是哪個學院艾薇都不擔心,就算可能被分進史萊哲林,都只要放手不斷努力邁進一切都會好起來。我一定會為你準備最好的霍格華茲體驗!姊姊!
「赫夫帕夫!」
分院帽喊出口瞬間赫夫帕夫餐桌歡聲如雷,許多學長姐站起來大力鼓掌,今年學院已經有三十五名新生,遠高於其它學院,作為歷屆最少學生違規學院,這次有更多機會加分,這年學院杯或許真會頒給赫夫帕夫。
眾赫夫帕夫視線齊看向「學院分沙漏」,現在每個學院都還未裝滿寶石,但可以想像赫夫帕夫沙漏裝滿黃鑽的美景,遠遠高於其他三院。


或許在麻瓜學校就讀過的混血巫師或麻瓜出身者知道,鑽石其實並不稀有,甚至沙漏中的黃鑽石總是比其他三院的寶石粗糙些,然而足夠堅硬,只需要打磨切割就能成為最亮眼最受眾人矚目的奢美,正如赫夫帕夫。
或許葛來分多在魔法世界數千年來聲譽最高,在學與畢業的葛來分多生總是備受期待;或許雷文克勞是公認最聰明的學院,他們的學生無論到哪都讓人想讚譽幾句天才;或許赫夫帕夫沒他們兩學院來的高名氣,然而我們人數眾多又努力,對各個領域都有助力,而且我們一直是最少黑巫師的學院,絕不像史萊哲林那樣陰險的獲利,因為我們正直又光彩,永遠不輕易墮落!
懷抱著對未來的展望與期許,赫夫帕夫們很高興迎接又一位新生加入。

又過了幾分鐘,今年意外漫長的分院儀式總算落幕,眾學生們歡呼鼓譟,教授們鼓掌給予祝賀,餓壞的師生們迫不及待接下來的開學晚宴。
今年霍格華茲八十八名新生,赫夫帕夫三十五人,葛來分多二十七人,雷文克勞十七人,史萊哲林九人。
即便薇妮芙蕾德•瓦林頓還未入學,或許還得在康復後等父母正式同意,才能成為第八十九名新生,但霍格華茲今年新生人數懸殊是事實,但也在預料之內,本來歷年都有這種情況,然而第二次巫師戰爭「霍格華茲大戰」結束後,這種差距就越來越顯著,特別是,史萊哲林的學生數岌岌可危,而近年來的畢業生在魔法世界也不受待見,或許……
有天史萊哲林會被廢院吧?


說實話很多三院學生倒是樂於如此,留著史萊哲林學院不過就是出於對霍格華茲建校歷史的尊重,但許多巫師學生都知道,薩拉札•史萊哲林不是甚麼好東西,他創辦的學院後輩也大多是壞東西,魔法世界還能承受幾個佛地魔與他的史萊哲林追隨者黑巫師群摧殘?
絕不讓悲劇再發生,我們這次會更早捍衛霍格華茲,我們的家,絕不讓史萊哲林黑巫師得逞。
崔維斯•亞爾曼是最早有這念頭的新生,他知道自己絕不孤單,很多人的父母與親戚都在大戰中受害,都是那群史萊哲林的錯,他們總得付出代價,好不容易分院帽替我們揭示這群犯罪者,這次絕不會像前輩一樣被欺騙而姑息養奸。
能分到救世主三人組學院,肯定就代表這念頭絕對沒錯,崔維斯非常確信這就是職責,必須盡力完成的榮耀。

「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弗雷,不過就是有位血統不明確的父親就墮落到和泥巴種相處?」
同時也有在家族洗腦與自我認同中持續過往陋習,加重歧視偏見的後生代,最後分完學院的布羅德里克•約克並不認為自己的說詞有任何問題,倒是認為「知名」的弗雷家族該悲哀,後代竟然在霍格華茲還未正式開課就與汙穢的魔法小偷「和諧」交集,真是令人作嘔。
「你誰啊?敢繼續廢話當心我教訓你到說不出話!」
費舍爾•弗雷不知這金毛渾蛋是哪來的白癡,但看著肯定是嬌生慣養,不知天高地厚到失智,很快暗自抽出魔杖預備。
沒意識到同學沒開玩笑,哼笑幾聲的布羅德里克可討厭麻瓜出身者,應該說麻瓜的一切,不完全是父母的教育,自己過去也在麻瓜世界受盡苦頭,那甚麼蠻荒生活,太荒唐了……
「真是世風日下,就是有你們這些不知事態嚴重的年輕巫師,以為光只是和泥巴種說話沒大礙,就近被麻瓜傳染『爆竹病』,魔法能力越來越低下。而你,別再繼續汙染巫師純淨的血脈,你個……等等、你……」
暈車不舒服一直沒甚麼注意,現在讓我瞧瞧這屆唯一的麻瓜出身者是甚麼令人嫌惡的模樣……明明沒風,但布羅德里克感覺微風輕拂臉頰,就像那天。
「請別哭,這樣包紮等下就好多了,我背你回家吧。」
本來那是個爛回憶的,不知怎麼在麻瓜世界迷失又受傷,氣透這種不方便的爛地方,羞恥的哭聲卻引來這傢伙,明明年紀比我還小卻總知道怎麼做……
我從不知道你的名字,肌膚比當初的白皙慘白許多,但就算你長高長大,那夜黑的髮絲,那雙清澈的銀亮眼睛是難以忘懷的深刻,特別是你無奈卻溫和的笑容。
你會記得我嗎?這些年我其實一直……
「Oscausi!哈!我就知道『幫助』朋友和父親出頭是正確的!」
並非傷害的教訓,而是白蠟木魔杖最喜歡的為忠誠提供幫助。
忍不住陷入幼年回憶的布羅德里克倏地被費舍爾•弗雷反擊,皮膚瞬間覆蓋嘴部,就像從未有嘴巴一樣,對於這次黑魔法一次就順利擊發,雙生兄弟檔樂得擊掌同時一起嘲笑面前的大笨蛋。
布羅德里克驚嚇又生氣,但就算抽出魔杖也無法唸咒,氣得跳腳。
這混亂因為已經進入開學晚宴並未有教授前來「關切」,倒是有些學生認為史萊哲林真墮落了,現在連自己人都會互相欺凌,果真是黑巫師預備軍。



一些很可能發生的「必然」。
世代仇恨從不容易解決,而戰爭即便結束,延燒的仇恨往往不理智,特別當肇事者製造的痛苦越多,死得卻不夠真實的令所有人信服,這種無法親自制裁的仇恨容易化作另一種「惡」,向著任何能讓他們聯想到曾經肇事者存在的人事物。

史萊哲林不知何時開始變成魔法世界「壞」的標籤,是他們離開霍格華茲的激進創辦者,還是許多學生無從更好理解野心成為黑巫師,又或者是謀略總是難以被理解,在他人模糊矛盾的認知中化作邪惡?

無論如何,霍格華茲仍是四個學院一面盾,哪個學院都是不可或缺。

對這感興趣的好閱覽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願好能量體一切安好。
祝福好魔法覺醒開發組和好旅行者愉快健康,安好。

備註:標題的最就是指「最」,特意選的意思,並非「罪」。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