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現實狂想曲49 追逐傳說的人們(二)

亞爾斯特 | 2024-05-18 16:00:03 | 巴幣 236 | 人氣 595


  「歡迎光臨!」打開店門,迎來一位披著服務生圍裙,身穿白色長袖上衣與灰藍色格子裙的少女。黑色及腰長髮末端至中段染上藍色,面容纖細,瀏海沒有遮住的額頭左側上面的夾著藍色星星髮夾與黃色的鴨舌帽造型髮夾。金黃色的眼睛與嘴角的笑容以及活力的語氣,完美的體現什麼叫服務精神。

  身材雖為纖細,但也可以從裙子露出的雙腿與袖子未能遮住的雙臂看見鍛練過的痕跡。

  「嗯。請問一下,妳……」

  「威爾先生!鶇小姐!大家!」威爾的問題被活力滿點的聲音打斷,所有人都一致往某處觀看。發現蜜雪兒與蓮華已經在咖啡廳的角落坐著,蜜雪兒甚至還開心地揮舞自己的手臂。笑著說道:「大家也是來這裡吃點心的嗎?姆咪。」

  「姆……姆咪?」聽到姆咪這兩字,蘭馬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巴也露出一樣的臉色;緋瑪莉則是雙眼瞪大,死死的盯著蜜雪兒,嘴角微微上揚;摩卡則是一臉無所謂地笑著;至於黑夜烏鴉學院的眾人如果不是像鶇笑出來,就是無奈地抓著頭髮。

  「赤紅君主。剛剛的那些話是小兔子小姐的口頭禪,如此天真爛漫。可謂是可愛的第一名!」

  「沒錯!盧克說的對!因為蜜蜜是世上最可愛的女生!當然其他女生也是很可愛的!」同意盧克的話,蓮華就像是章魚一樣準備撲向蜜蜜。蜜蜜彷彿是感受到生命有危險的小動物往後退,所幸有一隻手抓住了聯華的領子。

  「我說。妳沒看到那個國中生都被妳嚇壞了嗎?」阻止蓮華的,是一位高中生──鮮豔的橘色短髮的前端留了一層黃色挑染,臉蛋圓潤尖銳,耳朵也掛著銀色的耳飾。白色的長袖襯衫、灰藍色的長褲、套在外面的灰色外套以及紅黑白相間的領帶。

  「彰人!」看到少年出現,蜜蜜開心地說道。不過蓮華卻是鼓起臉頰,淚眼汪汪的看著名為彰人的少年。少年面對這個眼神,也就只是稍微嘆氣並放開領子。

  「抱歉。打擾到妳的興趣了,但是妳之前不是再做一次了嗎?既然那女孩不喜歡,就不要做出讓她不開心的事情。」彰人留下這句話後,便看了一眼鶇等人,「你們和她們認識嗎?」

  「算是吧?至少大部分的人都認識蜜蜜與蓮華小姐。」鶇回答彰人的話題,其他人自然也是點頭默認。

  「原來是認識的,先前彰人看到這個小女孩被她追殺,所以忍不住就出手幫助。啊,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白石杏,目前正在幫爸爸打工。他叫東雲彰人,和我同校也是同一個隊伍的人。」少女──杏簡單解說先前發生的事情之後便開始自我介紹,此時威爾的神色也認真面對這些少女。

  「原來如此。父親嗎?那麼你們就是意圖超越RAD WEEKEND的隊伍──VIVID BAD SQUAD,對吧?看起來還真像是一群沒打磨過的馬鈴薯,不過也算不錯了。」威爾此話一出,杏與彰人也露出嚴肅的表情。氣氛劍拔弩張。不知情的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逃走。

  「那,那個!既然我們到了咖啡廳,就先在這裡吃點東西吧。正好我們大家有點餓。」眼看情況不妙,鶇立刻站出說道。明白鶇的想法後,馬雷烏斯也直接拉著鶇坐在空位上。

  「確實,既然來到這裡就應該要好好享受這裡的咖啡。人類之子,要不要我來請客。我用荊棘之谷帶來的土產換來不少資產,請客完全沒問題。」馬雷烏斯笑著拿出鼓鼓的錢包,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不免大吃一驚。

  「真是的,馬雷烏斯。我們不是約好不要在這個國家做特別顯眼的事情?萬一被有心人士盯上該怎麼辦?」威爾聽到馬雷烏斯做過的事,便給了一個白眼。

  「哈哈。確實是這樣沒錯。」鶇有點無奈的苦笑,不過也還是盡量幫馬雷烏斯緩和:「不過我想不用擔心。角太郎先生只是拿東西去換錢,應該不算什麼問題。而且也沒有做什麼特別讓人吃驚的事情。」

  盧克聽到鶇的說詞,馬上就笑出來,並拍了拍威爾的肩膀說道:「OUI,智多星小姐講的沒錯。和過往那些事情相比,巨龍君主現在做的還算可愛了。」

  「這我也同意。如果每次都要為馬雷烏斯學長做什麼而感到吃驚的話,那麼根本沒完沒了。何況在那次事件後,我覺得不管學長做什麼我都可以習慣。」艾斯的話語換來一年級生與二年級生一致的點頭,接著他也找了位置坐下,對杏說道:「店員小姐,我要點單。拜託過來一下。」

  「喔!來了!」

  看著杏在那邊來回奔波,其他夥伴、AFTERGLOW、花音三人組也早已經找位置坐上。隨後後他像是妥協一般坐在梅莉達的附近,隨後說道:「算了,這次就先別計較馬雷烏斯你的所作所為。我還是先看看有什麼餐點吧。」

  「鶇,那個馬雷烏斯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啊?該不會是杜斯以前提過的……」盧克與艾斯的話勾起蘭心中的不安,臉色直接陰沉的看著鶇。作為好友的鶇也只能無奈的將視線轉到旁邊,乾笑聲也隨即發出。

  「哈哈,原來杜斯已經說了。確實……不過這個……一言難盡。角太郎先生的出發點雖然是好的,但是真的造成很多人的困擾。」

  「確實是這樣呢。我本來只是希望讓所有人都能做好夢,但根本沒想到外面的世界居然會鬧出那麼大的風波。況且看到人類之子的夢沒有我,所以我就讓我自己進去。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我還真是笨啊。」

  看著好友與強奪好友的男人,蘭的忽然用力抓住桌子。眼神銳利的看著馬雷烏斯說道:「好夢?我看那根本就是噩夢吧?照那些人的說法,你一定是幹了什麼讓鶇陷入危險的事情!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好好想清楚啊?」

  「放心。我沒有傷害人類之子與其他人,我只是讓他們睡著,我深信只要在夢的世界,便可以完成自己的願望。不過確實,那時的我誤以為只要把不好的事情去除就可以完成美夢,真的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呢。」馬雷烏斯的話讓蘭的眉頭越來越緊,眼睛也都快要瞇成一條線。

  「我說……你到底把人當什麼了?你以為鶇他們是娃娃嗎?該不會是你讓他們睡著後在干涉他們的腦袋吧?如果鶇在之後真的有什麼後遺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蘭盡量控制由怒氣轉化的聲音,眼神也快要瞇成一條線。

  「嗯。這我知道,人類之子為了我吃了不少苦頭,我也不能再讓她受到一丁點傷害,說什麼都一定會保護好她的。」馬雷烏斯笑著對蘭說道,此番話也讓鶇臉紅。見到這幕,AFTERGLOW的三位夥伴們如果不是笑著就是臉紅的看著。

  「角太郎先生……謝謝妳。還有小蘭,我真的沒事,角太郎先生真的不會再做那些事情了。」

  「你這傢伙……好吧,就先看在鶇的面子上相信你的話。」蘭深吸一口氣後,便繼續用銳利的眼神對上馬雷烏斯,「但是也給我記住,如果鶇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說什麼都一定會痛揍你一頓,讓你後悔沒有辦法保護好她!知道嗎?」

  「這我知道,我說什麼都一定會保護好。如果真的出了什麼萬一,哪怕是要賭上這條命,也要把她從死者之王的手中搶回來。」馬雷烏斯也露出嚴肅的表情,面對蘭。聽到這些對話,鶇的臉色也變得十分蒼白。

  「那個,妳沒事吧?」注意到鶇的異常,杏主動上前關心。其他人也因為鶇的臉色紛紛露出擔憂的表情。鶇注意到後,便露出笑容,絲毫沒有任何問題。

  「別擔心,我只是想一些事情而已。對了,可以給我一杯咖啡嗎?」

  「好。馬上來。」杏立刻跑向後台,而鶇也只是默默地思考中。隨後蘭也跑到鶇的身邊,臉色相當嚴肅。

  「鶇,那個馬雷烏斯真的有對你做什麼可怕的事情嗎?如果有的話真的要說。」

  「小蘭,不用太緊張啦。我只是稍微想一些事情而已。」而且總不可能對小蘭說小六花看到我會滿身鮮血的倒在角太郎先生的懷裡吧?後面那段話鶇藏在自己的心中。

  「那個……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妳和她是朋友關係吧?稍微多信任她一下吧。」彰人直接跳出來說道,當所有人疑惑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時,他溫柔的笑著說道:「抱歉突然插話,但是我覺得妳應該要多相信妳好友,再說那傢伙也看起來不算什麼壞人。雖然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是了。」

  「你還有臉在那邊說啊?之前你怎麼對待心羽的我可沒有忘記喔。好,讓你久等了,妳的咖啡。」杏端著咖啡來到蘭等人附近,一邊對彰人吐槽,一邊露出笑容把咖啡送到蘭的手上。隨後杏也開口問道:「對了,你們來找我們有什麼事情?還說我們是馬鈴薯什麼的……」

  「當然是為了偵察敵情啊。」威爾直接開口:「我們聽說你們會參加夢幻大音樂祭,所以便想要來看看你們的音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雖然蜜蜜與蓮華在這個地方出現是意外,但是我們的目的沒有改變──就是在夢幻大音樂祭取勝,好讓所有人知道我們的名字。」

  「喔……還真是自以為是啊……講的好像是你一定會獲勝一樣。」威爾的這番言論與語氣,被彰人視為挑釁。溫和的眼神蕩然無存,囂張與質問蓋住面孔。面對這樣的質問,威爾自然也不會退縮。

  「就是這麼回事。雖然你們不知道我是誰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我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人。」威爾站起身,露出自豪的笑容面對彰人,「夢幻大音樂祭的冠軍我說什麼都一定會拿到手,聽說你們想要超越某個活動,那為了你們著想。還是別參加夢幻大音樂祭會比較好。」

  「那算什麼啊?這種自以為是的語氣比彰人還討厭。不好意思,我們可不會這樣臨陣脫逃。」杏站上來,認真地看著威爾說道:「我們的目標至始至終就只有一個,就是超越RAD WEEKEND!那種認為我們贏不了的態度實在是太叫人火大了!如果你認為我們會輸,那麼我們就證明自己的實力!」

  彰人與杏兩人的眼神如刀刃銳利,集中在囂張的威爾身上。威爾也笑著說道:「口氣還真囂張,不過可別以為你們有什麼理想就可以贏過我。不管是音樂還是什麼,講究的僅僅只有能力,如果想要真心超越的話就來比試一番吧。小馬鈴薯們。」

  「等等!你可不要把我們忘記了。」蘭站起身來,認真地看著威爾,眼神相當銳利,「我們AFTERGLOW也會參與夢幻大音樂祭,但這不是什麼想要留下美好回憶的理由。而是要讓你這傢伙與她徹底知道我們的厲害,再也不敢亂說什麼。」

  「哼!氣勢不錯呢。不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你們這些小馬鈴薯就會是我的對手了。」威爾輕輕一笑,同時表示AFTERGLOW與VIVID BAD SQUAD以及其他樂團與隊伍都會對上。理解到這點,蘭、巴與杏、彰人這兩人互相對視。好像是理解到彼此都是對手。

  「呵呵!年輕的女孩子們果然都很熱血呢!熱血到連小蓮華都覺得你們超棒的!」這種情況下,蓮華直接跳出來張開雙臂抱住了杏、蘭、巴,笑著說道:「追逐夢想的女孩子果然都很可愛,我說什麼都一定會為妳們加油的。所以絕對不要放棄夢想與最喜歡的音樂。」

  「我……我知道啦。是說可以放開嗎?妳這樣我有點難受。」蘭想要試圖掙脫蓮華的束縛,但沒想到蓮華的力量之大,令她沒有辦法掙脫的。知道自己可能會變成獵物的三位女生吞了一抹口水,擔心蓮華會做什麼舉動。

  「那個。妳可以停下來嗎?蘭小姐現在很不舒服!作為優等生,可不能對你這個行為坐視不管!」杜斯對於蓮華這個行為沒有辦法坐視不管,直接站出來。緋瑪莉看到這一幕陷入慌張,用眼神向坐在附近的耶佩爾求救。

  「放心吧。威爾學長與梅莉達在這裡,應該不用特別擔心。再說那邊那個男生也好像正在盯著蓮華小姐。」耶佩爾在一邊安撫緋瑪莉的同時,也稍微看了一下附近的威爾與梅莉達。果然兩人都用嚴肅的眼神注視著蓮華,就連旁邊的彰人都也沒有辦法坐視不管。而被抓住的蘭與杏都好像是準備脫身。

  「那……那個!請妳放開小杏!」突如其來的叫聲讓眾人都把視線放在門口,一位身穿灰褐色水手服的少女就站在那裡。短短的淺杏色雙馬尾,圓圓的臉蛋與小巧的身材讓蓮華直接放開三人,像野狼一樣撲向少女。

  但可惜在撲向她之前,就先被杏、蘭、巴、彰人、杜斯、梅莉達壓制住。就算是蓮華,也無法掙脫六人的束縛。杏慌張地對少女開口說道:「心羽!離她遠一點!這傢伙是不折不扣的變態!」

  「怎麼可以說我是變態?我只是比較喜歡女孩子而已!」

  「是啊。雖然說羽毛小姐的行為有些過激,但是那是她表現愛的方式!」

  「盧克,如果你幫她說話,只會被人當成同類。雖然你這傢伙本來就算是變態。」

  威爾的話語勾起梅莉達的意見,他直接抬起頭破口大罵:「威爾學長講得對!盧克學長你不要來攪和!雖然蓮華小姐沒有對蘭她們做什麼過分的事情我才會忍下來的!但是剛剛那個舉動很明顯太過火了!」

  「彰人,發生什麼事了?那個女生想對小豆澤做什麼?為什麼你和白石要和其他人把她壓制住?」穿著和彰人一樣制服的少年走進來對彰人問道。藍色與黑藍色在短髮上各占據一半的位置,臉蛋清秀,右眼下有一顆淚痣。身材和彰人一樣是精幹的類型。灰色的眼眸正在對眼前的事情感到困惑。

  「冬彌,這解釋起來非常困難。總之你只要知道,這女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無藥可救的變態。」彰人解釋的時候,對蓮華露出露骨的厭惡。蜜蜜與鶇、緋瑪莉、花音、銀、盧克、卡利姆看到蓮華的現況不免露出憐憫的表情。不過其他人則是甩開視線,絲毫不想與這人扯上關係。

  「我說……銀先生,你認識的人該不會都是這樣的人吧?」千聖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銀,銀此刻也抓著頭髮陷入沉思之中。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好像聽到什麼爭執聲。」此時從後台出來的一位身材高大,身穿刺著金色WEC文字白T與灰色牛仔褲的男人走出來,褐色的捲髮與細小的鬍渣能感受到歲月的痕跡。看到男人,心羽、杏、彰人、冬彌都露出吃驚的表情。

  「咦?這個大叔是店長嗎?」

  「是啊。只要是在這條街的人都會知道,這個男人就是創造傳說的夜晚──RAD WEEKEND的人──謙叔!」

  「欸!」眾人萬萬沒想到,傳說中的夜晚的發起人居然會在這裡。而在咖啡廳外面,賈古拉則是淡淡的喝了一口罐裝咖啡。看了裡面慌張的眾人後便笑了一聲。

  「怎麼?不進去嗎?裡面的咖啡可是很好喝的。」突如其來的男子像賈古拉搭話,黑色夾克外套、白色內襯、黑色牛仔褲。褐色的短髮中帶有些許的白色,下巴被鬍鬚蓋住。

  「不用了,裡面有我的學生。現在與他們見面也只會很尷尬。就先暫時這樣吧。」賈古拉喝了一口咖啡之後便微笑面對男子,「話說你也是那個傳說中的夜晚的發起人嗎?」

  「原來你也知道啊?是啊。之前還待在國外,因為一些事所以就回到日本一趟。」男子看了一眼咖啡廳的人──特別是杏等人便勾起嘴角,「看到小杏有這麼多厲害且可靠的夥伴,我也很開心。而且也可以放心了。」

  「這樣啊……」賈古拉把咖啡喝完後,便直接丟進附近的垃圾桶,臉色嚴峻的看了一眼男子,「雖然我這個人和你非親非故,加上接下來說的話可能會讓我被當瘋子,但是──如果你還重視小命的話,就早點離開這個國家……不對,應該是離這個國家越遠越好。」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忠實粉絲
羽毛小姐:我不是變態QWQ
2024-05-18 16:11:08
亞爾斯特
蓮華:就算是變態!我也是淑女之名的變態!
大家:有差嗎?
2024-05-18 16:42:23
與狂三廝殺的昴
雖然說羽毛小姐的行為有些過激,但是那是她表現愛的方式! 黎明卿:我最近也向擔當馬娘奉獻了愛,但過激行為讓她受傷了。不過我直到現在仍認為,該行為是必要的。
2024-05-18 20:55:19
亞爾斯特
威爾:變態有三個!
2024-05-18 20:57:4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人不變態枉為人,適當的色色能帶來歡笑ヽ(●´∀`●)ノwww

馬雷烏斯以往的生活環境在與人相處上會顯得比較笨拙( ´・ω・`)
2024-05-18 20:59:02
亞爾斯特
盧克與蓮華:沒錯!

鶇:畢竟他身邊沒有能一起成長的人,不好意思。
2024-05-18 20:59:4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