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創BL】夢伊戀解 第七章 紅蠍的試煉 ( 九)進入十課

吉喵 | 2024-05-14 11:22:23 | 巴幣 4 | 人氣 83

連載中外傳 夢伊戀解
資料夾簡介
微BL 年下攻 白月光男主 受 腹黑少爺 攻 背景 科幻 魔法 架空

洛伊所不知的,十課辦公室為了他的事吵成團狀。

在所有十課看完影片,全部陷入恐怖寂靜,煌東薇率先開口:「很精彩的戰鬥,但不像是神官行徑吧 ? 」

一頭銀色長馬尾的希冰月回:「從頭到尾他頭到尾都符合規矩,我不懂他那裡不像神官行徑。」

「最後那一段,是否太過頭,對方好歹是主位神官啊。」四課的人回應。

「考生要把主考官當成幻獸,他當然必須要全力以赴。」三課的紅髮狐耳男子,難得會幫腔。

「完全同意,況且可迷斯大人對他也是動用殺招,這點上兩方都有問題吧 ? 」身在三課的姜凡倪也發表自己意見。

三課的人這麼說,是想要接收他囉 ? 」煌東薇看著,坐在角落的虹薇安,她伸手捂者耳朵,完全就想要逃避現實。

「外國人好可怕,好可怕,啊、我肚子好痛……」

「我是反對的,放這種人進來十課主教堂,本來就是一種風險,而我們一課不想承擔此風險。」煌東薇如此開口,惹得二課希冰月不滿。

「我們每年都去跟幻獸戰鬥,難道這不是風險嗎 ? 洛伊希特斯手握新的技術,這是事實不把他招攬進來十課,妳是希望這技術流到國外 ? 他可以高價賣給希多亞國,一姊,妳確定?」

「我就是不滿,他用這種卑鄙的手段,身為考生使用不正當的手段贏主考官,這行為就不適合成為神官。」

「所以,我們以後面對進化的幻獸,也該正當什麼裝備都不要裝,也不要研發新技術,用一腔熱血就能打贏幻獸,反正邪不勝正。」

面對希冰月這樣諷刺自己理念,煌東薇也不忍直接起身:「妳想打架是嗎 ? 」

我早就想要挑戰一課課長的位置,去年月歌希特斯沒有招攬進來就夠遺憾的,今年又這樣,我早就不滿很久了。」

煌東薇一把扯過她的衣領,拉了過來,眼看就要一觸即發。

坐在五課對面,一直都沉默的江承信很唐突就站了起來:「要打架隨便妳們,只是先聽我一言。」

十課眾人竊竊私語:「沒意見老頭,要說話了,真的假的 ? 」

他是從『金剛世代』留下來的人,因留級過一年,年紀也最大,煌東薇也會禮讓他幾分,只是每次問他的意見,他都說沒意見。

長年下來,就有人替他取綽號『沒意見老頭』此稱號不逕而走。

兩人只好放開對方衣領,坐了回去:「江醫師,請說。」

「洛伊 希特斯 確實研發,全新技術沒有上報,作為工匠他做得很出色,一姊說他卑鄙確實無話可說,但是我們還記得三年前我們遇到的九樂教的人嗎 ?

雖是勉強擋了下來,死傷卻是撇除初期歷年來最慘重的,要是我們都不願意嘗試創新,就只是做繭自縛而已,這些年統計新血越來越少,十課的死傷率卻都沒有降低跡象,好不容易去年進來一批新血,結果今年還是一堆人素質不到,我想說就是妳們這些帶頭人,再不想辦法,這個國家再遇上一次襲擊,恕我直言恐怕滅國,這責任誰承擔得起 ? 難道又叫夢靨大人出來,幫我們收拾爛攤子嗎 ?怠惰 ! 這若不叫做怠惰,那什麼才是怠惰 ? 」他話說到這,十課的人慚愧都沉默,他只好再接。

「九樂教的教徒,每一個邪神的手下,都比 洛伊 希特斯 卑鄙百倍,金城的死就是個警惕,沒有絕對不破的牆,希望各位能慎重考慮。」

在這尷尬氣氛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打開,進來的有金髮配上狐耳與尾巴,臉部白皙碧眼。

「抱歉來晚了。」他緩緩地的入坐他的位置,旁邊跟者粉色即肩髮,右側編綁成花形狀女孩,她面無表情地站在一旁。

煌東薇沉者臉開口:「開會都多久了 ? 你是在藐視會議嗎 ? 」

狐男一派輕鬆的蹺起二郎腿回:「我辦公室出現蟑螂,害我又重新全面消毒一遍,所以我才說討厭東南群島氣候。」

五課的課長回:「誰叫你辦公室在地下室啊。」

「真是令人感冒,你們接者說。」他邊說邊用手巾捂者口鼻,滿臉嫌棄這裡人多,空氣品質差的樣子。

「江醫師,你還有話要說嗎 ? 」煌東薇忍下脾氣詢問。

「沒有、我說完了。」江承信又坐了下來。

「所以,你們剛才在討論什麼 ? 」狐男又提剛才的話題,氣氛又陷入一片凝重之中。

姜凡倪回:「白吉米課長,剛才我們在討論,要不要讓 洛伊 希特斯進入十課。」

即使是剛進入十課,一年的新人都知道的事,眼前的狐男是金城的接班人『 特殊課 』課長,白狐的族長之子『白吉米』

沒有連續擊殺六十九隻幻獸傳說紀錄,也是個一人就可以抵這裡幾乎所有人日之術士者,只是他有嚴重的潔癖,不算是個好相處的人。

聽到洛伊,白吉米一旁的女孩,罕見的停頓一下。

白吉米立刻注意到回:「他武試過了 ? 」

「過了,只不過……」

「過了就讓他進來,這有什麼問題 ? 」

煌東薇回:「他勝之不武,手段卑鄙,有失神官風範。」

「神官風範,曾幾何時多了這東西 ? 」

所有人發出驚嘆聲,紛紛看向煌東薇。

白吉米又接:「啊~是不是有個老女人說,神官必須要守紀律,要做人民的表率,這種鬼話。」

話說到這煌東薇,手握拳微微地發抖臉色鐵青,旁邊的人都紛紛挪個位置,避免等下打起來被波及到。

「十課的神官就是軍人,軍人從什麼時候開始,要在人民面前像個馬戲團小丑,要表演取悅一般國民,還要符合他們心中期待 ? 」

「白吉米課長,說得過頭了。」希冰月站起來:「正因為是軍人,才要表現的正直不阿,我在現場之所以沒有阻止他,說來慚愧夢靨大人出手比我快之外,我也是想要讓火狐的族的人信仰破碎,這些年他們真的太囂張過頭,藐視考場是該教訓。」

索德亞國有三大狐族,白狐族、火狐族、黑狐族,嚴格說起來整個東南群島都是他們的地盤,五百年前他們的大狐神『嵐』跟大祭司簽約借地,給逃離夏克榮娜國的半獸人半永久居住權。

火狐族的人本就是被欺壓狀態,大量半獸人湧進來,被壓迫的更加嚴重,只能用政治聯姻方式換取生存空間,在四十年前確實還是如此,但火狐族出現一個女英雄,雖說才十四歲年紀卻反抗,要跟黑狐族長子聯姻,被自己父親設計差點就命喪黃泉。

當時出手拯救她正是大祭司大人,她當初堅持不受洗成為愛娃教的信徒,也是為了成為神妻的姊姊,夢靨也沒有強求,照樣給她學習術式,成為如今的火之神官。

火狐族的地位大大提升,甚至超越當初欺壓他們的黑狐族,但就因如此這些年,就像是要出怨氣一般,黑狐族的人反而被火狐族的人欺壓,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

因為有可迷斯這個女天才在,地下的人越來越不守規,藐視主教堂規矩,多次跟神官起衝突,但洛伊這樣做,反而是幫神官們出了一口惡氣。

但是確實做過頭了,希冰月感嘆夏克蓉娜王族的關係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燈。

所以是可迷斯被打敗了嗎 ? 真假的 ? 」白吉米這才知道,他們會爭執不休的原因:「但你規矩就設在那裡,他也沒有違反規則不是嗎 ? 」

見煌東薇想要再說什麼,白吉米直接說:「如果今天被打敗的是女王,你們還可以在這裡爭論不休嗎 ? 」

「白吉米,你實在太無禮 ! 」煌東薇用力敲會議桌,桌上出現裂痕。

「別生氣了,這個樣子真的很難看。」四課的課長,她都忍不住搖頭。

雖然爭論不休,但投票的結果,還是多數人投下,讓洛伊進入十課選項。

只有一課跟三課反對而已,少數服從多數,有驚無險的過關。

在江承信回到藥草室時候,忍不住握緊拳頭,上下揮動:「真是好險,沒有輸到脫褲子。」

特殊課的白吉米跟女孩進入中央圖書館,他問著女孩:「現在要叫妳希米莉亞,還是夜翎 ?」

夜翎吧,我已經決定要做好他的替身了。」希米莉亞回者,她已經不用拐杖走路,穿者黑色制服胸口有三條黃色直線。

「好,夜翎妳認識那個洛伊 ? 」白吉米有些許好奇。

「有見過幾次面,但我沒想到他進步這麼快,果然是因為跟哥哥有關係吧。」希米莉亞伸手抵著下顎,陷入思考:「總之不是敵人就好,應該不是九樂教的間諜。」

跟夢靨大人有關係 ? 」

「我有窺伺過他的記憶,他自己本人好像完全不知情,但他的隱藏記憶裡面有哥哥的身影,而且糾纏的頗深。」希米莉亞伸伸懶腰。

反正跟我無關,沒興趣了解。」她的性格本來,就是對許多事都漠不關心。

白吉米也不想深究,反正來到特殊課的人,都不是正常人就是,每個人都有不想提起的過去,沒必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     ◎    ◎

又過了幾天的晚上,洛伊房間響起敲門聲:「叩叩……」

片刻沒有人回應,夢靨只好開門進來,他手上拿者一件包裝好的制服。

本來以為洛伊睡了,結果他早就在門口等著自己:「你怎麼還沒睡 ? 」

「夢靨大人我錯了,你要我跟可迷斯大人下跪,認錯我都願意 ! 你不要不理我。」

面對洛伊這樣誠懇急切,要道歉的模樣,夢靨深深嘆了口氣,他示意洛伊坐在沙發上,洛伊只能照做。

他坐下,夢靨也跟著坐在他旁邊,把制服放在桌面上推給他:這是你的制服,還有識別環,你拆開來看看。」

洛伊顯得有點驚慌,他緩緩拆開,是白色襯衫跟黑色長版制服,還有腰帶上的金屬環,內側刻者『萬用工具人』

「工……具人。」無奈都寫在洛伊臉上,夢靨在一旁掩嘴笑著。

「那場戰鬥,他們可是很驚訝的,沒想到你在土之殿三年,就研發出屬於自己的戰鬥模式,拿出來武器道具都是全新的技術,以往的考生都是磨練自己現有的技巧,跟高自己兩階的人打,你確實讓他們大吃一驚,再來就是你藥草跟工匠性質都融會貫通,他們很難把你界定在那地方,才會取這個稱號。」

「夢靨大人請讓我跟可迷斯大人道歉,因為我實在太想要進入十課,陪在夢靨大人身側,我也真的是被激怒。」

「我知道……」夢靨伸出手摸摸洛伊的後腦勺:「我想聽到你的真心話。」

「剛才,就是我的真心話,我真的是被激怒而已。」火狐族人的眼神,確實嚇到自己,他打從心裡不想要成為這樣的人。

「洛伊我曾答應你,不讀你的心,但你也不要總在我面前撒謊啊,我會非常不開心的。」他動作輕柔,但語氣確實有幾分凝重。

洛伊幾經思量好一會,狠下心咬牙回:「那個臭婊子,打從一開始就不想我進入十課,只是長了有幾分姿色還有奶子,就把男人都當成白癡耍,我確實很想要給她教訓 ! 」

聽到這番話,夢靨收回手紅瞳微微睜大,洛伊正覺得完了,沒想到他卻笑了起來:「哈哈……洛伊,你、真是、真是太壞了。」

「夢靨大人……都是您逼我說出來的。」他伸手拽著夢靨袖口搖了搖,貌似在撒嬌。

他緩緩氣回:這樣也沒有錯,她三番兩次想置你於死地,你不會生氣才反常,只是洛伊請原諒她吧,即便她真的是故意的,有關她不好傳聞,也是因為她做了跟你差不多的事。」

我只是以牙還牙而已,別人認為我睚眥必報,也是他們的想法。

看著洛伊賭氣的樣子。

「不打算原諒她了,剛才還很誠懇的說要道歉 ? 」洛伊這樣坦率實在很難得,夢靨忍不住逗弄他。

「夢靨大人,您到底要我怎麼做才滿意 ? 」

好不逗你了,你們兩人其實很相似一樣的脾氣,不合就不要硬湊合,她的傷這幾天已經好很多,回去火之殿了,她還有請我帶話給你。」

「她說什麼 ? 」他有心理準備,被罵到臭頭

『要做就要做到課長以上。』

這話是什麼意思 ? 洛伊摸不著頭緒回:「聽說她之前做到三課課長,為什麼要自貶去火之殿 ? 」

「要真的追究也是我不好,但我不會跟你說發生什麼事,這要她想說再說吧。」夢靨對於個人隱私一直都做得很好,這也是大家信任他原因之一。

洛伊不曉得的是,這場戰鬥將會成為,他日後最拿手攻擊模式,以後被各國畏懼者。

再過幾天,夢靨逐步放寬限制,開始有人來探望他,最先過來的雷天娜她帶者金湖洋來道歉,他們錯過給洛伊加油機會,感覺金湖洋無意有意的睡過頭,等到他們到會場時候已經結束。

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報復,去年月歌考試佔盡他鋒頭的事。

不過人沒事,洛伊也給他看識別環,讓他笑一笑自己,兩人才知道洛伊跟可迷斯之間的誤解與摩擦,這讓雷天娜也些氣憤。

「為什麼不願意說呢 ?  洛伊你早跟我說,就可以避免中『血紅蓮』」

因該,是我沒有想到她對我敵意這麼深,我到底怎麼了什麼事得罪她,到現在都沒有頭緒。」

「我是有聽說火之神官會,把有火之術士天分的男性,刻意給他們試煉,能過的人就能,不能的就變成廢人。」金湖洋說出傳言。

我在水之島時候有聽過這件事,索德亞國因為地理關係,水屬性的術士很多,火之術士雖沒有像日或暗屬性這麼少見,但也沒有差多少,夢靨大人為什麼不插手管這件事 ? 雷天娜真的不懂。

要成為術士的人,都必須要跟幻獸戰鬥,感覺可迷斯這樣做也是有她的理由,只是對我特別嚴厲而已,她在做這些事時候,早想到要怎麼辯駁,夢靨大人比誰都清楚。

不是不想插手,是不能也沒有那個立場,所以洛伊做這件事,也是故意利用這個規則漏洞,以牙還牙只能說真是爽快大快人心。

「我的小弟,居然被人欺負真是不快。」

「雷神官我也是妳小弟耶,妳怎麼沒有注意我之前也是被欺負啊。」金湖洋在旁邊小聲抱怨。

天娜姊姊顧好自己就好,況且現在感覺是我欺負可迷斯大人比較多。」至少十課跟火狐族的人,對洛伊這個人都有所顧忌,夏克蓉娜外國人一定被貼上惡黨的標籤,真的很對不起身為特使白彾夫人。

抱歉了,彾姨。

一波人都來探視自己,尼克居然還哭出來,他可能無意間完成他的夢想,洛伊感到非常榮幸,能在片土地擁有這麼多想守護的人。

沒想到意外的還不壞。

等到嘉帕荷來看望自己時候,已經是隔天就要去參加進入十課儀式的時候,她帶著慰問品過來。

「考試完要先善後,你知道的土之殿試考試前後比較忙,最晚來恭喜你。」她臉上的笑意與得意藏不住。

畢竟,她可是全程看到尾,火狐族的人從氣焰高漲到氣憤,到寂靜的恐懼,她全都看在眼裡,誰叫他們要瞧不起洛伊,可迷斯這次終於踢到鐵板,再小瞧土之殿的工匠試試。

「尼克跟卡爾先生都來祝賀過,我也是挺驚喜與意外的。」

是可迷斯不好,她自己要跟女王交換的,拿自己跟女王比本身就是自不量力行為,洛伊你放心土之殿人基本上都相挺你的,這次你的立場站得穩穩地,可迷斯也只能自己吃這悶虧。」

「這件事這幾天都被人討論到爛了,我比較好奇是哪個倒楣鬼遇到女王,結果有沒有過,還有這屆有幾個人過關,進入十課 ? 」

就知道洛伊想要的情報,嘉帕荷早有準備,拿出一本薄薄的資料本交給洛伊,他收下打開裡面是個女孩資料,照片上的她臉色灰白,露出不自然的笑容,一頭黑色頭髮前面一片瀏海漂白,上頭名字寫者『派翠絲』

派翠絲『黑暗旋風』

暗之術士 ? 」主考官因該是海茵,真罕見連續兩年放人進來,一個是金炫學長的女友,馮歌麥『希露芬魔性之子』

今年就是照片上的女孩,可是都沒有聽到人提起過她。

「感覺她滿平凡無奇的。」洛伊下了這個判斷。

一旁的嘉帕荷回:「這屆只有你們兩個人進入十課,你把她的風頭都搶走,當然覺得她平凡無奇,但其實她的實力,恐怕比現在你還要強。」

嘉帕荷都如此評價,洛伊也忍不住沉思:這屆只有我們兩個人 ? 那女王對上的人也沒有過嗎 ? 」

「女王對上的那個,你也是認識反正他們考了幾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總是沒有過,沒有過他們還是可以進來主教堂。」

「龐德、詹姆兄弟 ? 」從神學院畢業不就只有一次機會,啊、他們重讀啊,考不過再回去重讀一年,再考一次如此反覆。

「夢靨大人,還真讓他們這樣任性,不知是看在逝去金城的面子上,畢竟他留下就是這兩個搗蛋鬼姪子。」龐德兄弟說搗蛋是真的搗蛋,但實力也算中堅以上,經常外派任務給他們,嘴上說抱怨不斷,但總能如期完成。

他們心性愛玩,也不知何時才定下來,聽說這次考試被女王教訓的很慘,住了一個星期的院,希望他們不要因此記恨我才好。

-------------------------------------------------
終於要入職上班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