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女神大人!請幫我成為百萬人氣直播主吧!』第五回——心中無神者。

紅豆冰 | 2024-04-14 16:13:22 | 巴幣 22 | 人氣 94

連載中女神啊!請幫我成為百萬人氣直播主!
資料夾簡介
某倒楣直播主被捲入真神與偽神之爭,不但要增加訂閱數,還得逃離偽神送來的妖魔來活命,在這期間,她見到眾多台灣宗教的亂象,不禁思考,所謂信仰究竟是何?

連衣服都來不及換,郁香就被推去坐車要赴宇地寺,車上後座,郁香一臉不悅的用手機讀著班上社群——

「聽說通靈妹(自稱)跑去跟某家寺廟合作耶。」

「真的假的~是不是人家和尚貪圖她美色,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呦?」

「笑死,神棍與騙子湊在一起剛好剛好。」

「2024年了還有人用看得到鬼搏關注,她只有身體有長大對吧?」

「那都青菜啦,我只想知道她什麼時候開畫奇帳號,露奶露腿爭人氣。」

話題方向逐漸色色,郁香關掉賴畫面,換開西瓜遊戲,並問前座的陽炎:「我問你喔,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能看見妖魔鬼怪的?」

「……」陽炎不回答,「不要不理我好嗎?」「……」「喂~~」「…………」「喂~~~!」「……………妳好煩,乖乖坐在那行不行?」「嗯~~~~討厭鬼!說一下又不會怎樣!」

「陽炎他啊,」憲廷代回:「與生俱來就看得見。」「與、與生俱來?真的?」「沒騙妳,」憲廷懷念樣說:「他剛會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會向我們說他見到種種光怪陸離了,可把佳茹嚇得不輕呢。」

「喔~佳茹是誰?啊,陽炎他媽嗎?」「對,當時佳茹以為陽炎連腦袋都不正常,也不聽我與芳英的解釋,把陽炎送好幾家醫院,也都檢查不出問題才放棄。」「你們是解釋啥啊?為啥媽聽不下去?」

「我和芳英一見就知道,閃爍紅光的毛髮、火紅右眼,都是陽炎受到宇尊娘娘眷顧,賜予強大火靈之證明。」「聽起來好像少年漫畫裡主角的設定,怪不得當媽的會不接受——等等耶?所以,有點奇怪?以你們家的情況,是真的沒錯吧?但你老婆她不相信?」

「很奇怪對吧?」憲廷尷尬笑說:「我老婆嫁到古老侍神家族,嫁給道士,但她完全不相信神,所有超自然現象皆是裝神弄鬼、造假唬爛。」「啊啊~~所以,一個超級鐵齒的無神論主義者,偏偏嫁到靈能者家庭,生了個超強靈能者是吧?」

「正是如此,」憲廷拍拍方向盤說:「託這之福,芳英還住在一起時,她們三不五時就大吵特吵,一個罵頑劣不靈,對娘娘不敬、一個罵黑心邪惡,搞歛財詐欺。唉~為了避開佳茹干擾,讓陽炎去爺爺那學習家傳除靈術,還騙她是去上補習班呢。」

「關於那些,我想多聽一些!」「好啊,那——」

「……你們有完沒完?」陽炎插話,眼望馬路,偶爾通過他眼簾的黑影說:「靈能力什麼的,要是沒有就好了……那妳呢?妳何時有了靈視呢?」

「我小學生的時候,發生過傳染病……好像叫文婦肺炎吧?我得了重症,在病床意識不清幾天,某天清醒後,就發現我可以看見奇妙的光暈或黑霧之後。」

「瀕死體驗,」憲廷:「的確有人因為這樣,開啟靈脈,妳當時感覺如何?有很害怕嗎?」

「不會啊,畢竟也只是些五光六色而已。」郁香聳聳肩說:「醫生說可能是大病初癒,檢查檢查後說幾天就會好了,放我出院回家休息。當年我還是中二小屁孩,想說自己覺醒什麼力量,到處去找人講,網上到處發,再來你們想呢?」

「好一點當笑柄,糟一點神經病。」陽炎:「妳真的做了蠢事。」「嘖,多虧網路世界,現在都還有人帶著惡意來問我看不看得到鬼,我說看得見又嘲笑我。」「妳就不能說是妳年少無知,隨便亂講來敷衍嗎?」「才不要!我明明就看得見!難道你就沒同樣心情嗎!?」

「沒有,」陽炎搖頭:「我媽要我絕對不能向別人說那些事,她也不想再聽到,那都是假的,是幻覺,是歇斯底里,我只是受到爸與阿姨的謊言影響而已。」

「隨便透露有靈視,並非好事。」憲廷:「如果被邪惡靈體發覺的話,進而纏上妳的話,恐怕會災禍不斷,即使有宇尊娘娘保佑,也不敢保證一定平安無事……待會要面見冒牌貨,妳務必要維持鎮定,不能讓陰神察覺。」

從後照鏡看郁香點頭,憲廷再說:「陽炎啊,我不厭其煩說,宇尊娘娘賜予你神力,必定有她的理由,你有使命必須去完成。」

「……我那有什麼使命……」陽炎低聲的說:「如果我真有,為何我拔不出來?」「不用著急你還年輕……再多加修行,有朝一日——」

見陽炎根本不理他,憲廷搖搖頭,專心的開往宇地寺。

和宇天寺隱身於山林之間,只能通過林間小道抵達不同,宇地寺就緊鄰於大馬路,與市民公園接在一起,如同上次來,諸多攤販圍著二層樓高的紅土氣派寺廟聚集,食物香氣與香火混雜一起,人聲喧嘩好不熱鬧。

停車場位子已滿,等十分鐘才有人開走可以遞位,停好車三人既擠過人群,找到穿有縫『宇地寺』字樣黃背心的工作人員去叫芳英來,在前殿又是等了十分鐘,一身深藍OL套裝,綁著單馬尾且戴方框眼鏡,事業型美女風濃郁的她才一手拿著平板過來。

「哎呀~你們可總算來了!」一見郁香,芳英馬上抓她的手猛搖,熱情得叫她不知所措:「上次見面的時候沒好好談談!來來,快進來!」

被拉到左邊廂廊內,像是員工餐廳的地方,辦桌用的大圓桌擺放著常見的宴席料理,椅子坐沒三秒,芳英便連珠炮問:「妳全名?年齡?讀哪裡?家族幾人?職業是做什麼的?開直播多久了?有沒有交過男友?有不良嗜好嗎?在那裏打工過嗎?」

郁香心想這什麼身家調查?而且態度與上次也差太多了吧?

見郁香遲疑,芳英掩嘴笑了聲說:「抱歉抱歉,我有些太興奮了~咳咳~」她冷靜咳幾聲再說:「事情我大致上聽尼桑說了,妳希望能成為宇尊娘娘的宣傳合作VT是吧?我們畢竟是宗教團體,合作對象可不能有道德瑕疵、汙點案底,妳能配合嗎?」

「阿……我、我明白。」郁香深吸一氣再吐氣,回說:「我叫李郁香,十九歲,傳播系二年級,爸媽都上班族,姊姊……我得保密,活動三個月了,沒交過男友,也沒有抽菸喝酒吸毒賭博搞多P,曾經在加油站、小七之類的暑期工作過而已。」

「多謝配合,我作個紀錄。」芳英在平板上打字,再放到桌面,接著站起攤開雙手說:「李小姐,說看看,我的靈力是什麼顏色?」「咦?」郁香望向她,就見她渾身散發出碧綠色光暈,回:「綠色的光彩?」

「答對了,尼桑沒說謊。」收回靈力於體,芳英坐回椅,並且取下方框眼鏡,再拿下左眼帶著的隱形眼鏡,向她露出左眼的綠色瞳孔,此時郁香也發覺,雖然不如陽炎明顯,但芳英的頭髮也會隨著光線折射出碧綠光澤。

「我們張家,或說是侍奉宇尊娘娘一族,或多或少皆被授予神通,比較強大的會展現於外表,陽炎受賜火靈,我則是地靈。」

「喔~是那樣……只不過……」郁香說:「火靈地靈啥的,有什麼意義嗎?」「不會吧?尼桑沒告訴過妳嗎?」芳英戴回眼鏡說:「我們張家的除靈術,可說是簡單粗暴,不注重咒語、畫符咒,也不太會舉辦儀式,乃仰賴自身靈力搭配法具,正面對決妖魔鬼怪。非常危險,相對的,面對無法溝通的惡靈猛鬼也僅能以這種方式來強行超渡。」

「芳英,妳講的太多了。」憲廷邊使眼色邊說:「妳會嚇到她的,別忘了她只是個女大學生。」「她遲早會見識到的不是嗎?」芳英斜眼向憲廷說:「虧尼桑長得超像某電影老明星,膽子卻超小,怪不得娘娘不眷顧你。」

「……那種事與她無關,」憲廷苦澀樣回:「妳想讓娘娘見她,那就快點吧。」

「是是是~~那李小姐,我們就拜完再回來用餐,可否?」「好,好!」

隨她步伐,三人到中央正殿,不同一般寺廟皆有陪祀神明,不論宇天寺、宇地寺,宇尊娘娘的寺廟僅祭祀宇尊娘娘一尊,加上沒有神像,台上也只有象徵意義的鍍金圓台存在。

同上次,狐娘長相的宇尊娘娘冒牌貨,正姿勢端正坐於空無一人之台上,接受著香客祭拜,郁香不由得緊張起來,一方面也覺得,這個冒牌貨不論氛圍、外型、都比正牌來得更像是天上女神,蓋正坐於台上的她,顯得是如何的高貴、慈祥,外面那堆紅光滿滿的器具、裝飾反而皆顯得庸俗。

前面香客拜完,大家一人一香先跪下拜拜,再由芳英唸一段台詞,然後雙手合住一對筊杯,說:「恭請宇尊娘娘降旨,是否請李小姐郁香擔任我寺合作VT?」

芳英放開筊杯,在地上彈了幾次後,呈現陰杯?大家都愣了一下,芳英再次擲筊,第二次、第三次竟都是陰杯?郁香心想那是偶然?還是那冒牌貨真……飄起來了?!

她飄離台座,直接飛往郁香,有靈視的人們皆看得見,但又不敢有所反應,僅能以眼角看她在郁香身邊打轉,似乎是在打量著郁香,甚至顏面貼近來嗅聞,害郁香既害怕又害臊,心臟跳得飛快,不懂她到底打啥主意?

好像是衡量夠了?她換貼近芳英耳邊,小聲說了些什麼後又飛回台座。

芳英神情疑惑,依然唸出:「弟子張芳英再度請示,如果李小姐與張陽炎,通過娘娘所賜之種種磨練,娘娘將會在成功之際,認同其希望並賜福兩人?」

接下來連三次擲筊,皆為聖杯——「謝娘娘!」。

四人騰出位置讓其他香客參拜,然後圍在一起,芳英說:「聽好,我不知道怎會這樣,但娘娘的意思你們也聽清楚了,李小姐與陽炎,看來娘娘想測試你們是否有資格。」

「我就算了,」陽炎憋扭的說:「但郁香?要測試她?」芳英回:「我認為是要你們共同行動,去達成娘娘的任務。」郁香皺眉講:「不會吧……那要多久?很麻煩嗎?」「妳不用擔心,我會盡力幫妳們,還有阿……」芳英拿出手機說:「我會先發布妳是候選者,資格仍在審查但內定九成,,妳可以先這樣活動,我們就先交換賴吧?」

交換完成,芳英微笑說:「事情就先這樣,詳細以後再談,我們再去吃飯吧?」

一行準備回到飯桌,此時一群人迎來走來,他們每人皆穿著高級黑色西裝,帶頭的中年男子身型普通,一頭油亮黑髮梳至後頭,雙目混濁,眉宇間透漏傲慢,單薄嘴唇下蓄有山羊鬍,鬍鬚自下巴通過貧乏臉頰直至耳下。

這些人於郁香眼中,無不揮發著黑霧,想說好像視作不見比較好,未料帶頭男子主動停下,朝芳英露齒而笑,舉手打招呼說:「張主委,今日偶見,甚是喜悅啊。」

「如此偶然,想必有緣。」芳英亮出商業笑容,回:「言議員本日有何貴幹?」「純帶新人來祈求娘娘保佑,」言議員揚起一邊嘴角說:「張主委若是方便,不如就你我共進中餐?」「感謝邀約,可惜我親人來訪,目前不方便。」

「親人?呵呵……」他視線移向憲廷,不改笑顏說:「想必這位既是張真人了?我言某終於見到本人,幸會幸會。」

言議員伸出一手,憲廷面露嫌惡僅0.4秒,就也板起正經臉孔,回握他手說:「幸會幸會,想不到言董居然認識不才,從家妹聽說?」

「闖蕩江湖,自然有許多傳聞入耳,據說彰化縣的張家父子——」他乾笑一聲說:「驅魔本領十分高強,很多有名宮廟、大型教會都束手無策的恐怖鬧鬼事件,只要交給他們就迎刃而解了。」

「傳聞,傳聞嘛。」憲廷說:「總有誇張之處,我等父子,僅僅是幫助當事人穩定身心罷了。如真有消除惡鬼,也是託娘娘威光之福。」「說得也是……說得也是,哈哈哈。」言議員笑得肩膀顫動說:「恐怖鬧鬼事件?驅魔?啊哈哈哈哈………還娘娘——」

他搖搖頭,放手後拉拉衣領說:「不好意思,言某失態了,請見諒。」整理個衣服,他正色說:「言某聽說,張真人並未認同我等與令妹的合作?」

憲廷與芳英互看一眼不語,言董再次冷笑說:「不管是從我公司或縣政府來看,我言某都希望宇天寺、宇地寺能成為本縣市新的信仰中心,宇尊娘娘成為本地人民新的心靈支柱。」

芳英聞言回:「有朝一日,盼能推廣至全國,感謝言議員的大力支持及贊助。」「身為宇尊娘娘忠實信徒,言某當仁不讓。」言董點其油頭說:「很高興能認識你們,期待日後有進一步的合作,有機會我會委託你們,有機會的話——嗯?」

他目光移到郁香身上,害她忍不住打個冷顫,言董再次露齒笑說:「好個迷人的小姐,這年頭經營寺廟,也免不了找網紅推廣,時代真是不一樣了。」

言董使個眼色,後方小弟立刻遞出名片給郁香,郁香接過並看上面印著縣議員及房屋公司董事長等頭銜及本名言烏鏢,聽他說:「言某除了議員,也經營房地產公司,假如有興趣,不妨來看看。」「謝、謝謝……」「那就先告辭了。」言董作揖行禮,接著帶小弟們前去拜拜。

憲廷用衣服擦擦握過手的手,向郁香說:「妳應該看過,凡是向神明祈求的人,多少會分出一些靈力,集合在他們所拜的某種實體吧?」「有吧?所以說呢?」「妳看看那些傢伙。」


郁香依指示看去,那些人正拿香跪著唸唸有詞,小弟們有分出一點,幾乎看不見的小光點進入冒牌娘娘體內,但是,唯獨言董,連一點點,一點點都沒有分出來。

「意思是?」「那個黑道兼政客對娘娘完全沒信仰之心,」憲廷不屑樣說:「單純將娘娘當成歛財工具,偏偏我們引起他的注意了,妳得當心。

某種層面上,他比妖魔鬼怪還要來得危險.」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又是個一個月一次的更新,下次會更新伊恩篇。

三月.四月不知是怎麼回事,一堆VT都跑去玩MHW了,害作者都不由得有點考慮啟動冰原篇了,嗚呼,恭喜屑兔歷經惡戰終於單人打敗黑龍了。

這個月份,作者有追的迷宮飯與勇氣爆發也各自邁入下一季或完結了,後者我不好意思說是神作,但我覺得是很有趣的動畫是錯不了的,喜歡機人動畫的朋友我很推薦。

今年40歲生日給自己買了SMP大無限,總算收齊五星戰隊,還了一些童年債,哈哈哈。

最後感謝去世的鳥山明大師,為地球人帶來那麼多的樂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