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騎士、獵人,各自的啟程·下!

紅豆冰 | 2022-01-20 22:41:06 | 巴幣 112 | 人氣 105

                                             短篇——騎士、獵人,各自的啟程·下!

——爺爺,你又要出遠門了嗎?偶爾也帶我一起去嘛。

——呵呵呵,我孫子膽子不小啊,爺爺可是要去尋找從地底竄出的吃人觸手大怪物呢。

——啊……那我還是不要好了!可是爺爺曉得去那找嗎?一個人去沒問題嗎?

——沒什麼好擔心的,火龍會指引我們,牠會引領我們去體會這遼闊又美麗的世界。

——我不懂爺爺在說啥耶。

——你有天會懂的,好了,爺爺該出門了,要好好聽奶奶的話,別讓她操心好嗎?

——好!一言為定!

——等爺爺回來,就讓你騎看看守護火龍吧!利歐,再見囉!

(然後,爺爺就再也沒回來過了。)

利歐從夢中醒來,望著天花板想著:(明明說好了……明明說好了……唉……)他抬起上身,床邊看顧的艾娜與納比爾一發現,後者喊:「喔喔!你可總算醒了!我快去通知大家!」的跑出門,前者則連忙摸摸他身體說:「怎樣?還有那裡會痛嗎?你昏睡了一天,大家都好擔心。」

「抱歉,讓大家——那是!?」「等等!你還不能下床!」

不管艾娜制止,利歐跑到窗邊拉開窗簾,赫見村邊的海面上受奇異紅光壟……不,是奇異紅光從海底升起,大片大片染紅了海洋:「艾娜……我昏倒之後,發生了什麼?」

艾娜回:「……你昏倒之後,突然又有波地震,接著地表就崩潰出了大坑,再來就……你現在所見的紅光,佔據了這一帶的海洋,而且還許多許多的火龍都像受到控制——你別擔心,擂斯沒受影響,沒像他們一樣集體飛往某處。」

轉頭走向櫃子,她開櫃拿出一顆絆石,遞向他說:「利歐……這些徵兆,都與傳說符合,烈度也是這樣說的。」

利歐撇過頭,不去看那顆絆石說:「之前有說了,我還沒資格。」「但他希望,你能接受。我也是為此,才一人橫渡大海,來到這村莊找你的。利歐,接受烈度的絆石、承續烈度的遺志吧!」

「爺爺……希望我能接受嗎?」「嗯,他親口說的,烈度的絆石是對應兇光所特別製造的,要對抗兇光魔物,這絆石是不可或缺的。來,拿去!」

利歐緩緩伸出手,手懸在半邊遲遲不拿,等到艾娜都不耐煩,準備要強塞給他。

啪搭,木門被推開,納比爾帶著琪娜、夜子與水藝進來,一見室內狀況,琪娜馬上上去拉開利歐,朝艾娜講:「吼~!妳又來了!就說妳別三不五時逼利歐跟妳走,妳怎麼就是聽不懂啊?」

艾娜嘟起小嘴,再回:「徵兆都出來了,刻不容緩!也許再晚一些就無可挽回了!」琪娜聳個肩跟搖頭講:「妳在胡說什麼啊?都什麼時代了!退個一百步,利歐收下烈度遺物好了,幹嘛非得要他承受拯救世界這種重擔啊?他只是個未成年孩子耶!」

「因、因為!」艾娜不退縮,細腕立於胸前回:「烈度託付給我的遺言就是這樣啊!」「妳別滿口烈度好不好!?」琪娜插起腰回:「我也有告訴過妳了,烈度……是火龍騎士一族,是村裡的中心家族,現在只剩利歐一人而已了。

利歐還是新手騎士,又那麼弱!如果他跟烈度一樣不回來了,馬夏那村以後要怎麼辦啊!?況且妳不是前天才說,妳擔心利歐擔心得要死嗎?」

「沒那種事!」艾娜強硬回:「烈度每次來我們村裡都說,他的孫子利歐,將來肯定會是超一流騎士!會比他這爺爺還厲害!因為利歐是千年一遇的天才!是命運之子!」

琪娜面露驚色,眼光快速看了下利歐反應,這小小的動作未逃過夜子的眼,她立刻說:「抱歉打攪一下妳們的唇槍舌戰,嗯哼~我就想說很奇怪,妳這當師傅的態度不一致,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妳……村外人別插嘴啦!」

「哈哈,我偏要。」夜子不甩琪娜,向茫茫然的利歐回:「喂,小鬼,我問你喔,你認為自己很弱嗎?」他想了幾秒回:「這……是這樣不是嗎?村裡的其他人也都是這麼說的啊。」

「嘿嘿,果然是啊。」夜子抱起胸,賊笑說:「怪不得這小鬼明明有那種實力,自信心卻那麼低,你們真的是很怕他離開村莊耶,居然不惜蒙騙他,害他無法真實評斷自己。」

「巨——啊不,夜子大姊,」納比爾也插嘴曰:「麻煩妳能說清楚些嗎?」「那我直接說囉,」夜子指著利歐講:「騎士的判斷水準我是不曉得啦,但這小鬼,已經有普通獵人水平以上的戰鬥力了,要獨立去旅行不是什麼難事。他還是孩子耶!想想他去外頭鍛鍊一番會有多厲害?」

琪娜也細腕立於胸前回,回嗆:「那又怎樣!?為什麼非得利歐不可!?不是有另一個傳說英雄之後嗎!?去拜託他不就行了嗎!?」「啊……大姐頭?」納比爾瞇起眼講:「我有講過喔,鳳鳴說想見識『天空之上的世界』,到別的星球留學去了,沒幾年功夫不會回來喔。」

「他不行也還可以叫別人啊!現在又不是千年前!」琪娜不講武德,一個虎擒把利歐的臉塞到自己的爆乳之間喊:「反正利歐會留在村裡,不會跟妳走啦!」艾娜也不講武德,抓利歐雙肩拉他出來,雙眼對望兼摸臉說:

「利歐你聽著,她比你年紀大!保鮮期短!人家可還是在發育,就算是等你變成老公公了,我依然是青春美少女喔!」

在場女人一致喊::「「「妳這樣是違反規則耶————!!」」」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琪娜暴怒,抓住利歐的手喊:「利歐會跟我留在村中啦———!」「不!」艾娜也拉另一邊,面紅耳赤講:「利~歐~要~跟~人~家~走~啦~!」逐形成拉鋸局面!

「老天!竟——好!」夜子加入艾娜幫拉兼喊:「我贊成讓利歐去外面闖盪——咦咦咦?!水藝醬妳為啥在對面?!」

「我……我也……」水藝醬害臊的邊幫琪娜拉邊講:「他們的心情……我多少能理解……妳想想,等妳揚名立萬後,說不定會離開神火村……那麼大家會很寂寞的……嗯……人家……人家也會感到寂寞的。」

「妳這麼說我是很高興,但時機好像不太對啊!喂艾娜!多用些力啊!」「嗯~~~~~人家很用力了~~~~~~~~!」

「多謝水藝相助!我們也全力拉!」「拉…………………………」

被四個女人拔河的利歐,表情極為複雜,在好爽與好痛之間反覆橫跳,納比爾驚曰:「哇塞~利歐你那被巨乳美女搶著要的夢想實現了耶~~不對不對不對……咳咳!妳們這些人給我差不多一點!」

突然電光閃爍出騎士小屋,把門外等的兩人嚇了一大跳,而屋裡的人們被電得東倒西歪加吐黑煙,聽著納比爾喊:「她喵的!妳們這些人一個個都只顧著自己!從剛剛到現在,妳們誰問過利歐他意見的?!利歐他可不是妳們的操線木偶!」

「說……說得好啊……納比爾……」利歐也口冒黑煙曰:「可你不要把我也電下去,我會多感謝你的……咳咳……」「哎呀……抱歉啊利歐,我一個激動就……開門聲?」

開門進來的乃是那位身著蒼色服飾的公會使者,以及陪同他的火芽,他看看屋內說:「剛剛發生什麼我就不過問了,你們能坐到桌子那,好好聽我說嗎?」

室內眾人便拍拍身上灰,喝個回復藥後到桌邊坐好,火芽也很熟練的快速給大家上茶水後坐到夜子那邊,一起聽著那使者說:「都好了吼,那麼,我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一個微妙的消息給你們,要先聽那個?」

……………………………………………………………………………………………………………

(痛痛痛……那隻怪臉貓是幹了啥?一時大意沒看清楚。)夜子坐好後捏捏肩,聽使者說有三個消息,便舉手說:「好消息好了!」

「好,那……」使者說:「真正的風登大人已被尋獲,救出後平安無恙,調查及休息幾天後就能回神火村了。」神火相關的三人皆喜形於色,夜子拍胸膛講:「好理佳在,但是勒,風登大人可不是等閒之輩,究竟是誰能有能力、有膽量綁架他?」

「這點會再調查,」使者說:「再來說壞消息,怎樣?嗯………沒意見我就說了,又一波百龍夜行發生,而且這次,還確認到了怨虎龍的身影。」

「……怨虎龍!」這名號,令夜子雙拳緊握,火水姊妹也神情嚴肅,納比爾問:「看妳們緊張的,那魔物很可怕嗎?」

「那當然,」火芽解釋曰:「五十年前的百龍夜行,以及遠古的百龍夜行,每逢這時期,牠總是會出現,大肆破壞,也可能是百龍夜行的元凶,說牠是我們神火居民的仇敵並不為過。」

「妳們不用擔心,」夜子手放火芽的手說:「這次不會,我一定會保護村莊,不會放任牠肆虐的!」「夜子……謝謝妳。」火芽也把手疊上去,說:「我想向妳道歉,我們不曉得給妳那麼多壓力。」水藝也照做,手放夜子另一手說:「我也是。」

「吼……妳們喔……」夜子鼻頭酸酸說:「別突然說那種害臊事啦~!阿長官,麻煩你說微妙消息是啥!快!」「妳確定?這場景應該很甜蜜吧?」「快點啦!」「好啦好啦,是……」

使者咳幾聲後說:「那些企圖搶奪隨行獸的獵人,都被無罪釋放了。」

「喔…………啥————————————!?」

大家一起站起來喊有沒有天理、公會在幹啥,納比爾代表喊:「有沒有搞錯阿!?他們可是想搶擂斯!還攻擊我們耶!?至少也得坐大牢幾個月吧!?」「對啊!?太誇張了吧!?」夜子拍桌喊:「給我個正當理由啊!那冒充風登大人的王八蛋怎樣了呢!?這那是微妙消息!?分明是壞消息好嗎!?」

使者伸掌要他們坐好,再說:「目前情況是這樣,基路迪卡拉真的有人委託去捕獲破滅火龍,也通過了許可。」夜子驚曰:「咦咦!?所以假風登是講真的!?」

「對。」使者繼續說:「他們確實是執行合法委託,手段方面,他們聲稱只是依照風登的命令,過於激烈也是逼於現況不得已為之,畢竟火龍真的有攻擊他們,他們就有權自衛。

既然是被歹徒所騙,獵人們就不至於罪大惡極,也無損於公會聲望,可喜可賀,然而這非你們當事人所願,所以我說是微妙消息。」

「這聽來就像在說,」琪娜嫌惡樣說:「他們要把責任全推給那冒牌貨是吧?」「正解,他們說他們也是受害者,受到不明人士欺騙,至於那冒牌貨就真的是龜大牢等候審理了。」

「可是,這也太不尋常了……」水藝問:「通常這案件怎樣也要幾周,才一天就放人?太不尋常了!」「妳說的是,」使者說:「讓這委託放行,不尋常的案件審理……

現在妳們明白,為何我特地在三更半夜找妳們談這事了吧?」

使者讓眾人自行思索,看她們的臉色越來越差,點個頭就起身說:「神火村的各位,妳們明天就得快回村,都馬上去給我睡覺,然後利歐君你……

勸你做個好夢。」

……………………………………………………………………………………………………………

——奶奶……奶奶……爺爺還不回來嗎?都過好久了,爺爺何時會回來?奶奶……妳為什麼在哭……?

——奶奶……都病得那麼重了……爺爺他……是不是出事了?不然為什麼……為什麼爺爺他……?

——大家都離開我了……我不記得的父母……照顧我長大的奶奶……我尊敬的爺爺……大家都離我而去了……

——我孤單一人,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我……怎麼會這樣……?因為我是壞孩子嗎……?因為我太沒用了嗎……?如果我能變強,可以幫上爺爺的忙,爺爺是不是就……嗚嗚嗚嗚……我、我不要孤單一人——

(什麼勸我做好夢,這情況誰辦得到啊?)利歐一人坐在海岸邊的小型碼頭,眼望著紅光淡泊不少之海洋想著:(害我還夢到奶奶過世那夜勒,○的。)

他視線移向不遠處,擂斯也站在海邊呆望著海洋:(那使者的意思是……工會內部有人相信破滅火龍傳說,可惡……連公會的人都不能相信,還能夠指望誰啊?)

利歐左思右想,苦惱萬分,直到後方有人聲:「叫你去睡覺不好好睡,真是個調皮小子啊。」

來者乃是那位使者,他一副跟利歐很熟的樣子就坐到他旁邊:「算了,我能理解,忽然發生太多事,讓你不知如何是好吧?

命運總是如此,不管當事人意願,儘管再掙扎、再反感,它總是用那雙大手一而再、再而三要把當事人推進即定道路裡。」

「……叔叔專程來找我,有什麼事嘛?」「納比爾牠希望我能找你談談。」「納比爾牠?那好,你們想要我怎麼做?」「我的確是有,但我還不會說。」「嗯?何必那樣?」「我想要你問我,而不是別人要你問我。」「蛤???」

「利歐君,這世上有很多人想當英雄,」使者遠望海面說:「或許沒天資,或許沒機緣,他們多半失敗了,而歷史傳達的真相是,往往被歌頌為英雄的人,總是身不由己,被命運強壓著頭,含血含淚、錐心槌股、深入險境為的就只是自己重要的人事物能平安無事。」

「……這跟我有啥關係嗎?而且大叔,你講得好像有切身體驗過那樣。」「我必須承認,我經驗豐富。」使者苦笑說:「不過啊,那怕這樣,我依然相信人們有自由意志,可以選擇,相對的也要承擔,你現在也是面臨選擇了。

好好想想,你的下一步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沒關係,你慢慢想。」

利歐就不理他,手撐臉頰不講話,使者也靜候他回應,等了好一會兒才轉移話題說:「話說回來,好多年沒來到騎士的村莊了,真令人懷念。」

「大叔以前有去過騎士村莊?通常騎士村莊不會讓獵人工會的人進入的啊?」「二十幾年前了,那時我到哈克姆村接受騎士試煉。」「騎士試煉?難不成大叔,你也是騎士嗎?」「騎士資格的話我有喔。」「那大叔的絆石呢?隨行獸在那?」

使者拉下帽沿,蓋住表情說:「都消逝於戰火了。」「這……我……」利歐尷尬的說:「對不起,我不該問的。」「你質疑我是對的,旅行的鐵則之一乃不可輕易相信陌生人。」使者拉上帽沿說:「再說,牠們死得其所,為牠們的犧牲所哀傷是褻潰。」

「我……不懂這種心情。」「我期望你不需去懂這感受……接受牠的死去,感謝牠為母星的犧牲,這就是我和牠的羈絆。利歐君,你也是騎士,你會怎樣去實踐你的羈絆?」

利歐不回答,只把目光投向擂斯,使者繼續說:「想想艾娜吧,正因她與你爺爺之間有著稱為友情的羈絆,所以她千里迢迢來到這尋找能繼承他遺志的人,那是她實踐羈絆之方式。

想想琪娜吧,她與你有著師徒關係這種羈絆,她擔心你的安危,想留你在身邊保護你,那是她實踐羈絆之方式。

利歐君,做為人、做為騎士、你要怎樣與他者建立、培養、實踐你的羈絆?」

(大叔講的話有點難懂耶……意思也不是完全不懂啦……可是我又能怎麼樣呢……我只是個漁村出身的新米騎士少年,擂斯牠真是什麼破滅火龍,這樣的我能夠好好培養牠嗎——啊哩勒?牠是想幹嘛?)

「吼!」擂斯吼叫一聲,邊拍動萎縮雙翼邊跑起,然後雙腳跳躍飛起——並沒有,只是掉進海裡,「咕嚕嚕嚕……」跑回去,再抖一抖水,再次嘗試,接著又是落海,這般一再重複。(擂斯牠……想要飛起來嗎?)利歐起身說:「失禮一下。」後過去擂斯那邊,摸摸牠濕潤額頭。

「擂斯,你想要飛起來嗎?」利歐凝視牠那映照出自己的瞳孔,說:「我也是,想要看到你展翅高飛。」擂斯狀似是點個頭,接著轉向那紅光,仿佛是向那發出紅光的未知存在出聲威嚇。

「有什麼東西潛藏在那?你想要去找到牠?擂斯……」利歐伸手抱住牠頭,額頭貼額頭:「我不會讓你自己去的,不會讓你孤單。」

一人一龍靜靜依靠彼此,海上紅光逐漸消退,換太陽升起,取代了黑夜,慢慢以金光染上海面,也攏罩了他們——

利歐起身,面向日出:「擂斯,我們出發吧。」

他手摸擂斯額頭:「讓你的潛力解放,而我會成為配得上你的出色騎士,引導你的力量用在正途。」「吼——!」

(我真傻,在迷惘些什麼?自怨自艾什麼?能行走的道路,能作出的選擇唯有一個!)

啪啪啪——使者邊拍手邊走近他,而且不只他,艾娜、納比爾、甚至琪娜與格拉長老也都在,使者笑容逐開說:「看來,不用我多言了。」

「大叔,」利歐講:「你早就預料到了嗎?」「利歐君,給你個忠告。」使者微笑說:「說到底,決定命運的,是性格。其實我評估你好一段時間了,我推測你是個明智,且願意為他人奉獻的男人,就像那些不情願的英雄一樣。」

「那再來一次吧,大叔,你安排給我的是?」「這一帶是基路迪卡拉的管轄區域,我所屬是東多魯瑪,基於工會互不干涉原則,不能對基路迪卡拉有意見,那怕是我也是,至少檯面上不行。

幸好,現在不是從前工會主宰管轄區域之時代了,利歐君,你可以有更強力的後盾。」「所以那是?」「記得我說過,王國為了應對疫情,正在統籌各家工會合作,尋找優秀戰力嗎?

你被納入這支由王國官方主導的精英部隊了,只要你點頭,王國政府就會是你的後盾。附帶一提,百龍夜子昨天就欣然簽字了。」

「同時,我的行動也會受政府指揮是吧?」利歐質問:「另外,大叔你究竟是何方神聖?你不單是工會派來的使者吧?」「ㄟ……這個嗎………」

「大叔你就別演了好嗎?」納比爾代回:「利歐,這位大叔非常了不起,以前我跟鳳鳴在旅行時也受到他很多幫助,基本上在王國裡你找不到第二個比他還值得信賴兼可靠的了。」

「嗯……」利歐手摸下巴,思考了一會後說:「我明白了,眼下沒有更好的選項,不過你提到了簽字,我要先看完契約內容再說。」「嗯嗯,很好,你學很快。」使者不改微笑說:「夜子看都不看就想簽了……詳細契約文件我放你家桌上,你慢慢看……我想那麼說,事情卻不准許。

因為我立刻就要你執行第一個任務,去支援神火村的防衛作戰。」

「那……那個!」艾娜喊:「不能先跟我去汝途村嗎?先在那學會傳承儀式想必會有幫助的!」「解決百龍夜行比較緊急,」使者說:「別擔心,作戰結束之後,我安排了另一隊人馬會戴你們去汝途村。利歐,你行嗎?」

「要幫助夜子姊渡過難關是吧?我可以。」然後利歐面向艾娜說:「艾娜,那個妳帶在身上對吧?」「……利歐!」艾娜開腰間小包,雙手遞出烈度的絆石說:「你爺爺他——」

「不要說!」利歐伸出手制止她:「時候未到。」艾娜訝異了幾秒,便神情柔和說:「我等,等到我們都認為時候到了。」

忽然,烈度的與利歐的,兩顆絆石一齊發出光輝,艾娜見狀說道:「絆石產生共鳴了!你們爺孫的羈絆並未因生死相隔而消失!」「啊啊……我感覺得到。」利歐將烈度的絆石裝到另一手,兩顆絆石一起打開,交換彼此能量後再闔起。

「艾娜,」利歐握起她的雙手,雙眼互看:「說實話我不清楚能走多遠,但我願意嘗試,妳也能嘗試相信我、支持我嗎?」「利……利歐!我願意!」艾娜眼眶泛淚說:「我們一起去吧,火龍一定會指引我們的!」

旁觀的納比爾一臉欣慰,琪娜則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含糊不清講:「嗚嗚嗚嗚~膩們幹嘛搞得向求婚現場拉~~~人家偶最怕這種場合了啦~~~嗚嗚嗚~~不過裡歐你一個真的行嗎?要不我也跟你去嗎~?」

「不行,」利歐回絕:「那幫壞蛋也許還會對村莊不利,我們的村子保有某種程度戰力為妙。」琪娜聽了回以更大哭聲,納比爾拍拍她大腿曰:「好了好了,妳心情我瞭解,當時與鳳鳴分開,我也像妳那樣難過不捨,只是為了他好,我只得放手。」

「嗚嗚嗚~~你、你!」琪娜拉開納比爾的嘴巴,哭喊:「你這傢伙少一副很了解我的樣子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喵喔喔喔喔!大姐頭妳冷靜些啊啊啊!」被舉起來的納比爾手腳亂揮。

其他人笑了笑,格拉長老說:「利歐,有情報指出那些惡徒正在過來,顯然是鎖定擂斯的,不需老夫說,你也想通了該怎麼作……唉,這一連串的事件,或許這真的是命運吧?離出航尚有時間,你們去整理整理東西,上神火一行人的船吧。」

「嗯,走囉!」「走吧!」利歐牽著艾娜的手走,擂斯跟隨,琪娜與納比爾也跟上—

爺爺,我將會踏上你走過的路,追尋你的冒險旅途,最終我會完成你沒完成的事,如此一來,我也就超越了爺爺……爺爺,我會成為比你更偉大的魔物騎士!

……………………………………………………………………………………………………………

「他們也太慢了吧!?還要多久啊!?」百龍夜子在甲板上反覆走圈圈個不停,附近坐在一起喝茶吃團子的火水姊妹及倪泰一臉悠哉,倪泰喝口茶曰:「我說愛徒啊,妳在那窮緊張也不是辦法~坐下來一塊喝茶呸~」

夜子猛抓頭曰:「怨虎龍都出來了!?妳們為啥還那麼悠哉啊!?」「哎呦~著急又於事無補~」火芽邊嚼團子邊講:「而且偶相信妳鐵定沒問題的!」「姊姊大人說的是,」水藝接力:「況且利歐君也會來幫助,情況可以樂觀。來,坐著吃團子吧。」

「妳……妳們吼……被妳們打敗了。」夜子表示投降,加入喝茶行列,隨著空盤裡的叉子越放越多,村民也逐漸聚集到碼頭那,等利歐過來。

當利歐發現居然一群人在等他時,稍稍露出怯色,然馬上拍拍臉,回復平穩態度,帶著擂斯、艾娜與納比爾往船走,神火一行自然也有發覺,主動放下登船板,幾個人靠船邊看情形。

村民分成兩邊,讓利歐通過,直到人群最後頭的琪娜、與格拉長老面前,琪娜先說:「利歐,準備好進行既興奮又期待的大冒險了嗎?…………嗯嗯,你的神情已經說了,那麼我也能接受了。」

琪娜點點頭,又捏捏鼻頭說:「格拉長老直接就指定你為代表,大家對你充滿期待,不單只是你是烈度的孫子,而是因為呢,利歐,你才當上騎士沒多久,你就是村裡最優秀騎士了。

不管是個人的戰鬥力,與隨行獸的聯繫搭配……身為騎士的任何方面,你都展現出驚人才華。考慮到你尚年輕、欠缺經驗、加上你的精神狀況還不穩定,怕你做出傻事才沒告訴你。」

「琪娜師傅、格拉長老,」利歐立正,鞠躬說:「一直以來,受你們照顧了,謝謝你們。」

「抬起頭來吧。」格拉長老等他站好,再說:「利歐啊……你即將踏上與你的英雄祖先相同,但又不一致的冒險之旅,那前方,想必有著我們無可預測的危險等著考驗、磨練著你。

以前,烈度他很常說一句話,『當思念重疊之際,我們就會越強。』,記住這話語,與世上的人事物建立羈絆吧,到時,必定會為你顯現出一條活路。

另外,我們給你湊了些旅費,你拿去別亂花喔。」利歐收下錢包,點頭說:「長老,我會銘記在心的!」「嗯,最後,還是讓琪娜和你告別吧。」

格拉長老退下,讓琪娜面向利歐說:「雖然既緊張又害怕,但我相信,你絕對可以克服接下來的所有難關!畢竟,你可是我的頭號弟子呢!」說完便張開大大的雙手,利歐自然也是,互相擁抱,感念這些日子來的相處。

雙方皆有些不捨的放開,琪娜換向納比爾說:「納比爾,利歐就拜託你輔助他囉!」「交給我吧大姊頭!」納比爾拍胸膛保證:「有我一切搞定,絕不會迷路!」

「擂斯,」琪娜摸摸擂斯頭講:「你大概聽不懂啦,我還是祝你身體健康,注意安全,就算有了很多隨行獸同伴,也要好好跟大家相處喔~」「吼~~」

「然後……」琪娜轉向艾娜,正經說:「我視利歐就像弟弟一樣,妳的到來改變了一切,妳可要好好負起責任喔!」「我向妳保證,會好好照顧他的。」「有妳保證,我就安心了……啊,還有一點!」

琪娜立起三根指頭說:「利歐才十五歲,妳想瑟瑟的話至少要等三年才不會犯未成年保護法,記得上床的時候要戴套喔!」「知道——等等等等等等!」艾娜一整個臉紅加亂揮手喊:「人人人人人人家也是把利歐當弟弟!才不會想作那那那那那那那種事啦啦啦啦啦———!」

看到艾娜那異於平常形象之慌張神情,眾人不由得開懷大笑,船上的神火一行人當然也看在眼裡,傅賢村長插腰笑說:「年輕還真好啊,啊哈哈哈哈!」「艾娜她恐怕比村長你還老耶……」夜子聳聳肩,也笑說:「真是,他總算要上船了。」

利歐一行邊揮手邊上船,夜子出面迎接曰:「瞧你這神情~你是突然受到了天啟嗎?一整個男子漢起來,還讓那麼多人來送行,你當自己是主角不是?」

「我本來就是主角,夜子姊也是主角。」利歐回:「每個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不是嗎?」

「哈哈哈,這台詞是從那本漫畫裡看來的?」夜子原地笑了幾聲,轉頭朝船首走說:「既然你做好覺悟了,那就上來吧,利歐。」

「喔喔,」納比爾拍拍利歐曰:「她叫你名字了耶!」「啊啊……大家都上來吧!」利歐踏上甲板,兩邊人互相打招呼邊找地方坐及安置行李。

等人都上船,船收回登船板,碼頭上的格拉長老喊出:「各位村民們,讓我們歡送騎士出航吧!」以格拉長老為主的幾個村民們一致跳起了祈福舞,以歌姬為主的村民則唱起古老民謠。

於是乎,在村民的歡送中,神火村的獵人,馬夏那村的騎士,本該不該有所交集的兩人,各自、一起啟程往未來的大冒險——

「出航啦——!氣焰萬丈!」「啊?要喊嗎?氣、氣焰萬丈!」

至於,在海岸那頭,看著船出航的金髮少年,與他的艾路,又會為他們帶來什麼變數,那又是另一段物語了。













下回預告:「沒有。」

作者的話:「這短篇持續了意外的久呢,如果有再多撐個4個月,那作者在MH上的創作就邁入十五周年了,啊哈哈哈哈哈。

為了本篇的製作,作者也反覆確認物語2的開頭,比較熟係作者我的讀者大概知道,至今以來每個影射歷代主角的人物,作者都有給他/她原創的人設背景,這次的兩位主角則是幾照原作。

物語2的(利歐是官方預設名)主角與艾娜都是讓偶覺得很可惜的角色,以利歐的故事與背景來說,偶覺得大可使用既定角色就好,艾娜則是在MH的慣例、限制之下演出,本來該是很有魅力的男女主角,結果一個被嫌不像主角,代入感又差,一個被嫌『她愛的是烈度不是我!!』,真是可惜阿。

所以這次的故事,嗯,作者盡量讓他們與原人設別差太多的分上表現得像男女主角了,希望讀者們會喜歡囉XD。

以後要怎麼辦,作者還沒想好,至少大概是不會在MH版再作長篇連載了,喜歡作者文風的就麻煩訂閱小屋或偶在P網的帳號吧(同巴哈名)。

那各位有緣再見啦~~~!」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