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猛牛龍,與心愛的獵人直到世界盡頭!

紅豆冰 | 2022-03-01 20:55:12 | 巴幣 20 | 人氣 70


現在,我正被一個女獵人尾隨,那個背著長槍、一身純白裝備的女獵人手拿著相機,維持警戒跟著我漫步於冰天雪地。與我體型差好幾倍的她,看起來就像個可以在手上把玩的玩偶。

我猜她是接了學者的委託,想要拍我的生態照片吧?於是我去溫泉那邊喝幾口水,再窩起身子打呼,她小姐這就按下快門,視線不離開我之下慢慢退出我的視界範圍。

認識她也好一些時間了,她的確是個很厲害的獵人,而且是個大美女,獵人防具也藏不住的豐滿身材,烏黑長直髮及漂亮的淺黑臉蛋、還有個很少見的金色瞳孔,就像是我前世的推一樣呢!

遠方音:「喂~好好說開頭啊!你這樣誰看得懂啊!?」

唉呦,失禮失禮,忘了先講最基本的事情,我是一隻永霜凍土土生土長的猛牛龍,前世乃是個普通社畜,平常就是玩玩魔物獵人或著看看VT的影片來消遣,調解日常苦悶。

那時怎麼死的,我不太記得詳情了,比較有印象的是那時我的推爆出了男友,害我那時很消沉,也許會轉生到MH世界變成猛牛龍,就是因為我連打了好幾天MHW吧?

雖然說是轉生到MH世界,但我多少能感應到這裡並非與我熟知的MH世界完全一致,與她的初見戰鬥就讓我明白了這點,也是託被她打得半死,我才覺醒了前世記憶。

老實說我完全沒有那種轉生穿越番主角一覺醒就茅塞頓開、安心認命之神奇感覺,反而是不知所措,像是前世的家人後來怎樣了啊?要怎麼去面對同是猛牛龍的朋友啊?

幸好我巧遇了一隻異常強大又深有智慧的黑鎧龍,牠開導我說前世就過去了,再想也無濟於事,我現在就是過好我新的龍生就好,而且牠偶爾還會像剛才一樣,用神奇的千里傳音技能,不時給我些建議呢。

好啦,我接著去找獸纏族,這些小傢伙在冰原裡的消息可靈通了,從牠們口中得知她前幾天也扁了我的死對頭,既凍魚龍一頓,嗯~照這情形來看,目前她的行動就跟遊戲裡流程相同,接下來就要去對付飛毒龍了。

飛毒龍不但速度快,還同時有猛毒與麻痺,對剛踏入冰原的新人來說相當不好對付,我當時初見也吃了不少苦,回來換了免疫衣裝才過關……可惜我沒法子與她溝通,也不曉得那個調查團是否也有跟遊戲裡一樣的不可思議法寶,

邊擔心她邊繼續修練,幾天後我看見幾隻冰豺龍喊著:「那個女獵人跟飛毒龍幹上了!」「蝦米!?快!快去看血流成河!」牠們趕快走,我也跟著牠們一起過去。

果不其然,在凍土洞窟內,她正在與飛毒龍戰鬥,身上也沒穿免疫衣裝,不過……就如我剛才講的,她真的是很厲害的獵人,巧妙運用大盾防衛、抓準空隙反擊,把飛毒龍壓著打,看似不用我幫——哎呀!

才剛講完,她就不慎中招,被飛毒龍麻痺了!危險!我連忙發動猛牛龍技能,地底招喚術來招喚出大樹枝,用大角扛起來,衝向她用最小的力氣把她打飛,接著再甩頭砸飛毒龍一棍!

「哎呦!你攪啥局啦!?」頭上腫了個大包的飛毒龍嗆:「敢來壞我好事!連你也幹掉喔!」我回嗆曰:「幹你馬的我就是壞你好事怎樣!?老子不爽啦!吃老子的棍棒啦!」於是我就這樣跟牠及獵人三個打成一起。

「咿啊啊啊啊啊———!咒你們踩到狗大便啦———!」的喊,飛毒龍總算烙跑去了,她小姐也馬上轉向攻擊我,而我當然是識相的也腳底抹油快跑,不多留片刻。

我躲得遠遠的偷看,她小姐確認沒有威脅後,看來像是原野大師與大食婦的人物也從旁現身,著實上演了我所看過的戲碼,雞冠哥與髮夾姐主動要成全大食婦,這世界的他們也是大好人呢!真好奇他們怎麼回去跟總司令交代的?

唉……比起那個,我稍早的舉動,可能會讓我在凍土混不下去,但說也奇怪,感覺還真是不錯,我想再多體會一些。抱著這想法,我憑著猛牛龍技能,地圖橫行無阻之術來自各個區域,陸續參與了浮眠龍啊、水妖鳥啊等等戰役。

多虧那樣,似乎讓我的等級大提升,從我那鋼鐵般的毛色光澤來看,我已經進化成歷戰猛牛龍了,可喜可賀……雖然只要我出現在她面前,她就一臉嫌惡,唉,這也無可奈何,想當年我也是只要看到猛牛龍亂入,就罵老卡這是啥鬼生態,接著往猛牛龍臉上射大便。

另一方面,我屢屢介入魔物與獵人間戰鬥一事,也在魔物之間傳開了,不三時就有其牠的猛牛龍跑來問候我腦袋正不正常,還有一些傢伙專程來喊:「快看!那傢伙就是自願當獵人工具獸的凍土第一智障耶!笑死!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把那些中傷言語放在心上,我依然故我的四處遊走來幫助她,然而、然而!事情發生了!

那天結束一場不太尋常的戰鬥,我照平常那樣快跑,躲得遠遠的偷看,萬萬沒想到,此時有另一個穿著碎龍裝的男人來了,與她聊天,距離有點遠,我只能聽懂支字片語,從她表情我看得出來他們聊得算開心,而且那男人帥得沒天理!絕對不是我在遊戲裡有看過的人物!

我聚精會神、豎起耳朵想聽她們在講啥,總算聽見:「狩獵也結束了,我要先回去了,潔絲卡蘿。」接著她,阿不,潔絲卡蘿也就笑笑的揮手看他離開……………………………………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原來!原來她有同居男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破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崩地裂、天旋地轉、天昏地暗、我怎麼回到窩裡都不記得了,也不顧一身傷勢就躺在乾草床上痛哭流涕,簡直、簡直就與當時一模一樣…………………………………

我想起來了,那時究竟是怎樣死的了,當時我工作壓力大,對人生無望,回家卻連下載個法環,開個遊戲都怎樣都開不起來,都已經是腦溢血了,萬萬沒想到,開個巴哈就看到了我的推被強迫退場了!!再來我就腦血管爆裂兼肥胖併發症一起爆炸,投胎轉世去了………………

接下來好幾天,我就龜在窩裡不吃不喝,等著讓時間治癒我破碎內心,該是這樣的啦,但不知是哪個獸纏族去大肆宣傳,害我窩門前好多王八蛋在嘲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你以為幫人家擋爪擋吐息,人家就會報答你了嗎!?人家忙著拿你的素材跟男友打炮呢!都來看火山孝子大崩潰喔喔!喔呵呵呵呵呵!笑死龍了喔喔喔喔喔喔喔!!」

幹!!為什麼連牠們講的話都跟巴哈上那些幸災樂禍的酸民一模一樣啊!?嗚嗚嗚嗚嗚嗚~~~反正,反正我就是白癡!就是智障!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你們這些傢伙少在那講風涼話!滾!」隨著這聲怒吼,緊接著一陣爆炸與哀號,我嚇得跳起,奔出窩門看看發生啥事,就看那隻黑鎧大大站在一片焦黑裡,翼爪提著兩罐酒說:「你的情形我聽說了,不嫌棄的話,就讓我陪你談談吧?」

我就向牠傾訴一切,說我是個大白癡大智障等等等等,而牠正色回我:「任何為所愛事物的奉獻都該受到尊敬。」低頭喝口酒,牠再說:「聽來,你對前世的執念仍然存在,唉,我能體諒,執念何等強大,當時我為了替父報仇,也是執念推動著我,令我不顧一切,我好不容易才拋下這執念。」

「你做了什麼才放下的呢?」「我把擋我路的,含仇敵在內都炸飛了。」「嗯…………這…………」「適用我的,不見得適用你,」牠翼爪指我胸口說:「認清現實,並且自問吧,你希望什麼?想要什麼?」「我…………」「不急不急,我們魔物時間多得很,你慢慢考慮。」

我希望什麼嗎?自從認識她以來,我就被她吸引了,所以我……………………不行,我的理智告訴我這樣蠢到地心去了,但是………………

「老兄老兄!」突然,我的獸纏族情報員之一興沖沖跑來講:「那女獵人這會對上冰牙龍大爺了!你要去的話最好快點!」「這麼緊急!?啊我……………」我看向黑鎧,牠回看我說:「小子,順應你的內心吧。」

我……我—————!

「天殺的你勾結境外勢力啊————!」被我龐大身體給撞翻,冰牙龍生氣喊:「你竟然給境外勢力遞刀子!吃裡扒外的叛徒!」我回嗆:「咱們魔物才不講那種東西!況且你是有少揍我嗎!?」

牠暴怒的巴我臉嗆:「去你的虧你還是隻猛牛龍!居然喜歡黑肉大奶的雌性人類!」我也用大角巴牠臉回嗆:「幹!誰不知道你們冰牙龍有個被金髮蘿莉一抱就淪陷的!你沒資格講我啦!」「不准提起那隻一族之恥————!!」

我們三者打成一團,明明很痛苦,冰牙龍還是比我強大,我的心情卻意外爽快,看到她在我的腳邊戰鬥,我想通了,我前世的遺憾有好幾個,其中之一便是沒為我的推做過什麼。

我從她那裡得到了許多歡樂,慰藉了我苦悶的社畜人生,但我從未回報過她什麼,就連反擊幸災樂禍的鄉民們,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都不敢做。遇見與她很相像的她,喚起了潛藏了我心中的慚愧……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的我可以戰鬥!

遠方音:「這與我預期的不太一樣……算了,你高興就好。」

經過一番苦戰,總算把冰牙龍給打退了,取得了勝利……我明白了另一件事,我內心深處還是有著獵人魂的,與她一起戰鬥的時候,令我好像是回到了前世那個守在主機或PC前等著發售日到的那個老獵人,重捨過去的時光……

啊,不可不可,我得認清現實,我如今是獵人們的獵物了,看,她換面向我舉起武器了,如果我非死不可的話,或許死在她的長槍之下也不壞……雖然我的裝備沒啥好貨色就是了,哈哈。

「……也許是我的錯覺,」她說話了?不,是向我說話了?她收起長槍,金色眼瞳望著我說:「……你是不是一直以來都是同一隻猛牛龍?一直以來,都袒護著我?」

我過於意外,不知該怎麼辦,我只能說魔物語,啊?還是要點個頭?嗯……「我在胡亂想什麼啊?」她搖搖頭:「魔物怎麼可能無故做這種事呢?我也不是魔物騎士啊。喔……假如是的話,謝謝你。」

她鞠了個躬道謝,然後丟下煙霧彈後召喚翼龍離去,我深吸一氣,自從成了猛牛龍以來,唯有生存是我的唯一目標,如今我有了新的目標,我想要見證,她完成她在冰原的冒險,直到擊敗偉大的存在,不但是為了我現在的族群存活,也是為了揮別我過去的獵人生涯。

我下定決心,原地踏步朝天吶喊——

「猛牛龍!與心愛的獵人至世界盡頭————!」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有沒有登大人了啊?作者雖然有買PC版,但搞了三天還是只有白屏,怎樣調整、更新都沒用,只好按退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本篇最初構想並非這樣的故事,應對時事而變化了一些,相信大家都瞭解這時事是什麼,加上正在烏俄戰爭,談這個有些怪,作者只說以ACG圈的事情來說,感到那麼失落,是自925事件之後了。

那麼大家登大人、或獵魔物的時候,記得多關注烏俄戰爭的啦,再會~~~作者要來看團長雲法環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