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騎士、獵人,各自的啟程·中下!

紅豆冰 | 2022-01-05 23:58:33 | 巴幣 112 | 人氣 111


「未免太慢了吧?」

人坐在第二檢查站的琪娜,看個懷錶確認時間,眼望向前方空蕩蕩草原講:「利歐也拖太久了,是到哪裡鬼混去了嗎?至於百龍桑,會不會是迷路了啊?」

「……夜子不會犯那種低級錯誤。」一旁低頭看著雜誌的水藝,簡單回個應,「是喔~」琪娜嘆個氣講:「神火村的『猛炎』百龍夜子……這一帶的獵人中算是聲名遠播,利歐真該向她看齊一些。」

「那當然,」水藝語氣透著一點點驕傲說:「她是我們的驕傲、我們的希望,遲早,她會是平定百龍夜行的英雄——說到這,我有個疑問,那叫利歐的孩子,為啥要將重任交給他呢?村裡明明有很多大人,像妳,不是更適合出場嗎?」

「嗯……好吧,偶爾找別人談談也不壞,」琪娜回:「妳剛才說百龍桑是驕傲、希望,對我們而言,利歐也是這樣。」

「我不懂,」水藝回:「即使是初見,我也看得出那孩子既畏縮膽小,又缺乏自信,跟我們的夜子不同,他不像是能擔負起村莊命運的大將人才。」「沒那種事,他只是……妳聽過烈度嗎?」「烈度?啊啊,似乎是以前在這一帶東奔西跑,頗有盛名的有名騎士吧?但我聽說,他失蹤多年了不是嗎?」

「有聽過就好……烈度失蹤之後,繼承他血脈的,唯有他孫子的利歐而已,大家都很期望,如同傳說一樣,他未來能夠成為下一任領袖——喔喔,妳剛才笑了一下耶!」

「不好意思,我有點意外。」水藝回到平板臉講:「他們兩人,遭遇還真是相仿,都背負著全村人的期望,可是,就我看來,他們的態度卻截然不同呢?」

「就是說啊~其實啊——咦咦?那是百龍桑的隨行艾路嗎?」

兩人隨即站起,就見一頭艾路自己跑來櫃台講:「喵喵~差點迷路了喵!可以蓋肉球就好嗎?」「等等……夜子呢!」水藝問:「你們該一起來的啊!」「喵喵?她就說要我先來蓋章啊?不可以嗎?」「誰問你那個……夜子為何沒自己來!?」「啊就——」

聽完隨行艾路的說明,兩人大驚失色,連微弱的有感地震都不在乎,立馬拿起桌上的對講機通知各自的村長——

……………………………………………………………………………………………………………

「吼吼吼吼———————!」

蠻顎龍再次噴射火焰來掃射,獵人與騎士各自駕著隨行獸迴避,其中騎士利歐衝過因惡戰多時,幾無原貌之土地,逼近魔物——「吼!」蠻顎龍轉身甩尾,利歐早一剎那自背部跳起,尾巴便從他腳下、擂斯背上通過。

「看招!」藉著衝刺之勢,利歐使勁砍出大劍,切開蠻顎龍受創已深的翼膜,而擂斯則撞擊牠的右腳,上下夾攻擊潰魔物平衡,蠻顎龍哀號倒地,眼見機不可失!利歐迅速移到牠鼻腔前,下腰蓄力,伴隨吼叫劈下蓄力斬,成功破壞鼻腔,且斬擊之威力直達地面,向前延伸出劈痕。

眼看利歐的戰鬥,夜子心想(那個小鬼……居然那麼強?真的是個孩子嗎?嘖,我可不能落後!):「蘭丸!」「汪汪!」獵人也自犬背躍起,射出翔蟲拉高高度,加爾克則裝上鐵咬牙,上前咬住蠻顎龍的鼻腔傷口,逼牠在原地甩頭。

「小鬼!看好了!」夜子二次射出翔蟲,整個人疾翔向目標,飛踢踢擊蠻顎龍尾巴,然後三次射出翔蟲令牠纏住尾部——「喝啊啊啊啊!」獵人趁勢盪向上方時鬆手,趁著下降來以全身重量來使出兜割,一舉切下魔物的尾巴。

蠻顎龍為之翻覆,蘭丸接住夜子跑開,另一邊利歐也在擂斯背上擺出蓄力架式,兩人此時達成某種默契,夜子也持刀至腰後,以反方向全速奔跑,緊接著幾近同時交叉過蠻顎龍——「喔喔!漂亮!是雙重攻擊耶!」納比爾驚嘆曰!

「啊喔喔喔………」終於承受不住,蠻顎龍哀號倒地不起,兩人謹慎接近,確定魔物已經不省人事,夜子才手壓巨乳喘個氣講:「呼~還以為會怎樣勒~再來連絡工會來載走,就可以繼續比賽了吧?」「咦~?還要比嗎?」利歐跟擂斯都累得躺下講:「我們都沒力氣了,這種情形應該中止吧?」

「你這小鬼……好啦,總之我先連絡工會,你們就先休息吧。」夜子從背包拿出無線電,按下通話鍵,準備要打電話——

「夜子,沒那個必要。」隨著聲音,出現的乃是風登?

「風登大人?!」夜子驚曰:「為什麼來到現場?!」「夜子啊,妳做得很好。」風登說:「再來就交給我們吧。」就見他手杖一揮,自他身後衝出許多獵人,快速包圍住他們且舉出武器指向利歐等人。

「風登大人!?這是什麼意思!?」夜子擋在利歐前方,喊:「這些獵人不是來支援我們的嗎!?怎麼能用槍口對著孩子!?」「快過來我這邊!」風登催促:「妳的工作完成了,接下來就交給他們吧!喂,小鬼!」

風登換向利歐喊:「我們儘量和平解決,你乖乖的讓那頭火龍上車,交給我們帶走,我們保證讓你們安然離開,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喔!」

(要帶走擂斯?!)夜子看向風登旁邊,準備好的牢籠推車,再看看臉色鐵青的其他獵人,再次喊:「就算是風登大人,我也不能袖手旁觀!理由!給我個理由!」

「……好吧,夜子,妳有權知道,聽著,這傳說在基路迪卡拉也極少人知道。」風登大人:「妳也看到那火龍的奇異雙翼、感應得到牠的危險力量吧?牠不是什麼殘障的弱小火龍,正好相反,牠是火龍族群中的傳說存在,什麼黑炎王、汕異種、輝界龍與牠相比都微不足道……

『擁有破滅之翼的火龍,當牠展翅高飛之際,世界將迎來滅亡。』

牠,擂斯就是引導世界走向終結的災厄,『破滅火龍』啊!

……………………………………………………………………………………………………………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利歐驚嚇得腦袋沸騰:(為啥為啥為啥為啥為啥!?那一臉搞笑腳色的胖爺爺會曉得!?明明我家祖先流傳下來的記載都腐蝕到八九成看不懂了!為啥為啥為啥為啥為啥!?不對不對不對!快想怎樣脫困!閃光彈!)

利歐移個手想拿背包——「不要動!」其中一個拿弓的金髮少年喝止他:「把手舉起來!快!」「……可惡!」利歐只得照做,至於擂斯則茫茫然,看似搞不清狀況。

他視線移向夜子,見她表情是錯愕到不行喊:「太荒唐了!太荒唐了!太荒唐了!一頭火龍能毀滅世界!?現在可不是千年前!那種荒唐迷信那能相信!?」

「夜子妳想想,王國最近幾年發生了什麼?」風登說:「黑色兇氣、狂龍病毒、獰猛化、兇光化……各地魔物因各種原因而大肆暴動,謎樣的大坑接連出現,還有正在危害我們家鄉的百龍夜行!難道這些災禍在同時期發生是湊巧嗎?

不!都是這傢伙害的!那怕有一絲可能,也要在災害擴大前處理掉牠才行!」

「你………你………!啊啊!」夜子恍然大悟,喊:「我就覺得奇怪!什麼搶預算、抗議只是幌子!你們真正的目的,是要偷偷搶走擂斯!」

「究竟是怎麼回事!?」納比爾喊:「說明一下啊巨乳大姊!」「巨……?!啊啊!就是!」夜子回:「我們獵人的行動是會引人注目的,一人還好,這麼多獵人集體移動,很難不會引起大眾注意,況且是要進行骯髒事!所以才捏造假藉口來當成掩護!」

「妳真聰明,不愧是我培育的獵人。」風登回:「原訂計畫是要配合馬夏那村的祭典,接著引發衝突來趁亂帶走擂斯……但一點妳說錯了,這是受工會認可的正式極密任務,絕非骯髒事!」

「可、可是!?」「妳難道不相信我嗎!?夜子!」

風登面容扭曲喊:「妳忘了嗎?我可是替妳換過尿布的!是誰從妳年幼時就一直培育妳的!?是誰推薦妳,用特別資金援助方案讓妳去外國留學的!?說不定只要除掉牠,村莊就能得救了!妳難道要背叛我,背叛我們神火村的大家嗎?!」

「我……我……嗚!」夜子神色痛苦,腳步沉重走向風登,蘭丸也是默默跟著,利歐伸手喊:「等等!等等!妳真的要聽他的!?」

「小屁孩懂什麼!?」夜子停在他與風登之間,不回頭且握緊拳頭喊:「我可是英雄後代……是大家的希望、驕傲……從小就每個人都說,神火村的安危就靠我了!我一定會成為平定百龍夜行的英雄!

跟你那種生在和平村莊,懶散的平凡小鬼不同,我是在充滿期許、期盼的視線下,活過來的!只要能保護好神火村,我什麼都願意嘗試!」

「百龍姊……他○的————!」利歐朝天大吼,然後握拳放自己胸前,強行壓下心中顫抖,說:「我也是一樣的,百龍姊。」

「蛤?」「我也是一樣的啊,我也是英雄後代,而且是拯救過世界的傳奇英雄後代。」

利歐莫名覺得舒暢的說:「自我有記憶以來,日常對話不算,最常聽到的話啊,就屬『你是烈度的孫子』了,啊,烈度是我了不起的爺爺,爺爺有過很多豐功偉業,孫子的我自然也備受期待,尤其是在爺爺失蹤之後……大家的期待就全落在我身上了。」

「……你會怨恨命運,或著恨爺爺嗎?」「怎麼會呢?我很喜歡爺爺,所以我才追尋他的背影當了魔物騎士。」

此時風登插嘴:「哼,小子別自抬身價了,你跟我們的夜子比起來算個什麼東西?就算拿騎士來比好了,現在有另一個傳奇英雄之後代,他不但在四年前就消除了黑色兇氣,據說他不用絆石就能讓魔物蛋孵化,甚至在絆石破掉下還能戰勝元凶!你呢?你就是個垃圾!」

納比爾火冒三丈喊:「你、你竟敢!?你竟敢拿鳳鳴的事來嘲——」「他說的沒錯,納比爾。」利歐說著:「他真的很棒、很偉大,遊客們說的沒錯,他恐怕是這時代最厲害的魔物騎士,也許我一輩子都望塵莫及,雖然我從未見——」

「過她就是了對吧?」夜子的插話令利歐停住嘴,聽她說:「也許我們真的有好幾個共同點,我也有一樣的境遇。」她指向海邊,說:「在海上有個調查團,那裡有個被封為蒼藍星的女獵人,不知是不是我們年齡相近,又都是女性,很多外人喜歡拿我跟她比較,說我沒有她美麗、沒有她厲害,即使我壓根兒不認識她,也沒想跟她競爭過。」

「所、所以說百龍姊——」「所以說,我不能辜負大家!」

夜子的肩膀微微顫抖,她抱著自己上身說:「我知道,我沒有村民們說的強,有時我甚至猜隨便一個村民守衛都比我強,但就算如此,他們依然百分百相信我、支持我、包容我。」

「抱歉,我得過去。」她鬆下手,再走向風登那邊。「怎麼會……」利歐為之傷心、扼腕,經過一番惡戰,自己與擂斯光是站著就夠吃力了,還要對付這麼多獵人,莫非只能孤注一擲,暴力突圍看看嗎?

「喵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氣死本喵了喔喔喔喔!」納比爾的鬍鬚逸出雷電,破口大罵:「操你轟龍的!你這搞笑漫畫出來的臭禿頭青蛙老頭!居然搞什麼情緒勒索!?分明不是什麼好東西!詛咒你被絞蛇龍一口吞再從屁股變成屎拉出來!!」

「畜生!你沒資格講話!」風登跟著回罵:「我最討厭艾路了!以為能說人話,就可以跟我們人類平起平坐了嗎!?」納比爾吃驚回:「你!?你有膽再說一次!」「說就說!搞清楚自己的身分!你們只是我們人類的奴隸而已!讓你們在人類社區自由過活就是天大恩賜了,還不知感恩!給我閉上嘴去做工!」

「妳聽見了嗎!?百龍姊!」利歐不放棄的喊:「這麼過份的傢伙,真的值得嗎!?」

夜子愣了一下,但仍走到風登身後,他便放聲大笑:「看到了吧?與你們騎士那廉價的羈絆不同,我與夜子的羈絆才是鋼鐵般堅硬!好了,鬧劇演完了!臭小子快把那畜生交出來!」

旁觀已久的獵人們縮小包圍網,擂斯也總算發覺情形不妙,低吼著且微微發出黑光,利歐冷汗直流,他曉得擂斯即將做出的事,現在他必須選擇了:「擂斯……我……咦?!」

……………………………………………………………………………………………………………

「妳!?妳發瘋了不成!?」風登尖叫失色,蓋夜子突然一手架住他脖子,一手就拿苦無靠在他臉頰上:「夜子妳要背叛我們嗎!?」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冒牌貨。」冷冽刀面映著夜子目光,她說:「我早就覺得不對勁了……風登大人的確令人難以捉摸,行事奇特,但他絕不會岐視其他物種,更不會說啥我們人類!快叫他們讓開!不然我就直接把你的臉扒開!」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風登(假貨)大叫:「夜子我是真的啊!相信我啊!」「待會我再好好問問真正的風登大人在那,沒有第二句話了!」苦無些許刺入他臉頰,雖無流血,倒也夠他大喊:「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讓路!」

獵人們有些遲疑,依然逐一退開,利歐等人便趕快跑到夜子那邊,納比爾高興的喊:「巨乳大姊!妳果然是我們這邊的!」「先脫困我們再來檢討你怎樣稱呼我!」夜子架著風登(假貨)慢慢後退曰:「你們誰快拿無線電出來連絡——嗚哇!」

突如其來的強烈地震震得在場人站不住腳,風登(假貨)趁機推開夜子,連滾帶爬往獵人那邊並喊:「快開槍!快開槍!絕對不能讓破滅火龍逃了!」

獵人們儘管是東倒西歪,照樣勉強開槍或放箭,納比爾驚呼:「還真的放箭哩!?有沒有人性啊!?」「他們不是正當獵人!快逃!」夜子拉著利歐要逃,然而地震越來越強,他們是寸步難行:(可恨……用翔蟲的話只有我自己能逃!這地震也太久了吧!?)

地震雖讓他們難以前進,獵人們的準頭也大受影響,形同亂射,其中一支箭誤打誤撞射向擂斯——「擂斯!」利歐架起大劍跳起要防箭,此箭卻沒中刀身,反中他的額頭:「嗚啊!」利歐的頭盔掉下,額頭滲出鮮血,整個人也倒地滾地幾圈。

「利歐!」夜子連忙要翻背包找回復藥,接著一聲憤怒咆嘯響起,嚇得她東西掉了好幾個喊:「又安怎啦!?」就見擂斯兩腳張開,像是擋在大家身起,渾身更是散發出強烈黑光——「擂斯……牠憤怒了?那黑光是……闇屬能量!?」

「吼———!」擂斯大吼甚至引起風壓,接著抬頭就是發射火球——「擂斯不行啊!」發射瞬間,利歐出手抱住牠脖子,那顆黑暗火球逐偏離方向,一路灼燒地面至直擊岩壁大爆炸,岩壁為之爆碎,潰不成形,單是衝擊餘力就讓接近的獵人被炸飛出去。

「爸爸——!」那個金髮少年馬上飛奔到其中一個受傷獵人那邊,先是確認傷勢,再以憤恨眼神瞪向擂斯。

(簡單噴出的火球竟有這等威力!?)夜子難以置信,從岩壁的破壞規模來看,這威力恐怕有普通成年火龍的五倍之多:(難不成牠真的是……?!)她看向擂斯,利歐正死力的抱著牠,不讓自己被甩開且喊:「擂斯住手!快冷靜下來!我沒事!快冷靜下來!隨行獸……隨行獸不可以殺害人類啊——!」

利歐的絆石發出白光,仿佛是在抵銷黑光般,擂斯也隨即冷靜下來,讓利歐流著血的額頭貼著牠的額頭。

(還好還好……地震也停了?)夜子本想說點什麼,另一邊的風登(假貨)先喊:「夜子妳看吧!那頭火龍身為隨行獸竟然攻擊人類!何等危險!乖乖交給我們處分!」「牠喵的哩!」納比爾回嗆:「分明是你們先——喵喔!有更多人來了!」

「到此為止了!」隨著這雄壯男音,由傅賢村長帶領的大批人馬自林間現身!

「喔喔喔喔喔!傅賢!你來的正好!」風登(假貨)先告狀曰:「你看到了吧!?那頭火龍竟攻擊我們!那些騎士圖謀不軌,企圖謀反公會!不,謀反王國!快幫忙制伏他們!」

「是啊,老夫確實是聽到了。」傅賢點點頭,喊出:「倪泰!動手!」「是!」倪泰喊出:「密技!鐵蟲絲大綑綁!」三支翔蟲一起被射出,牠們快速飛梭,不一會兒就將含風登(假貨)的獵人給全體綁住!

「傅賢你這是幹什麼!?」風登(假貨)掙扎著想脫身,傅賢步步逼近,走到他面前蹲下說:「我說過,我聽到了!」大手一揮,直接就扯下風登(假貨)的頭……頭罩!底下是個誰也不認識的大叔!

傅賢不屑的哼了一聲,再站起喊:「小子們!把他們全部帶走!」自知大勢已去,獵人們順從的被抬走,而那金髮少年依然沒將眼光從擂斯身上移開。

「得……得救了……」見情勢逆轉,夜子與利歐及隨行獸們都一個虛脫坐到於地,大口喘氣,火水姊妹邊搖晃巨乳邊跑來,分別蹲下給兩人做緊急療傷,夜子問:「妳們怎麼會知道狀況?」火芽有點不好意思的回:「因為……妳的無線電通話開著。」

「喔~原來如此——啊等等!」夜子臉色慘白曰:「所以剛才我們的對話妳們全聽見了嗎?!」火芽點點頭,夜子一個臉紅加頭噴蒸氣喊:「我營造的形象全毀啦—————!」

「啊哈哈哈哈!妳真是……咦?身體……」緊繃的神經鬆脫,忍耐已久的疲倦與痛苦佔據身體,利歐失去意識,倒在水藝胸前。




















下回預告:「下回真的是收尾了,真的!」

作者的話:「2021年已過,2022年到來,恭喜大家新年快樂的啦!

本來想說就下半邊結束了,不過看看字數跟預計內容,想想還是再拆一段好了XD——-什麼?我上回有講過一樣的話?哎呀,沒人在乎的啦!

原本是要一回就結束的紀念短篇……嗚哇,一直加料就是作者的壞習慣。

本篇是發生在馬夏那村,故事中心就偏向物語2這邊了,嗯,畢竟作者覺得物語2比較有東西可以探討,下回會比較著墨在內心世界上XD。

最後現個上禮拜入手的東西,再講一次大家新年快樂兼下回見啦XD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