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紅顏薄 第一章(1)石頭哥哥與小草妹妹

容霜 | 2023-08-04 22:22:19 | 巴幣 112 | 人氣 89

連載中紅顏薄
資料夾簡介
侍郎府的三小姐謝蘭茵為救長姐曾被歹人所擄,也因此結識了孔旭堯,五年過去,定遠城的孔小將軍回京城又將掀起什麼風浪?




定遠城綠水山莊下一處山坳處,有輛馬車急駛而過,駛馬車的人:「駕駕駕!」急切的喊著,手上的韁繩拉得緊緊的,也不管山路好不好跑,那模樣活像後面有土匪在追趕一樣,死命的跑。

有名少年皺著眉撿起了馬車掉落的包袱:「東西掉了,快停一停!」
馬車卻渾然不覺越跑越遠。於是少年打開了包袱,裡頭是女子的幾件軟細跟撕下來的布塊,他驚覺事情不單純,顧不上休息便躍上五花連錢的駿馬,一面追,一面喝斥:「停車,再不停車我就不客氣了!」

駕馬車的人回過頭來看他,臉色驚恐,手上也不閒著,快馬加鞭的跑。

少年的馬因追入樹林慢了腳程,不久有兩騎追上他,齊聲說道:「二少爺!」

少年對這兩人說:「孔忠、孔義聽令,佈絆馬索!」

兩人說:「得令!」這兩騎快得揚起煙塵便看不見影了!

少年也夾了馬腹加速,不一會兒已經追到馬車,馬車前方的絆馬索早已佈置妥當,正等著馬車通過。

駕馬車的人試圖讓馬兒停下,可惜馬經過一段時間的狂奔如今不太聽他的話,明知絆馬索在眼前,卻直直往絆馬索去,他拉了馬欲使馬兒調頭,此舉反讓馬兒發狂,這隻發狂的馬兒又讓絆馬索絆倒,淒厲的一聲馬嘶,緊接著前傾的力道將駕馬的人拋飛,後頭的車廂即將撞上樹幹--少年在車廂撞上前拉出了車廂裡的小女孩。

或許是拉她的力道過大,小女孩慘叫了一聲,少年顧不得憐香惜玉,徑將她拉上馬,駕的一聲,馬兒狂奔不久奔出樹林,在一個湖泊前停下腳步。

少年率先下馬,後來抱了她下馬,這時他才注意到小女孩瑟瑟發抖,一雙大眼盈滿淚水。他不知怎麼安慰她,只說:「沒事了,別怕!」
小女孩繼續嗚嗚嗚的,讓他有點不耐煩:「好好說話!」

小女孩的嗚嗚聲更大聲了,她轉到後方讓他看她被反綁的手,少年抽出劍來一刀切斷綁住她的布條,她才鬆開捆住她嘴巴的另一條布,然後吐掉嘴裡被塞的布團:「我不是故意不說話!」

少年笑了出來:「抱歉!」

小女孩氣得雙頰漲紅,胸口不斷起伏,又過了好一陣子看似調適好心情才福身:「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他轉頭:「不客氣!」又回過頭去忙自己的事,他見馬兒喝夠了水拍了拍馬。

小女孩跑到他眼前:「公子,你可不可以帶我回家?」那聲音甜甜的,好像宮裡御賜的水果,鮮甜多汁,他覺得蠻好聽的,一面聽一面撫摩他的馬。

直到小女孩帶著哭調求他:「公子,你可不可以帶我回家?求求您!」

他看見小女孩可憐兮兮的模樣才注意到他不小心晾著她。眼前有一叢鼠尾草,他拔了幾根,拿鼠尾草繞了繞,綁成一隻毛絨絨的小兔子,丟進小女孩手心:「別哭了,這個送你!」

小女孩收了淚坐到湖邊看著他,他的目光卻落在小女孩撕掉一塊的裙襬,小女孩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主動說:「我被壞人擄走,悄悄撕下一塊裙襬塞進我放玉鐲的手帕裡,後來聽見人聲,趁著壞人不注意趕緊丟下車去!」

少年說:「你的運氣不錯!若是遇上別人說不得拿走金銀軟細,不一定會救你。」

小女孩揉了揉哭得通紅的眼,點點頭,又一邊玩著那鼠尾草做的小兔子:「多謝公子!」

大約確定了他沉默寡言,也不像有什麼壞心,小女孩不再說話,看著他打水漂。他久沒有打水漂,前面幾次都是彈了一兩次便掉進湖裏,後面越來越順手,可以一彈四五圈綠波才掉進水裡,又有一次彈了六七圈綠波,小女孩鼓起掌來,他抬頭錯愕看著她,小女孩開心的臉霎時間僵住,趕緊轉走目光,專心玩著鼠尾草編的兔子。

不久少年的隨從找來,沒大沒小的叫著:「小石頭少爺!」

這個稱呼讓小女孩笑了開懷,這次對上他的眼眸倒也不怕,順口叫了句:「小石頭哥哥!」

少年也不生氣,表情平靜的問:「馬車的人犯招供了嗎?」

兩位隨從抱拳答:「剛逮了人一時沒注意,讓他咬舌自盡了,我們挖了個坑埋在樹林裡!」

少年只好回過頭來問小女孩:「那人抓你做什麼呢?勒索錢嗎?」

小女孩答:「這座山頭有個綠水山莊,是我嫡母的莊子,我嫡姐今年及笄了,許配了不錯的人家。不知是不是因為這樣惹人眼紅,居然遇見擄人的壞人。」

少年想了想問她:「你嫡姐及笄,你才總角,歹人怎麼可能擄錯人?」

小女孩低垂眼眸,回答:「綠水山莊的人跟歹人裡應外合,趁著我嫡母訪友混入山莊。姨娘將嫡姐藏在箱籠裡,還來不及藏我,歹人破門而入,抓不到嫡姐只好抓我應付了事。」

少年想起剛剛開心叫他石頭哥哥的小女孩,不由自主的偏心,實在想不通怎麼有人推了她送死,說不定還是她親娘:「你那姨娘簡直不可理喻!」

小女孩天真無邪的臉蛋浮現一抹譏諷的笑:「沒辦法啊,嫡姐是主子,我姨娘是奴僕,遇了事當然要想辦法先保住主人。」

少年氣極,扔了一塊石子打水漂,這塊石頭飛得又快又穩,一連激起十幾道水花:「那你怎麼辦,連你的姨娘都不保護你,誰來保護你?你難道不是主子嗎?」

話到這裡小女孩哭了,她用袖子擦了好多次淚:「石頭哥哥,被壞人抓走好可怕!為什麼要犧牲我?難道因為我是庶女我的命就不值錢嗎?壞人好可怕,我在馬車裡顛來覆去,撞得渾身都痛,可是怎麼痛都比不了我被姨娘放棄那時的痛!」

「石頭哥哥,如果我天生就是該死的命,為什麼還要讓我出生?讓我痛不欲生!」小女孩捂住小臉,光聽她聲音裡的顫抖便知道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少年輕拍她的肩膀:「你別哭⋯⋯你一點都不低賤,壞的永遠是人心,那是他們的錯不是你的錯!」

小女孩又問:「石頭哥哥,為什麼人一出生就分了嫡庶貴賤?」

少年答:「出身雖然無法改變,可是你別讓你的心沉淪,只有內心高貴的人才值得人尊敬。」

小女孩問:「即便是庶出,內心也能高貴嗎?」

少年笑著反問:「為什麼不行呢?」

小女孩跺了跺腳:「我叫做謝蘭茵,比不得嫡姐的金尊玉貴,可是有一天我一定要當一株有骨氣的小草!」

少年摸摸她的頭:「那很好啊,小草妹妹!」

小女孩深吸了一口氣後問他:「石頭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呢?」

他似笑非笑看著她,卻也沒逼退她,她說:「我總要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我才能祈求上天保佑你!」

他答:「我叫孔二。」

小女孩不受騙,又問:「孔二是家中排行嗎?還是真的叫孔二?」

他答:「你覺得是哪個便是哪個吧!」

小女孩鍥而不捨的問,他只好說:「有緣下次見面告訴你。」

少年解了馬兒的韁繩,帶著她上馬:「綠水山莊是嗎?」他懷裡的小女孩點了點頭,「我帶你回去,小草別怕,我能證明你的清白。」

此時天光正好,跑了一段時間的馬終於出了樹林,離綠水山莊越來越近,坐在他前頭的小女孩開始哭了起來:「石頭哥哥,我不想回家⋯⋯我不知該怎麼面對嫡姐!」

於是他驅著馬慢慢走,走了一段路才說:「你嫡姐總是欺負你嗎?」

小女孩答:「那位嫡姐待我很好⋯⋯所以我才不知應該如何面對她。」

他說:「該怎麼面對她就這麼面對她!」

小女孩又說:「石頭哥哥,你缺不缺婢女?我可以服侍人的!」

他笑著搖頭:「小草,你看看你的雙手,白皙柔滑,這是富貴人家的小姐才養得出來的一雙手,你的出身定然不差,別意氣用事!」

小女孩忽然大哭:「石頭哥哥,我不想回家!她們都壞!」

他嘆了口氣,搖搖頭:「小草,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關,你不能遇事總想逃避⋯⋯那個被壞人綁去,卻見機丟下金銀軟細的聰明小女孩哪裡去了?相信經此一事相信你在你家定然水漲船高,你不要辜負這份機緣,好好做你能做的事,好好長大!」

馬兒走得再慢,綠水山莊遲早能到,這不,穿越一片濃蔭之後,綠水山莊正在眼前!

少年先行下馬,然後抱著小女孩也下了馬:「再見小草,從今往後好好珍重!」

小女孩一步一回頭:「石頭哥哥再見!」

她剛回到家,僕人們很是殷勤:「三小姐,您平安無事太好了!」

通傳的人快步進了內院,不一會兒綠水山莊的主子們擠到了正廳來,拉著謝蘭茵噓寒問暖,連一向嚴厲的嫡母都柔聲說道:「蘭茵,多虧有你。」

嫡姐謝蘭珠忽然抱著她哭:「蘭茵,幸好你平安無事,不然我該怎麼跟爹交待?」

她覺得有一塊看不見的骨頭噎在她的喉嚨,她所有的苦楚都說不出口。她想起冬天時姐姐帶她剪梅插瓶,天氣轉暖,姐姐請人蒸了梅餅給她,她的啟蒙是姐姐教的,一筆一劃一豎都是姐姐教她寫⋯⋯定親之後姐姐或許忙得顧不及她,可難道先前待她的好全都不算數了嗎?
她輕拍姐姐的背:「我無事,姐姐莫哭。」

姨娘也哭,蹲在她的眼前:「蘭茵,姨娘對不住你,若你有什麼三長兩短,姨娘陪你一起死!」

謝蘭茵撇過頭去,將頭藏在姐姐的懷裡。

姨娘的話讓謝蘭茵無比煩悶,從小她讓姨娘教導凡事不能比嫡姐好,女子不用鑽研功課、讀會了女四書足矣。在家聽父親兄長的話,將來出嫁聽夫君的話。就算會了的東西,別人問起最好答不會,才不會招人嫉妒。

這些事情她可以忍,因為絕大多數的人都這麼做。沒想到生死關頭,該去送死的只有她一人。

若不是石頭哥哥救了她,有人想過她的下場如何嗎?她可以忍受別人害她,忍不了姨娘害她!

姨娘渾然不知,抱著嫡姐跟她哭,廳裡頓時都是款語溫言,人人捏著帕子抹淚,好似人人都為了她生還歡天喜地。

謝蘭茵的內心悲涼,如若不是姨娘藏起了嫡姐害她被抓,她是死是活有誰在乎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